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五十一章 送对手机缘(上)
    铁柳木是一种非常坚固的木头,这一柄铁柳木的雁翎刀,甚至不比精钢打造的轻多少。

    他回到了场地中,抬起单刀……犹豫了一下,又将木刀交在了左手上:“可以开始了吗?”

    乔先生和韩先生相视一眼,一起道:“第五场,开始!”

    孙茂眼前一花,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右边脸颊上一股恐怖的大力袭来,整个人砰一声飞出去,眼冒金星鲜血喷吐!

    咚!

    孙茂像一块石头一样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十几丈外,顺着地面又滑出去很远,直到乔先生一抬脚踩住他才停了下来。

    乔先生门下,有一男一女两名学子,最近正在互撩。今天专门坐在一起,刚才正低着头调笑着,这会正好抬起头来,就看到孙茂倒在了地上,半边脸肿的老高,满身是血,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

    “发生了什么?”两人茫然问道。

    周围的学子都很茫然,因为他们和这一对“狗男女”一样,根本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

    只有乔先生,阴沉着脸轻轻将孙茂抬起来交给了身后的两名学子,吩咐道:“赶快给他喂一颗疗伤灵丹!”

    至于灵丹从哪里来,压根不用问,这里是郡城,能够进入这里的没有穷人,随身必定呆带着疗伤灵丹。

    然后,他转向陈志宁,怒声呵斥道:“身为同门,你这么做是不是太狠毒了?”

    刚才那一击,把韩先生也吓到了,即便是陈志宁的同班学子,也暗暗觉得,这一击虽然扬眉吐气,但确实过于狠辣了。

    韩先生心中盘算着怎么维护陈志宁,陈志宁动手之前,谁都担心他不是对手,对于“小地方”来的修士,郡城的这些人有着天生的优越感。

    可是没想到,动手之后,韩先生却不得不准备用“耍赖”的手段,来为陈志宁下手太重开脱。

    不过,没等韩先生开口,陈志宁已经两手一摊,无奈道:“我还不是玄境修士,做不到收发自如。我已经尽最大努力,削弱自己的攻击了。”

    “法宝、法术、神通什么的,我全都没敢用。”

    “即便是选择了一柄木刀,我也是换到了反手上,不敢用右手。”

    “即便是反手用木刀,我还不敢砍他,只是用刀身拍击,速度和凌厉程度都要差很多。”

    他看了看孙茂:“可是太实在太弱了,我有什么办法?我都这样放水了,他连一击都接不下来,能怪我吗?”

    陈志宁无比的理直气壮:“能怪我吗!”

    乔先生:“……”

    不善言辞的乔先生被陈志宁这一番话,憋得满脸通红,愣是半天没想出一句话来反驳,虽然他觉得陈志宁说的话怪怪的。

    “咳咳咳!”韩先生忍着笑,站出来一派大气的说道:“是呀,他这么弱,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让我们故意输给你们把?乔某,你是不是输不起啊?”

    “哼!”乔先生冷哼一声,知道再说下去只是自取其辱,他用力一挥手:“今天到此为止,我们走!”

    乔先生门下的学子们,抬着已经昏迷的孙茂,灰溜溜的走了。

    韩先生站起身来,在他们后面说道:“还真让乔某给说中了,今天结束的格外早呀。”

    乔先生暗暗咬牙,五场比试,贝小芽和陈志宁都是一个照面获胜,当然快了。不过这是他之前讥讽韩先生的话,现在却被反丢了回来,更让他羞愧难当。

    韩先生门下的学子们都还没有回过神来,陈志宁刚才那一击,不停地在他们脑海之中回放——然而每一个人都沮丧地发现,他们压根没看清楚这一击到底是什么样子。

    裴清宇躲闪着陈志宁的目光,低着头往人丛里躲。陈志宁暗暗冷笑,忽然窜到了他的面前:“裴师兄,你好呀,还好我没有浪费你创造的机会,咱们赢啦!”

    “这个……”裴清宇尴尬不已,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一边的学子暗暗好笑,裴清宇刚才故意贬低陈志宁,现在好了,被人家当场还回来。这世上不就是这样?你做初一,就得提防人家做十五啊。

    陈志宁这家伙也是个小心眼,立刻给裴清宇来个现世报,不留隔夜仇。

    韩先生今天心情很好,一挥手:“好,既然结束得早,那咱们就现在放学吧。”

    学子们一声欢呼,毕竟还是一群少年。

    陈志宁能够越级击败周晓天,区区一个孙茂,境界还不如他,仅凭肉身的力量就能打得他满地找牙。

    这一次纨绔圈子的各方势力都在等着看这样一场“大战”的结果,这个结果将会决定陈志宁他们一伙人,是否有资格参与到七象宝刀事件中来。

    但是只有陈志宁自己心里明白,自从孙茂那家伙自己跳出来,就注定了他是一个悲剧……

    消息很快传开了,郡城的纨绔们变了颜色:原本以为是一条小鲤鱼从县城的小池塘,游进了郡城的汪洋大海中,即将面对一群大鳄。

    却没想到,原来是一条史前巨鳄悄然闯进了一群尚未成年的鳄鱼群之中。

    ……

    “干!”几只酒碗用力的碰在了一起,酒水肆意的泼洒出来,却没有人在意这些,几个少年开怀大笑。

    雷庆一口饮尽碗中酒水,用力把酒碗往桌子上一砸,大呼道:“痛快!哈哈哈!”

    陈志宁一招打飞了孙茂,让文永强等人一吐胸中闷气。大家不但认同了陈志宁的身份,而且关系更亲密了许多。上一次还是扭扭捏捏的用小白瓷酒杯喝酒,今天就换成了酒碗。

    文永强格外兴奋:“孙茂那个蠢货,自己凑上来送死,哈哈哈!志宁干得漂亮,我那三哥已经很多年没这样吃瘪了!”

    文永胜出师不利,比孙茂被打更让他开心。

    陈志宁微笑喝着酒,并没有太大多的兴奋,孙茂确实太弱了,打败他并不值得兴奋。

    “那么接下来,是不是文永胜他们就要被挤出去?”

    雷庆几个却是讪讪一笑,无奈道:“那倒不会。咱们是最弱的一股力量,所以才会有人来称量一下咱们。”

    文永强振奋一下,道:“不过咱们顺利过了孙茂这一关,今后他们不承认咱们的身份都不行了!”

    陈志宁两眼一瞪:“咱们凭什么需要他们的承认?凭什么要被别人称量过才能参加这场游戏?”

    文永强和雷庆几个人面面相觑,他们先天弱了一口气,觉得自己不如另外三股人,所以才会有这种态度。

    但是陈志宁不会!

    他冷笑敲着桌子:“这场游戏,既然小爷玩儿了,那就得按照小爷的规矩来办!定规矩的、只能是小爷我!而不会是其他人。”

    文永强不太有信心:“志宁,这样能行吗?”

    ……

    不光文永强没信心,雷庆他们三个也没信心。

    陈志宁昨晚上并没有跟他们多说,让他们回去等候消息便是。陈志宁心中明白,这是他成为这个小团体说一不二的老大的关键时刻。

    第二天午饭的时候,膳堂内仍旧是四个小团伙最为引人注意。

    文永胜面色很难看,时不时的朝陈志宁他们这边盯一眼,在他身边,孙茂半边脸还有些肿,委委屈屈的坐着。文永胜时不时的还要对他咒骂两句,显是他出师不利,让文永胜觉得自己丢了面子。

    另外两拨人马都在幸灾乐祸,巴不得文永胜一伙先和陈志宁他们争斗起来。唯独裴清宇神情有些古怪。

    陈志宁和以往一样大吃特吃,面前的碗很快摞高,然后从一摞变成了三摞。文永强他们坐在陈志宁身边,心中狐疑的看着陈志宁,这位小爷昨天晚上说的霸气侧漏,今天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行动?

    陈志宁吃饱了,接过了贝小芽递来的方巾擦了擦嘴,站起身来朝着文永胜走去。

    膳堂内立刻响起了一片低低的议论声。这帮纨绔们要做什么事情整个郡学的学子们之间已经流传开来,现在看到陈志宁“主动出击”,大家一下子兴奋起来。

    文永胜明显有些意外,陈志宁竟然还敢找上门来。而他身边的孙茂下意识的往后面躲了一下,显然是昨天那一战在他心里留下了阴影。

    陈志宁没看孙茂,来到文永胜面前,扫量了一下他身边的一群“跟班”,忽然一笑:“还有李本正和陆元风,都给我听好了:我不管是你们自己动手也好,让手下人出马也罢,明天晚上之前,至少打败一名玄启境中期的修士,否则……这次七象宝刀的事情,不准插手!”

    话一出口,整个膳堂内鸦雀无声。几个原本正在扒饭的学子都忘了下咽,就连文永胜三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良久,文永胜忽然扑哧一声笑了:“不准插手?就凭你?你有什么资格不准我们插手?”

    另外两边,陆元风和李本正也笑了,脸上写满了轻蔑,压根没把陈志宁的警告放在心上。

    陈志宁没有理会他们的讥讽,仍旧说道:“想要和我玩,就得按照我的规矩来。”

    “哈哈哈!”三人和他们的跟班爆发出一阵大笑:“跟你玩?你弄清楚,是我们带着你玩。乡下来的小子,别把自己太当个人物了。”

    文永强四人以手扶额,暗中无语:这就是他计划?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陈志宁要说的话说完了,点点头看着三人:“好,话已经说到了,莫怪我不教而诛。”他转身就走,身后传来一阵哄笑,没有人会把他最后那一句话当真。不教而诛?你当你是谁呢?

    陈志宁没有回自己那一桌去找雷庆他们,而是径自出了膳堂。

    “狂妄自大。”陆元风冷哼一声,丢下一个评价,他觉得这一次的争夺,已经可以将陈志宁排除了,还是三雄争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