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五十章 明争暗夺(上)
    尽管韩去非阁下当年游历天下,在各处都留有传说,以及和这些传说相对应的宝物。

    比方说杭城古道之战后,他在杭城留下了七十二石垒法印;太古冥王墓事件之后,他在千秋陵留下了九枚“黄泉刀币”……

    在这些宝物之中,七象宝刀等级很低并不起眼。但是对于郡城的人,尤其是对于郡学的学子来说,七象宝刀却是唯一的,是他们仅有的一件,能够真切感受韩去非阁下浩荡战意、精深刀法的宝物。

    要将这件宝物换给妖族,哪怕是妖族给出的条件同样珍贵,郡学的学子们也难以接受。

    文永强恼怒之极:“我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件重宝落入妖族手中,我已经决定,想尽一切办法,也要阻止妖族得到这件宝物。”

    七象宝刀本身并不如何珍贵,四阶法宝整个郡城虽然不是很多,但也不会太少。但是从七象宝刀之中,能够感悟到韩去非阁下、这位飞升者的刀意,对于郡学的学子来说意义重大。

    也正是因此,它才会成为战歌堂的镇馆之宝。

    几个二代们一头:“这件宝物说什么也要阻拦下来,不惜代价!”

    雷庆又问道:“那么还有一件宝物呢?你们谁得到了消息?”

    这一次大家却是面面相觑,文永强无奈的两手一摊:“第二件宝物十分神秘,而且据说是郡城中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乃是州牧大人亲自决定,并且暗中派人护送过来。”

    众人暗自松了一口气:“既然是州牧大人决定的东西,那应该不是咱们千湖郡的,咱们也没必要为之努力。”

    “给州牧大人一个面子吧。”

    陈志宁暗中观察一阵窃笑,更加准确的把握到了郡城纨绔们的脉搏。是的,他们在关键的时刻绝不狂妄,很有自知之明。

    文永强和雷庆他们对于将“七象宝刀”送给妖族的事情义愤填膺,但是他们也很清楚,妖族派来的人不会是软柿子,交好人族但也必定宣扬妖族的实力!

    而且在太炎王朝和金刚大圣之间修复关系、你好我好的大环境下,他们要从妖族来人手中夺下“七象宝刀”已经十分困难,如果再打另外一件宝物的主意,那就真的力所不及了。

    所以大家一致决定,放弃还不知道是什么的第二件宝物,全力拦截七象宝刀外流。

    不过陈志宁很赞许这些纨绔们的理智,却并不代表他也会如此。

    “宝物这东西,当然是多多益善,如果能够两者一并收入囊中……小爷当然勉为其难做下了。嘿嘿嘿!”

    他心中一阵窃笑,表面上却是连连附和众人,大家推杯换盏相谈甚欢。

    这一晚之后,陈志宁算是正式被这个小圈子接纳,逐渐融入到郡城纨绔之中——然而陈志宁“看到”的更多,或者说他要求的更多。

    他看出来文永强和雷庆这个小圈子,大家身份都差不多,在各自的势力之中都有些尴尬,因而他们虽然形成了一个小圈子,却还没有树立起一位领袖。

    当然,他们能够凑在一起,恐怕也是因为别的更高端的纨绔圈子不愿意接纳他们。

    陈志宁抱着“宁做鸡头、不为凤尾”的心态,并不抗拒雷庆把自己拉进这个圈子,完全是为了成为这个小团体的领袖。

    不过事情得一步一步来,先要做的是树立起自己威信——这和他在启東县城中的经历,并没有多么大的不同。

    ……

    毫无意外,他带着贝小芽回去的时候,被娘亲大人堵在了门口。对着满身酒气的儿子,秋玉如苦口婆心唠唠叨叨,轰炸了陈志宁耳朵半个多时辰。

    陈志宁连声哀嚎,也逃不出母亲的“魔爪”,最后出人意料的是父亲帮他解围。

    秋玉如对此耿耿于怀,跟丈夫回房之后还没什么好脸色。

    不过陈雲鹏这回倒是难得硬气了一把,敲着桌子教训夫人:“男人哪有不喝酒的?”秋玉如诧异看了他一眼,等着他接着往下说,陈雲鹏却没词儿了,他教训下属一套一套,面对爱妻憋了一肚子话,一句说出来之后,其余的全泄火了。

    “罢了,睡觉吧。”他把手一挥,敷衍了事了。

    ……

    白歌成出门的时候就看见大姐白歌菱站在门口等着他,顿时头疼无比,不动声色的绕了一圈从一个侧门溜出去,没想到马车刚到街口,猛的闪出来一批胭脂骏马,横着拦住了他。

    白歌成看着马上的大姐,万分无奈道:“姐,你逼我也没用。陈志宁已经是郡学的精英弟子,还是苏云鹤阁下的徒弟,这样一个人,不是你弟弟能够轻易挑战的。即便是我愿意,父亲大人也不会同意的。”

    “我们没必要为了一个死人,去和陈志宁死磕!”

    “而且,你跟欧阳放什么关系?名不正言不顺的,他死了你这样不惜一切代价为她报仇,你想过自己的名声吗?你以后还怎么嫁人?”

    白歌菱脸色冷淡:“我这次不是让你帮我对付陈志宁,我只是要你帮我盯着他!他有什么动向,你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会自己想办法对付他!”

    白歌成一拍手:“那正好,不用盯着了,我听说他们几个人昨天就在谋划,对付妖族派来交流学习的学子,好像还跟七象宝刀有关!”

    “哦?”白歌菱眼睛一眯,本来就细长的眼睛,更是成了一套缝,像是两条阴险狠毒的毒蛇。

    ……

    雷庆一大早就找到了陈志宁,带来了新消息:“不光咱们,还有另外几伙儿人也在打七象宝刀的主意!”

    “咱们对手不少啊。”

    上课的时候,陈志宁就感受到了这种淡淡的敌意。

    今天上午的丹药课程上,一个名叫“裴清宇”的学子,每一次和老师讨论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的捎带上他,让他也“发表一下意见”,但每一次的话题里都有陷阱,想要让陈志宁出丑。

    裴清宇是陈志宁他们班上几个天才学子之一,家里是做灵丹生意的,所以在丹道造诣方面明显领先于同班的其他学子,在陈志宁来之前,他是丹道课程老师最喜欢的弟子。

    不过陈志宁岂会在丹道方面出丑?几个问题他都回答的十分妥当,就连老师都连连点头。

    陈志宁似乎是不经意的回头看了一眼不断发难的裴清宇,眼底隐有一丝寒光。

    自己和广厦商盟的关系,郡城内不少人已经知道。裴清宇应该有所耳闻,但他还是故意在这方面发难,恐怕是想试探自己一下。

    陈志宁猜得不错,他这种“强势”的回应,也让裴清宇心中多了几分忌惮。

    中午在膳堂的时候,雷庆几个人围过来。

    到了这个时候,膳堂内就显出了阵营。大家都知道妖族的事情,也都打听到了七象宝刀的事。

    有心谋夺七象宝刀的,这个时候就要刀枪鲜明的站出来,若是连这一步都不敢迈出来,想要阴谋成事,必定会被郡学的学子们鄙视唾弃的。

    七象宝刀本身珍贵无比,而这件事情办成了,也会让自己在郡城之中的威望大大提升,想要参与的人不少。

    雷庆在给陈志宁介绍:“看到没有,西北角上做的那一群人,是文永胜他们一伙儿,文永强的三哥。”

    “咱们左边的这帮人,实力不俗,他们的头儿是李家的老二李本正。李家老二有些本事,进入郡学两年,已经是玄启境后期的修士了,据说在家中,和他大哥分庭抗礼,为了继承人的位子争得不可开交。”

    “还有咱们后面坐着的那群人,你要小心,他们的头儿是陆元风。他老子是三小圣之一七杀营的营主,不过这家伙是个私生子,这辈子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像他娘悄悄生孩子一样暗中下手!”

    裴清宇就坐在那一群人之中,而且从位置上来看,地位还不低。

    明面上,郡城内三小圣、四大派、五大家,这一次的七象宝刀事件,几乎大家都掺和进来。

    陈志宁点头,将这些人都记下来。不大不小算是一场“盛会”,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树立威望的机会。

    文永胜那边,几个人似乎低声商讨了一番,最后其中一人站起来朝着陈志宁这边走过来。

    文永强的眼睛微微眯起来,已经十分不满。

    “是陈志宁师兄?”来人十分客气,拱手先问候,陈志宁站起身来,同样礼数不缺:“正是陈某。”

    “我是孙茂,久闻陈师兄的大名,正好我有些修行上的问题难以突破,想要向陈师兄讨教一二,还望陈师兄不吝赐教。”

    雷庆在下面低声道:“孙家的老十六。”

    陈志宁眉毛一扬,毫不退缩道:“没有问题,讨教不敢当,应该是我和孙师兄互相切磋才是。”

    孙茂微微一笑:“正好,下午咱们两个班会有一次修行交流课程,咱们到时候见。”

    “到时候见!”两人互相拱手,孙茂转身回去,陈志宁坐下来。

    雷庆急不可耐道:“这是第一次交锋,咱们必须旗开得胜!不然第一场就要被踢出局了。老陈你万万不可大意,有没有获胜的把握?”

    虽然陈志宁一进郡城,就把周晓天揍了一顿,但是并非亲眼所见,所以文永强几个人对陈志宁还是有些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