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十四章 态度大变(上)
    这几天郡城内看似平静,却有大大小小的几股势力,或明或暗的关注着陈家的行程。

    启/东县内,陈/云鹏已经将诸事安排妥当,随时可以出发。

    内宅中,有一丝离别的惆怅在空气中飘荡。自从陈家即将搬迁至郡城的消息传开,蔡琳就一直闷闷不乐,不过她照顾陈志宁反倒是更加的无微不至了。

    早晨起床的时候,陈志宁迷迷糊糊的又在蔡琳翘翘挺挺的小屁股上拍了一把,手感上明显的不同让他顿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吃惊地望着蔡琳等着小丫头发作。

    但是没想到的是,今天蔡琳仅仅是委屈的憋了一下小嘴儿,就这么过去了:“少爷,该起床了。您的东西我已经帮您收拾好了,您到了郡城,记得再买个听话的丫头。人漂不漂亮无所谓,一定要可靠,要会伺候人……”

    陈志宁诧异的看着她,忽然一拍脑门:“我说你们最近一个个怎么都感觉怪怪的……”唯一没什么变化的就是那个一心吃喝没心没肺的方食禄了。

    “你光给我收拾东西怎么足够?你自己的收拾好了吗?”

    蔡琳一愣:“我自己的还要收拾吗?”她猛的明白过来,眨眨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问道:“少爷,您要带我一起去郡城吗?”

    “废话!”陈志宁叫道:“你是我买回来的,这么水灵的一颗小白菜,少爷我当然要带在身边自己吃了,留你在这里,万一被哪头猪给哄了,少爷我都没地方后悔去!”

    小丫头一声欢呼拍着小手出去了:“谢谢少爷,我先去收拾东西了。”

    至于后面少爷说的那些胡言乱语,她就假装没听到好了,事实上她是少爷的丫鬟,除了被少爷拱了,还能给谁拱?

    出了门的小丫头想到这里,已经是小脸发烫,哎呀呀,怎么会想到这些,羞死人了。

    “陈忠陈义,你们两个给少爷我滚进来。”

    两个狗腿子笑嘻嘻的进来:“少爷?”

    “把蔡昊和方食禄也给我找来,少爷我要跟他们说清楚。”

    蔡昊其实最近也很纠结,只是他不想自己那个傻妹妹一样把什么情绪都挂在脸上。他从陈志宁的“资助”之中尝到了甜头,就有些放不开了。

    想一想之前段西岐的嘴脸,再回味一下自己反超他的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蔡昊暗中苦闷,他知道陈志宁一旦离开,这种情况以后就不会出现了。单靠他一个人,不可能战胜段西岐。

    可是蔡昊同样矛盾,如果陈志宁真的要将自己兄妹带去郡城,那么恐怕自己那傻呵呵的妹妹是逃不脱恶少的魔爪了。

    但是不去……自己就要在县城内沉沦。

    他站在陈志宁面前,面对陈志宁的“邀请”显得有些左右为难的时候,陈志宁干咳一声,问道:“你不跟去看着自己的妹妹,难道对我很放心?”

    蔡昊当机立断:“好,我答应你。不过出云门那边,得你帮我解决。”

    ……

    方食禄是真心不愿意走,他在启/东县呆习惯了,压根没想过要去别的地方。然而陈志宁一句话就说服他:“郡城美食甲千湖。”

    “走!刀山火海咱们兄弟一起闯过!”

    ……

    至于宗门的事情,远比几个当事人预想的简单。

    蔡琳的震雷堂,方食禄的饮火派,蔡昊的出云门。三枚灵丹搞定。每一枚灵丹都不逊于沉浑丹。

    蔡琳和方食禄直接退出宗门,而出云门在郡城有分坛,蔡昊则被启/东县分舵推荐去分坛修行。

    于是处理了最后一件麻烦事,陈家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出发了。陈/云鹏专门挑了个好日子,在两天以后。

    这两天时间内,陈志宁却忙的不见人。

    两天之后的大清早,陈家浩浩荡荡的车队驶出了启/东县城。新任县令、城中豪绅、亲朋故旧全都前来送行,一时间可谓风头无两。

    陈志宁不开心的朝芸儿和宋清薇那两个丫头,竟然不声不响的先走了,朝芸儿还鬼灵精怪得给他留了个小纸条,告诉他要在郡城给他一个惊喜。

    这让陈志宁“携美同行”美梦破灭了,一路上“左拥右抱”的美梦就更不用说了——好吧,必须得承认,即便是两女愿意跟他一起上路,这第二个美梦也压根没戏。

    从县城去郡城,路途六百里,车队走得不快,至少得六天时间才能抵达。如今的太炎王朝内部也不算安宁,山匪不算多也不算少,这六百里的路上,至少有两股山贼。

    陈志宁原本眼巴巴的等着山贼来劫道,然后自己率领家将大杀一番,顺势挑了对方的山寨为民除害——连灭两股山贼,等他到了郡城,想必就已经名身在外。

    陈少爷为民除害、替天行道!

    陈志宁以前看过不少的话本小数,还听过一些说书先生讲的故事,那些江湖少侠们都是这么刷名望的。

    然而现实就像是一对古板的父母,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孩子称心如意。浩浩荡荡的车队,还有大批随行护送的修士……只要脑子病不得不是太重的山贼,都不会主动来送死。

    ……

    六天之后,郡城外三十里处的官道上,有一座供路人休息的凉亭。已经是半下午了,差不多要进城的人都已经进去了,所以路上行人渐渐稀少起来。凉亭内却有一群人仍旧在翘首期盼。

    有个丫鬟站在凉亭外面的一块大石头上,伸长了脖子张望着。

    秋玉如坐在凉亭中,面前的茶早已经凉了,她有些心烦意乱:“怎么还没到?不会是路上出了什么事情吧?难道说那些人提前动手了?他们真的这么卑鄙无耻,连郡城也不许我们进?!”

    忽然,外面巨石上的丫鬟飞身而下,兴奋无比:“夫人,来了、来了!”

    秋玉如一下子站起来:“真的?你没有看错?”

    “没看错,夫人,是咱们陈家的大旗!”

    秋玉如一个闪身到了凉亭外,举目眺望,果然在一里多外,一支队伍慢慢而来,在队伍最前方的骑士,手中举着一杆大旗,上面绣着一个巨大的陈字。

    秋玉如的眼眶有些湿润了,她双手抱在身前,仰天祷告一声:“苍天保佑!”

    “娘!”一声呼唤,让秋玉如的身形微微颤抖了一下,一道人影已经飞快而来,到了数百丈之外,甚至有些等不及了,一个神通闪现,猛地出现在秋玉如面前,一头扑进她怀里:“娘,想死我了……”

    秋玉如抱着儿子,轻轻拍着:“娘也想你们啊,来让娘看看,我儿长帅了没有?跟娘说,你爹他有没有欺负你?娘帮你教训他。”

    还在一里之外的陈/云鹏,微微一叹,心中一片柔软。

    终于,两支队伍汇合在一起,老夫妻两人自然四目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当着人前却是不必过多表现。

    “走,先进城,一切我都安排好了。”秋玉如说道。

    ……

    城门楼中,白歌菱和雷声相对而坐。她将一块万载寒冰髓放在了雷声面前:“东西在这里,事情一定要帮我办好!”

    雷声检查了一下万载寒冰髓,确定没什么问题,心中虽然有些遗憾分量太少,但脸上仍旧自信一笑:“这点小事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白歌菱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怨毒:“我一定要让那小子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

    雷声才懒得管她,整个郡城的人都能看出来,欧阳放不过是利用她罢了,只有这个蠢笨又自负的女子,才会觉得自己花容月貌,欧阳放难敌自己的魅力。

    他走出了城门楼,外面的城墙上,白歌菱的人正在准备,雷声厌恶的捂着鼻子快步走下去。

    到了城门后,他对一名队正使了个眼色,对方暗自一点头,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

    城外的官道上,一只浩浩荡荡的队伍正在缓缓而来,虽然太阳西斜,但是距离关闭城门的时间还早,他们肯定是来得及进城的。

    而且这种庞大的队伍,就算是晚上一时半刻,只要给点银钱,守城的士兵也都会通融一下。

    所以陈家人并不着急,一家三口聚在一起其乐融融。

    那队正看着陈家的队伍快要到了,朝城内一个街角使了个眼色,随即计划发动。街道内顿时一片混乱,有人尖叫:“抓贼!”

    然后似乎有个人影朝着城门冲过来,队正当即大吼一声:“关闭城门,不得放走贼人!”

    “得令!”几名兵丁立刻轰隆隆的将城门关上。而拿到人影却在城门周围转了一圈,诡异的不见了。

    城门附近的骚乱也很快平息下来。城门楼中,白歌菱看着已经抵达城门下的陈家队伍,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陈/云鹏一愣,秋玉如也大感意外,她手下中有人上前一步,大声问道:“时辰未到,为何关闭城门?”

    那队正几个人登上了城墙,站在矮垛后面嘿嘿一笑道:“城内出了些变故,所以提前关闭了。你们明天再进城吧。”

    陈家人大怒:“那今夜我们就要困在城外吗?这么多人如何住宿?”

    队正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那是你们的事情,跟老子无关!你们不服气,明天可以去衙门里告状,看看能不能把老子告倒!”

    他也是老兵油子,今天的事情做得天衣无缝,背后又有都尉大人的外孙撑腰,所以底气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