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六十五章 妖祖陨落(上)第一更!
    妖族寒螭笑道:“小人儿,你若是有七阶灵火,对老祖现在还有些威胁,可惜四阶灵火,呵呵,不要垂死挣扎了,这小丫头乃是本祖分身,本祖现在只是将它收回来罢了。”

    妖祖寒螭学了个乖,言语之中连连布下圈套。就算是七阶灵火也奈何不得他尽管一个元融境巅峰几乎不可能驾驭七阶灵火,但是今晚的经历让妖祖寒螭有点不太敢相信自己以前的“常识”了如果陈志宁真的施展出来,那么他就会立刻施展雷霆手段,拼着神魂小小受损,也要先把陈志宁斩杀了,免得再次节外生枝。

    “该死,若不是神魂受到了暗算,何至于如此!”

    他金蝉脱壳外加声东击西,总算是从人族五大修士手下逃脱,的确身躯根基已经毁了,十分可惜!因为那可是寒螭的身躯,上古妖祖!

    不过总算是留下了一次机会,神魂逃脱。在他感应到贝小芽就在附近的时候,他定下了这个计策。

    但是进入神魂状态之后,他才发现自己之前挣脱封印的时候被人暗中下手,神魂当中藏有暗伤!所以他难以施展出真正有威胁的攻击,除非宁愿神魂受损。

    陈志宁当然没有七阶灵火,可是陈志宁有雷脾!天雷对于灵魂本身就有着巨大的杀伤力。火海当中忽然有无数雷电轰击出来。

    “轰轰轰……”

    一道道四阶灵雷在妖祖寒螭周围炸响,直轰的他眼冒金星,耳中轰隆隆作响。

    “找死!”他一声怒喝,果然这小子身上有陷阱!他很为自己的“明智”得意,果然现在这世间处处危险、步步凶机,满世界都是陷阱!

    但他乃是妖祖,神魂已经修炼的凝实无比,四阶灵雷虽然让他很难受,但并不能真正对他造成巨大伤害,陈志宁眼前一片白茫茫,啖日火肺第一次被直接熄灭!

    他骇然后退,寒螭太强大了,他不知道这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呃,但是仅仅神魂,就能够直接用温极速低温将自己的法术破去,这手段惊世骇俗。

    忽然,陈志宁感觉到脑中一下剧痛,就像是有人用一柄非常之薄、几乎没有厚度的利刃,直接在他的大脑上削了一刀。

    他一声惨叫,踉跄后退几步,到了院子之中。

    “哼!”妖祖寒螭的冷哼声从寒雾之中传来,在这里他无所不在。陈志宁几乎是在声音响起的同时,再次遭受攻击,这次他闷哼一声鼻孔中两道血痕流下来,比上一次遭受的创伤还要重。

    陈志宁强忍着闹钟的剧痛,猛然发动了摄拿之力。他的摄拿之力本质上来说是一种法术,而不像妖族是神通,施展起来不如妖族那么迅捷,但好处是随心所欲。

    陈志宁不惜成本,摄拿之力朝周围无差别发动,将整个院落都笼罩在其中。

    可是陈志宁在下一刻就知道自己失败了,因为这门法术之下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抓到”。

    “对神魂无效!”陈志宁连忙闪避,却紧跟着再遭重创。

    他再次惨叫头痛欲裂,后仰跌倒躺在冰冷的地上。

    妖祖寒螭的虚影在他身体上空慢慢凝聚出来。这周围都被他暗中封印,即便是在鹏夫妇也好无所觉。

    “哼!”寒螭冷笑一声,没想到下面的陈志宁猛的睁开眼睛,秘剑气、龙形冰矛一起发动。同时手持二阶报国剑,愤然一剑杀出。

    “黔驴技穷。”他不屑一句,任凭各种攻击从自己的虚影之中穿过,他却毫发无伤。而后气定神闲的抬起爪子来,朝着陈志宁虚空一抓。

    陈志宁脑中剧痛,嚎叫着抱着头在地上翻滚起来。

    “呵呵呵……”妖祖寒螭笑了,这小子虽然有些小手段,却比自己预料的更容易解决,根本不需要损伤神魂。

    在他身后,贝小芽身躯颤抖的更加剧烈了。只不过,这会儿抖动,看上去更像是在挣扎,想要挣脱什么束缚似地。

    妖祖寒螭似有所觉,回头看了一眼再次冷笑。然后又一次出手,朝陈志宁连续凌空挥爪,一次次伤害深深地切割在陈志宁的灵魂上,他连声惨叫,将院子之中撞得一片狼藉。

    而后,妖祖寒螭调转了身躯,撇下了已经“不是威胁”的陈志宁,朝着贝小芽飞去。

    一直到了贝小芽身前,其实他都是暗中戒备的,担心陈志宁忽然暴起偷袭实在是因为今晚经历太过奇葩,让堂堂妖祖杯弓蛇影,总觉得这世间现在太危险,处处都是陷阱。

    “本祖多虑了。”他松了一口气,却还是回身又给了陈志宁一爪子。陈志宁再造重创,已经七窍流血,躺在地上没了声息,整个人的生机逐渐衰弱下去。

    妖祖寒螭满意点头,暗忖这小人儿年纪不大,体内的生机却极为磅礴。等自己夺舍成功,拿回了属于自己的力量,就将他的生机完全吞噬,大补之物啊。

    他朝向贝小芽,不由的残忍一笑:“你居然能够如此剧烈的挣扎,若不是……哼哼,说不定还真被你挣脱了。可是现在,不管你怎么做都是无用的。”

    他猛地将周围的寒气全都收回体内,然后虚影更加凝实,猛地缩小成了蚯蚓一般,朝着贝小芽的眉心钻了过去。

    就在他即将进入贝小芽眉心的时刻,忽然一股力量当头打落下来,妖祖寒螭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不停地衰弱下去,哪怕他乃是神魂状态也不可避免。

    他大为骇然,回头一看陈志宁已经站了起来。在他头顶上空,有一只女人用的凤钗,正绽放着如同牡丹花瓣一样的光芒,凤口张开,喷出一片仙灵之光,将他死死压制住。

    “仙器!”妖祖寒螭大吃一惊。

    如果是他的全盛状态下,这件仙器最多只能将他打落一个小境界。可是现在,他的气息狂泄,不知道要跌落几个境界。

    他恼怒无比:“即便本祖跌落数个境界,也要远胜于你!”

    果然还是有陷阱!妖祖寒螭心中怒吼,就不应该犹豫,直接损耗神魂将这小子弄死,这世间遍地狡诈,人族卑鄙!

    然而他正要发动的时候,忽然看到陈志宁手往下一按,报国剑嚓一声刺入地面,他空手取出一柄刀。

    陈志宁的状态很糟糕,他始终不肯相信贝小芽是寒螭的分身,因而他明白自己要对付的敌人只有一个:妖祖寒螭!

    可是这个敌人太强大了,远远超过当初的半天妖。但万幸、他所要面对的寒螭只剩下神魂。而铁页丹似乎对神魂之类的生灵天生有着克制作用。

    但是他也很明白,妖族的神魂和半天妖的妖魂实力相差何止千里?单单是铁页丹绝不足以压制寒螭的神魂。

    而凤钗只能使用一次,也就意味着他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所以他不断示敌以弱,自己的灵魂遭受重创,才让寒螭彻底放下戒备,全力准备夺舍!直到这时,他才出手拦杀。

    此时,七象宝刀在手,陈志宁晋入了一种神奇的状态,甚至是他之前在参悟七象宝刀时候,从未达到的一种灵魂通明的状态。

    韩去非阁下那一刀,在他脑海之中不断回放,一股有关于灵魂的力量散发出去,将妖祖寒螭的神魂锁住。

    寒螭立刻感觉到“全身”一重,他准备施展的特殊手段已经进行不下去了。

    他并不知道,在数百年前,那头超九阶凶兽怒火焰熊就如同现在的感觉一般。陈志宁只能看到那一刀的轨迹,并不知道当年面对这一刀,超九阶凶兽感觉到兽魂受到的可怕压制。它愤怒咆哮,摧山裂地,只是想要凭借肉身的强悍挣脱这种精神层面的压制而已。

    陈志宁仰天长啸,一枚丹宝滴溜溜的旋转飞起,居于仙器凤钗之上,太古神人像腾空照耀。

    他拔刀而出,超水平爆发出了这一刀的三成实力!

    在仙器的压制之下,妖祖寒螭怒吼连连,也像当年的怒火焰熊一样,妄图挣脱这种精神层面的压制,可是他和那头超九阶凶兽一样失败了。

    这一刀,直到许多年以后陈志宁还在回味,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天地隐匿触摸大道!

    噗!

    这一刀落下,好似戳破了一只阳光下的七彩气泡,妖祖寒螭永远不会想到,自己的神魂,会被一件四阶法宝从中劈开。他嗔目结舌,目和舌一起朝两边分开。

    天空中,铁页丹之中,那一枚小小的古旧甲片上面斑驳的锈迹当中,释放出一股强烈的吸摄之力,最后压制住了寒螭神魂的垂死挣扎,将两半“尸体”慢慢拽进丹宝之中,逐渐炼化不见。

    陈志宁一屁股坐在地上,头痛欲裂。而贝小芽忽然回过神来,猛的扑到了陈志宁身前,满眼急切,恨不得开口询问。

    陈志宁摆摆手:“先扶我回去。”

    他手中却没有松开七象宝刀,单纯的贝小芽急忙将他扶起来,却没有注意到陈志宁双眼疲惫之下掩藏着一道寒芒,身躯看似放松实则紧绷,刚才那一刀,彻底将他体内的莽气消耗干净,但是他还有灵气!他有十足把握再来一刀,即便是比不上刚才那一刀的神异,但是不管是谁这个时候跳出来,都会让他大吃一惊。

    可是一直到他们进屋,陈志宁打开修炼静室的阵法,发出了预警,外面的那几道隐藏的气息主人都没有动手。(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