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六十章 宝刀入手(上)第三更!
    这一招的确有些用处,白元为兄弟俩说完之后,苗有丁身后那些人之中,不少也露出了犹豫之色。毕竟晶银箔的难题已经困扰整个凡间界数千年,他们也不太相信陈志宁一个少年就能解决了。

    陈雲鹏还没开口,门外一个声音响起:“好呀,没有问题。”

    陈志宁走进来,朝陈忠一挥手:“你马上去把本少爷的丹炉运过来,不用等明年了,我现在就把往后三年的晶银箔份额给大家炼制出来。陈家跟别人不一样,我很对于一切伙伴都是全力支持,而不是想着用手里少的可怜的那一点资源,去卡合作伙伴的脖子。”

    陈忠连忙去了,万能传奇作坊就在陈家后面的巷子里,来去很方便。

    苗有丁和陈绝远相视一眼,眼中都有些笑意。

    白家人却被陈志宁指桑骂槐的一番话说得老脸通红,白元镇恼火道:“牛皮吹得太大,当心闪断了舌头。”

    陈志宁看着他,淡淡道:“有些人一把年纪了,才知是一个玄启境中期的实力,不断被后辈超越,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感觉,反正如果是我,这么废柴还不如直接自裁了断呢。”

    “不过呀,一样米养百样人,有人就是这么厚颜无耻呀,不但腆着脸活在世上浪费粮食,还自告奋勇给别人当狗,主人丢一根骨头,让它咬谁就咬谁,让咬几口咬几口。嘿嘿,狗儿,看骨头!”

    他说着,朝白元镇方向做出一个扔骨头的动作,气的白元镇暴跳而起:“小辈缺人管教,老夫替你那养而不教的无能父母教育你一下!”

    陈志宁眼中寒光闪烁,有人辱及父母事情决不能善了!

    陈雲鹏上前一步,却看到儿子背后伸出手向他轻轻一摆。虽然他很相信自己儿子,但事关孩子安危,他还是站在了陈志宁身后,若有危险立刻就能出手。

    白元镇一步踏上来已经冲到了陈志宁面前——事实上他是处心积虑营造这个局面,在开口的同时就已经行动了。势必要让一旁的太史阿来不及反应。

    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陈志宁一抬手,窍穴打开,一片刺骨的冰寒之气瞬间将他包围起来。

    龙形冰矛毫无保留的出手!

    陈志宁炼化了那一块万载冰魄玉之后,凝聚出十二只龙形冰矛,而这一次,因为白元镇为老不尊口出不逊,他一口气将十二只龙形冰矛全都释放了出来!

    除了刺骨的冰寒,白元镇还感觉到一丝丝特殊的威压,尽管非常稀薄,却让他心底深处生出一种不能抗拒的恐惧来!

    冰蓝色的光芒闪烁着,堂堂玄启境中期的修士,竟然毫无悬念的被陈志宁十二道龙形冰矛彻底冰封。

    而白元镇还保持着一张抓向陈志宁的姿态,脸上和眼中,则全部都是惊诧。

    “啊!”白家其他人大惊失声,而苗有丁等人也是不由变色,太史阿下意识的坐直了身躯,暗暗忖道果然这小子还有隐藏的厉害手段!

    白元为最先反应过来,拍案而起喝道:“陈志宁,你反了天了!白元镇乃是你的长辈,你竟然以下犯上!”

    陈志宁嘿嘿冷笑,指着白元镇冰雕说道:“他算什么长辈?为老不尊,无才无德,仗势欺人,只是个跳梁小丑一般的人物。难道说就因为他痴长几岁,我就要任由他宰割?若是如此,那这世上岂不就乱了套了?大家比一比谁的年纪大,谁就能说一不二了?白元为,亏你还是一家之主,竟然能够说出这种浅薄的话来,难怪白家在你手中每况愈下,如今更是日薄西山了。”

    白元为气的三尸神暴跳:“好你个小子,你出手伤人还有理了?”

    陈志宁很无辜的两手一摊,朝着苗有丁和陈绝远叫屈:“两位大人,白家人气势汹汹冲来,要我验证冰矛的威力。我按照他们说的做了,他们却又反过来诬陷我,这世上所有的道理都被白家人占了,不如我们什么也不用做了,白家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白元为一愣,他这才反应过来,陈志宁刚才那一击动用了冰矛,等于是变相验证了冰矛的威力。

    苗有丁和陈绝远暗笑不已,这小子当真是精灵鬼怪,明明是你把正反话都说了,把一切道理占尽,让白家没有道理可讲,你倒是倒打一耙。

    不过两人心中都有些偏帮陈志宁,对白家已经没什么好感。

    两位大人上前观察一番,苗有丁先点头道:“这冰矛的威力,的确足以让六阶凶兽短暂失去行动的能力。”

    陈绝远也说道:“比起对付凶兽的程度,陈志宁这一次出手应该有所保留,只是证明了自己有这样的能力,没有全力施为,白元为你们的疑问应该解除了,而且陈志宁手下留情,不然白元镇已经是一具冰尸了。”

    白元为郁闷到内伤: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还得感谢他手下留情不成?

    陈志宁心中不由得对陈绝远敬佩到了极点,这位绝对是神臂助啊,从昨晚不动声色的帮自己拖延时间,到这会儿轻而易举的几句话打消了最后的疑点,当真是高明至极!

    他的龙形冰矛,比起贝小芽那惊天一击还是有所不如的。在陈绝远口中,却成了他很有“分寸”,只是验证故而手下留情。

    陈志宁“谦虚”起来:“两位大人目光如炬,白元镇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毕竟还是人,不是凶兽,不能像对付凶兽那样全力施为。”

    白家人差点集体跳脚,这小子太损了啊。苗有丁嗔怪的瞪了他一眼,对白家人一摆手:“行了,陈志宁身上的疑点打消。你们白家人如此急公好义,将郡城的安危挂在心上,不如也多派人手,认真调查一下那头凶兽的来历!”

    被郡守大人暗中讽刺了一番,白元为也不敢再抗辩,而且这个时候也确实没有再纠缠不休的借口了。

    而就在此时,陈忠带着几个人,哼哧哼吃的将陈志宁的鼎炉抬过来了。

    上一次收购的火山银石还有几块,陈志宁当场开炉,张口一喷,啖日火肺发动,一团灵火落入鼎炉之中,而后在莽石的作用下熊熊燃烧起来。

    白元为脸色无比难看起来,朝众人一拱手:“既然已经验证过了,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他已经非常肯定,陈志宁的确能够炼取出晶银箔了,否则他不会当众开炉。白家根基已毁!白元为身为家主,哪怕是修为精深,此时心中也只剩慌张和恐惧。而让他们现场看着陈志宁飞快的大量的炼取出晶银箔,绝对是一种残酷的煎熬!

    可是陈志宁却没打算这样就放过他们,幽幽说道:“就这么走了,白元镇肯定没命了。”

    “这……”

    白元为刚才暗中尝试了一下,没办法解去陈志宁的法术,只能让白元镇暂时冰冻着,回去再想办法,或者是慢慢融化。

    可是陈志宁这么一说,明显他的龙形冰矛并不简单,这样长时间冰封,对修士伤害巨大。

    原本上前来,准备抬着白元镇“冰雕”就走的白家子弟,也停了下来看向白元为。

    陈志宁已经开炉,熊熊火焰之下,就算是苗有丁和陈绝远也别想窥探出炼取晶银箔的秘密。

    他将最后的几块矿石丢进去,然后不多长时间,就看到一张张晶银箔在陈志宁莽气的牵引下,从鼎炉内飞了出来……

    白家人痛苦无比,那一张张品质极高的晶银箔,无情地宣布了白家从此退出郡城五大家!即便是还能苟延残喘一段时间,可是大势已经无法逆转。

    甚至,白元为还能看出来,陈志宁的晶银箔,比他们白家用镇龙尊炼取出来的最高品质还要好。即便是以后白家低声下气做人,愿意以低廉的价格出售晶银箔,也没有人会选择白家了。

    “唉,天亡我也!”他心中一声哀叹,索性闭上眼睛不再去看,默默等着陈志宁炼取完毕。

    一张张晶银箔落下来,陈忠带人打下手,不断收走凑足了三年的数量,就交给一方势力

    这些矿石一口气炼取出来了近千张晶银箔,可是三年的份额数量太大,仍旧有很多势力没有分到。

    陈志宁尴尬的挠了挠头:“咳咳,那个……不好意思啊,矿石没有了,刚才牛皮吹得有点大,诸君请宽限我几天,收购了足够的矿石,我一定尽快把晶银箔为大家准备好。”

    “陈家少爷哪里的话,我们一点都不着急,你慢慢准备,千万别累着。”

    “对呀,今年的龙舟大赛刚刚结束,时间还早呢,陈少爷你一定要保重贵体,不用太辛苦。”

    这时候就算是白家人,也没脸皮去讽刺陈志宁所谓的“牛皮”了。而其他势力更是喜笑颜开,话语中透着亲切的讨好。

    陈雲鹏可谓扬眉吐气,趾高气扬的看着白家人,什么也不用说,爷用鄙视的眼神就能杀死你们!

    秋玉如面带微笑,雍容华贵气质典雅,表面上淡然处之,实际上心中从来都是觉得:我儿子是最棒的,就是这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