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五十七章 意外暂失(下)第二更!
    随着弩炮的一次次发射,巨大的水浪声中,金乌西坠天色开始变得昏暗。结果就要出来了。

    龙舟大赛最后一天的时间就这样结束了,到了夜晚没办法猎兽那个时候就是凶兽捕食人类了。

    一艘艘龙舟不甘心的回来了,陈志宁他们心中也十分忐忑,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妖族那边,到底捕猎了多少头五阶凶兽。

    他们只能是自己拼尽了全力,但是贝小芽那边阻止妖族成功率其实并不高。

    贝小芽箭只有限,不可能乱射。尤其是最后阶段,古洞寒天十分机敏,贝小芽已经很少成功。

    烈龙号返航的时候,欢声如雷,学子们热烈鼓掌,不停地有人上来拍拍他们的肩膀,朝他们竖起大拇指。

    “人族脊梁!”有人高声赞道。

    太史阿和蔡训导一起走过来,大家的欢呼声才渐渐落下。

    妖族三人,以古洞寒天为首,也走了过来,冷然之中带着一股冲天的傲义,他对陈志宁本有些惺惺相惜,此时也比出了火气,蔑然看着陈志宁,仍旧吐出了那一句:“螳螂比挡车!”

    陈志宁已经竭尽全力,此时被古洞寒天挑衅,反而淡然一笑心下平静,只是说道:“看结果吧。”

    那尊巨大的石碑上,各个队伍的猎杀战绩仍旧在不断变化着。

    这不是洪山除兽,那一次绝大部分都是一阶凶兽,不涉及各等级凶兽之间的兑换,因而石碑能够很快的反映出来。

    而这一次,从二阶到五阶,而且最后时刻无论是烈龙号还是捷龙号,猎杀的速度都非常快,石碑一时半刻还没能“演算”出来。

    大家望着石碑上那不断变换的光芒数字和名字,一时间无比紧张,不少人呼吸都停滞了。

    终于,光芒逐渐黯淡下来,从后向前,排序逐渐稳定下来。可是此时,即便是其他龙舟的参赛者,也顾不上看自己的排名,而是紧盯着最前面两位。

    烈龙号和捷龙号的猎杀战绩还在不断变化,有新的数字添加进来。

    “烈龙号上去了!”忽然有人大喊一声,果然石碑上光芒一动,烈龙号猛然蹦到了最上面,猎杀战绩不断变化,最后定格在了“两千一百六十头二阶凶兽”上面。

    众人一片欢呼,可是陈志宁的目光却迅速的黯淡下去,贝小芽忽然感觉到少爷紧紧握住了自己动手,她愣了一下,转脸一看,陈志宁满脸失望,只是下意识的捏住什么东西,就想要把握住已经失去的胜利一样。

    因为陈志宁看到了,排在第二位的捷龙号光芒仍旧在闪烁着。

    呼唤声戛然而止,因为捷龙号的光芒一闪,忽然超越了烈龙号升上了第一位!

    “这”

    捷龙号最终的猎杀成绩是“两千三百二十八头二阶凶兽”上。

    两者的战绩全都是换算成二阶凶兽来进行最终统计的。

    “哼”青塘嫣一声冷笑,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言语,她的神情已经将周围的一切人族蔑视了一遍。

    花媒娆长松了一口气,小手拍拍高耸的胸脯,下意识说道:“刚才还真是有点担心呢,以为赢不了了。”

    古洞寒天觉得应该保持胜利者的风度,他微微一笑,朝陈志宁说道:“抱歉还是我们赢了。但是你很优秀,你的努力和天分,我们都看到了。”

    众人哑然,倍受打击,万万没想到如此努力,结果却还是失败。

    文永强和雷庆忍不住要讥讽几句,却被陈志宁拉住了。结果已经注定,既然对手没有挖苦讽刺,他们作为失败的一方就要输得起。

    他淡淡说道:“恭喜你。”

    至于别的夸赞胜利者的话,以陈志宁的性子,是万万讲不出口的。

    太史阿也有些无奈上前:“我宣布,这一次的龙舟大赛,郡学获胜者是捷龙号!古洞寒天,等着一次端午节的敬仙大典结束,你就可以来郡学,取走属于你的七象宝刀了。”

    他这一宣布,陈志宁终于感觉到心里空落落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失去了。

    “唉”他暗自一叹。

    韩先生最先上前来,拍了拍陈志宁的肩膀,安慰道:“你是好样的,不要灰心,你还有更加远大的前程。”

    也有人说道:“些许小挫折,对你的成长反而有好处。”

    陈志宁简单应付了几句,所有人都看出他情绪低落,也没有缠着他说个不停。陈志宁拉着贝小芽,跟大家告辞一声离去了。

    上了马车,离开了湖边喧闹之地,走出去十多里,他吩咐一声:“停车,我下去走走。”

    赶车的陈忠说道:“少爷,天要黑了,咱们还是尽快回城吧,我怕会有危险。”

    陈志宁打开车门,一言不发的走下车。陈忠陈义相视一眼十分无奈。两人想了想,这还是陈志宁修行以来第一次失败。

    贝小芽老老实实的跟在陈志宁身后,山路寂静,周围传来虫鸣声,偶尔也有鸟儿归巢的破空声。

    车轮碌碌,两名走狗远远跟着。

    陈志宁安静的走了一会儿,感觉好了很多。

    他忽然回头朝贝小芽一笑,有些自嘲,又似乎是自言自语:“我什么时候这么输不起了?”

    以前在启東县城,他和别的纨绔争斗,也并不是每次都获胜。事实上那个时候最多只能算是胜负各半罢了。

    但自从他开始修行之后,的确是顺风顺水从未有过挫折。

    他莞尔一笑:“其实真的就像刚才那人所说,些许挫折对于成长是有利的。”

    他伸了个懒腰,今天一天苦战,也颇感疲惫,这个懒腰似乎将疲惫和失败的颓丧一起抖去,陈志宁对贝小芽说道:“其实没什么危险,最近可是端午节,到处都在猎兽,咱们晚回去一会儿也没什么。”

    贝小芽点点头,仍旧戴着大口罩。她看了看周围的山林,有些熟悉的感觉,不过熟悉却并不代表着“亲切”。

    贝小芽心中有些恐惧,下意识的靠近了陈志宁。

    陈志宁有些奇怪:“怎么了?”

    贝小芽就算是能开口说话,此时恐怕也解释不清楚“怎么了”。距离他们数十里之外,就是那一片冰川山谷的外围,寒气逼人,只有一些古老的松树在生长。

    一天的劳作终于结束了苦力矿工们疲惫不堪,冻得浑身颤抖,在篝火旁挤成了一团,几位刚刚入门的修士推着板车,上面是热腾腾的药汤,给这些矿工们分发。

    喝了药汤,矿工们似乎感觉好一点,才能开始吃饭。

    推着板车的修士们相视一眼,心中有些不忍,却不能多说什么。这些汤药无法真正给苦力们什么帮助,只是强行刺激他们身体的潜力,让他们能够好好干活罢了。

    可是即便是他们还有同情心,但是宗门如此决定,他们也无能为力。

    自从贝小芽走后,很奇怪的矿场内冻毙的人越来越多,天虚阁想过办法,可是最后发现如果真的延长他们的寿命代价太大,于是就有了这种用普通药材熬制的药汤。

    死一批就重新买一批苦力,苦力的价格要便宜得多。

    “这地方真是邪门。”修士们暗中嘀咕。

    矿场一座石屋内,负责整个矿场的乔靖真乃是玄照境中期的大修,在天虚阁之中,颇受阁主看重,才会被委以重任督工冰川矿场。这里可是整个天虚阁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一名手下进来,叹息道:“大人,今天又死了十八个,还有两个眼看着也不行了,估计挺不过今天午夜,这么算起来,应该是二十个。”

    乔靖真皱了皱眉,已经端到嘴边的热茶也放了下来,没什么心情品味了。

    手下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大人,这么做,有伤天和啊。若是有朝一日,咱们有飞升仙界的那一天,今日做的孽债,天雷都会偿还的!”

    乔靖真狠狠瞪了他一眼,老子本来心情就不好,每天故意不去想这些,你倒好专门提醒一下。

    “去把矿工们的伙食安排好一点。”他烦躁的一摆手:“告诉所有人,绝不准克扣什么。让这些苦力们最后的日子过得好一点吧。”

    “咱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这都是上面的意思,咱们能有什么办法?”

    手下点点头,这些他心里明白,正要出去安排,忽然一声惨叫从外面传来。

    但是乔靖真和手下都没什么动容,每天死人已经习惯了,还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你去看看,要是又死人了收拾一下就行,不用来报告我了。”

    “是。”手下刚打开门正要往外走,忽然一道黑影划过,堂堂玄启境后期的修士,只剩下了两条腿站在门口!

    乔靖真全身汗毛乍起,强烈的危机感袭来,他身上一片光芒闪动,随身携带的三阶防御阵盘启动,整个人猛然化作一道光束撞开了屋顶杀了出去。

    整个山谷已经大乱起来。

    “啊”惨叫声不断传来,他在高空看到,手下的修士一个个的倒下去,死的都极为凄惨。

    “那是什么东西!?”声音里充满了惊恐。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