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十五章 二阶法宝(上)
    三人大概明白了同伴的心思,全都哭笑不得。陈志宁心里窃喜,果然左岳这货没有半点机会。但接下来心情就不那么美好了,因为两个女孩全都拿眼神瞪他。

    朝芸儿的两只眼睛圆溜溜的,睫毛长长弯弯,一脸娇憨模样,实在是怎么看怎么好看。

    宋清薇跟他关系没有那么亲密,眸如点漆,神态之中带着一丝冷嗔,有点逼宫的意思,但这样一位清雅的美人,即便如此神态也分外动人。

    陈志宁看不够,但心中却在哀嚎:你们别这样啊!

    最终,他还是败下阵来,好吧,摸了摸鼻子迎上去,干笑一声:“左岳兄,我不请自来,你别见怪,昨天晚上我们三个才决定一起来。”

    他故意咬了“晚上”两个字眼,果然左岳脸色一冷,勉强笑道:“没关系,来的都是客人,里面请坐吧。”

    朝芸儿暗啐了他一口,宋清薇一撇嘴,这个登徒子,果然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占便宜的机会。

    陈志宁心说你俩逼着我出头,还不准我口花花一下?

    涂园景色极佳,院子中央一条小河蜿蜒流过,小河旁边建造了一座水榭,这一次聚会就在这座水榭之中进行。

    陈志宁三人进来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客人到了。

    这些都是陪客,县中大户的子弟。方义诚这种寒门子弟,是不会受到邀请的。

    陈志宁一抬眼:“哟呵,熟人啊!”

    对面欧阳坚面色有些苍白,咬牙切齿的看着他。在他身边,围绕着一群县城内的纨绔子弟。

    陈志宁淡然一笑,比了个手势请宋清薇和朝芸儿入座,对于欧阳坚仇恨的目光视若无睹。欧阳坚如果敢来找事,他一定会再教他做人。

    欧阳坚上一次被陈志宁揍出了心理阴影,再加上进入饮火派之后,整天被方食禄揍到内伤,压根没有和陈志宁动手的勇气,这会仇人见面也只敢用眼神对抗一下陈志宁。

    陈志宁没有理会他,欧阳坚也就见好就收,灌了一口酒,重重将酒杯砸在桌子上。

    朝芸儿掩口一笑,问道:“志宁哥哥,这是你的仇人吧?”

    陈志宁也不否认:“从小就跟我作对,打不过了就喊他哥来的没用货——到现在还是这样,过几天欧阳放可能就要回来了,你们等着瞧好戏吧,我倒是很期待欧阳放在郡城混了这几年,有什么成就。”

    一边的宋清薇听他这么一说,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轻蔑。

    后面忽然传来一阵咳嗽声,陈志宁其实已经感觉到身后有人,正打算让开位置。

    因为刚刚落座,还没有调整好,他坐的略微靠外了一点,其实稍稍一侧身就能过去,但陈志宁还是立刻让出了通道。

    他虽然纨绔,但并非无赖。

    只是没想到一个充满了高傲和厌恶的声音传来:“没礼数、缺教养!”

    宋清薇和朝芸儿立刻看到陈志宁的脸色变了。他转过身,一身白袍的段西岐下巴高高昂起,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他——更准确一点说,是用这种姿态,看着整个会场。

    陈志宁瞥了他一眼,然后四处寻找,大声问道:“谁家的狗没拴好,放出来乱吠啊。”

    朝芸儿在后面扑哧笑出来,宋清薇也是忍俊不禁的摇头,这个登徒子,实在太他损了。

    段西岐想了一下,才明白过来陈志宁在骂他,登时脸上一阵潮红怒色:“小子你找死!”

    陈志宁还就不怕威胁了,混不在乎笑嘻嘻的站着朝他一勾手指:“来,小爷看看你今天怎么弄死我。”

    段西岐左手五指一扣,一团闪烁的风云雷电隐隐成形。忽然一只手按住了他,左岳出现在他身边,笑着道:“大家都是我请来的客人,还请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伤了和气。”

    段西岐冷笑一声,轻蔑的看了陈志宁一眼,转身而去:“我给主人家面子,先饶过你这一次。”

    陈志宁也是冷笑坐下来,手指敲着桌子并不回应。他十年纨绔经验告诉他一个道理:越是要动手的时候,越是不用多说。

    因为随后所有人都会看到你真正的出击,不需要语言,你已经宣告了一切。

    “你饶过小爷?小爷还不打算饶过你呢!”他心中冷然。

    朝芸儿低声对他道:“他是段西岐。”陈志宁恍然:“原来是那个郡城的私生子,难怪性情古怪心胸狭隘。”

    不正常的出身,的确让段西岐的性格有些扭曲了。

    左岳虽然劝住了两人,但对于两人的冲突实际上乐见其成,他朝陈志宁淡淡一点头,就去招呼其他宾客了。

    不多时,所有人到齐,聚会正式开始。左岳为了这一次的聚会,也着实花了一番心思,从郡城高价请来了剑舞戏班,在小河之中打下几十个木桩,藏在水面下,七位身材曼妙的少女舞者明显修为不俗,踏着木桩挥剑起舞,看上去如同仙人漂浮在水面战斗一般,看的众人大呼过瘾。

    朝芸儿则悄悄对宋清薇说道:“清薇姐,看来这个左岳对你很用心呀,专门调查过你喜欢剑舞表演。”

    宋清薇一撇嘴:“这水准在千湖郡固然不错,可又怎么能和京师的那些剑舞大家相比?”

    朝芸儿一笑:“左岳必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喽。”

    几个节目过后,在众人的掌声之中,这一次聚会真正的重头戏来了:以宝会友。

    这是世家大户子弟们聚会的必有项目,如果大家的确是关系很不错的朋友,这种以宝会友就是谁得到了一件好东西,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

    如果是今天这种状况,那么毫无疑问就是一种比拼实力的争斗手段。

    左岳当然别有用心,他暗中寻到了一件一阶法宝,准备趁着这个机会送给宋清薇的。他毕竟是左家的人,自认为身份地位在场众人没有人能够和自己相提并论——巧的是段西岐也这么自认。

    只要宋清薇接受了自己的这份礼物,那就是宣示了自己对于宋清薇的所有权,至少在启/东县城内,再也不会有人敢妄图染指宋清薇。

    “既然大家都这么矜持,我就抛砖引玉吧。”有人站了出来,是县衙一名小吏的孩子,他拿出一对短枪,百炼精钢打造,入手沉重,有精光在两只锋利的枪头上流淌,却是不凡。

    算是一件神兵利器,不过远没有达到法宝的级别。

    大家互相传阅一番,也都是点头称赞,互相都给面子。

    他之后,不时有人拿出宝无来请大家品鉴。除了兵器,也有珍贵的灵药,还有一些罕见的材料。

    等到这些喽啰们展示完毕,大家知道真正的高潮来了。欧阳坚第一个沉不住气,他得意洋洋的站起来,手中举着一只精美的玉匣:“诸位,我手中这件宝物,乃是我大哥欧阳放专门派人从郡城给我送来的……”

    陈志宁冲两女挤挤眼,两女都明白,就连宋清薇都忍不住笑了。

    已经有喽啰在一旁凑趣喊道:“欧阳放大公子乃是我启/东县近些年来的第一天才,据说在郡城之中也是独领风骚,他赐下的宝物必定不凡。”

    “坚少就别吊我们的胃口了,快打开来让我们见识一下。”

    欧阳坚得意一笑,打开玉匣来,里面是一张画着神秘符文的灵符。

    他将灵符取出来,符头符尾灵动,天地元气自觉汇聚而来,缠绕在灵符周围。“这是一张定山符,只要贴在对手身上,就算是玄境强者,也只能是不动如山了,哈哈哈!”

    “一张灵符就有如此威力,果然不愧是欧阳放大公子赐下的宝物,威力堪比二阶法宝了!”

    的确堪比二阶法宝,灵符是一次性的,虽然威力大,但价值远远比不上二阶法宝。

    欧阳坚手持定山符,示威性的看了陈志宁一眼,陈大少爷却神色如常的端起面前的茶水来轻轻抿了一口。

    定山符虽好,你也得能贴到对手身上才行啊。

    但大部分人还是流露出羡慕之色,吹捧夸赞之声不断响起,欧阳坚炫耀够了,心满意足的坐下来。

    主人左岳只是客气的夸赞了两句,轻飘飘的没什么实际意义。

    而段西岐则是一身冷然,带着自己的随从独自坐在一张桌子上,周围三丈之内都没有旁人,就差在身上写着四个大字“生人莫近”了。

    他喝了一口酒就皱一下眉头,觉得这小地方的酒水实在太差。欧阳坚拿出定山符,得到众人的吹捧,他也是耻笑一声:“还真是一群什么世面都没见过的土包子,这种破烂货也当个宝贝。”

    欧阳坚刚坐下,就被他这一句话激的又站起来,横眉道:“我当然知道阁下出身尊贵,想必有许多重宝,不如拿出来让大家见识一下。”

    他故意在“出身尊贵”四个字上加重了语气,角落里传来了几声窃笑。

    段西岐脸色发青,哼了一声道:“今日出门随意了些,没带什么宝贝,就拿这个小东西凑个数吧。”

    他说着,手在袖子里一抓,一只温润洁白的玉尺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