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六十六章 记忆烙印(下)第一更
    “寒螭,你纵能上天入地,也无路可逃,束手就擒吧!”一声龙吼震撼天地,周围一座座万丈高峰轰然作响回应,一块块巨石被声音震得滚落下来。

    满地走兽匍匐,四处虫蛇蛰伏。

    寒螭亡命而逃,他的身躯长达千丈,周身缭绕着蓝白色的蓝色寒电,所过之处一片冰芒。可是和身后的追兵相比,却要逊色很多。

    那是一头金光绕体的神龙!

    龙头龙身,爪生三趾。虽然比不上真正的五爪金龙,但也能够轻松压制寒螭。

    他在后方,腾云驾雾催动金光,惶惶然横天之上,威压大地震慑乾坤!一抬爪就是一片绚烂光芒,如同风暴一般卷住了寒螭,铮铮几声金鸣,寒螭身上的鳞片就会崩碎不少,增添了几道伤痕。

    “降了吧,你无路可逃!”金龙的声音宏大,如同在诉说这一个真理,让人心中根本生不出一丝反抗的念头。

    寒螭回头大骂:“凭借血脉压制算什么本事?有种收起龙威,你我各凭本事大战三百回合!”

    他虽是龙属,却要比真龙差了一个等级,血脉驳杂了一些。

    金龙却只是摇头:“执迷不悟!看我用族规捉你!”

    寒螭吓了一跳,立刻加快了速度逃走。可是在他身后,那头金龙已经昂起了龙头,那一双纯血龙种独有的龙角上,闪烁着一道道荆棘一般的电刺。

    他猛地将龙角一顶,一道荆棘电光锁链,唰一声追上了寒螭,重重的抽打在他身上。

    而且这一道“族规”,对天下一切有鳞族有着无可抵挡的针对性伤害。锁链顺着寒螭的头颅,到他的尾巴,准确的抽打下去,整个锁链如同在他身上烙印了一遍,没有任何一个部位逃过了这一击!

    “啊”寒螭一声惨叫,被这一道荆棘电光锁链,郑重的砸进了大地深处。地面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两座山峰因此垮塌。

    寒螭怨毒的声音从深沟之中传来:“敖凛,我不服!你别以为龙族做的那些事情没有人知道!你们望向独霸妖族,没门!”

    他猛地从地下挣脱出来,浑身是血,却更加桀骜不驯,似乎是知道逃脱不掉,转身张牙舞爪的扑向了敖凛。

    金龙敖凛毫不畏惧的迎战上去:“龙族做了什么?呵呵,不如我们来说一说你们做了什么?你和火蛟、雷虬、阴虺……他们做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都已经落入我们眼中。你敢说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妖族,而没有半点私心吗?”

    他每说出一个名字,寒螭都震惊一次,到了最后,恼羞成怒之下不再言语,只顾和敖凛搏杀!

    龙战于天穹,大地开裂,赤黄千里!

    记忆烙印感同身受,陈志宁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移山填海的伟力!这一战,双方随爪就能切开大地,尾巴一甩数座巨峰崩碎,出口真言改变大道天理!

    陈志宁冷汗涔涔,妖祖寒螭被封印了太久的岁月,力量流失严重,自己击杀它的时候,只怕他连全盛时期百万分之一的力量都没有。

    这样让陈志宁洋洋得意:小爷就喜欢欺负这种浅滩真龙!

    而金龙敖凛和妖祖寒螭的对话,更是让他心中疑窦丛生,那个遥远的年代,妖族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一战的结果毫无疑问是寒螭战败,而后他被金龙敖凛封印在郡城外的山脉之下。

    这么看来,应该是正统的龙族获胜。当年百族走出大荒的时候,妖族正是有龙族统帅。按说纯血龙族实力强大,可是陈志宁却知道,目前妖族五大圣之中并无龙族,甚至整个妖族也没有纯血龙族!

    年代太过久远,而且秘密也和自己无关陈志宁只是略微好奇,没打算深究下去。

    除了这一段记忆之外,陈志宁还找到了另外三段和自己有关的。

    第一段记忆,乃是寒螭在封印之下,冥思苦想了数万年,终于找到了一个“脱困”的办法。

    他被封印之后,力量不足以前的百分之一,能够动用的手段极为有限,于是花费了数千年的时光,终于将自己的一枚神魂种子,包裹在自己目前绝大部分的力量之中,用一种非常繁琐的方法,绕过了封印送出去。

    这种方法涉及到了某些大道天理层面的东西,陈志宁竟然完全无法理解!

    这枚种子携带着寒螭绝大部分力量,不断飘荡在郡城周围的上空,寻找合适的夺舍寄生对象。

    终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它落在了郡城外一户殷实人家的屋中。

    那一晚,这家的妻子产下了一个女孩,就是贝小芽。

    可是就在他的神魂种子即将在这个女婴体内扎根的时候,一道巨大的天雷劈中了这户人家的房屋。

    巧合的是,这屋子从横梁到立柱,全都是用百年枣木制成,被天雷击中之后,立刻燃烧爆发出绝强无比的阳气,一瞬间就将寒螭的神魂种子震碎了。

    如果是寒螭的神魂本体,或许能扛得住,可是一颗种子,完全没有幸存的可能。

    于是贝小芽成了一个不祥之人,她的家中因为这一次雷击迅速没落,父母将她遗弃,她很小就开始流浪,身上带着寒螭的力量,只要和她接触,都可能被冻毙。

    而陈志宁也从这段记忆之中猜到,为什么贝小芽身负奇寒,天资绝顶,却仍旧没有哪个宗门愿意收她入门了。

    不过陈志宁还需要验证一下自己的推断。

    第二段记忆,和那头怪异的凶兽有关。

    上一次尝试失败之后,封印下的寒螭也就没有多少力量了,他本来已经死心,可是忽然某天一次轻微的地震,让封印短暂的露出了一丝空隙,他仓促之间放出了自己的一滴精血,融入到一条地下暗河之中。

    这滴精血顺着地下暗河最终流进了天河。当时正有三头凶兽在水下搏杀,锯齿恐鳄、蝎尾水蟒和镰刀魔章。

    镰刀魔章被另外两头围攻,三者差点同归于尽,这滴精血融合进来,将三者糅合为一个生命。

    寒螭遥控这头怪异的生命,赶来矿场想要从外部攻破封印。

    这头凶兽的确帮了大忙,撞击了封印之后,自己也被反震之力重伤,最后才便宜了陈志宁。

    而最后的一段记忆,才是寒螭能够脱困的真正原因。

    他在封印之下,莫名其妙得到了一滴真龙精血。他的封印就是纯血龙族布下的,得到真龙精血对他而言极为关键,顺势而为就能破开封印。只是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滴真龙精血被人做了手脚,导致他后来神魂无法全力施展。

    可惜的是,当时寒螭还在封印之下,并没有看到究竟是什么人给了他这一滴真龙精血。

    通过这些记忆烙印的片段,陈志宁弄清楚了这一次端午龙舟赛的很多疑点,但同样也还有很多谜团无法解开。

    而他虽然差点被寒螭神魂杀死,却也获得了巨大的好处。这条妖族的神魂太强大了,对于铁页丹来说乃是大补之物。

    吞噬了这一道神魂之后,这件丹宝更多的功能被激活了。

    之前铁页丹对于陈志宁来说,更多的像是一件防御型法宝,太古神人像是使用最多的部分。

    古旧甲片对于灵魂的吞噬能力,是这件丹宝的第二大作用。

    而现在,陈志宁感觉到这件宝物的真正实力,被彻底的释放了!

    首先原有的两种能力变得更强大了,而且又增加了两项新的能力,分别是攻击反射和灵魂提炼。

    攻击反射是一种被动的技能,激活的概率很小,只能算是一个聊胜于无的收获。但是灵魂提炼则不然。如果现在陈志宁用铁页丹吞噬了半天妖的妖魂,那么他有很大的可能,从半天妖的妖魂之中“提炼”出他的功法和本命神通,甚至有可能得到一些关键的记忆,比方说藏宝。

    铁页丹之中飞出来三个光点落在了陈志宁手中,化作了三枚玉简。

    其一是妖祖寒螭主修功法《万古冰封录》,其二,是一部顶级法术《大寒书》,铁页丹从寒螭的神魂之中提炼出来的九种法术,有的粗浅有的高深,全都记录在其中。

    他仔细查看了一遍,确认这两部法诀都不适合他修炼,微微摇头。

    最后,则是一处寒螭藏宝。

    这一处藏宝并非寒螭当年的宝库,而是他被金龙敖凛盯上之后,自知脱身无望,将随身的一些重要宝物临时埋藏在了一处地点,距离他被封印的地方并不远。

    陈志宁先是看的心中火热,但是研究了一下这份藏宝图之后却发现,这个宝藏埋藏的地点就在郡城外一个庄子不远处,而且只有寒螭随手布下的几道禁制,这么多年过去,恐怕不用人破解,禁制的力量已经自然流失干净,所以宝藏是否还在,真的不好说了。

    但是无论如何,陈志宁也要去看看。

    他从屋中出来,去了贝小芽的房间。

    寒螭死后,贝小芽的状态有些奇怪。她口不能言,无法诉说自己的感受:她感觉似乎生命中有什么东西流失了,但是却并不痛苦,反而有一种彻底解脱的畅快。

    陈志宁一进来,她眨眨眼,有些开心。

    陈志宁却一进来就抓住她的双手,让贝小芽微微一愣,然后老老实实被他牵着,估计少爷又要自己“安慰”他。

    求月票、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