<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六十七章 强势挑战(下)第三更!
    雷庆不得不硬着头皮站出来,因为这涉及到了他的损友:“我可以将这句话理解为挑战吗?”

    古洞寒天爽朗一笑:“按说不应该是,因为他的境界还没有资格让我主动去挑战。不过……就像我刚才所说的,这段时间来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我和期待和他一战,所以就算是挑战吧。请你转告陈志宁。”

    其实并不只是因为七象宝刀和寒螭的事情,东疑先生要走,古洞寒天觉得就这样错过一个大好对手实在可惜。

    雷庆此时挺起胸膛,毫不示弱道:“没有问题,我会转告我的好友,我相信他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哈哈哈!”古洞寒天大笑:“好!”

    一阵低低的议论声,像是蜂群一样飞过整个人群:“妖族天才要约占陈志宁?”

    “妖族也不是泥塑,说好了送给人家的七象宝刀被陈志宁半路夺走,这口气怎么忍得下来?”

    “我听说内幕好像不止于此,中间有些事情涉及到了朝廷和金刚大圣,细节就不是我等升斗小民所能够知道的了。”

    “刚才那一棒,颇有些横扫天地的威势,他是妖族的顶尖天才,有天资有法宝有功法有神通,境界又高,陈志宁能赢吗?”

    “悬啊……”

    ……

    陈志宁正在赶往那座庄子的路上,他的运气好,路上没有遇到什么滑坡泥石流,他还带着两条狗腿子:陈忠陈义,两位美貌娇羞的侍女:蔡琳贝小芽。

    路上饿了有两个狗腿子准备的灵食,渴了有两个可爱美丽的侍女送上水果,人这一路上,不要太舒服哟。

    那座庄子名叫邓家庄,庄主姓邓,据说是郡城内五大家中某个世家的远房亲戚。庄子里大都是他的佃户。

    听说邓家早年也曾经出过几位大修,在千湖郡抖擞了数百年。但随后迅速没落下来,如今的邓家,也就是个土财主而已。

    半天的路程,陈志宁却足足走了一整天。

    不是他贪图安乐,而是去早了也没用,总不能大白天的去探索宝藏吧?显然邓家人不可能看着他将宝物取走。

    到了邓家庄附近,陈志宁是真的低调下来,让蔡琳装扮一下,不要显得那么美貌。至于贝小芽……除了陈志宁没人知道这丫头多么有料。她只要带上个大口罩,将那异魅的湛蓝双唇遮住就行了。

    两个狗腿子不用他吩咐,老老实实的当下人。

    一行人看上去就像是普普通通的富户人家出行的少年。而邓家庄也是安逸多年,没什么戒备,陈志宁他们很顺利的在庄子里唯一的一家客栈住了下来。客栈的主人也是邓家。

    这里的地形,陈忠之前早已经派人探查清楚,绘制了详细的地图。在客栈将就吃过了晚饭,静等天黑。

    ……

    邓家庄那边是数百亩的良田,但是另外三个方向上,都是崇山峻岭。一条大河从西边的山脉之中流出,在邓家庄外面蜿蜒而过。

    顺着和往山里走,大约十几里,有一座高峰。河水撞击了数万年,将山峰根部消下去数丈,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水潭,景色奇特。

    陈志宁独自一人,让蔡琳和贝小芽都留在了客栈。

    他站在水潭边,一个纵身如同一条活鱼一样无声无息的落入了水中。

    陈志宁比较苦恼的是,灵魂提炼发现了这一处宝藏,可是寒螭的那些记忆烙印之中,和这处藏宝有关的部分却十分模糊。

    可能是因为当时仓促,也可能是因为相关的记忆被后来封印之战冲淡,陈志宁只从记忆烙印之中找到了很有限的部分。

    这一处藏宝中最珍贵的部分乃是寒螭自己的功法,《万古冰封录》和《大寒书》。寒螭之所以在预感到自己可能无法逃脱之后,立刻将随身宝物藏起来,就是为了保住这两门传承。

    可是对于陈志宁来说,这两部顶级妖族典籍却是毫无用处。

    他在意的乃是其中另外三种。

    第一个,乃是寒螭当年刚刚猎杀的一头超九阶凶兽“爆吼蟒龟”的兽丹。

    另外还有他随身携带的一部功法,是他给一个姘头的儿子准备的,《天青魔心诀》,以寒螭的眼光来看,这部功法也是相当不俗,比起他的《万古冰封录》也只是略逊一筹而已。

    第三件重要的宝物,是一只乌金木的宝盒,里面有一个储物空间,存储了大量寒螭抢来的莽石和灵玉。

    至于其他的部分,寒螭的记忆烙印之中没有显示,可能还有别的东西寒螭记不清了,也可能没有了。

    而藏宝的地点就在这座水潭下。

    陈志宁一路下潜,很快就找到了水潭最深处的那一道石缝。钻进石缝之后,游了数十丈,就从水中爬了上来,这里是一座十分隐秘的石洞。

    石洞并不大,一侧的石壁上被寒螭随手开辟出来一间狭窄的石室。

    陈志宁看到石室的大门破碎,周围半点感觉不到禁制的力量,忍不住一声叹息,果然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

    当年邓家人风光一时,极有可能就是得了这个宝藏。

    “来都来了,好歹也要进去看看呀。”他自言自语,抬脚走进了石室。

    一丈方圆的石室,一眼就能看得通透。果然空空如也,邓家先祖搬运的很是彻底。

    陈志宁懊恼,白跑了一趟,可是他又不死心,在石室内转了一圈,敲敲石壁:“寒螭那家伙十分狡猾,虽然是当年随手布置的,但说不定另有玄机呢。”

    他自我安慰着,忽然有一处石壁传来的声音有些不同。

    他又试了试,果然那一处石壁声音听起来比别的地方空一些,而且这一部分石壁非常小,大约只有巴掌大,当年邓家先祖肯定也检查过石壁,但应该是被他忽略过去了。

    陈志宁大喜,报国剑悄然而出,慢慢刺进了那一片石壁。

    他将那一片石壁切下啦,后面果然有个小洞。

    “寒螭那家伙果然狡猾!他显然是用隔空传物一类的手段,将宝物藏进了这里,石壁外面一点也看不出来。”

    小洞内只有一只拳头大小的白色的卵。

    陈志宁小心翼翼的取出来,检验了几次之后,确定这东西没毒,而且寒螭也没有在上面做什么手脚不是他太小心,实在是寒螭这老家伙太狡猾了不能不防。

    “难道是那老家伙的子嗣?”他暗自嘀咕。

    如果是一枚寒螭卵倒也很不错,孵化出来之后驯化了,养上几十年,就是一个强大的战兽。

    他倒是不担心这枚卵是死是活,凡间界有许多传奇故事,讲的都是山村少年被人陷害,在绝境之中得到了一枚灰扑扑的兽卵,所有人都以为是死卵的时候,却被他孵化出来,果然是强大的上古神兽,然后凭借幼兽的帮助,斩杀仇敌,赢得美人青睐,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

    “这些神兽的生命力强大,就算是时间漫长,也仍旧有孵化出来的可能。”陈志宁判断。

    他试着将莽气输入到这枚兽卵之中,却没想到随着莽气注入,喀喀喀一阵声响,卵壳裂开了!

    “不是吧,这么容易就孵化了?小爷我果然是有大机缘的人……咦,好像有点不对头。”他刚刚沾沾自喜的吹嘘了一句,就发现卵壳是从一点上裂开,然后分为五道直线啪的一声如同花瓣一样绽放开来。

    “兽卵”内一片朦胧的光芒,内里有一座小小的“石子”浮浮沉沉。

    “这是什么东西?”陈志宁仔细去看,那石子像是一个缩小了无数倍的山峰,泛着淡淡的白光,有点像玉石可又不太像。

    “这兽卵中固化了芥子须弥的手段。”他已经感觉到了:“也就是说,这颗小石子真是一座山峰?!”

    他已经看出来了,寒螭的确狡诈,他不是没有在“卵壳”外面布置手段,卵壳本身就是手段。只可惜时间太过久远,上面的一些阴狠的禁制力量耗尽自动散去了。

    而陈志宁望着那光芒之中浮浮沉沉的小小玉色山峰心中更加奇怪:“到底是什么东西?让那个老东西如此郑重其事?”

    他又研究了一下那外部的卵壳,很快就发现除了恶毒的禁制之外,其中还固化了一个吸收天地元气的阵法。

    这个阵法等级极高,以陈志宁目前的水准来判断,至少也是九阶大阵!将一座九阶大阵嵌刻在这样一枚“兽卵”上,这水准惊世骇俗,整个太炎王朝,恐怕只有那位垒石老人有能力办到。

    而进一步检查之后他又发现,这座大阵是被关闭了。如果没有关闭,有大阵源源不断地提供天地元力,那些恶毒的禁制不会因为力量流失干净而失效。

    陈志宁想了一下就明白过来:九阶大阵,如果开启大肆吞噬天地元力,就算是一个小修士,在数百里之外都能感觉到。

    “这座大阵,正常情况下肯定是为了供应里面的这座小小山峰。”

    他更加好奇起来,想了一下拿着这枚“兽卵”钻进了蟠桃园。不去指环空间,是怕如果真是神么好东西,至少葫芦老爷是不会跟他“客气”的。

    他时不时的会来蟠桃园一趟,将新吃的桃胡种下去。

    (求、求订阅、求、求推荐、求收藏!)(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