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五十三章 白家出手(下)第一更!
    陈志宁信心十足,因为至少在理论上,和之前的炼丹、布阵一样,他对于任何一个细节都了然于胸,真正坐到了圆融完美的境界。

    可是也像炼丹的时候一样,有些错误你虽然知道,但是真正到了操作的时候,一不留神还是会犯。

    甚至,制器比炼丹更加困难。

    陈志宁第一件炼器作品在他极高的期待之下,可耻的失败了。

    而后第二次,他总结了经验,的确避免了好几个错误,但仍旧还是有一些疏忽,法宝倒是炼成了,可是竟然是个不入品阶的作品。

    陈志宁一恼怒,直接丢进了指环空间,看看葫芦老爷能不能看上下口。

    晚上的时候陈忠陈义两个狗腿子回来了,之前他们已经在郡城内“扫荡”过了一次制器典籍,因此今天这方面的收获并不大,只找到了两本聊胜于无吧了。

    但是陈忠多了个心眼,给陈志宁买来了一些火山银石,还有几本薄册子,都是一些制器大师关于晶银箔炼取技艺的阐述。

    陈志宁大喜,赏了陈忠不少银子。

    他一夜没有休息,终于成功的炼制出了一件一阶法宝,而后是二阶,而后是三阶。终于达到了自己现在的极限。

    这个速度,要是让那些器师知道了,一定会郁闷的当场吐血三升!一般的器师要从学徒晋升到三阶,不但要经历漫长的岁月,还要消耗大量的资源练习。

    任何一个家族,培养一位三阶器师都不容易!

    而陈志宁只用了一天多的时间就做到了。

    他的目标并不是炼制这些法宝而是晶银箔。当他知道自己的水准已经真正达到了三阶器师之后,就搁置了法宝炼制,全力攻克晶银箔的难题。

    而晶银箔恰好是三阶法宝。

    陈志宁将那几本册子用金竹解析了之后,全部使用掉。心中也立刻对这种难以炼取的低阶材料有了一个详细的概念。

    简单来说,晶银箔并不是非常难以炼取,任何一位五阶以上的器师,都可以轻松大量炼制晶银箔。但问题是,目前几种主流的炼制方法,代价太大。

    晶银箔毕竟只是三阶法宝,可是按照这几种主流方法连取出来后,它的价格介于四阶上品和五阶下品这一区间内。

    而在数百年前,曾经有一种方法能够廉价并且迅速的连取出晶银箔,可惜后来这个方法失传了,只留下一些当初专门用来大规模炼取晶银箔的鼎炉,而这些鼎炉现在格外抢手,又没有人懂得修理,坏一个少一个,几乎都成了家族重宝就像白家的镇龙尊。

    陈志宁所解析的那几本册子,都是一些著名的制器大师对于晶银箔炼取方法的思考和探索。

    能够被陈忠轻易买到的,当然不会是什么“秘籍”,但是能够广销凡间界,证明这些册子的作者,都是真正的制器大师。所以他们的观点,实际上非常高明,只不过因为看的人太多,显得有了“烂大街”。

    烂大街并不代表不好,事实上烂大街的东西有时候未必真有人回去认真深思。

    而陈志宁偏偏就这么做了。他对于三阶以下的制器技艺,本来就已经达到了理论上的圆融无暇,再有这些真正的制器大师的启发,立刻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灵感就像火花,很快在心中闪亮。

    但是要想真正将灵感转化为成果,中间的过程艰苦而漫长。而陈志宁在制器方面还不是很熟练,因而中间数次毫无意义的失败,更是延迟了这个过程。

    他疲惫不堪的钻研了两天时间,然后倒头就睡,实在是撑不住了。

    陈志宁失踪了,并且是在端午龙舟大赛前失踪了。

    郡学内一时间谣言四起,逃避、懦弱、失败各种说法都很有市场,并不能责怪学子们说风凉话,毕竟白家是因为他才故意为难郡学,而他偏偏又在这个时候找不到人,并且没有留下任何一个说法。

    只有雷庆四个人,对陈志宁还抱有希望,因为陈志宁走的时候,分明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的样子,而不是悄然隐退。

    此时妖族宅院内,三名妖族少年正在静坐修行,他们的修行和人族不同,各种本命神通在空中来回交错,彼此切磋磨练。

    这座小院子被东疑先生专门布置了一下,以他们的实力,即便是全力爆发,也无法打破东疑先生的阵法封印,因而三人切磋起来十分随意不用顾忌什么。

    青塘嫣有些心不在焉,陈志宁那家伙消失了最好,她主动从东义先生那里接下来任务,要让人族所有的纨绔们知难而退。可谁成想会蹦出来雷庆这个奇葩?

    她这一走神,被一边的花媒娆抓住了机会,一连三道神通化作了虚幻兽形,一阵穷追猛打,青塘嫣节节败退。

    好容易占得上风的花媒娆咯叽一笑,八卦之魂迅速燃烧起来:“嫣嫣,你是不是真的看上雷庆那小子了?喜欢上了也没关系呀,咱们妖族从来不会阻止这种事情,只是你们的后代恐怕有些麻烦但也没关系,只要他足够强大,不管是不是人妖混血”

    “小丫头片子你给我闭嘴!”青塘嫣额上青筋暴起,厉声打断了花媒娆。这让花媒娆愣了愣:“那你到底什么意思嘛?为什么每次见到雷庆,都害羞的躲起来。”

    青塘嫣心中有个泼妇在怒吼:老娘那不是害羞,那是害怕好不好!

    她冷冷瞥了花媒娆一眼,一连四道神通杀过去,花媒娆顿时手忙脚乱,顾不上打听八卦了。

    然而青塘嫣一回头,就看到古洞寒天将神通施展开来,化作了一道天幕,不攻不守,却让人无攻无守,端是了得!

    但最可恨的却是,他脸上挂着一副“本公子早已经洞悉一切真相”的微笑,让青塘嫣第一次想要在这张帅脸上狠狠踩一脚。

    “你们说,陈志宁是真的不敢出来吗?”古洞寒天忽然问道。

    花媒娆接连还击,将青塘嫣逼退,缓了口气的她立刻叽叽喳喳说道:“这还用得着怀疑吗?那可是晶银箔,就算是咱们妖族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解决。如果是我,我也早早躲起来,等过了风声再出来,嘻嘻。”

    青塘嫣看着他,问道:“但我感觉你有别的看法。”

    古洞寒天笑了笑:“我和他同班,这个人族给我的感觉,和别人不同。我有十成把握,他不会就这么放弃的,他一定是在暗中谋划什么。”

    青塘嫣讶然道:“你的意思是说,他在寻找晶银箔?”

    “晶银箔虽然珍贵,但并不是特别罕见。”古洞寒天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白家有镇龙尊,别的世家可能也会有类似的鼎炉,只不过不在千湖郡而已。如果舍得血本,从别的州郡买来晶银箔,就能打破白家这一次的刁难。”

    青塘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不过古洞寒天仍旧微微一笑,说道:“其实我很期待他找到晶银箔,否则整个郡学只有我们一艘龙舟,我们会被人族取笑胜之不武。”

    青塘嫣也笑了:“可是他找到晶银箔又能如何?难道我们就不算胜之不武了?”

    古洞寒天哈哈大笑:“还是你了解我,说的对,我们仍旧胜之不武,他们和我们的差距太大,不会有任何机会。”

    “陈志宁那小子才修行四个多月,如果再给他几年时间,或许他会有实力成为我的对手不过现在,他还没有这个资格。”

    花媒娆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道:“龙舟大赛,好无趣呀。”

    学正大人将怒气藏在了心中。

    郡学前院还有一座如同仓库一样的建筑,叫做“教器房”,主要是用来存放一些郡学的公有法宝。这里阵法层层戒备极严。

    太史阿站在其中,在他面前的木台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二十艘袖珍龙舟,每一艘都只有巴掌长短。

    这些龙舟都是六阶法宝,大小自如变化,每年这个时候,太史阿都会将这些法宝请出去,二十艘龙舟一起变化成为三十丈长的巨船,轰然落水的画面每年都会重演,每一次都是那么震撼!

    这是人族智慧的结晶,巨大的宝船在水中能够和强大的水生凶兽抗衡,是人族走出大荒的利器。

    每年猎杀凶兽,都是人族对于凡间界所有权的一次昭告和巩固。作为朝廷册封的学正大人,太史阿对于每年两次的除兽格外自豪,甚至超过了敬仙。

    可是这一次,白家太下作了。他们克扣晶银箔,已经触及了太史阿的底线!

    但是他这一次只能隐忍,无奈的拿起一只龙舟塞进了袖子里:“暂且让他们猖狂一次。朝廷的御造司中,有一群天才正在攻克晶银箔的炼取难题,听说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再有几个月就能大量而廉价的炼取晶银箔。到那个时候,老夫要联合这些年来受了不少白家闲气的郡城大势力,让白家从此滚出郡城!”

    他带着那一艘龙舟走出教器房,却没想到迎面遇上一位学子。

    太史阿脸色一沉,呵斥道:“陈志宁你这几天去哪儿了?为什么没有来郡学上课?你可知道伤仲永的故事?即便是你天资过人,但勤奋努力仍旧是成功不可或缺的条件”

    陈志宁就是来找他的,面对学正大人的训斥他不以为意的嘻嘻一笑,从怀中掏出一物:“大人,您看着是什么?”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