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十一章 丹宝出世(上)求票票
    陈志宁拉着朝芸儿,爬上了一旁的一座山峰。山峰极高,从峰顶往前一看,数十里之外,朝东流正在半空之中飞舞,身外一柄仙剑闪烁着光芒,伴随他上下游动宛如活物。

    他那两只宽大的袍袖,灌满了罡风,如同两只羽翼,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拍击而出,如同神兽巨掌。

    在他面前,正是那只恐怖的苍青巨雕。

    而朝东流的对手并不只是这一头巨兽,地面山还有两头二阶凶兽,玄土石牛和鬼啼凶猿。

    那头玄土石牛正在不断发动本命神通,将一块块巨石射上天空,轰击朝东流。

    而鬼啼凶猿不断呼啸发出音波轰击,同时随手抓起地上任何一件东西,朝天空中的朝东流砸去。

    尽管三头凶兽联手,可是旧伤已经有所好转的朝东流丝毫不落下风,那一柄仙剑上下翻飞,每一击都会让三头凶兽慌忙躲闪。

    朝芸儿稍稍放心:“爷爷获胜不成问题。等他解决了三头凶兽,咱们就下去跟他会合。”

    陈志宁也点头,松了一口气:总算不需要小爷亲自拼命了。

    一人三兽战了半个时辰,朝东流终于抓住机会,大吼一声一剑贯穿了地上的鬼啼凶猿和玄土石牛。

    那柄仙剑卡在了玄土石牛体内,一时半会无法收回。

    苍青巨雕以为有机可乘,怪啸着冲了上来,却不料撞碎了一片朝东流的虚影。身经百战的老人已经出现在它的背后,抬起手来天地间有无数只手掌虚影汇聚而来,将他这只手掌加持成了巨灵神掌!

    朝东流一掌印下,力量喷薄直接击穿了苍青巨雕的身躯。苍青巨雕一声惨叫,身上翎羽迸射,一片混乱,庞大的身躯打着旋坠落下去,已然活不长久了。

    朝东流出了一口气,陈志宁却是心头一紧:“不好!”

    一道黑影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朝东流身后,抬手放出三条漆黑游丝!

    “爷爷!”朝芸儿忍不住喊了一声,朝东流的大笑声已经传来:“早就等着你了!”

    黑影一愣,忽然警兆大生,背后一道剑光袭来——朝东流的仙剑并没有被玄土石牛卡住,只是潜伏在玄土石牛体内,为的就是这一次反杀!

    “叮!”

    一道漆黑游丝凌空折返回来,和仙剑对拼了一记,天空中爆鸣乍起,一股冲击波从两件法宝碰撞的哪一点爆发出来,席卷了整片山谷。

    “不愧是太炎大修,还真是小看你了。”黑影开口,声音干涩沙哑,显然是在可以改变自己的声音。

    陈志宁和朝芸儿暗暗松了口气。陈志宁不由敬佩:不愧是身经百战的老师,经验无比丰富。

    朝东流嘿嘿冷笑:“老夫别的经验没有,被人在背后暗算的经验太多了,总会多防着一手。”

    黑影一招手,三道漆黑游丝回到了他的身边,如同三道黑水一样不住波动流淌。

    “老人家当知道某为何而来?”

    朝东流叹了口气:“虚阳路引。”

    “不错,交出虚阳路引,某放过所有洪山中的弟子。如何?”

    朝东流冷笑,回答他的是仙剑凌空射来,快如一道闪电。

    黑影冷笑:“不见棺材不落泪!”他身形一晃化作了虚无,如同一片黑雾一样涌向了朝东流。

    而在外部,又有一片迷蒙灰雾从两人脚下的山谷之中慢慢升起,将两人笼罩进去。

    “幻空幽影阵!”朝东流低喝一声,黑影笑道:“正是,区区三阶阵法当然困不住老人家,不过却能挡住外面的那些家伙。”

    灰雾逐渐浓郁,将两人的身形全都遮掩起来。陈志宁和朝芸儿只能够听到仙剑和那三道漆黑游丝不断碰撞打出的叮当大响,感受到脚下大地时不时的颤抖,知道这是两大修士的拼死对决。

    那黑影的声音再次传来:“整个启动县,只有县学中一位助教精研阵法,已经在刚才被凶兽诛杀了。其余人,根本别想走进这幻空幽影阵。”

    “所以,老人家不用奢望有人能救你。郡城那边的救援要赶来,至少需要两天时间,这洪山中的弟子,恐怕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嘿嘿嘿!”

    他一阵得意奸笑,却忽然被什么东西打断,惊慌道:“老东西你做什么?你疯了了吗,这是‘九脉燃血之术’,你这残破的身躯,只要一次必定油尽灯枯彻底陨落!”

    “啊——”

    他一声惨叫,一股恐怖的力量碰撞幻空幽影阵之中迸射出来,巨响震天,一道道光芒和爆炸的热流冲出大阵到处肆虐,就连陈志宁和朝芸儿都被震得后退几步身形摇晃。

    “咳咳咳……”惊天的碰撞过后,黑影的声音再次传来,带着一丝恼怒:“朝东流,不见棺材不落泪!如何?你施展了九脉燃血之术,虽然重创了某家,但你一定会死在某前面!”

    朝芸儿猛的朝前扑去,不顾一切的要去营救爷爷,却被陈志宁一把拉住,沉声道:“你留在这里,我去救老师!”

    “我也去……”朝芸儿此时倔强。

    陈志宁一瞪眼,喝道:“你去了老师更会分心,老实待在这里,等我把老师救回来。我能杀了蛛魔,也能干掉这个家伙!”

    说罢,按了一下朝芸儿的肩膀,身形化作一道虚影顺着山峰潜行下去,接近那一片山谷。

    朝芸儿满眼担忧,心中无比矛盾,她当然希望陈志宁能够救出爷爷,却又担心陈志宁不是那黑影的对手,也会遇到危险。

    陈志宁已经能够看到那一片灰雾了,眨了眨眼,灰雾就变成了一片片阵法结构,当中有一道道元能刻线连接。

    三阶阵法对他而言颇有难度,他还没有能力布置三阶大阵,但是破解不成问题。

    进入幻空幽影阵不成问题,可是进去之后怎么办?陈志宁毫无把握。从某个角度来说他是一个简单的人,朝东流对他很好,他当然不能坐视朝东流被杀,更何况还有朝芸儿在呢。

    可是一冲动杀下来,越是接近他越是紧张。

    脑中似乎有一根血管砰砰直跳,他不由得考虑起来:那黑影能够和朝东流杀得难分难解,甚至从实力上来看更胜一筹。此时的朝东流可不是面对蛛魔时候的朝东流,他的实力更增三分!

    自己杀死蛛魔已是侥幸,面对黑影,拿什么去救人?

    他已经站在了灰雾外面,思量一下自己的实力,最多也就是两成把握。刻不容缓,他一咬牙准备冲进去,忽然福至心灵感应到了什么,他手指一动打开了一处空间。

    金竹和桃树寂静,唯独葫芦老爷枝条飘荡,悠然自得之间,藤蔓上唯一的果实成熟,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

    陈志宁大喜过望,关键时刻葫芦老爷终于给力!他捡起那只葫芦,轻轻一抹,葫芦口打开,里面倒出来一枚光芒朦胧的“仙丹”。

    这枚“仙丹”入手就与一种温暖熟悉的感觉,他举起来一瞧,光芒中央,有一枚小小的铁片虚空悬浮,缓慢的旋转着。而在铁片周围,有一道看不太清楚的虚影环绕着。

    他微愣:这不是……那枚铁片吗?

    锈迹斑斑的铁片还是那个样子,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只是悬浮在仙丹之中,变得只有米粒大小。“仙丹”内部似乎自成一方世界,而这枚铁片,则是那个世界的主人。

    有一道意念从手中的“仙丹”上传来,让他瞬间明白了一切:

    铁页丹,绝境以下无解!

    陈志宁的心脏不争气的猛烈跳动一下:“丹宝!”

    丹宝应该算是法宝的一个分支,或者也可以形容为灵丹和法宝的结合体。它是将法宝转化为仙丹的形式,得以直接吞入体内进行温养。

    而绝大多数法宝是不行的,除非到了一个极高的层次,或者是主人修炼有特殊功法;否则法宝只能存放在储物空间当中。

    丹宝相对于法宝的好处实在是太多,直接温养自然不必多说,能够让丹宝和主人更加心意相通,施展起来如臂使指。

    而且从体内放出法宝,速度要远快于从储物空间中取出来,而真正的强者较量,微小的时间差,都可能会导致胜负逆转。

    而丹宝直接保存在体内,也不会因为储物空间丢失而损失一件宝物。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很多好处,无法一一说出。但是毫无疑问丹宝相对于法宝来说优势巨大。但同样,将法宝转化为仙丹的形式并不容易,事实上现在凡间界各族之中,能够炼制丹宝的修士屈指可数。

    而人族更是从上一位丹宝大师意外陨落之后,至今已经十几年,再也没有一位能够炼制丹宝的大师。

    这么多年来,丹宝偶尔会被炼制出来,但同时也会有在战斗之中损坏。这让丹宝在凡间界的数量始终保持着一个很低的水平,陈志宁没有想到,葫芦老爷不声不响给自己弄了一件丹宝出来。

    有了这件宝物,陈志宁心中踏实不少,他一仰脖将这件丹宝“铁页丹”吞入腹中,同时朝着葫芦老爷一拱手,嬉皮笑脸道:“您老是真牛·逼!小子服了!”

    他关闭了指环空间,悄然深入幻空幽影阵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