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十六章 传奇大阵(下)
    蔡训导一转头,就看到陈志宁还在院子里溜溜达达,已经接连踩碎了七块石板。

    气不打一处来啊!两个一对比,就觉得这小子根本就是个不知进退狂妄无知的荒唐纨绔。只是运气不错,家世好天资也好。

    “但是他引以为傲的蓝色天资,在这个小姑娘面前完全被虐!”

    蔡训导心中的怒气立刻表现在脸上:“陈志宁!”他一声呵斥:“你在干什么!”

    陈志宁嘻嘻一笑:“大人稍后,马上就好了。”

    蔡训导气得不轻:好什么?你以为郡学是你的玩乐之地?到这儿来踩石板玩?

    咔嚓!第九块石板被陈志宁踩碎了,蔡训导气得要发疯,他在郡学已经快二十年了,从来没见过这样顽劣不堪的弟子。

    正在他准备大吼一声,将陈志宁直接赶出郡学的时候,陈志宁忽然出手,一道道阵法刻线被他凌空构架出来,然后缓缓下降,融入了郡学的建筑和地面之中。

    “咦——”

    两名助教当中,有一人钻研的恰好是阵法,他轻轻惊讶一声,在后面拽了蔡训导一下。

    蔡训导一愣:“怎么?”助教低声道:“大人,不妨等等看。下官听说陈志宁这个小子,虽然惫懒,却不至于如此不知分寸。”

    “您瞧。”他又说了一声,整个郡学的前院,阵法忽然被激活了。

    “这是咱们郡学的防护大阵,虽然仅仅是前院的,但也是四阶大阵,攻防皆备,厉害非常!”蔡训导傲然说道。

    郡学的一切,都是每一位郡学人的骄傲。好比这防护大阵,高达四阶,而且其中多有巧妙设计,威力甚至比得上一些五阶大阵。

    最为重要的是,这座大阵极为节省元力,只需要一般四阶防护大阵七成的芒市消耗,就能做到相同的防护效果。

    这座大阵,乃是一百六十年前一代阵法大师“垒石老人”的手笔——垒石老人那个时候还不叫垒石老人,他还只是名声鹊起的庄垒石,郡学三百年来最出色的弟子。

    他从京师的国子监毕业,回乡探亲的时候帮助郡学布置了这座阵法。

    一百六十年过去了,期间有无数阵法天才来看过,希望能够对这座阵法进行改进。在他们看来,这不过是垒石老人在尚不成熟的时候的一件作品,他们无力挑战垒石老人那些杰作,为了成名,就有人挖空心思找到了这种早年的作品想要挑战。

    然而结果是,时至今日这座大阵仍旧岿然不动,那些投机取巧的挑战者全都灰溜溜的离开,他们之中不乏后来颇有成就的阵法大师。

    而现在,陈志宁明显也想要挑战一下垒石老人,象那些投机取巧之辈一样,想要借此扬名立万!

    但是蔡训导冷笑,抱着胳膊等着看陈志宁出丑。

    他并不擅长阵法,可是等了一会儿,却感觉阵法的感觉怎么和以前不同了?他勃然大怒,喝骂道:“陈志宁你这个败类!你竟然将垒石老人的阵法破坏了,你罪该万死!你知道现在要花多少钱,才能请垒石老人出手一次?”

    他愤怒回头,朝着助教吼道:“你又拽我干什么?”

    那名助教脸色发苦,低声道:“大人,先莫要叫骂,您……还是去请学正大人来定夺吧。”他心中嘀咕,您这可是要出丑了。

    蔡训导点点头:“说的对,如此重大的事故,老夫已经无法做主了,必须请学正大人出面,让他去和陈家谈如何赔偿!”

    助教低声道:“不用赔偿,是请学正大人出来,决定一下如何奖励陈志宁。”

    蔡训导一愣:“我是不是听错了?你说奖励?”

    他看看陈志宁,那小子一脸坏笑那么站着,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贝小芽站在一边,即便是她刚刚以天资催动了七层石环,可是此时也是被忽视了。贝小芽其实挺喜欢这样,就像平时一样,没有人会在意她,她在旁人眼中如同隐形。

    她昂着头,大大的眼睛带着一丝好奇和期盼,看着正在冉冉升起,笼罩了整个郡学前院的大阵。

    不知道为什么,她天生就能感觉到这种元力的流动。就好像现在,她能够感觉到阵法之中的元力流淌的非常“舒服”,这是她在冰河矿场的大阵中都没有感受过的——而矿场内的大阵乃是五阶!是天虚阁花了重金,聘请了一位六阶阵法大师出手布置的。

    那位助教只好低声跟自己的上官解释:“之前的阵法虽然有诸多优点,但是却有一个缺点,大阵不能同时开启对外防御和对内封锁。”

    “这是当年垒石老人阁下,为了节省莽石做出的妥协,也是人们都将这座大阵,定位为垒石老人不成熟时期作品的主要原因。”

    “这个缺点看上去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如果在战斗的时候,被敌人的奸细混进来,那就会是一个致命的弱点。”

    说到这里,蔡训导想起来了:“似乎郡学这百年来,找过不少人想要将这座大阵改进一下?”

    “对,”助教说道:“郡学想要改进的地方就是这个缺点。不过有能力改进的阵法大师出手价格太昂贵,而要价便宜的有没有这个能力。再加上咱们本身处在郡城之中,几乎不可能遇到什么攻击,防护大阵只是做做样子,所以郡学也就一直没有狠下心来花大笔莽石改造这座阵法。”

    蔡训导听到这里有些明白了:“你是什么意思?难道那小子改进了这个缺点?”

    助教点头苦笑:“是的。下官才疏学浅,只能看出个大概,所以还得请学正大人出来确认一下。”

    蔡训导有些不信:“就凭这小子?这么年轻,轻松那么几脚,然后几道阵法刻线,就能改进垒石老人的阵法?”

    助教再次苦笑,斟酌了一下用词,以免激怒了自己的上官:“大人,他的改进手段,虽然看上去不复杂,但是每一次都是……妙到毫巅!”

    蔡训导哼哼一声,还是心里有些不舒服:“好,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请学正大人。”

    ……

    太史阿今天就在郡学后院呢——当然,不管今天谁来拜访,都只会得到一个“学正大人外出”的回答。

    他也在等结果,然后他感应到了,前院的防护大阵启动了!

    “咦——”他开始只是有些好奇,为什么一个考核,会引动防护大阵,开始还以为是陈志宁实力太强,引发了阵法自动反应。但是并没有什么力量或者是气势暴发出来。

    而后他就察觉到,阵法有些微的不同。

    很快太史阿激动起来,难以置信的自言自语:“难道是老夫感觉错了?不行,得去看看!”

    蔡训导过来的时候,正好跟学正大人迎头碰上,蔡训导刚要开口,太史阿一挥手,面色严峻:“等老夫看过之后再说!”

    “是。”蔡训导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四阶大阵验证起来并不十分复杂,但因为这是改进了垒石老人的作品,太史阿不能不慎重。他反反复复的将阵法验证了三遍,还有些不放心,毕竟太史阿自己也只是对阵法略有涉猎而已,算不上大师。

    稳重起见,太史阿取出几张自己的玉帖,交给几名助教:“你们立刻去,将这几位请来,把郡学发生的事情如实告他们,他们一定会来。”

    “遵命。”

    太史阿邀请的人,都是郡城内著名的阵法大师。比起垒石老人当然远远不如,但是在整个千湖郡都是顶尖的阵法大家。

    然后,太史阿有些激动地坐下来,蔡训导眼珠子一转,上前来想说一说贝小芽,太史阿却是心不在焉的一摆手,没有让他说下去。

    “你去安排一下,验证阵法事大,一时半会儿不会结束。让这两个孩子暂时在郡学内休息。快到午饭时间了,给他们准备膳食……就让他们去膳堂和弟子们一起用餐吧。”

    “遵命。”蔡训导去安排了。

    “还有,”太史阿喊住他:“垒石老人的阵法事关重大,没有确定之前,这件事情暂时对外保密,任何人不得泄露。”

    “是,下官明白。”

    ……

    秋玉如站在门口翘首以盼,几乎是每隔一炷香的功夫,就会打发人去街口看一下:“我儿子怎么还没回来?”

    “一个入学考核而已,最多一个时辰就应该结束了呀。”

    当娘的心烦意乱,不淡定了起来。鹏笑道:“他是去郡学,又不是去猎杀凶兽,你至于这么心神不宁吗?”

    秋玉如幽幽一叹,挨着丈夫坐下来:“他第一次来郡城,我……真是不放心啊。”

    一直到了中午,还不见陈志宁回来,这下子连鹏也感觉不对劲了:“陈义,你还傻愣着干什么?快去郡学打听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陈义跑到了郡学外面打听,但是守卫已经得到了吩咐,不得泄露。于是他花了银子仍旧一无所获,郁闷的回去禀报。

    “不过郡学的人让咱们稍安勿躁,说不是坏事。”陈义最后说道。鹏夫妻心中奇怪,秋玉如站起来往外走:“不行,我不放心,我还是得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