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十三章 启/东第一天才(下)求点求推求收藏
    难怪修士常说“财侣法地”,财都要排在首位。有了灵玉,他就能购买大量灵丹。而且现在的陈志宁一阶灵丹已经有些药效不足,最好用二阶灵丹。

    而雷石和雷魄石中,都蕴含着自然雷力,区别是雷魄石的等级更高,一颗雷魄石中蕴含的自然雷力,是雷石的一百倍。

    雷魄石之上,还有雷魄天石,雷魄天石之上还有雷魄天元石,其中所蕴含的自然雷力,都是以百倍递增的。

    如果要让陈志宁选择,那当然是雷魄天石最合适,不过这种宝物,一块价值一万三阶灵玉,实在是太过昂贵,不是现在的陈家能够负担起的。

    而雷魄天元石,其中蕴含的雷力太庞大,他还无法承受。

    雷魄石一块也要一千二阶灵玉,陈志宁很清楚对于陈家来说,这也是一笔沉重的负担,如果他开口,父亲可能需要变卖一些产业,才能凑足这笔钱。

    所以陈志宁心中虽然有了奢望,不过并不打算让家里掏钱。

    他在洪山之中收获巨大,将这些凶兽的兽丹和材料变卖,应该能凑足这笔钱。他现在担心的反而是买不到一枚雷魄石。

    启东县的确是太偏远了,很多高等级的宝物,根本不会流落到这里来。

    下午的时候陈忠回来了,他在外奔波了几天,努力为陈志宁寻找雷魄石。果然如陈志宁所预料,他无奈摇头:“少爷,还是找不到。”

    陈志宁摸着下巴想了想,道:“你明天去问问那些材料商人,能否帮我去郡城收购一些雷魄石。”

    “好的少爷。”

    这些商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进货渠道,往往一些好材料被开采出来,还没等上市他们就得到消息,提前一步收购了。

    陈忠走了两步又转回来,说道:“少爷,小的这几天也算是积累了一些经验,依我看您这样很难收购到真的好材料。”

    陈志宁颇为意外,没想到陈忠居然也会有自己的见解。他不怕手下有才干,就怕手下都是蠢货像陈义那种。

    “你说说,是怎么回事?”

    陈忠得到了鼓励,顿时兴致勃勃道:“这两天我和那些商人们聊了不少东西,听他们的意思,雷魄石这种级别的材料还好一些,目前还能用灵玉买到,但是雷魄天石以上,人家是不会直接卖的,不管是谁得到,肯定是要求用别的珍惜宝物来交换。”

    陈志宁恍然大悟,他之前也只是因为没有经验,所以才没想到这一点,陈忠一说他立刻明白了。

    “小的明白,少爷您将来肯定是个大人物,需要很多高阶的宝物,所以才会多留了个心眼,打听了这些事情。”

    陈志宁点点头:“做得好,自己去账上领五十两银子的赏钱。”

    “多谢少爷!”陈忠眉开眼笑。

    打发走了陈忠,陈志宁脑子简单转动两下,就确定了自己现在可以用来交换珍宝的唯一选择就是先天灵桃。

    金竹和葫芦首先排除,根本不适合。

    然后他手上还有蟠桃园,但是桃树虽然发芽,什么时候能开花结果还不知道,果实的效果如何也不知道。

    他倒是有不少凶兽,可是等级太低,甚至算不上珍宝。

    “可是先天灵桃也容易暴露啊。”陈志宁陷入了沉思,忽然灵光一现:“对啊!”

    陈忠又被叫了回来,陈志宁交给他一个新任务:收购丹书。

    陈志宁也可以制作阵法,可是二阶阵法即便是圆融无破绽,也难以称得上是“珍宝”,而县城内又找不到更高等级的阵书了。

    所以陈志宁决定“炼丹”。他当然不是真的去练什么灵丹,而是用丹炉炼制一下先天灵桃,加一点杂质进去,将先天灵桃变成灵丹,看上去不那么引人注意人家炼丹都是尽量淬出杂质,唯独他是要把杂质加进去。

    先天灵桃效用独特,陈志宁觉得自己也能够凭此炼制出一些特殊的灵丹,这就称得上是“珍宝”了。

    陈忠出去转了一圈,很快就回来了,他将寥寥三本书放在陈志宁面前:“少爷,只有这些,丹书比阵书还罕见。”

    能够买到的都是普通货色,仅仅能够从中了解到丹道的一些皮毛。

    陈志宁无奈,第二天去了县学,求见朝东流之后,得到特许进入百艺阁,抄录了百艺阁内所有的丹书。

    然而“所有”也仅仅是五本而已。

    好在百艺阁中的丹书等级更高,一共记录了十二个丹方。陈志宁回家之后,立刻将所有的丹书都埋在了金竹下面。

    因为等级很低,一共八本丹书,只用了二十枚一阶灵玉,金竹就将它们解析完毕。陈志宁使用了金竹之后,已经是一名合格的一阶丹师了。

    他选取了一头土属性凶兽的兽丹,混合着少量的血肉骨骼,一起埋在了桃树下,然后又埋了八块二阶灵玉作为肥料,关闭了指环空间,然后准备一番去赴左县令的作别宴。

    陈家北辙行的马车停在了县衙后院的门口,已经来了不少客人。门口的迎宾将他们请进去,今晚怕是没有人值得左县令亲自出迎。

    路上的时候,遇到了另外几拨客人,陈志宁已经明显感觉到和以往的差别。

    进入宴会厅之前,他悄笑对父亲说道:“看来所有人都不看好您儿子啊。”

    陈云鹏扫了一眼那些宾客,并没有告诉儿子,其中有几家在洪山除兽刚刚结束的时候,还曾派人上门提亲,都被他拒绝了。而现在,这些人却表现的只是点头之交而已。

    他不动声色道:“欧阳放名声在外,不过他比你大了四岁,这帮蠢货目光短浅,怎么不想想欧阳放在四年前才是什么境界?竟然敢看不起我儿子!”

    坐在主位上的左县令哈哈一笑,走上来和陈云鹏把臂而行,十分亲密:“老陈,来,你们父子来陪我坐。”

    左县令那一桌上并没有几个人,陈云鹏父子有此“殊荣”,周围的宾客也只是微微羡慕一下,并没有什么太强烈的感觉。

    原因无他,左县令就要调走了,他再看好陈家又有什么用处?

    而陈志宁眼看着就要被欧阳放碾压,陈家上升的势头被腰斩,真没什么好羡慕的。

    左县令对周遭的一切似乎浑然不觉,只是拉着陈云鹏聊天喝酒。到了时辰,大部分宾客都已经到了,唯独少了欧阳家。

    众人其实并不意外,也有宾客在私下里议论纷纷:“左县令和陈家关系亲密,之前多次打压欧阳家。他在任上的时候,欧阳家还会虚以委蛇,现在卸任,欧阳家真的不想给面子,也可以不给面子了。”

    管你升任到哪里去,只要不在启东县,欧阳家当然不怕了。

    又有人说道:“我还听说,欧阳放少爷在郡城内,已经提前拜会了新任的县令,新县令承诺照顾欧阳家,陈家的好日子真的到头了。”

    “欧阳独乐这几年频出昏招,本来已经日薄西山,没想到出了个好儿子啊,一下子从上到下彻底逆转了!”

    “陈家,危险喽!”

    “要我说,陈志宁一败,就是陈家的转折点。”

    左县令已经举杯而起,笑着说道:“在任三年,多亏了诸位帮衬,左某话不多说,一杯薄酒聊表谢意!”

    他当先干了,宴会开始。早已经准备好的歌舞也献上,美酒佳肴、觥筹交错,看上去倒是气氛热烈其乐融融。

    宴会过半,左县令再次举杯而起,带着几分酒意,颇有些自得说道:“左某任上虽然建树不多,但是自命还算有些小成就。其实左某最开心的就是给县中留下了众多修行种子。”

    “无论是县学,还是三大宗门,这几年都是人才频出。今天晚上我也特意将这些少年天才都请来了。只是喝酒也无甚趣味,左某想请我县中诸位少年天才留下一些纪念,左某即便离任,将来也可以用来怀念。”

    他这么一说,众人自然符合。只是行酒令、看歌舞,大家早已经乏味。凡间界毕竟是修士的天下,自当勇武,多来竞争。

    “左大人想留下什么纪念?”

    “不如我等凑个彩头出来,才有趣味呀。”

    左县令也是赞同:“我等修士,留个纪念当然也要和那些凡夫俗子区分开。”他轻轻一拍手,有下人送上一件宝物。

    左县令抓起来说道:“这是家里听说左某升迁,特异派人送来的礼物,三阶法宝射虎烈弓。”

    “三阶!”众人低声惊呼,在启东县,三阶法宝堪称重宝。左家果然财雄势大,而这件射虎烈弓,也从侧面反映了左家对左县令的重视。

    他微笑着拉开了射虎烈弓,却没有搭上箭。事实上送上来的宝物只有这一张弓,并没有搭配的箭矢。

    就在左县令拉开这张三阶法宝的时候,他扣弦的指缝间,有莽气流淌而出,借助法宝之中的阵法,凝聚出了一道光芒箭矢,并且很快凝聚成为了实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