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六十六章 记忆烙印(上)第三更!
    鹏送两位大人出去,留下陈志宁一个人在房间。他想了一会儿,可惜自己所能够接触到的这种层面的情报实在太少,完全没有头绪。

    他忽然一笑:“瞎操什么心呀,天塌了,有个子高的顶着,小爷我现在只要负责醉生梦死就好了。”

    他大喊起来:“蔡琳,贝小芽,你们两个死丫头还不快点给我进来,少爷我差点阴沟里翻船,快快过来用你们青春的身体安慰一下少爷……”

    ……

    郡衙的差役们配合着军队,全城大索。但事实上这帮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郡衙的命令只是说要搜捕“妖族奸细”,可问题是什么奸细?那种妖族?

    还有三个妖族在郡学交流呢,所以说人族和妖族的关系当真是复杂而微妙。

    外面吵吵嚷嚷,高喊着“捉拿妖族奸细”,院子内东疑先生带着三个小妖优哉游哉的喝着茶,不紧不慢的说道:“人族就是喜欢享受,总把这些生活不必须的物品弄得如此完美。”

    三个小妖之中,也就是古洞寒天略能沉得住气,花媒娆眼珠子骨碌骨碌乱转,却是盯着东疑先生身后的几只酒坛子,据说那可是二十年的女儿红呀,她暗暗流口水。

    青塘嫣跪坐在他面前,双手按在膝盖上,如同一只随时可能扑击猎物的母豹一般,她的眼神也同样犀利:“先生,人族这是什么意思?向我们示威吗?”

    东疑先生喝了一杯茶,点头道:“想必苗有丁的确有这个用意,才会将咱们居住的这一片,划定为重点搜查区域。”

    青塘嫣恼怒道:“难道先生忘记了妖族的尊严吗?难道先生也忘记了,临行之前大圣陛下的嘱托吗?”

    古洞寒天赶紧提醒她:“青塘,注意你的态度,不得对先生无礼!”

    东疑先生却是微微一笑,抬手拦住了古洞寒天,他看着青塘嫣,眼中充满了戏谑:“你想必觉得自己天资聪慧,心计过人,可是你懂得什么是政治吗?”

    青塘嫣一愣,旋即道:“没有实力就没有政治,我妖族强大,和人族根本不必玩什么肮脏的政治手段。”

    “哼!果然是幼稚之见。”东疑先生不屑一声,青塘嫣大怒却不敢真的跟这只狡猾的老狐狸发作。

    东疑先生指着外面说道:“我们之前过线了,所以苗有丁向我们示威,这个时候需要的是妥协。苗有丁其实也很心虚,但是为了各种原因,他却不能不这么表明态度。”

    “我们如果不妥协退让,而是一味地依仗妖族的实力态度强硬,那就只能逼得苗有丁和人族做出一些他们也不情愿的事情来,对我们也十分不利。”

    “这个时候咱们假装退让,苗有丁各方面都能交代过去,也就不会进一步为难咱们,咱们其实什么实质性的损失也没有,何乐而不为呢?”

    “这才是政治。”他用一种教训的口吻说道:“政治其实也是生意,强硬还是妥协,关键要看那一种选择的利润更大,小丫头你要想成为青塘一氏的主事人,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青塘嫣从刚才的愤怒,变成了若有所思。

    东疑先生继续说道:“对于老夫来说,这一行最大多的目的是完成大圣的嘱托。可惜啊,寒螭已经彻底被灭,无论是他的力量还是神魂,都已经烟消云散,咱们继续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了,你们准备一下,过几天咱们就去下一个地方。”

    “是。”古洞寒天和青塘嫣躬身领命,东疑先生一转头就看到花媒娆冲着自己身后的女儿红流口水,忍不住直摇头:“朽木不可雕也。”

    他起身拂袖而去,袖子盖住了那几坛女儿红,收进了自己的储物空间之中。

    花媒娆撇撇嘴,暗自道:“东疑老抠儿。”

    教训了三名晚辈一通,东疑先生回房间的路上,双眉微微一簇,他想到了那一晚上,在陈志宁的院子里,隐隐感觉到的那一股气息:“似乎是魇眸大圣的人,那条淫蛇究竟想干什么?”

    ……

    几个差役从一户破落的房屋出来,这一家其实没什么好搜查的,户主乃是一名瘸腿猥琐的中年男人,他点头哈腰的将差役们送出来:“各位大哥慢走啊,为了我们郡城百姓的安危,真是辛苦你们了。”

    为首的差役小头目怜悯的看了一眼旁边的一扇小门,朝着他一瞪眼呵斥道:“王四,你多干点人事儿,虽然不是你亲生的,可你也不能这么糟蹋人家呀。”

    王四连忙叫冤:“几位大哥,我真没有干那些事儿,都是谣传、谣传啊。”

    “哼!”差役们哼了一声,他们只能警告一声,没有权力多管:“总之,你自己好自为之吧。王法管不到的地方,还有老天在看着!”他说着一指天空,带着手下走了。

    “哎,几位大哥的教诲王四记着呢,您们慢走,辛苦!”送走了差役,王四关上门,忽然朝那扇小门一看,嘿嘿嘿的发出了一声淫笑。

    嘎吱

    那一扇破烂的小门打开,里面空间狭小,有一个娇小的身躯缩在阴暗的角落里,胳膊腿儿细的像柴火棒一样。

    他回身关好了门,淫笑着扑了上去,却没有注意到,今天她开门的时候,那娇小的身影却没有像以往一样哆嗦一下。

    “呃”

    阴影中忽然伸出一只手,铁钳一样死死地扣住了他的脖子。他喘不上气来,两只眼睛好像死鱼一样凸出来。

    那娇小的身影从阴影中走出来,容貌身形都是那个被他蹂躏了好几年的可怜养女,但是王四非常肯定“她”不是她!

    喀!那只手一用力,王四的脖子断了。那个身影厌恶的将他的尸体丢在地上,扣指弹出一点白火,转瞬之间那具尸体就被烧得一干二净,却并没有引燃周围的其他东西。

    她抬手施展法术招来了一道清泉,将自己的手洗干净。

    然后,她一步步朝外走去,身形变得修长高大起来,容貌也随之变化,越发妖艳美丽,脸颊上三道白痕。

    至于那个可怜的养女,早已经逃出城外好几天了。她传授给了那女孩一门妖族心法,能有多大成就,就看女孩的造化了。

    她悄然潜出郡城,在城门楼的房顶上悄然一立,回头望了一眼陈家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却在被人发现之前,迅速冲出了城外。

    “那头寒螭还以为现在是太古时期?自以为是。属于他们的时代早就过去了,他本应该成为大圣的猎物,可惜便宜了那小子。”

    “大圣的大事要紧,这一次虽然失败了,但是还有其他几个地点,万万不能再有闪失。”

    “只是没想到,平白浪费了一滴恶龙涎,若是没有那滴恶龙涎,就算是神魂状态下的妖祖寒螭,也能轻松杀死那小子。”

    “当真是天注定,无力挽回,罢了!”

    ……

    三天时间,铁页丹已经将寒螭的神魂彻底炼化,陈志宁再次放出这枚丹宝,却不料太古神人像刚刚浮现在半空中,陈志宁就感觉到脑中好像被人用重锤狠狠砸了一记!

    他“啊”的一声惨叫,仰面倒了下去,再一次陷入了昏迷……

    不过这一次,却并没有很长时间。大约一个多时辰,他悠悠醒来,忍不住一个苦笑。

    刚才丹宝之中传来“一些”模糊地讯息,那是神魂之中的记忆烙印。

    寒螭的神魂强大,所以才会有这些模糊地记忆烙印保存下来。而之前的半天妖,妖魂相对而言太过孱弱,被铁页丹吞噬之后就什么都没有留下来。

    这些记忆烙印对于寒螭来说数量不算庞大,可是对于陈志宁来说却无法承受。寒螭数万年的悠长寿命之中,积累了太多的记忆。即便是经过铁页丹之后,保留下来的十不存一,也不是陈志宁所能够马上接受的。

    他的灵魂再次受创。不过相比于前一次受伤,这次只算是“不舒服”了一下,很快就恢复过来。

    而后,陈志宁又花了一些时间,将这些顺序混乱的记忆烙印整理完毕。

    这其中最为“强烈”的一段记忆,乃是寒螭的封印之战毫无疑问,这会是妖祖寒螭最为刻骨铭心的记忆,无论经过了多少岁月,他都会牢记于心。

    千湖郡、尤其是郡城周围,关于那座冰川矿场的传说,乃是“寒螭作恶,人族大修力战封印”的版本。这样推算,寒螭封印之战,应该是发生在百族走出大荒,在五海四界之上站稳脚跟之后然后百族内讧。

    可是陈志宁整理出的这些记忆烙印却证明,人族并没有那么“强大”,或者说人族并没有那么“卑鄙”,因为寒螭是被妖族自己人封印的。

    这一战的前因后果陈志宁没有从记忆烙印之中找到,关于这一战寒螭最清晰的记忆就是大战的本身。

    那时候五海四界之上,绝大部分还是魔物和凶兽的领地,处处险地,即便是天境大修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纵横自如。

    “寒螭,你纵能上天入地,也无路可逃,束手就擒吧!”(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