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十六章 大势小战(上)
    大清早启/东县城内就忙碌起来,从东城门开始,一直到县衙的大街上,被人用鲜花布置好,街道两旁商户的店小二们全都穿戴整齐,手中举着条幅锦旗,在自家掌柜的带领下,认认真真的准备着欢迎口号。

    城内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已经组织起来,一起道城外三十里迎接新任的县令。

    如此大动干戈,是因为大家都看到了陈家的先例——陈/云鹏就是因为和左县令关系密切,才会在其任期内异军突起,差点把欧阳独乐都掀翻了。

    欧阳家显然会是新县令上任最大的获益人,不过他们父子却并没有出现在城外迎接的队伍之中。欧阳家正在暗中布置,只等新县令进入县衙,第一个命令下达,他们就会立刻动手将陈家连根拔起。

    欧阳放正在县学外的一座茶楼之中,他将整个第三层包下来,一边喝着茶,一边等着消息传来。

    县学已经恢复了上课,陈志宁正在县学院子内。

    欧阳放心止如水古井无波,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陈志宁都完全不是他的对手,这一战他的目的实际上是为两家的争斗进行一个终结。

    喝了一壶茶,欧阳放看了看天色,微笑道:“时间差不多了吧?要给县学一个面子,待会你们派人,送我的拜帖进去,把陈志宁叫出来。”

    “遵命。”身后的几位家臣比他激动地多,终于欧阳家能够独霸启/东县了!

    忽然有一个消息从东边而来,就像一阵清风一样吹过了整个县城。

    最先被这个消息影响到的人不是欧阳放,而是欧阳独乐。

    他坐镇家中,统筹全局,正在意气风发的幻想着待会自己一道道命令下去,陈家就如同被抽取了主梁的大厦,轰然倒塌!

    一阵喧嚣声传来,很快变成了叫骂,进而成了一声声惨叫。

    惨叫声越来越近,欧阳独乐大怒而起:“怎么回事!”

    轰一声堂门被轰碎,他的几个忠心家臣跌落进来,浑身是血已经奄奄一息。随后陈/云鹏大步而入,冷笑看着欧阳独乐。

    “你找死!”欧阳独乐咬牙切齿怒骂着,陈/云鹏忽然哈哈大笑,丢过来一件东西。

    那是县衙的文书,上面盖着朱红色的县令大印!不过跟欧阳家期盼的全城搜捕陈家人相反,这份文书的命令是,缉拿欧阳家所有成员,胆敢反抗,格杀勿论!

    “怎么回事!?”欧阳独乐又惊又怒:“你们胆敢伪造朝廷文书?”

    “伪造?”陈/云鹏嘿嘿笑道:“欧阳独乐,作为这么多年的老对手,好叫你死个明白。新任县令还姓左!”

    “你说什么!”欧阳独乐大吃一惊,还姓左,那岂不是左家人?

    一瞬间他什么都明白了,指着陈/云鹏手指颤抖说不出话来:“你、你……”

    难怪左县令调离之前古怪的弄了个作别宴,难怪陈家明明听说新来的县令要对他们不利却按兵不动,难怪陈家之前处处退让……

    原来他们早就谋划好了这一切!

    左县令临走之前肯定告诉了陈/云鹏,他的继任者还是左家人,陈/云鹏这才如此布局。

    “杀!”陈/云鹏猛地一挥手:“欧阳家反抗激励,我等无法留手,所有人都被当场格杀!”

    整个欧阳府,顿时一片惨叫,白墙溅血!

    ……

    欧阳家仅存的几处产业,还有欧阳放之前从陈家夺走的四处产业,忽然被一群修士包围,并且都有衙门公人协同,很快这些地方都顺利成章的变成了陈家的产业。

    ……

    陈志宁一身宽宽松松略显慵懒的米黄色长袍,背着双手看看天、看看风,溜溜达达的从县学里走出来。欧阳放略微有些意外,因为他还没有把自己的名帖送进去。

    “我来告诉你一个坏消息。”

    陈志宁笑吟吟的:“你们欧阳家所有的产业已经被连根拔起,欧阳家祖宅内全部人员已经被下狱,胆敢反抗者已经被就地格杀,其中就有你那个蠢货老爹。”

    欧阳放仅仅是在他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心弦一动,随后就立刻镇定下来,笑道:“你这种干扰对手心神的手段,未免太低级了。”

    陈志宁朝着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茶博士招招手,让他来给自己擦干净一张椅子,然后他徐徐落座,抖了一下自己的衣摆:“不着急,咱们等一会,消息很快就会传来。”

    欧阳放一声冷笑,他也不着急,这小子就算是拖延时间又能有什么用处?自己只要一只手就能压服他!

    噔噔噔……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气喘吁吁跑上来的却是欧阳家的一名下人,他身上带着伤,鲜血顺着伤口染红了小半边身子。

    欧阳放心里咯噔一下,那名下人见到他全身力气顿时泄了个一干二净,扑倒在他面前凄厉喊道:“大少爷,不好了,家里出大事了!”

    欧阳放霍然而起,方寸已乱。他恶狠狠盯着陈志宁:“小人!”

    陈志宁正在剥着花生,将两粒炒得很香的花生地搓了皮儿去丢进嘴里,扬了扬眉毛说道:“彼此彼此!”

    欧阳放仰天一声长啸,整个县城似乎都在一阵阵音波震颤之下微微发抖。

    陈志宁却安然处之,外松内紧的看着愤怒的欧阳放。

    喀!

    欧阳放举手投足之间,雷电闪烁,蓝光一道道的在他身外浮现。周围一些轻巧的茶杯、瓜果都在一阵阵强烈的电流之中漂浮而起。

    《元化神雷诀》!

    “即便是你手段卑鄙那又如何?在绝对的实力碾压面前,不管你多少阴谋诡计也都是无用!”他一声大喝,身外凝聚了八道巨大的雷鞭,轮番朝着陈志宁抽打过去。

    茶楼内顿时一片混乱。

    陈志宁轻巧的躲开了他的几次攻击,摇头冷笑道:“你若光明正大,我就陪着你光明正大。你要是耍弄奸计,我也有各种见不得光的手段。”

    “欧阳家人的嘴脸我已近看清了,你们一向如此,只准自己无耻下贱,却不准别人使用非常手段。”

    “不过没关系,因为我马上就要把你们这种垃圾从凡间界清理出去!”

    欧阳放大笑一声,凌空而起扑击过来:“就凭你?”

    轰!八道雷鞭凌空射来,陈志宁刚才所站的楼板已经变成了一个大洞,直接通向了下一层。

    茶楼中的茶客和店家已经慌忙逃走,茶客们连连惊呼,却在几十丈之外停下来看热闹。店家却捶胸顿足苦苦哀求,让他俩换个地方,莫打坏了自己的茶楼。

    欧阳放哪里会去理会他?呼啸连连追杀陈志宁。他的《元化神雷诀》有一套配套的《九转雷兕变》法术,模拟上古神兽九天雷兕的形态施展法术,每修成一变,法术威力翻一倍。

    “太陨雷啸!”

    九转雷兕变第一变,欧阳放口唇处一片细小的雷光闪烁,将他的双唇染成了湛蓝色。他长身向上一声凄厉啸声从口中发出,伴随着无数细密的雷光滋滋啦啦的朝周围轰击扩散而去。

    整个茶楼瞬间变成了齑粉,远在数十丈外的众人顿时觉得有雷电如刀,钻入他们的双耳,似乎还要进一步钻进他们的脑子里!

    众人大惊,慌忙后退,一直到了百丈之外才停了下来。

    雷啸声一波波一层层的向外扩散,可是到了县学,却被一股柔和的阵法之力阻挡,难以继续侵害。

    县学内的弟子们也被惊动了,他们纷纷冲到了门口观战。

    “是陈志宁!”

    “对手是欧阳放!”

    弟子们兴奋起来,这两人的对决可以说期待已久,无论如何陈志宁都是县学的人,大家颇有些同仇敌忾,只是不少人心中惴惴不安:陈志宁能行吗?欧阳放可是启/东县第一天才,而且据说已经是玄境修士!

    陈志宁很有些无赖,他张口一吐,一枚光芒四射的“灵丹”滴溜溜的飞出来,当中有一枚小巧甲片悬浮,放出丝丝煞气,凝聚成一副太古神人像。

    乘白狮、披金甲,四臂持兵,额有竖瞳。

    县学内不少弟子不明就里,目瞪口呆道:“内丹?”

    啪!一旁有师长狠狠给他一巴掌:“不学无术!那是丹宝!”

    “哦哦。”被打的弟子唯唯诺诺,一边的师兄卖弄起来解释了一番什么是丹宝。众弟子更加吃惊:“陈志宁师兄竟然身怀丹宝!”

    欧阳放也是吃惊,丹宝大名鼎鼎,他当然听说过,只是没想到陈志宁居然放出一件丹宝。而看上去如同一页金纸一般一捅就破的太古神人像,却在他的“太陨雷啸”之下仅仅是泛起了一层层的波澜,竟然没有一丝要破碎的迹象。

    他催动胸肺之间的灵气,将“太陨雷啸”多持续了十几个呼吸,周遭的民宅遭了秧,一层层的破损不断出现,很快以他为中心,百丈方圆内已经是一片废墟!

    然而太古神人像仍旧是那副模样,一点变化都没有。

    欧阳放猛的一收,那骇人的雷力音波骤然消失,他却猛的上前一步,双手凌空刺出,如同两只神牛巨角,要隔空钳制住陈志宁。

    喀喀喀!

    一道道巨大的雷电从他的手臂上闪现出来,他的双臂已经变成了一片湛蓝。湛蓝色化为雷水,滚滚冲刷如波如涛朝陈志宁淹没而去。

    “夔牛雷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