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五九一章 晚宴(一)
    “选好了?”陈志宁笑着问道,小六儿认真的点点头,用小小的前爪比划着,表示自己经过了“深思熟虑”,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命运抉择。

    然后它随意的抓了一只玉简,还藏在了怀里,不准别兽偷看。

    陈志宁暗暗好笑,也不戳破它。倒是天地蛊蜈,飞了一圈之后,落在了一卷玉简上,蜈蚣足轻轻一点,整卷玉简在光芒之中打开,上面的每一个文字、符号、图形,全部化为金色的流光融入到了它的虫脑之中。

    陈志宁暗自点头,让它们两个自己选择,至少有一半是正确的。他鄙夷的看了看小六儿。

    其他的凶兽道兵们眼巴巴的看着老爷,陈志宁将它们一一叫过来,传授适合它们各自的功法。

    而后,他又亲自指导,帮助凶兽道兵们开始了第一次的修炼。

    兽族的灵智不高,所以它们的功法都会显得简单直白一些,不用太多的参悟理解,按部就班的修炼,在固定时间内达到预定的程度就算成功。

    简单直接粗暴也是因为兽族身体强悍,人族要是这么折腾,早就经脉爆裂而忘了。

    陈志宁手下这群道兵,不但等级高,而且跟着“阴险奸诈”的纨绔少爷已经很长时间了,多多少少受了影响,比同阶的凶兽要聪明很多,所以修行起来也要顺利得多。

    有陈志宁在一旁照顾,都顺顺利利的上手,境界飞快突破,真的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

    等他们来到了京师城外的时候,陈志宁手下的九阶凶兽道兵之中,已经有巨猿、陆地魔蛟、霸主岛龟、蚯蚓王突破成为超九阶凶兽!

    这个实力,已经相当于人族的普通天境!

    而其他的九阶凶兽也在稳步提升,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倒是已经成为了超九阶的巨型玉蛙力量有了明显的提升,但它境界很高,暂时没有突破的迹象。

    陈志宁下令,已经成为超九阶的道兵,可以各自选择它们认为合适的功法,传授给自己的辅助道兵那些八阶凶兽。

    八阶道兵太多,陈志宁没有精力一一照顾,只能丢给超九阶们。陈志宁估计,以兽族简单粗暴的风格,那些八阶肯定要被折腾死几头……这在承受范围之内。

    在修行上收获最大的是天地蛊蜈和小六儿。它们俩一直在闭关,陈志宁非常清晰地感觉到,它们的境界和力量飞速的提升着,比正常成长速度快了几十倍!

    朝东流抬眼一望,露出了一个欣慰的危险。京师城门外,珅帝已经带着满朝文武迎出了城门!

    一旁有绝融境巅峰的大修笑着说道:“老大人这一次功高千古,彻底夯实了朝廷的基础,陛下如此相待,也是应有之意。”

    朝东流满意的笑了笑,嘴上却连连谦虚:“都是大家一起努力的成果,岂能让老夫一人独占?陛下抬爱了……”

    他粘着胡须,心里美滋滋的。

    陈志宁想了想,往后缩了一下,这是属于老师的光耀时间,让他独自享受一下吧。

    其他的修士也都很有默契,一起和陈志宁落在了后面。珅帝看到队伍靠近,急忙出了华盖,快步迎上来:“老大人辛苦了!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朝东流矜持一番:“陛下千金之躯,亲自出迎,老朽惭愧……”

    城门周围、城墙上挤满了百姓,一片欢庆称赞之声,朝东流感慨万千,珅帝扶着朝东流的手臂,请他一起登上御撵,君臣一同进入京师,道路两旁百姓夹道欢迎。

    道路旁边的一座高楼上,临歌散人和擎天王盘坐对弈,身旁摆着清茶,屋外有美人抚琴,袅袅琴音传来,外面如山如海的欢呼声竟也掩盖不住。

    两人往外面扫了一眼,脸上不见不满,擎天王淡淡一笑,拈着一枚棋子说道:“让他们嚣张几天。”

    临歌散人倒是笑道:“毕竟于社稷有功,这是朝东流应得的。不过他包庇乱党,却是死罪一条,功不抵过必将灭亡!”

    擎天王道:“放心吧,我已经安排好了,接下来就是陈家的寒冬。有你我坐镇,京师中还有我们五位天境,他们毫无胜算。”

    临歌散人有些担忧:“垒石老人那边呢?”

    擎天王冷笑:“垒石老人虽然是飞升强者,但他不擅长战斗,只需要一位普通天境就可以拖住他。”

    “那我就放心了,王朝这颗最大的毒瘤,终于可以斩去了。”

    ……

    珅帝设宴款待功臣,到了这里,就是大家一起的荣耀,陈志宁不可避免的被众人轮番灌酒,珅帝也不吝啬,取出了宫中窖藏的一千五百年份的真意酿,陈志宁也喝得晕晕乎乎。

    席间,珅帝趁着众人喝的面憨耳热,十几位绝境大修东倒西歪,将他身边的几名内侍隔开的功夫,忽然脚下一个踉跄装作摔倒,陈志宁连忙扶住他:“陛下……”

    珅帝飞快说道:“小心,擎天王回来了。”

    陈志宁神情不变,掩饰的很好。内侍们连忙上前来搀扶,珅帝假装喝醉,挥手赶开:“朕没醉,朕今天高兴!来,谁陪朕再喝一杯!”

    陈志宁笑着举杯:“敬陛下!”

    从皇城内回来,已经是深夜了。陛下降旨打开了城门,陈志宁回到家中,父母仍旧在等候,几个月不见,自然是拉着儿子一番嘘寒问暖。

    两老惊讶地看看他:“你……境界提升了这么多!”

    陈志宁笑嘻嘻的将过程说了,然后道:“这一次运气好,不过也差不多把这段时间的无形积累全部消耗掉了,想要突破天境,又要不少水磨功夫。”

    陈雲鹏却是欢喜,笑言道:“不要贪玩,争取和你娘一起破关天境!”

    秋玉如有些心疼夫君:“我和儿子一起闭关,你一个人为我俩护法,压力太大了。”

    朝廷肯定不会坐视陈家再出两位天境。陈志宁道:“娘,你放心吧,我另有安排。”

    陈雲鹏现在对这小子很放心,立刻撒手道:“你看,儿子说了没问题。”

    陈志宁也笑了,想起来珅帝的提醒,问道:“爹、娘,最近京师内有什么异动吗?据说擎天王回来了?”

    陈雲鹏冷笑:“那老家伙回来的第二天,陈家周围、传铃商号周围,就多了一倍的监视修士。另外,我上次突破天境的那座庄园,也被人暗中侵入查探了。”

    陈志宁眉毛一挑:“不知死活!”

    秋玉如说道:“你不在家,我和你爹也以稳妥为主,暂时没有应对的行动。”

    陈志宁点了点头:“帝隐脉准备动手了。暂时不去理会他们,接下来咱们有更重要的事情,爹娘,帮我准备一场宴会我要一场凡间界,最高规格的盛宴!”

    ……

    接下来一段时间,朝堂上下好像在进行一场欢宴。

    皇帝转成赶往天坛,奉上莽气祖典祭奠祖先,甚至亲自写了一篇祭文,向列祖列宗表功。

    而后,皇帝在朝东流的陪同下,将这些莽气祖典送入了太学。同时,珅帝和太学一起传檄天下,邀请各地书院的大修入京,一通研习这些祖典,争取从其中演化出更多的莽气修行功法。

    消息传出,天下欢腾。书院系振奋不已,各地的大修都立刻收拾行囊,恨不得立刻出现在京师。

    太学跟皇帝要了一座园子,就在京师城外三十里,用来安置天下书院大修。很快,园子就住满了,冷八极只好再去跟珅帝开口,珅帝此次极为大方,当即又给了两座庄园。

    而在莽气祖典一片热热闹闹之下,京师内也有一些不太和谐的事情发生,主要都集中在陈家身上。

    陈志宁回来第二天,京师内有衙门来查传铃商号,据说是有人举报,传铃商号以次充好但是训问是谁举报的,有什么证据,官差全都答不上来。

    不过跟随官差的还有七八名绝境大修,显然是来壮胆的。

    秋玉如连连冷笑,制止了愤怒的家臣,让他们随便搜查。

    第五天,陈家的一支商队在北方的珲辉小城被扣下了,说是商队路上撞死了农家的一头牛。

    第六天,陈家在西南与当地世族合作开发的一座铁矿被人袭击,矿坑被打塌,埋了几十名矿工。

    第九天,一直支持陈家的晋伯言忽然被古神卫抓捕下狱,罪名是通敌!至于是通了哪个敌,古神卫没有给出任何说明。

    晋家上下乱成了一团,第一反应就是来陈家求援!

    秋玉如出面,好容易将晋伯言的一群哭哭啼啼的妻妾劝了回去,让她们安心,陈家绝不会坐视不管。随后,秋玉如恨恨对夫君和儿子说道:“他们在一步步试探,终于要对我们的根基下手了!”

    晋伯言是陈志宁最坚定的支持者之一,如果连他出事,陈志宁都无法营救,那么那些支持陈志宁的势力,也会分崩离析。

    之前各种小麻烦,只是干扰视线,这才是帝隐脉真正的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