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五十二章 高调示爱(下)第二更
    两天之后,妖族少年们彻底压服了郡学的学子们。

    古洞寒天,玄启境巅峰修为,他只凭法术就打败了四名前来挑战的郡学学子,而所有人都知道,妖族的法术远远比不上他们的本命神通!

    青塘嫣,玄启境后期修为,她从心眼里看不起郡学的这些学子,因而对任何追求者都不假辞色,不管什么人,稍稍露出“纠缠”的迹象,就会被她狂风暴雨一般的击败。

    两天内她一共打败了六名追求者,最低的是元融境初期,最高的是玄启境后期!

    花媒娆,玄启境后期修为,性格活泼可爱,似乎跟谁都能聊得很开心,但是她特别喜欢为“小姐妹”出头,问题是她认可的“小姐妹”有点多,已经是十来个了。这些人的问题,她毫不犹豫的就会帮助解决,两天时间内,也修理了四五个人了……

    对手实力强悍,之前想要参加七象宝刀争夺的四伙人,不得不重新考虑了。

    李本正一帮人率先宣布退出了,还剩下文永胜和陆元风陪着陈志宁一起坚持。

    当天晚上,在那座宅院之中,东疑先生悠悠说道:“大圣要和人族交好,派咱们来就是修复关系的。”

    “大圣爷给人族准备了两部顶级功法,人族好面子也给咱们准备了回礼。不过这些学子们似乎不太情愿。要是真让他们闹到了龙舟大赛上,一番争夺她们惨败,面子上就不好看了。”

    “所以,还有几天时间,你们的任务就是让他们知难而退。”

    青塘嫣冷冷一笑:“这差事我擅长。”

    第二天,青塘嫣上午拜访了文永胜,下午拜访了陆元风。

    晚上的时候两人分别派手下来告知陈志宁:我们退出了,你挺住!

    ……

    “这……”雷庆万万没想到风云突变局面变成了这种样子。

    一伙人仍旧还是那家酒楼,不过却没有了之前的兴致,陈志宁一巴掌抽在他后脑勺上:“怎么样,现在看清楚那个青塘嫣是个带刺儿的玫瑰了吧。”

    雷庆哼哼一声也不敢反驳。文永强咬紧牙:“咱们不能退缩!他们三伙人都退出了,只要咱们坚持住,最后打败妖族,夺回七象宝刀,咱们就是郡学的英雄!”

    他三哥文永胜退出了,要是他能够成功,就可以彰显自己胜过三哥,在家中地位大大提升一截。

    向云霄和关客看着陈志宁:“老陈,你说怎么办?”

    陈志宁还没回答,雷庆已经说道:“咱们就算坚持不退出,明天那一关也不好过呀。那头母老虎肯定会在明天‘拜访’老陈的。”

    陈志宁眼珠子一转,嘿嘿嘿的坏笑起来:“雷庆啊,你有没有信心收服这头母老虎呢?”

    雷庆一缩脖子,很干脆的说道:“没有!”

    陈志宁瞪了他一眼:“没有也得有!凭什么主动权要掌握在她手里?明天你上午就去‘拜访’一下青塘嫣!”

    “啊?”雷庆傻眼,就算去了我也不是对手啊。

    陈志宁却只是高深莫测的一笑:“你放心去,她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雷庆狐疑:“你怎么就这么肯定?”

    陈志宁很认真的点头:“我非常肯定。而且我听说了一些事情,可能是你梦寐以求的。不过我也不能确定,所以明天你去,就是一次验证。”

    雷庆猛的一个激灵:“你说真的?你怎么知道的?”

    陈志宁撒谎眼睛都不眨一下:“消息是从花媒娆那里传出来的,你也知道她最喜欢收姐妹了。”

    雷庆纠结起来,陈志宁的暗示已经十分明显。如果真的是花媒娆传出来的消息,那就颇为可信了。

    尽管这几天青塘嫣的表现很“猛烈”,可是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印象实在是太美好了,在雷庆心中魂牵梦绕挥之不去。

    如果真的有机会……雷庆纠结起来,陈志宁在一边猛地一拍他:“废物!堂堂男儿,为了爱情冒险一试有什么好犹豫的?如果成了,那是两族的一桩美谈;就算是不成,最多被打一顿,你被打的次数还少吗?”

    “这个……”雷庆总觉得陈志宁的话听起来别扭,但他现在沉浸在那种美好的幻想之中,有些扭扭捏捏:“你真听花媒娆说她对我有意思?”

    “当然!”陈志宁谆谆善诱:“而且我可听说了,妖族性情豪爽,不论男女,都喜欢坦白的人。你明天见了青塘嫣,第一件事情就是大声说出自己的爱意,只有这样才有机会!”

    雷庆倒是听过妖族豪爽的说法,可是他总觉得陈志宁给自己消息不那么可靠呢。

    然而人总是会幻想的,尤其是在感情方面。雷庆这个少男,更是对爱情充满了幻想。虽然他八成肯定陈志宁所说的这个消息不靠谱,但万一是真的呢?自己错过这个机会可要后悔一辈子啊。

    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咬咬牙:“好,我明天一早就去。”

    陈志宁点头:“为了你这一生的幸福,勇敢的向前冲吧!”

    文永强三个暗笑,这种怂恿,太粗暴赤·裸了呀。

    陈志宁算准了雷庆肯定心存侥幸,所以这个小阴谋压根没有精雕细琢。只可惜雷家这么多年的教导还是成功的,在最后关头雷庆忽然回过神来:“老陈,我、我不敢……”

    他很老实的说道:“我怕挨揍。”

    文永强三个扑哧一声笑出来,陈志宁小阴谋破产恼羞成怒的咣一拳在雷庆头上锤了个大包。

    “哎哟。”雷庆委屈的一声痛呼。陈志宁狠狠瞪着他:“不敢也不行。明天你必须去!”

    他挥舞着拳头,有节奏的砸着桌子,一字一顿的坚决说道:“接下来,我要展开一个阴险、下流、无耻、残暴、很不人道的阴谋!你们谁有兴趣参加?”

    他太了解这些纨绔了,越是说的不堪入耳,他们越是兴奋。

    果然,在他说道“下流”的时候,文永强三个眼睛已经冒光了:“老陈,我们坚定不移的参加,你别想甩开我们,我们是一个坏的流脓的团伙!”

    陈志宁十分满意,四个人围着雷庆:“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雷庆老老实实的缩在一边,毫无悬念的妥协了。

    “来,我们计划一下,大家一起出谋划策,努力帮助雷庆,让青塘嫣以后看到他就觉得胃里翻江倒海,避之不及!”

    雷庆委委屈屈的坐在一边,从桌上的花瓶里抓了一只花出来开始撕花瓣:“自己选的兄弟,含泪也要做下去……”

    ……

    青塘嫣一身冷然走进郡学,她还没有听说陈志宁退出争夺,这让她很不开心。她觉得今天还要租用一下战歌堂。

    郡学并不禁止学子们私下里进行交流,战歌堂也有不少小的场地可以租给学子们比试。青塘嫣昨天租用了两次——今天再租用一次,就能把事情解决了。

    陈志宁不是问题,但青塘嫣心中越发好奇,东疑先生说是他选择来到千湖郡,可是为什么来这里,不管三人怎么问,他却只是高深莫测的一笑并不回答,只说时机未到。

    进了郡学,鼻孔中飘来一丝香气,青塘嫣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好、有毒!

    但是旋即释然,这是郡学,怎么可能有人潜藏在郡学之中对自己下毒?而这香味,似乎是某种鲜花。

    “奇怪,周围怎么没有人?”

    这个时间本应该是郡学之中学子们最多的时候,可是现在大门内外却是一片干净,除了他之外,没有一个人。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阵悠扬浪漫的古琴声响起,曲调悠扬惆怅,颇有凤求凰之意。

    而后,哐当一声周围的隔板打开,一片花的海洋,五颜六色香气袭人。

    远处出现了一群伶人,歌喉柔美婉转——这些都是关客的主意,包括这些伶人都是他经常去的那家青楼的班子。

    而后,哗哗哗几声布响,两侧的墙壁上被人抛下来十八道布幡,上面用龙飞凤舞的笔法写着各种肉麻之极的示爱言语。

    前面几条还算正常,诸如“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之类。

    但是往后看就有些辣眼睛了:

    “青塘嫣你是我的唯一!”

    “青塘嫣我想你想的睡不着觉!”

    “青塘嫣你是我世界里不一样的烟火。”

    不伦不类、五花八门、稀奇古怪。

    青塘嫣的眼眸中,一瞬间被怒气充满。

    陈志宁打开一扇小门,一脚把雷庆踹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