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十二章 至圣传承(下)
    黎永昌问道:“或者陈少爷您有什么需要的东西,我们可以让他们去收购,然后拿来交换。”

    陈志宁想了一下,说道:“我需要一枚能够提升修为的灵丹。至少是二阶,最好是三阶。当然沉浑丹的珍贵远超一般的三阶灵丹,不足的部分我可以允许他们用莽石或者是其他材料补上。”

    黎永昌点头:“好,我这就回去把消息传给郡城那边。”

    广厦商盟办事效率之高让陈志宁咋舌,第二天黎永昌就带来了新的消息:“有三位买家愿意提供灵丹和您交换。”

    “一位提供的是二阶焱霄丹一枚,一位是二阶云华丹,还有一位提供了一枚三阶玉冲丹。”

    黎永昌建议道:“这三种丹药之中,玉冲丹虽然是三阶,能够在破境之时提供的帮助最大,但是玉冲丹在三阶灵丹之中排名靠后,杂质极多,好出大但是将来的隐患也大,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选择这个……”

    陈志宁微笑着听他将另外两种二阶灵丹的优劣各自讲了一遍,然后颔首道:“多谢黎老板的分析,我决定还是选择玉冲丹。”

    黎永昌:“……”

    好半晌,他才微微摇头:“好吧,既然你执意如此……唉!”

    几天之后,一枚玉冲丹送到了陈志宁的手中。除此之外,买家还提供了五十枚三阶莽石,补足了两种灵丹之间的差价。

    当然这个差价只是一个估价,沉浑丹这种逆天灵丹十分罕见,根本没有一个准确的价值参考。

    陈志宁也不去考虑这笔交易自己是吃亏了还是占便宜,沉浑丹本来就是炮制出来用来交易的,能换回来自己需要的东西就好。

    黎永昌觉得选择杂质极多的玉冲丹十分不智,那是因为他不知道陈志宁有桃树老哥做后台。

    他将玉冲丹埋在了桃树下,然后又埋了两块三阶莽石下去。莽石和灵玉对于植物来说作用一样。

    做完这些,他转头看看金竹。妖族秘文拓印已经埋下去六七天了,金竹始终没能成熟。陈志宁中间又多埋了十枚三阶灵玉,“废料”绝对足够,只能说是妖族秘文太难解析。

    不过这会儿看看,金竹上面的光芒越来越明亮,眼看着就要成功了。

    他于是安安静静的等在这里,眼珠子一转,果然之前丢进来的那枚妖丹不见了。他暗暗一笑,面上不动声色。

    啪!

    等了小半个时辰,金竹终于完成,最上面一截闪烁着金色符文落在了地上,陈志宁一个箭步冲上去抓在了手中。

    从指环空间中出来,他在修行静室内坐好,准备了莽石和灵玉,随时补充消耗,然后谨慎的开始了这一次的法术修行。

    他也不知道妖族的本命神通人族能否修行,心中充满了期待,但是准备上必须充分,以应对意外。

    将金竹小心翼翼的贴在额头上,一股金光符文流冲入他的眉心。

    以往每一次解析,这一波光流片刻功夫就完毕了。但是这一次,金光符文流持续了以往四倍的时间!

    陈志宁的眉心明显的隆起来,就好像有一只独角要从皮肤下面钻出来。

    他面露痛苦之色,显然一次承受这么长时间的灌注,对他的灵魂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终于,那道强悍的金光符文流结束了,陈志宁手中的金竹化作一片金色飞灰,可是他却并没有将双手放下来五心朝天开始修行。他仍旧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也不动。

    从他的头顶百会穴中,冲起一片金色流光,当中有无数符文闪烁,从上而下沐浴他的全身。

    意外果然发生了!

    陈志宁动弹不得,他的精神仍旧十分清醒,但是对身体仿佛失去了控制。他只是感觉到全身僵硬,刚刚冲入脑中的那一片符文流,让他很笼统的明白了妖族神通究竟是怎么运转作用的。

    可是这一片符文,却又从他的意识之海当中冲出去,如同泛滥的洪水一样,淹没了他全身。

    经脉、血管、肌肉、骨骼……身体当中最细微之处,都被这些符文的“足迹”所覆盖。

    陈志宁拼力挣扎着,想要夺回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不过紧接着他就放弃了这种“抗争”,因为随之感觉到,这些金光符文流,并不是要控制他,而是在检查他的身体,而陈志宁接下来对三种妖族神通有了进一步的理解,明白了人族和妖族身躯不同,并非每一种妖族神通,人族都可以修炼。

    金光符文流弥漫全身之后,陈志宁就像是被扣在了一个金色的光罩子里面。大约一盏茶的时间,金光逐渐收进了他的身体内。

    而后开始进行一种“烙印”——陈志宁终于明白这一次为什么金竹老兄用了这么久才解析出来三大神通,因为人族与妖族的不同,陈志宁无法修炼神通,金竹另辟蹊径,用和妖魔类似的手段,将三大神通直接固化在陈志宁的身体内。

    一道道金光沉入他的身体内,金竹要做的这种“固化”,可比妖魔修炼妖骨要困难得多,需要身体各部分的配合。

    陈志宁一动不动,但实际上并不轻松,金光符文流从他的全身抽调力量,莽气很快被损耗一空,而后是灵气……甚至,那些金光符文从他的神识之海中抽走了大量的灵魂之力,让陈志宁疲惫欲死。

    这中间有无数次,陈志宁感觉自己已经坚持不下去了,但全都咬牙挺了过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最后一枚金光符文沉淀在他的骨髓之中,三大神通固化过程彻底完成!

    陈志宁一下子瘫在了地上,全身上下被汗水湿透了。看上去三大神通不需要修炼,但是这一次固化过程,简直比修炼还要痛苦凶险!

    他喘息了很久,终于体内有了一丝力量,苦着脸自言自语道:“以后再有这种事情,一定要谨慎,一次最多固化一种神通。”

    一次三种,差点要了他的小命。

    不过好处是巨大的。陈志宁修行了双极神魔体,将体内的莽气和灵气全都补充回来,境界上微微有些提升,也是心下欢喜。

    他端坐不动,猛的一抬手,不远处的一只石凳被摄拿之力捕获,稳稳升起。

    陈志忠又是一挥手,五根手指放出五道罡风利刃,唰唰唰石凳上石粉纷纷扬扬的落下来,整个石凳顿时四分五裂。

    陈志宁一个闪现出现在石凳下,轻松将这些破碎的石块接在手中。

    “不错,比起妖魔来略有不如,但那是我修为的问题,假以时日超过妖魔也不是问题。”陈志宁十分满意。

    出去大吃了一顿,将身体上的亏空彻底补充回来之后,他再次闭关,准备将罡风利刃的神通,和秘剑气结合起来。

    ……

    郡城,雷家。

    作为郡城“五大家”之一,偌大的雷府周围一共有九扇门。正门对着大街,一般只有家主以及宾客们才会使用。

    而雷家的一般人往往会从距离自己住处最近的侧门进入。

    雷声也是如此,他怀中揣着一件东西,有些患得患失的走回去,路上忽然有一名仆人闪出来向他行礼问候,雷声都被吓了一跳。

    在雷府外,他是小有名气的雷十七少,但是在雷府内,他的地位实际上并不高。他的老子雷家家主雷建业生性随意,府内府外,算上私生子一共有二十多个儿子——这还不算女儿。

    雷声属于那种特别倒霉的。

    他的母族来头也是极大,乃是郡城都尉陈绝远大人的女儿。

    按说这个出身,雷声应该是身世显赫才对,然而并没有。他的外公陈绝远大人早年落魄,被仇人追杀,丢下了妻子女儿远遁他乡。

    十几年后回来,陈绝远已经是绝融境后期的强者了,立刻在郡中名声鹊起,随后更是一路飙升,坐到了千湖郡都尉的位子上,掌管一郡军务。

    但是他的妻子在这些年中积劳成疾,在他回来之前就已经郁郁而终。他的女儿已经长大,心中怀着对父亲的怨恨,十分叛逆。

    陈绝远对妻女愧疚无比,因此也不敢严格管教女儿。结果某一天,雷建业和陈绝远的女儿在一场宴会上相遇,全都喝多了,于是稀里糊涂的春风一度,陈绝远的女儿怀孕了。

    这两人之间压根没有丝毫的感情,如果是一般女子,既然有了身孕,也就老老实实的嫁人相夫教子,陈绝远毕竟身居高位,娶了她的女儿,也并不辱没雷建业。

    可是,陈绝远这个女儿叛逆啊,坚决不肯屈从于父亲的安排。她先跟雷建业成亲,生下了孩子,照顾雷声长到了两岁,她就立刻跟雷建业和离!

    雷建业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这辈子只有他甩女人,没想到被女人给甩了。开始他坚决不同意,陈绝远的女儿回娘家闹了一通,陈绝远无可奈何的对雷家施加了一些压力,雷建业捏着鼻子跟妻子和离了。

    和离之后,雷声他娘潇潇洒洒的云游天下去了,一去十几年不见人影。

    于是,雷声在雷府的处境可想而知了。

    好在雷声的老娘虽然是个“性格女子”,想要追求自由和爱情,但对儿子还是很负责,照顾雷声长到两岁这段时间,也在雷府留下了几个可靠的心腹,雷声的乳娘、一名管家、两位护卫,全都是背后听命于陈绝远的人,雷声倒也没有受过什么大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