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十七章 引发震动(上)
    冯玄证已经暗中吩咐下去,随时关注郡学那边的情况。所以当贝小芽一口气催动了七层石环的时候,负责报信的人飞奔回了天虚阁,将“好消息”带回去。

    冯玄证暗暗冷笑,这个贝小芽果然资质逆天,也算是废物利用,把陈志宁那个仇人挤出郡学,以后才好慢慢的收拾他。不然他成了郡学的学子,以后很多阴狠手段就不能施展。

    “行了,不用去管贝小芽了,以后盯着陈志宁就行。”

    “是,长老!”

    这就是冯玄证的计划,先是让太史阿左右为难,然后在抛出去一个资质看上去远超陈志宁的弟子,郡学肯定会选贝小芽,而且郡学得了大便宜,必定会卖自己一个面子,借坡下驴拒绝陈志宁——你自己被人比下去,也不能怪郡学呀。

    ……

    苏云鹤是看着太史阿的面子才来的。

    他坐在轿子里摇摇晃晃前往郡学的路上,已经在心里盘算了:太史阿这老小子少见多怪,垒石老人是什么人?太炎三百年来阵法第一人!就算是他不成熟时期的作品,又岂是那么容易改进的?

    之前有多少阵法天才来郡城,都想改进这个阵法扬名天下,结果呢?全都一败涂地。

    一个十三岁的少年,摆弄了两天阵法,就异想天开觉得自己有能力改进垒石老人的阵法?

    太史阿那家伙居然还一本正经的把自己请过去?!

    “待会三下五除二指出他的错处,宣布改进失败,然后去去敲诈太史阿那家伙一壶好酒。上一次朝廷赏赐给他的‘梨花酿’应该还有几瓶,必须得让他补偿给我一瓶!就这么决定了。”苏云鹤已经打定了主意。

    他可是千湖郡公认的阵法造诣前三的大师!并且苏云鹤自认是第一的。

    他在郡学门口下了轿子,忽然感觉到有些异常,抬头一看郡学前院的阵法已经被激活了。

    “咦!”他原本的轻视之心收敛了一些:“从改动的情况来看,那小子倒不是一点本事没有。”

    他也不进门,在外面先绕着院子转了一圈,此时太史阿已经迎了出来,刚要开口询问,苏云鹤一抬手拦住他:“待会再说。”

    他迈步走进院子,一点一点的检验起来。认认真真的检验了一遍之后,满脸的难以置信:“构思精巧,玄妙之巅!竟然真的被他改进成功了,不,这不可能,一定是有什么漏洞老夫没有发现,我、再检查一遍。”

    再检查十遍也是一样。陈志宁昨天过来送上举荐信,在门口等待的时候,就注意到这座郡学的防护大阵有些不妥之处。他在前院转来转去,并非不知深浅,而是好奇之下在查探整个阵法。

    昨天回去之后,他顺路将郡城内能够购买的阵法典籍全都买回去,但最高也只是达到了四阶,堪堪够用。

    四阶阵法对于金竹来说,解析起来不成问题,陈志宁砸下去二十块三阶灵玉,金竹飞快的帮他解析完毕。

    陈志宁昨晚上用了大半夜的时间,认真思索才想出了改进的办法。这完全得益于金竹解析之后,他对于四阶阵法的掌握和理解达到了圆融无暇的地步,远超垒石老人当年。

    所以今早上秋玉如喊他起床的时候,他才睡眼惺忪。

    陈志宁很清楚自己在郡城之中根基浅薄,而且敌人不少。尽管有祖千山的举荐信,但是郡学仍旧设置了入学考核,证明事情还有变数。

    陈志宁压根没打算顺从他们的安排,去进行什么考核,他要一鸣惊人,让郡学求着他入学!

    改进阵法就是他的底气。

    “竟然真的成功了!”再三确认之后,苏云鹤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哪怕他现在已经是六阶阵法大师,但是仔细回味一下,仍旧觉得陈志宁的这一次改进别出心裁,让人拍案叫绝。

    “一代新人胜旧人。”他心中只剩下了这句话,却觉得微微苦涩,难以说出口。

    “改进了阵法那小子,现在在哪里?”

    ……

    膳堂已经开饭了,陈志宁和贝小芽一起,跟在那位擅长阵法的助教身后。贝小芽淡漠平静,陈志宁却伸着脖子四处看,每个档口有什么好吃的。

    助教笑着说道:“我姓白,你们可以叫我白先生。”

    “白先生。”陈志宁含笑问候,贝小芽却只是微微一点头,眼睛中还是一片死静,没有一丁点波动。

    “想吃什么?这一顿郡学请客。”白先生开玩笑说道:“完全不用客气。”

    “真的?”陈志宁嘻嘻一笑,指着一个档口:“灵食有多少?”

    白先生大笑:“你小子倒是机灵,不过灵食不能多吃,郡学的灵食乃是按照朝廷赐下的秘方,以二阶凶兽肉为原料,搭配了多种灵药料理而成,一般的弟子,一顿最多两份也就足够了。”

    陈志宁一看,一份也就是一瓷碗,他撇了撇嘴,嘀咕道:“可是郡学总得让人吃饱呀。”

    白先生很看好他的前途,对于这已经算是“冒犯”的言语也不以为意,反而耐心解释道:“这不比县学中的那些普通灵食,这乃是按照朝廷配方炮制的高级灵食,吃多了身体承受不住的,可能多吃一口下去,当场就七窍流血。”

    陈志宁要了两份,一边的贝小芽无可无不可的跟着也拿了两份。

    白先生微微一笑,也给自己取了两份。

    陈志宁找了位置坐下来,飞快的,那两份灵食就进了他的肚皮:“您还真别说,郡学的灵食,味道真是不错。”

    他将碗放下来,对面的贝小芽才刚刚吃了两口而已。

    陈志宁溜溜达达过去,将那个档口剩余的十份灵食全都拿走,还跟大厨说:“再多做一些,这一点点,塞牙缝都不够。”

    那大厨冷笑一声,鄙夷的看着他动也不动。

    他端回去之后,白先生连忙劝说,陈志宁只是嘻嘻一笑,第三份下肚。白先生赶紧在一边陪着,要是他有什么不适,立刻出手抢救。

    陈志宁一碗又一碗,十份吃完,愣是一点事没有。他站起来溜溜达达的又去了档口,可是档口内空空荡荡,大厨们瞪着眼珠子,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原本他们都等着幸灾乐祸,看陈志宁当场出丑,甚至内腑重伤,没想到陈志宁一点事儿没有又来了。

    不用他说,几个大厨立刻怂了:“您稍等,马上就做好给您送去。”

    陈志宁立刻变得笑眯眯了。

    其实后厨早已经做好了,只是他们不肯端上来。看到陈志宁吃了十二份安然无恙,他们连忙又送了三十份出来。

    贝小芽的那两份也吃完了,多看了陈志宁那边一眼。

    白先生下意识地往一边坐了坐,离贝小芽远一点,这一路上贝小芽跟在他身后,总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陈志宁注意到小女孩的眼神,笑笑问道:“要不要再吃点?”

    贝小芽看向白先生,用眼神询问他的意思。陈志宁轻轻一拍她的肩膀:“没关系,能吃就多吃点,你看你瘦的,虽然女孩子以瘦为美,不过皮包骨头也不好看。”

    陈志宁做主,咣咣两碗放在她面前。

    贝小芽猛地转头看着他,自始至终一片死淡的眼睛,忽然有了一丝明亮:他没有被我身上的诅咒影响?!

    陈志宁一边吃一边问:“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不用谢我,反正是郡学请客,这傻丫头……”

    ……

    太史阿看看时辰,心里有些焦急:“邱振华阁下和连奉天阁下怎么还没到?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呀。”

    苏云鹤眼珠子一转,很“贴心”的劝说道:“太史大人,先将这阵法关闭了吧,这么总是开启着,很浪费莽石的。”

    太史阿不疑有他,点头道:“好,等两位大师来了再打开吧。”

    关闭了阵法之后并没有多长时间,郡城内另外两位六阶阵法大师,邱振华和连奉天联袂而至。苏云鹤的“坏心眼”发挥了作用,没能提前感知阵法的两人,一进门就不满的嚷嚷起来:“太史阿你是不是老糊涂了?随便一个什么乡下来的穷小子,就敢妄想着改进垒石老人的作品?”

    “本座是看你面子来的,太史阿,你这么精明的人,不会被那个小地方的狡诈卑劣的顽童给骗了吧?”

    太史阿苦笑不已,一边的苏云鹤暗中得意,此时站出来义正词严呵斥道:“你们两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诋毁陈志宁。先看看人家改进的阵法再说话!”

    邱振华和连奉天意外的相互看了一眼,苏云鹤这家伙平时眼睛长在头顶上,今天怎么转了性子?情况不对!

    两人立刻不再多说,只是催促太史阿:“快将阵法打开,让我们看看。”

    阵法激活,两人第一时间就能感觉到其中的变化,心中破口大骂苏云鹤这个狡猾的老鬼,太阴险了!

    这阵法,九成可能是改进成功了。

    虽然有了这个第一意识的判断,可是邱振华和连奉天心中同时震惊:那少年真的成功了?不太可能吧?

    这,毕竟是垒石老人的大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