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五九二章 晚宴(二)
    晋伯言身为御阵堂大督造,在京师中也是显贵之一。这样关键的一位人物被关押,本应该引发一场大震动,但是在帝隐脉和古神卫联手压制之下,只局限于一小部分人知道。

    但是这一小部分人之中,很多人都在暗中观察着陈家的举动。

    应公韦第一个坐不住了,亲自拜访陈家,时间不长就离开了。在陈家门口负责监视的帝隐脉修士从他的脸上看不出喜怒,无法判断陈家会如何应对。

    不过很快,整个京师的人就有些诧异了:晋伯言下狱,陈家不着急营救,反而专门派人送出请帖,要举办一场盛宴!

    宴会的名头,是庆祝陈志宁提升为绝融境巅峰!

    陈志宁现在只有十六岁十六岁的绝融境巅峰的确值得庆祝,但是这个时机并不好。

    这世上永远不缺少自以为聪明的墙头草,之前在葬丘内,费尽心思要成为陈志宁这场宴会座上宾的绝融境巅峰大修中,有几人以为帝隐脉已经缓过劲来,陈家危险了,因而在请帖送来的时候,当场拒绝了。

    陈志宁并不生气,拒绝了最好,这样的人真的成了陈家的盟友才是个错误!

    也有很多人好奇,陈家这一次宴会到底想干什么,可是陈家没有给他们机会。收到请柬的,都是朝中二品以上的大员,京师内最顶尖的古老世家;如果是修士个人,那至少也是绝融境巅峰。

    朝中的官员们大都站在皇室一边,除了朝东流、宋志野这些原本就是陈家一系的人,其他的都明确的拒绝了。

    但是那些顶尖世家,倒是有几个答应即便是家主不能亲至,也会派族中长者赴宴。而这些大世家往往还有子弟在朝中为官,甚至在二品以上。

    官员们拒绝了陈家,但家族会派人参加说白了,大世家都会两头下注。

    整个京师都在暗中猜测,陈家这一次到底想干什么?

    ……

    日子一天天临近,传铃商号将整个太炎王朝各地的精致用具,各种的美食,源源不断的送到了京师陈家。

    又派人将各地名厨接来,只是一场宴会,就许以数万三阶灵玉的丰厚报酬。

    于是七天之后,这一场万众瞩目的欢宴已经准备就绪,可以准时开始了。

    宴会定在了晚上,地点是陈志宁跟岳先生借来的一座大宅院,位于内城,是岳先生的产业但暂时空置。

    在宴会这天的早上,陈志宁派蔡昊去给帝隐脉送去了两张请柬,宴请的对象分别是临歌散人和擎天王。

    蔡昊当然没资格见到两位资深天境,请柬是被帝隐脉的人送到两位阁下的面前。擎天王随手拈起来看了一眼,冷笑道:“这小子想干什么?”

    临歌散人说道:“我命人去专门打听过了,在葬丘内的时候,他就对那些绝融境巅峰们说了这场宴会,要进行一番展示,不知道他究竟打算展示什么倒是妖族那边,居然有两位资深天境要来,实在可恶!”

    擎天王也是恼火:“妖族唯恐我人族不乱,他们无法乱中取利!不过妖族一向奸诈,我们真和陈家打起来,他们一定不会冒着巨大风险和我们为敌,毕竟我们的实力占据绝对优势。”

    临歌散人也是点点头:“妖族不足为虑。”他用手指敲了敲请柬:“这个,你有什么想法?去还是不去?”

    “去!”擎天王斩钉截铁道:“本王倒要看看,陈志宁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这其实也是一个机会,将陈家连根拔起的机会!”

    临歌散人也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在众人围观之下,彻底击垮陈家,展示帝隐脉的实力,威慑那些不安分的世家。”

    “正是如此。”

    “好,咱们一起去。你将暗中突袭的修士安排好。”

    ……

    岳先生的这座宅院空置了一段时间,陈志宁要借来举办晚宴,岳先生立刻命人打扫干净,甚至专门派来了三十六名仆人,七十二名年轻侍女以供使用。

    临近傍晚,宅子门前开始热闹起来,宾客们陆陆续续到来。

    陈家“人丁不旺”的弊端此时体现出来按说以陈志宁的身份,不可能站在门口迎宾,但家中只有三人,他也不可能让父母去。

    门客、管家中,暂时没有人有这个分量,陈志宁只好委委屈屈的亲自上阵了。

    将一位位或是身份尊贵、或是势力庞大、或是修为深厚的宾客接进来,等到了宴会开始前,陈志宁的脸都快笑木了。

    这其中最为尊贵的自然是垒石老人,以及两位妖族资深天境。

    珲殿下和吐格鲁都来了,珲殿下带着数百妖兵进入太炎,向太炎王朝投递了国书,现在妖兵们就住在京师城外。

    吐格鲁回去之后,火速向吼天大圣报告,妖圣对人族内部的事务不怎么关心,就让他以个人身份前来。

    但吐格鲁决定在陈志宁身上压一宝,准备了一份厚礼,另外将自己座下两位天境大妖也都带来以壮声势。

    等把这些人都迎接进去,陈志宁也就跟着进去了。他刚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立刻就有家臣悄然而至低声在他耳边说道:“少爷,临歌散人和擎天王到了。”

    陈志宁暗骂一声,他十分怀疑这两个老东西是故意在暗中等到自己进来,然后才施施然出现,等着自己在跑出去迎接他们。

    然而显然,两位帝隐脉的资深天境低估了陈志宁的强硬态度。他淡淡对家臣说道:“让人将他们领进来。”

    “少爷……”家臣哑然,不管是否敌对,那可是资深天境,所有修士都会有一个固定的认知:要对资深天境给予相应的尊重。

    但陈志宁偏偏是个例外,你要折腾我?我不可能让你如愿。

    他瞪了那名家臣一眼:“怎么了?”

    “是!”家臣连忙去了。

    宅院门口,擎天王和临歌散人一听说让他们自己进去,差点出手推平了整个院子!还是临歌散人冷静下来,拦住了擎天王:“好,这是他陈志宁失礼在先,咱们虽然损了面子,可是大家更会嘲笑他。”

    他对擎天王连使眼色,擎天王也想着他们的计划,这才强压着怒火走进了宅院大门。

    那名家臣始终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不知不觉已经是一背冷汗这可是资深天境啊,轻慢他们,随时可能招来灭顶之灾。

    等两位阁下进去,家臣大大松了口气,连忙跟随在了后面。

    后花园中已经摆开了酒宴,一应用度器具都是整个太炎王朝内能够找到的最顶级的,酒水菜肴同样如此,临歌散人和擎天王进来的时候,已经是香满园林,让人食指大动。

    岳先生、应公韦、宋英格等人看到帝隐脉两位资深天境冷冷清清的自己走进来,楞了一下之后有满意的暗自点头:这说明了陈志宁的态度,强硬的告诉皇室和帝隐脉,绝不会妥协!

    那些有意投靠陈家的大修们则是隐隐有些担心,帝隐脉的强大,让他们临时变得犹豫起来。

    而那些顶尖大世家的代表看到了他们,却是立刻起身迎接,才算是让两位资深天境没有太过寒酸。

    位置早已经准备好,两人冷着脸入席。他们悄悄一打量,周围有资深天境、有多位天境,也有些意外,陈家真的能请来这么多人!

    “一群骑墙之辈,不足为虑。”临歌散人淡淡说道。

    陈志宁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这才站起来对众人微微一笑:“感谢诸位师长、前辈、好友们赏光,今天请大家来,其实主要的目的有两个。

    第一,这么长时间有些小作品,请大家点评一下,小子也好知道那里有些不足,然后进行学习改进。至于第二个目的,等第一个之后再说吧。”

    他朝远处招了招手,有几位绝境大修家臣立刻快步而来,每人拎着一只钢铁铸就的箱子,箱子上面还有复杂的阵法结构封镇保护。

    陈志宁将第一只箱子摆在了众人面前,轻轻一点,箱子上的九阶阵法禁制哗啦一声散去,就好像一层层金色的流水落下一样。

    只是这个绝妙的九阶阵法,已经让所有的宾客暗暗点头,对于陈志宁要展示的东西各有猜测。

    其实不外乎那么几种:九阶法宝、九阶阵法、九阶灵丹也有人大胆的预测,这一次有可能有超九阶出现!

    陈志宁将箱子打开来,里面有一柄只有三尺长,却有八寸宽、三寸厚的古怪战剑。

    战剑厚重,无论是剑刃还是剑柄、护手,都是由很多法宝构件组合而成。但这种机关法宝在京师,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却显得“陌生”。

    只有几位刚刚从天山前线回来的修士认出来了:这种机关法宝,似乎比千机王国修士们使用的更加复杂。那些修真法宝,可是让他们头疼无比。

    陈志宁开口道:“这件宝物乃是七阶……”

    不认识的那一批人大为失望,同时又有些奇怪:区区七阶何必拿来展示?

    擎天王更是冷冷一笑,讥讽道:“自以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