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十四章 以宝会友(下)求点求推求收藏
    陈志宁如果知道自己被朝芸儿当成了挡箭牌,一定会……挺身而出,大声说:“朝我放箭吧!”

    回去的路上,他都在琢磨明天应该怎么一鸣惊人,在自己中意的两个女孩面前露一大脸。

    “以宝会友……嗤!低级幼稚,不就是炫富吗,这事儿小爷三岁的时候就很在行了。”

    ……

    静室之中,朝东流最后三次吐纳,周围浓郁的天地元气滚滚进出,在他鼻孔之中化作了两条白龙。

    终于,他全身涌动流淌的莽气平静下来,他也睁开眼来,轻轻吐出一口浊气。

    只是,双眼之中难掩失落。

    “洪山除兽马上就要开始了,按照惯例县学和三大宗门都要坐镇,以确保自家弟子的绝对安全,可是老夫现在境界已经退步到了玄照境初期了,相比于三大宗门掌门已经没有什么优势了,以一敌三,能不能护住县学这一批弟子……唉!”

    洪山除兽虽然是一种良性竞争,但是毕竟是竞争,一定存在风险。

    朝东流这一生经历了太多的阴谋陷阱,绝不会把自己弟子的安慰,寄希望于三大宗门自觉遵守规矩上。

    可是目前以一敌三,他真是力不从心。

    “或许,可以请左县令暗中照应,只是那样一来,欠了左县令一个人情,也是麻烦。”

    他左右为难,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于是打开了阵法出关来。孙女正等在外面,手里捧着一只木盒,有些期待:“爷爷,您试试这个,是陈志宁送来的。”

    他立刻想到了那一枚一元玄丹,讶然道:“他真的换来了?”

    说着,他打开木盒,果然是一只仙桃。

    仙桃入手,感觉好像比上一只沉重一些,而这一次,朝东流嗅了一口果香,就能够感觉到一丝药效,不由得眼睛一亮:“果然胜过上一只。”

    朝芸儿催促道:“爷爷你快吃了。”

    朝东流一笑,咬了一口,在口中品味片刻,眼睛一亮:“想不到陈志宁真能换来这种灵果!”

    “怎么样?”朝芸儿关切问道。

    “哈哈哈,这一次的伤势没什么问题了,甚至……能够让爷爷恢复一成实力!”

    他当年乃是著名大修,仅仅是一成实力在启/东县也是碾压的实力,洪山除兽再也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了!

    朝芸儿也是大喜过望:“真要感谢志宁哥哥,一枚一元玄丹换来这只灵果,是咱们占了大便宜。”

    朝东流微笑着点头,三两口将桃子吃完,又退回了静室:“爷爷接着闭关。”

    朝芸儿点点头,可是刚要关门朝东流又出来了,叮嘱她一句:“你要小心陈志宁那小子,你们年纪还小,不管什么事情都不要着急,有爷爷在,那小子逃不出你的五指山,千万要矜持住。”

    朝芸儿大羞,跺脚道:“爷爷,你瞎说什么,快去闭关啦!”

    她把爷爷推回了静室去。

    朝东流独坐静室中,暗暗有些后悔。当初他带着孙女和宋清薇去招揽陈志宁,的确有些“盘外招”的意思。

    不过也只是招术而已,他绝没有打算真的把孙女赔进去。

    耍些小手段,和动真格的完全是两回事。

    作为爷爷,朝芸儿在他眼中绝对是无价之宝,尽管他也很看好陈志宁,但仍旧觉得这小子绝对配不上自己的孙女。

    “唉,不会引狼入室了吧?”朝东流纠结起来。

    体内,仙桃强大的药力和先天之气翻涌起来,他抛开了杂念,专心疗伤。之前瘀滞的经脉顺畅而通,很快恢复到了玄融境初期的程度。

    甚至,连一些旧伤的部分,也有被修复的迹象。

    他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真是一员福将。”

    ……

    陈志宁回到家,蔡昊那边仍旧没有消息传来,他压下了心中的焦虑,吩咐陈忠陈义,准备明天的用车。

    陈/云鹏回来的时候也听说了这件事情,小孩子们之间的这种把戏,都是他们当年玩剩下的。

    陪着朝东流的孙女,和京师宋大人的女儿去参加聚会,陈/云鹏顿时觉得自己儿子至少在传宗接代方面独领风骚!

    “吩咐下去,把家里那辆北辙行的马车准备好,明天给少爷用。”

    “是。”

    北辙行是太炎王朝最著名的马车作坊,他们的代表作就是法宝飞车,但是陈/云鹏的这一辆显然没有那么高的等级——法宝飞车乃是六阶法宝,用价值连城来形容一点不夸张。

    但是这一辆,已经是整个启/东县最豪华的马车了,当初花费了车云鹏一百二十枚三阶灵玉!平日里的维护费用同样高得惊人。

    陈/云鹏也只是在接待重要宾客的时候,才会动用这辆马车,但是这一次为了给儿子充脸面,毫不犹豫的动用了。

    陈志宁听说老爹这么大方,不由得一笑:“难怪老爹能追到我娘。”

    至于明天的“以宝会友”,他也没放在心上,自己可是有报国剑在手的人物,一帮十三四岁的少年,除了自己谁还能拿出法宝来?

    又将《五元神脏术》修炼了一遍,陈志宁早早睡下,临睡之前让蔡琳明天早点喊自己起床。

    蔡琳闷闷不乐的答应了。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的陈志宁,乘着北辙行的华贵马车出门了。

    还别说,这一辆昂贵的马车的确有出众之处,不但外表华丽一看就不是凡品,就连每一个细节都做得十分到位。

    车内设备一应俱全,冬天的暖炉、夏天的冰桶应有尽有。

    而且内里宽敞,坐上五六个人丝毫不显拥挤。

    陈志宁到了县学门口,自己下车去里面将两个女孩接出来。朝芸儿今天一身桃红色的长裙,配上点翠的头饰,整个人愈发显得灵动。

    宋清薇却仍旧是那么一身素雅的打扮,显然并没有因为今天的聚会而刻意打扮了一番,这让陈志宁心中窃喜:那两个夯货显然没有半点机会。

    涂园在城南,是城中一位富商的园林,但左岳作为县令的侄子,借来一座园子轻而易举。

    不仅如此,那富商两这一次聚会的一应费用都包了。园子门口有八名伶俐的小厮负责迎客,陈志宁的马车还有三里的时候,就派人提前知会了,让主人家做好准备。

    不过陈志宁耍了个心眼,没告诉左岳他们,宋清薇和朝芸儿跟自己一起来,只是提到了自己的名字。

    左岳接到了报告微微皱眉:“这小子来干什么?我又没有邀请他。”

    不过左县令和陈/云鹏的关系不错,陈志宁既然来了当然不能把人家赶走。

    他一挥手:“找个人安排一下,我就不用去亲自迎接了。”

    左家在天火州根深蒂固,乃是一个极为庞大的世家。虽然左县令出身旁支,在家族中不受重视,但是左岳作为左县令的亲侄子,也仍旧觉得自己身份地位在陈志宁之上。

    自然没有上位者去迎接下位者的道理。

    陈志宁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一名左岳的随从迎接他,等那名随从看到陈志宁反身从车上扶下朝芸儿和宋清薇的时候,当场傻眼:最重要的两位宾客,怎么跟着陈志宁这个荒唐纨绔来了?

    作为左岳的心腹,他很明白左岳的“目标”。

    当年葬丘事件之后,朝东流失落离开了太炎的权力核心,宋志野在京师中也大不如前,但这两位大人就算是再失势,在左岳眼中也是庞然大物,不管是宋清薇还是朝芸儿,如果能够将之变成“左夫人”,对于年轻的左岳来说一个巨大的成功,对他的未来帮助极大。

    为此,得知宋清薇在启/东县“躲着”的时候,左岳觉得机会来了,不远万里专程赶来,却没想到第一次正式聚会,宋清薇就从陈志宁的马车里出来。

    于是随从一边飞快报告左岳,一边殷勤的领着三人进去。

    他们走了时间不长,另外一驾马车缓缓而来,停在了陈志宁北辙行马车的旁边。

    一名身材高瘦的白衣少年走下马车,眉宇间一片冷淡孤傲。

    他的随从看了一眼旁边的马车,诧异道:“这穷乡僻壤之地,竟然还会看到北辙行的马车。”

    段西岐瞥了一眼,冷哼一声道:“小地方的土包子,没什么品味,也就是喜欢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

    ……

    左岳没有见过陈志宁,他看轻了一下陈志宁,陈志宁也暗中阴了他一把,两人对对方都没什么好感。

    不过左岳还是飞快而来,远远便笑道:“清薇妹子,芸儿姑娘,你们跟志宁老弟一起来,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宋清薇没吭声,只是淡淡站在一边。她虽然不好直接驳斥左岳这一声故显亲密的“清薇妹子”,但是不回应也就意味着不接受你这个称呼。

    朝芸儿则是眉毛一挑,差点一句“我跟你还没这么熟吧”脱口而出。好在最近爷爷受伤,她成熟了不少,硬生生忍住了。

    陈志宁就更不用说了,你小子来挖小爷墙脚,还跟我称兄道弟?

    他也是看着左县令的面子,没有当场喷他一脸口水。

    三人心中都有不满,都懒得搭理左岳,都想着还有另外两人,让他们回应去吧,我才懒得开口。

    于是左岳热情十足的迎上来,亲热的称呼了三人,却没有一个人开口回应他!

    场面顿时尴尬起来,左岳也没想到这三个人这么不给面子,一下子站在了那里。陈志宁三人也是面面相觑,眼神交流一番都在催促:你怎么不回应他呢?

    我等你接他的话呢。

    我才懒得跟他多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