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十六章 整月苦修(下)求点求推求收!
    宋清薇找不到答案,好在类似的事情在凡间界很多,这里是修士的天下,万般皆下品,唯有修行高。无论是世家还是寒门,都经常出现这种幡然悔悟的浪子。

    回去的路上气氛就融洽了很多,三人随意闲聊着,陈志宁有两位美人陪伴,只恨时间过得太快,没多久马车就到了县学门口。

    陈志宁一边恶狠狠的想着回去好好修理一下把车赶的这么快的陈义,一边笑着将两女送了回去。

    回去的路上,车厢内仍旧留有两女的幽香,陈志宁依稀能够分辨出来,朝芸儿小丫头身上的香味更加活泼,带着一点青草的感觉。宋清薇则是那种山间兰花的清香。

    可是回到家中,走进修行静室,就要面临无功法可修的窘迫境地。

    他一咧嘴,做出了决断:“明天去找新的宗门功法,准备废功重修吧。”

    遥客族的流浪商队还在,不过据说他们最多再呆七天,所以陈志宁得抓紧了,不然启/东县这小地方,还真没处购买高阶心法。

    ……

    晚上的时候,朝东流出关,朝芸儿惊讶发现爷爷已经恢复到了绝启境初期的水准。

    朝东流自己也说道:“没想到一枚灵果竟然有如此巨大的效果,唉,若是能再有四枚,伤势完全康复也不是没有可能。”

    朝芸儿也是神情一黯,旋即又振奋道:“已经很好了,爷爷现在的实力,足以碾压整个启/东县,洪山除兽,咱们再也不必担心三大宗门暗中下手了。”

    朝东流点头,却望向了黑暗之中的远方:“既然实力有所恢复,爷爷的目光也就不能仅仅局限于这小小的启/东县内了……”

    朝芸儿心中微微有些失落,她知道爷爷的志向,可惜这样平静的生活不能长久了。

    朝东流一笑:“来,跟爷爷说说,这几天陈志宁那小子又有什么新闻?”

    朝芸儿顿时来了精神,一五一十的把今天的事情说了,朝东流嗔目结舌:“你是说那小子只看了一眼,就指出来老白驼设计的阵法之中的缺陷,而且不止一处,还帮他改进了?!”

    为宋清薇打造护身法宝的那位大师,便是京师中鼎鼎大名的白驼先生。

    他的名字已经没有几个人记得了,他的每一件作品都会在某个不起眼的位置上,留下一个小小的白驼印记,久而久之,大家就以白驼先生尊称。

    三十年前,白驼先生凭借一件城池级的六阶大型法宝,正式进位为京师三大制器大师之一。

    而白驼先生天生傲骨,却对朝东流这一派的大修十分敬佩,朝东流退隐之后,他和宋志野仍旧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宋志野这几年能够在京师中屹立不倒,离不开白驼先生的暗中帮助。

    就是这样一位大师,竟然在一个二阶阵法上,被一个边陲县城的无名小子挑出了两个错处,还给改进了!

    朝东流已经能够想象到,一旦白驼先生知道这件事情,老朋友的那张脸得难看到什么地步。

    “哈哈哈!”朝东流开怀大笑,朝芸儿说道:“我想清薇姐恐怕已经把志宁哥哥做出的阵法改动,以传讯之术送回京师了。”

    “那小子总能出人意料呀。”

    ……

    陈志宁今天很早就醒了,心中有事睡不着了——这对于陈大少爷来说那可是破天荒第一次。

    两个狗腿子也能够感觉到少爷心中的焦虑,因此陪在身边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

    主仆在遥客族的商市里转了一上午,也没有找到陈志宁中意的宗门典籍。

    这里出售的心法不少,可是找不到一部能够媲美《青云志》的。毕竟出云门也是天火州的大派,他们的基础典籍博大精深直指大道。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中午的时候蔡昊忽然找到了还在商市中的陈志宁,沉声说道:“我已经突破到了元启境中期!”

    陈志宁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对一部修炼心法渴望到了这种程度,当蔡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他甚至感觉到这个家伙的声音如同百灵鸟一般悦耳动听。

    于是他们立刻一起赶回了陈府,蔡昊将《青云志》后续部分交给他,陈志宁则是给了他四块二阶灵玉。

    这些灵玉足够蔡昊一路修炼到元启境后期了。

    然后他打发了蔡昊,打开指环空间,将《青云志》后续部分埋在金竹下,顺便埋下了四枚二阶灵玉。

    他没有干等着金竹成熟,而是带着陈忠陈义再次赶往遥客族的商市,在一家商户中买下了一瓶一阶补元灵丹“御清丸”。

    同为一阶,御清丸却要比紫极丹效果更好一些。一瓶御清丸也是十枚,陈志宁知道自己接下来会迎来一次境界上的飞跃,所以提前将一切所需资源准备好。

    买好了御清丸回到家中,指环空间内的金竹已经成熟。陈志宁先把十枚御清丸种在桃树下,同时埋了二十块二阶灵玉下去,然后才拿起那一节金竹,开始参悟《青云志》后续部分。

    ……

    一晃又是一个月过去,陈志宁在这段时间内,一直没有出现。

    县学中,朝东流有些担心,他出关之后也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找来朝芸儿询问一番之后,也确定陈志宁的确遇到了境界上的瓶颈。

    “他这种少年天才,前期提升飞快,所以也就更容易遭遇瓶颈。”朝东流对朝芸儿说道:“其实就算两个月寸步不进,他的修行速度平均下来也是一流天才的水准,完全不必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

    朝芸儿也有些担忧:“孙女担心过刚易折,他闯不过这一次的关卡呀。”

    “明天就是洪山除兽的日子了,让沐先生去一趟陈家,劝说一下陈志宁。洪山除兽也是一场机缘,说不定他就能借此突破。”

    沐先生领了朝大人的命令,亲自赶到了陈府,一路上都在思量着应该怎么劝慰陈志宁。他的观点和朝东流一致:就算是你两个月境界停滞不前,你的速度仍旧是整个启/东县最快的,大家现在也只是追上了你而已,完全没必要纠结苦闷。

    他准备了一堆说辞,结果到了陈家,却看到陈志宁正在大吃凶兽肉制成的灵食——陈/云鹏正好不在,陈志宁出面接待他,让人直接将他请到了陈府的餐厅。

    “沐先生,不好意思招呼不周。”陈志宁一边吃一边含混不清的说道:“刚出关,实在是太饿了。您是为了明天的洪山除兽来的吧,我记着呢,专门提前出来了。”

    沐先生看他的状态松了口气,笑着勉励道:“明天好好努力,给他们看看启/东县第一天才的实力!”

    陈志宁咧嘴一笑,将一根极端的兽骨啃个干净:“放心!”

    ……

    “蔡昊!”

    一位中年长老面无表情的将蔡昊从弟子行列之中喊了出来,在他身边站着段西岐。

    “三个月的期限已至,你的境界达到要求了吗?”

    弟子们多有愤愤不平之色:的确你段西岐是蓝色天资,你有强大靠山,可是难道我们就不是出云门的弟子吗?让你任意欺凌?蔡昊也是青色天资,未来前途无量,对于出云门大有帮助,你就这样将人家排挤出去?

    蔡昊面色冷硬,重落一步上前站立:“弟子……”他扫了一眼带着冷笑的段西岐,助纣为虐的中年长老,还有弟子之中的几个走狗。

    他们已经认定自己将要被降为杂役,然后不出意外,会在三个月之后被彻底逐出出云门。

    是啊,自己是寒门弟子,没有资源支持,没有靠山照顾,就算是青色天资,也基本没可能在三个月内突破到元启境后期。

    他露出一丝嘲弄的冷笑,身上的灵力猛然爆发:“弟子已经是元启境后期了!”

    “什么!?”满门皆惊!段西岐愕然,嘴巴里能塞进去一只鸡蛋。

    “如果不是有陈志宁支持,你们的无耻阴谋真就要得逞了!”蔡昊暗骂一声。他又看了段西岐一眼,冷笑道:“那么,是不是可以开始洪山除兽了?”

    段西岐,接下来的洪山除兽之中,你要多一个强大的对手了——蔡昊争雄之心渐起。

    ……

    县学、三大宗门,一大清早都忙碌起来。

    县学这边是朝东流带队,三大宗门也都是掌门亲自出动,带着各自的弟子来到了县衙前面的广场上集合。

    左县令带着十二位差役出现,勉励了众弟子一番,然后就带着众人赶往洪山。

    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马车,洪山路途遥远,路上就要用去一天时间,很巧的是,洪山范围广大,方食禄的村子就在洪山范围内,不过是在最外围,那些野兽一般不会轻易进入这种村落。

    县学准备的马车很一般,陈志宁当然懒得去坐,这一次他虽然没有动用北辙行的马车,但家中自己常用的马车也比这些舒适得多。

    这回换成了陈忠赶车,陈志宁瞅着远处跟在朝东流身边的而朝芸儿,心里痒痒总想去邀请她跟自己共乘一车。

    不过看了看朝东流,还是很识趣的忍住了。

    这一支队伍虽然人数众多,但是大家都是修士,速度一点不慢,大半天时间,就出现在了洪山外围。

    这里是每年洪山除兽的营地,县衙每年会专门派人来清理杂草,平整地面。

    “各位。”左县令招来朝东流和三位掌门:“今天歇息一晚,大家保护好自己的弟子,我们已经接近了洪山,虽然这里还算安全,但是意外并非不会出现,尤其是夜晚,你们都经验丰富,想必也不用本官多说。”

    四人一头:“谢大人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