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十九章 七象炼宝刀(上)
    荣先生是个四十多岁的修士,境界高深,颇有些气度。对于两名新学子的态度倒也不以为意,点头道:“随我来吧,介绍你们给同窗认识。”

    这一届的新弟子分为十个班,郡学之中集中了整个千湖郡最出色的年轻修士——这在目前还不十分明显,第一年的时候,郡学之中集中地主要是郡城内,以及周边的出色弟子。

    等到进入郡学的第二年,就会有大批各地县学之中的杰出弟子聚集过来,那个时候才是真正激励竞争的开始。

    荣先生将陈志宁和贝小芽带到了一间教室前面,喊出来一名助教:“韩先生,这两个孩子就交给你了。你应该知道他们有多重要,还请悉心教导,不要浪费了两块美玉良才。”

    韩先生的年纪看上去比荣先生小一些,人很随和,含笑答应着:“荣师放心。”

    郡学之中的官阶一共四等:学正、训导、导师、助教。

    荣先生掌管一届弟子,乃是导师之职,韩先生只负责一个班,是最低级的助教。

    “你们两个随我来。”韩先生将他们带进去,跟大家介绍:“大家安静一下,今天有两位新同窗加入我们,这是……”

    他正要介绍陈志宁,忽然一笑:“我想这一位已经大名鼎鼎,不用我多说了,昨天在膳堂,咱们都亲眼目睹了他创造的记录。”

    “哈哈哈!”众人一阵哄笑,陈志宁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韩先生道:“他叫陈志宁,好了,大家都认识了。”

    “这位同窗是贝小芽。”

    贝小芽一身寒气,上前一小步点了一下头。原本的哄笑顿时被冻得凝固。前排坐的几个弟子,一阵不舒服的感觉,低着头假装看书。

    大家心中都在嘀咕:这个小女孩好生邪门。

    “只剩下最后面两个位置了,你们俩先坐下。”韩先生一指教室后面的两张书桌说道。陈志宁当先走过去,贝小芽连忙跟着。

    几个郡城的纨绔立刻看出来点什么,彼此挤眉弄眼的坏笑着。

    “好,大家先温书,过一会儿苏师会来为大家讲述阵法。”

    弟子们一阵欢呼,都知道自己沾了陈志宁的光,但是苏云鹤乃是千湖郡三大阵师之一,有他指点阵法大家仍旧是求之不得。

    苏云鹤准时而至,不过以折价或鸡贼的性格,说是讲课,压根就是在指点陈志宁一个人,每每讲出一段来之后,就会紧跟着问一句:“陈志宁你明白了吗?”

    至于别人,即便是有问题举手,他也当做没看见。

    郡学第一天很快过去,陈志宁收获不小,最重要的是,他已经打听清楚,郡学的百艺阁藏书众多,涉猎广泛!

    他需要《道艺》后面的部分。

    下学的时候,广厦商盟的韩举和另外一人在外面等着他。陈志宁看到那人一声惊喜:“黎掌柜?”

    黎永昌嘻嘻一笑,拱手道:“托陈少爷的福,我被商盟调回了郡城听用。”

    韩举道:“我们广厦商盟打算以后和陈少爷加深合作,你和黎永昌关系不错,由他来负责,想必陈少爷会更放心一些。”

    陈志宁点点头,韩举又说道:“今天让他做东,咱们找个地方小酌几杯。”

    “也好。”

    黎永昌找了一座并不很豪华,但是十分雅致的酒楼,显然也是精心挑选过,不过他显然还是不够了解陈志宁少爷。费了不少心思也是白搭,其实只要找个青楼,多唤来几个漂亮的清倌人,陈志宁会更高兴。

    韩举和黎永昌找陈志宁明显有事,可是贝小芽一直跟着!

    “这位姑娘……”韩举有些疑惑,陈志宁只好道:“小芽你先回去吧。”

    贝小芽不动,一定要跟着。陈志宁头大,此时再也没有诱·拐未成年天才少女的成就感。“罢了,你要跟着就跟着,只是待会你自己在一边吃饭,我与两位前辈有事情要谈。”

    贝小芽一点头,只要让她跟着,你怎么安排都行。

    酒过三巡,韩举说出了来意。还是沉浑丹的事情,陈志宁进入郡城好几天,一切已经安顿妥当,而广厦商盟的客户们也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下一枚灵丹到底什么时候能出现在市场上?

    陈志宁想了想,他的“万能传奇”作坊目前还只是一个构想,不过未来总需要一个合作方。正好趁着一次的机会,再观察一下广厦商盟,如果合适以后全方面合作,如果不行,自己也要早些准备,寻找新的合作方。

    “这事……容我几天,我一定会尽快炼制出来。”

    韩举举起酒杯:“行,有陈少爷这个保证,我去跟客户们说,让他们耐心等待。”

    黎永昌也说道:“好货不怕晚。”

    三人喝了这杯,陈志宁道:“两位放心,不会等太久,最多五天,第二枚灵丹一定会交到你们手上。”

    “好极了!”韩举大赞。

    ……

    陈志宁回去之后被他老娘追了三个院子,唠叨了半个多时辰:“你才多大年纪?就开始喝酒?还敢一次喝这么多!”

    ……

    郡学的确比县学要严谨很多,而且陈志宁在这里能够接触到的典籍、法术,都要远远超过县学。

    他从郡学的百艺阁之中,抄录了不少法术和典籍,但是并没有着急修炼,仅仅是用金竹解析了后面部分的《道艺》。

    蔡昊进入郡城出云门分坛的事情不太顺利,耽误了两天之后才成功,毫无疑问是段西岐的父亲在暗中作梗。

    好在结果不错,他进入出云门的第二天,就被传授了《青云志》后面的部分,蔡昊转给陈志宁之后,他同样利用金竹解析成功,可以继续修行。

    只不过虽然有了后续功法,陈志宁手边却没有合适的灵丹让桃树结果,暂时只能踏踏实实的自行修炼。他的境界在元融境巅峰已经徘徊了十几天了,感觉剧烈玄启境初期只是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却又不知该从何处下手。

    “或许,还是积累不足。”陈志宁四个月就修炼到了元境最巅峰,因而虽然最近有所停滞,倒也并不着急,耐心的开始了水磨功夫。

    而另外一方面在郡学之中的生活平淡无奇。他已经成了郡学的名人,不但阵法天资过人,苏云鹤都专门为了他来郡学执教;而且他还是出了名的“饕餮”,每天膳堂里的焦点人物。

    原本陈志宁一直在提放,自己的加入,会让郡学中一些所谓的“天才少年”受到影响——尤其是自己班上的那些天才们——进而受到他们的排挤和打击。

    但是几天时间下来,不但没有出现他预料的情况,反而有不少世家大族的天才弟子主动交好于他,代表的就是雷声的一个弟弟,家中排名二十一的雷庆。

    陈志宁并没有放松警惕,因为他根据县城纨绔子弟们的斗争,得出的经验是,毒蛇往往会潜伏在草丛中很久,以等待猎物的出现。

    不过一番观察下来,陈志宁发现了郡城和县城的不同。

    简单来说,就是格局。

    这个所谓的“格局”体现在很多方面,他现在最能清楚感受到的,就是这里的纨绔们,和县城的纨绔格局大大不同。

    陈志宁当年和欧阳坚的斗争,甚至可能是因为在街道上彼此相遇,互相一个眼神不对,于是暗中谋划几天,随后一次大冲突。

    深层次来说,这种争斗在于究竟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县城就那么几个真正能叫得上名号的世家,他把欧阳坚打下去,无意就会成为县城年青一代第一人——欧阳坚自然也是同样的目的。

    而到了郡城,大族世家实在是太多了,这种争斗的胜利,并不能将他们推上“第一人”的宝座。

    因而郡城的纨绔圈子看上去一片和睦,其乐融融。大家经常在一起讨论的,都是和家族生意相关的,彼此要怎么合作,利用手中的资源一起获取更大的利润。

    是的,郡城的世家从小教授给他们的子弟两个重要理念:第一,当今天下,修行第一,实力才是一切的真正保障。第二,合作才能赚钱,良好的合作关系,会让银子如同流水一样哗哗而来。

    所以这些少年如同他们的父辈一样,如果没有核心利益上的冲突,绝不会真的明火执仗的对阵起来。

    即便是互相心中不喜欢,面子上也会嘻嘻哈哈过得去。

    陈志宁对于这种新的“纨绔圈子规则”心领神会,以一种让他自己都很惊讶的速度,飞快的适应、并且为之娴熟。

    不得不说,在这方面,他有着极高的“天资”。

    郡学中无人与他冲突,每日课程他凭借着出色的天资很快就能领悟,并且飞快修行完毕。

    只是最近他心中越发觉得空落落的——那两个丫头究竟到哪儿去了?

    朝芸儿和宋清薇不声不响的离开了启東县,而且朝芸儿那个丫头还鬼灵精怪的给他留了一封信,要在郡城给他一个惊喜。

    然而他来郡城好多天了,这两个丫头还是不见人影,再等下去已经没有喜只有惊了。

    “两个死丫头,等你们回来,一只腿上架一个,狠狠打你们的小屁股!”陈志宁陷入了旖旎的幻想之后,哎呀不好,流鼻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