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六十章 宝刀入手(上)第一更!
    苗有丁看了看白家人,开口道:“陈志宁,帮白元镇解了法术吧。网值得您收藏。。”

    陈志宁躬身答应,抬手一抓,龙形冰矛的寒气收回,白元镇跌倒在地,全身仍旧不停冒着寒气,双唇青白,气息紊乱直接昏了过去。

    白元为一挥手,两名子弟扶起白元镇,他冷哼一声说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日之赐,白元为必定铭记五内,早晚有所回报!”

    白家人灰溜溜的走了,陈志宁却有些遗憾,白歌菱那个贱人这次不知为何居然没有来,没能直接打击到白歌菱,让他觉得这场胜利并不完美。

    至于白元为最后的“场面话”,他却没有放在心上。白家大势已去,即便是他们全家人怀恨在心,暗中搞些阴谋手段,也已经无法对自己形成真正的威胁了。

    白家人灰溜溜的走了,苗有丁和陈绝远等人也起身告辞,陈雲鹏当然不能让这几位就这么走了,于是一再邀请,最终一场晚宴宾主尽欢。

    也说不上情不情愿,苗有丁、陈绝远被外界认定支持陈家挑战白家。

    太史阿则是十万个很情愿。

    陈绝远有着私心,苗有丁却是很顺势的一个选择。陈家看上去比白家更容易“掌控”,至少不会像白家那样不知分寸的每年跳出来恶心人一次。

    为了配得上三位大人的身份,这场晚宴可谓极尽奢华,而且因为准备仓促,不少花费都是翻倍的。事后一算,这一晚陈家付出了整整一百枚三阶灵玉的代价!

    陈志宁听的心惊肉跳,不停地计算着有这么多钱,自己能够培育多少枚仙桃。

    虽然晚宴结束已经很晚了,可是没想到今天晚上又有人半夜来找他,还是雷家人,雷庆。

    雷庆身边还有文永强几个,一见面四人就压抑不住兴奋:“老陈,那头古怪的六阶凶兽郡里已经确定归属于你的战绩了!”

    陈志宁还没反应过来:“嗯,今天白家人又来挑衅,被小爷我啪啪打脸滚回去了,这事情应该不会有人再怀疑什么了。”

    雷庆搓着手:“你怎么还没明白?战绩!战绩!”他强调了两遍,陈志宁迷茫一下,猛的一下子反应过来:“你是说,这头凶兽也能算进龙舟大赛的战绩?”

    “当然!”文永强一拳砸在掌心:“龙舟大赛为期三天,但是一旦入夜就会变得非常危险,所以天黑了大家就放弃猎兽,但实际上按照规则,夜晚也应该算是比赛时间。”

    “你猎杀那头凶兽的时间还没有超过午夜,当然算是龙舟大赛的战绩!”

    四个人一起兴奋看着他:“咱们大大的反超了!”

    陈志宁愣了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好,明天去郡学,夺回七象宝刀!”

    ……

    陈志宁五人商议争夺七象宝刀的时候,苗有丁阁下已经回到了郡衙后院。他的一家居住在这里。

    刚一进后院,一名心腹上前报告:“大人,已经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他驯化了一条三阶斑灵雾蛇,能够顺着坑洞钻进去。”

    苗有丁点点头:“让他立刻着手调查,并且,让他给我把嘴管好,不准向任何人泄露查到的秘密!”

    “属下明白,大人放心属下一定安排好。”

    ……

    白家内宅,四周一片死寂,一股浓浓的悲哀情绪笼罩在整个宅院上空。

    白元为一脸颓然借酒浇愁,管家进来躬身道:“老爷,礼物已经准备好了,您请过目一下。”

    他一招手,后面的下人们捧着一只只玉盘进来,上面摆放着各种珍贵的宝物。

    白元为看过之后,点头道:“都装好,明天我亲自去拜见冯玄证大人。只有托庇于天虚阁之下,白家才能获得一线生机!”

    屋外院子的黑暗中,白歌菱静静的站着,透过窗户看着里面的父亲。她心中却是冷笑。以父亲的修为当然感应到自己已经回来了,却没有让自己进去,显然是怪罪自己连累了整个家族。

    可是,你不也一样想接着打压陈家爬上更高的位置吗?

    只想着成功,却不愿承受失败的苦果,反而怪罪于自己的女儿?

    她毅然转身而去,幸好自己早已经做好了家族失败的准备,复仇的希望,不能寄托在他们身上。那个冯玄证,也只是鼠目寸光的家伙罢了。白歌菱在黑暗之中自得一笑,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很快就会有可喜的收获,到时候就是陈志宁的死期!

    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满意的回自己的院子去了。今天她没有跟去陈家,而是去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她只顾着得意和在心中指责自己的父亲,却绝没有想过反思一下自身,她现在的样子多么的狭隘偏激,多么的……疯狂!

    ……

    太史阿不是千湖郡的人,他在这里担任学正,家人却远在数百里之外。他只是从家中带来了一名老仆人伺候自己。

    今天早上他吃过早饭,心情很不错,自己在公房内泡了一壶珍藏的好茶,水还是前天专门从天湖附近的一个干净清澈的泉眼里取来的。

    红泥小炉烧着铁壶,泉水咕嘟咕嘟,他冲泡得茶水淡香四溢,恬静的清晨,当真是人到中年的一大享受。

    “大人。”一个声音在门外响起,太史阿遗憾的放下了茶壶,心中暗道:就知道老天不会成人之美呀。

    “进来吧。”

    蔡训导进来,脸上的神情有些哭笑不得。太史阿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打搅了他怡然自得的清晨:“明天就是敬仙仪式了,一切应该都已经安排妥当,还有很么事情呀?”

    “是陈志宁他们。”蔡训导老老实实说了,他把情况简单说清楚之后,太史阿的面色十分矛盾,好半天才挤出一句来:“这小子果然不会安生!”

    他今早的好心情来自于陈志宁,也毁灭与陈志宁。

    蔡训导苦笑道:“可是大人啊,下官仔细研究过了,他们的要求的确合情合理。从规则上来讲,的确是他们逆转获胜了。”

    “那妖族那边怎么交代?这事情怎么看都像是咱们忽然后悔,不打算把宝物交给妖族了。”他顿了顿,又说道的:“而且,妖族那边恐怕已经将消息传递回去,报告了金刚大圣!”

    “这……”蔡训导小心翼翼说道:“陈志宁那几个小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太史阿当然知道,所以他才头疼。

    不过片刻之后他就打定了主意,摆手道:“既然他们逆转获胜,那么就一切按照规矩来,将七象宝刀交给他们。”

    “啊?”蔡训导傻眼:“真的就这样交给他们?”

    “当然。”太史阿狡猾一笑:“当初龙舟大赛的计划已经上报了朝廷,上面可是同意了。本官也按照他们的意思,暗中帮助了妖族。可是如今这局面……天意啊!一切根本官无关,我只能按照规矩办事。”

    蔡训导很快想明白了:有哪个学正愿意在自己任上郡学至宝被妖族赢走?太史阿这是顺势脱身啊。

    “嘿嘿。”他也是一笑,同样的,他也不愿意将七象宝刀交给妖族:“下官遵命,下官这就去办。”

    陈志宁原本以为这件事情还要多费周折,毕竟朝廷可是暗中授意将七象宝刀送给妖族。却没想到蔡训导进去请示了一番之后,直接带他们去了战歌堂!

    然后取下了七象宝刀,装入一只修长玉盒之中,郑重其事的交到了陈志宁手中:“善待它!”

    陈志宁哑然,暗自揣摩着郡学的态度,隐隐有些明白了。

    古洞寒天他们获胜的时候,太史阿说的是等敬仙仪式结束,再将七象宝刀交给他们。而陈志宁他们反败为胜之后,立刻就把宝刀给他们了——还是帮着自己人,这让陈志宁心中一阵舒坦。

    五个少年还有些难以置信,捧着那只雕刻了三阶封印阵法的玉盒,虽然已经感受不到宝刀的那种杀意和威压,但是他们知道郡学至宝、韩去非阁下的精神象征七象宝刀就在其中!

    直到他们从郡学里出来,还有些难以置信。

    “咱们真的做到了?”

    “做到了!”

    五人一阵欢呼,争抢着要多摸一下那只玉盒。但是却没有人去打开玉盒,因为他们都还无力承受宝刀的洗炼。

    “庆祝!必须热烈、凶猛、大肆、淫·荡的庆祝一番!”文永强信誓旦旦。

    向云霄嘿嘿嘿的荡笑起来,一指方向:“笑醉楼走起!”

    关客在打扫自己的储物指环:“你们身上还带着多少钱?我这里有六十枚二阶莽石,大家把钱都凑齐了,今天一定要一次花光,以示庆祝!”

    一群纨绔凑了一下,身上竟然带着四百多枚二阶莽石和灵玉,这比巨资足够数百户普通人家富足的过完一生!

    当然陈志宁只是适当的拿出了一部分,他的莽石和灵玉大有用处,不能这样糟蹋。

    笑醉楼白天不开门,但是五个纨绔哪里去管这个?砸开了门,把刚刚休息没多长时间的当红姑娘们统统叫起来陪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