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五八九章 京师风云变(一)
    “嗷”

    碧眼真君万分后悔,怎么会瞎了眼,想要吃了那女子?

    它刚一动,就被那女子抬手按住了。

    是真的按住了,碧眼真君体长六十丈,那女子不过是个人族的身躯,却一抬小手就将它那颗巨大的脑袋死死按住,让它动弹不得。

    如果是正常情况,即便是被人制住了,它奋力挣扎至少也能够让百里之内的地面一片破碎。可是被这个女子制住后,它竟然全身动弹不得,似乎是被一座空间枷锁彻底锁住了。

    龙七七笑吟吟的看着它,品头论足:“长得丑了一点,不过无所谓了,作为宠物,丑到了一个境界也是优势。”

    碧眼真君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什么意思?宠物?本君堂堂天境,凶威赫赫……

    龙七七抬起另外一只玉手,轻轻在碧眼真君的脑门上一弹,嘣!

    碧眼真君的两眼渐渐变得呆滞,睁开的竖眼慢慢的合上了。它全部的灵智被这一指弹得沉底崩散。逐渐变成了一只只有力量,没有灵魂和记忆的大猫。

    随后,身形慢慢缩小,化作了一只雪白的短尾小猫咪。

    龙七七将它抱了起来,轻轻梳拢着毛发,曾经的碧眼真君,如今的小猫咪,乖巧的趴在龙七七的臂弯之中,眯着眼睛享受着主人的爱抚。

    龙七七开心一笑,一步踏出消失不见。

    ……

    葬丘的入口,人妖两族的队伍终于闯了出来。

    遭遇碧眼真君后,队伍越发小心起来,不过路上再也没有遇到什么重大的危险,倒是陈志宁,暗中将自己的冥蝠收了回来。

    蝠后不负所望,吞噬了对手蝠后,将那一群冥蝠收服了。

    一般的修士都以为陈志宁是没能拦住碧眼真君,但珲殿下和吐格鲁却知道一定不是这么简单,陈志宁必定还有后手。不过陈志宁不说,他们也就不再多问。

    从葬丘之中出来,大家都十分疲惫,外面衙门里的修士都已经被灾蝗杀死,也没有人接应,陈志宁自告奋勇值守,让众人休息。

    事实上,他将巨型蚯蚓群放出来,围绕在周围,然后自己也去睡觉了。

    珲殿下和吐格鲁暗中感到遗憾。未能够得到神灵道核大感遗憾。这里毕竟是人族的地盘,以后固然可以悄然潜入,但总有被发现的风险。

    陈志宁则已经在暗中盘算,等自己提升到了天境,就可以独自闯入葬丘,将里面的宝物全都搬出来甚至,如果到了资深天境,就可以来尝试炼化整个葬丘!

    两族修士在古焰山之中休整了三天,而后互相告别。珲殿下和吐格鲁要回去向妖圣复命,但两位阁下都和陈志宁约好,等他的“宴会”开始一定会出现。

    ……

    天山前线上一片焦土,修士为主的战争远比凡间战争对天地破坏严重。

    战场附近的天地元能异变,黑云密布,紫电惊雷不断闪过。在浓云之中,隐藏着一道道可怕的虚空裂缝,时不时的善良一道紫蓝色的元能量光。

    如果有修士无意闯入其中,即便是天境也会手忙脚乱,绝境几乎无可幸免!

    大地上,更是布满了裂痕,甚至有很多地方,已经打碎了地心火脉,炽热的岩浆四处奔涌,天山寒冷,很快又被冻硬冷却。

    但脆弱的表层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地心火脉的压力冲破,火山爆发。随后再被冻硬,再爆发,周而复始。

    两方修士大队正在徐徐后撤,彼此都损失惨重无力再战。

    他们远远地互相观望,统兵大将都恨不得自己手中再有一位资深天境,或者是五位天境就可以在此时发动突袭,将对手彻底消灭!

    可惜有心无力,都明智的选择了后撤。

    空九天连连咳嗽,身上气息紊乱,时不时的会冒出来一股漆黑的元能雾气,那是敌人留下的伤害,还没有彻底康复。

    他显得有些狼狈,身上有七八处伤口,伤口表面上,还有各种颜色的雷电不断闪烁。

    在他身边,有两位帝隐脉的资深天境,他们的状况要比空九天好得多。

    空九天仍旧冷酷,不屑与和他们交谈。帝隐脉的心思他明白,但生性冷硬的空九天阁下一开始就不会去辩解,现在更是不用辩解了。

    这一战,太炎王朝和千机王国各自陨落两位资深天境,普通天境上,太炎王朝陨落七位,千机王国陨落五位。以下的绝境大修,两国都死伤数百,低阶修士阵亡更是上千!

    除此之外,各种修真物资损失不计其数。

    相比于前几年太炎王朝和荒洪古国的局部战争,这才是真正的两国大战。

    千机王国处心积虑多年,向东扩展的第一战出师不利。

    而在战斗的最后,空九天一个人挡住了对方两位资深天境,之所以处在如此不利的局面,是因为帝隐脉的势力,暗中挤兑,故意要消耗空九天,甚至希望他才是陨落的那两位资深天境之一。

    帝隐脉已经认定空九天是陈家一脉的人,所以处处打压。

    空九天之前只是态度上稍稍偏向陈家,这是受到了垒石老人的影响。而帝隐脉如此下作,他觉得自己不需要再考虑什么了,以后彻底和陈家站在一起。

    只是身上的伤势沉重,想要完全恢复恐怕需要至少十年,而且这一次损伤了道基根本,境界恐怕三百年内都难有提升了。

    他心中烦闷,越发不想搭理帝隐脉的人,当天晚上就留下书信,明言自己伤势沉重,觅地疗伤去了。

    如今大战结束,千机王国短时间内也没有实力再次发动一场大的攻击,他离开不影响大局。

    帝隐脉在天山一线,还剩下两位资深天境,留下一位坐镇,另外一位连夜赶回京师。

    几乎每一位参战的修士都带着伤,帝隐脉这两位资深天境也不例外,留下的那一位伤势较重,短期内无法全力出手,最多只能发挥出五成实力,留在前线真的就只是“坐”镇。

    赶回京师的是擎天王,他的伤势较轻,大概还能发挥出七成的实力。除了擎天王之外,还有四位普通天境随行。

    临歌散人心中一块大石落地,皇室终于度过了的时期!

    时至今日,他仍旧不认为自己的策略失误,觉得时间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天山战事一旦结束,帝隐脉就可以腾出手来收拾陈家。

    现在局面正在朝着他希望的方向发展。他暗中指使珅帝将陈家一脉的人,都指使出了京师,就是为了在天山大战的关键时刻,陈家人不要“捣乱”。

    让他们顺利结束天山战事,然后将顶尖战力抽调回来对付陈家。

    临歌散人知道珅帝心软,所以各种计划都没有告诉珅帝,珅帝现在只是个傀儡,他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和擎天王五人会合的时候,临歌散人长吐一口压制了许久的浊气,恨不得仰天一声长啸发泄出来。

    擎天王也明白“形势”严峻,简单的寒暄之后,三两句就把天山的战事情况说完。临歌散人也不关心天山前线,立刻问道:“你们伤势如何?需要多久才可以全力出手?”

    “他们四个估计要三个月,我……三个月时间可以恢复九成实力。”

    临歌散人用力一咬牙:“足够了!三个月之后,就是陈家灭亡之时!还有那些骑墙的小人,一定要让他们付出沉重的代价!”

    擎天王问道:“陈家最近有什么异动吗?”

    “陈志宁在外面,陈家只剩下陈雲鹏和秋玉如。陈雲鹏狼子野心,还妄想更进一步,最近一直在苦苦修行,很少出现在外界。

    秋玉如据说已经毕竟绝融境巅峰,不过我已经暗中布置好了,绝不会让陈家在出现一位天境!”

    擎天王满不在乎:“就算是秋玉如也成了天境也没关系,他们两个只是普通天境,成不了大气候。”

    无论是擎天王还是临歌散人,此时都是信心满满。

    ……

    京师西北六十里,有一座山清水秀的庄园,外面看上去,这就是一座普普通通的京师庄园,外围有青砖围墙,内外栽种着一排排古老的垂柳。

    庄园外是大片的庄田,里面则是各种果树、花园,建筑不多,但非常精致典雅。

    这种庄园在京师外很多,京师周围的良田都被这些京师显贵大大小小的庄园占据了。

    一般人绝不会知道,这座庄园属于帝隐脉,乃是帝隐脉在京师外的秘密据点之一。原本是给资深天境避暑之用。但是现在却成了“太上皇”夫妻的别苑。

    太上皇和皇太后退位之后就被“接”到了这里。老皇帝恨恨不已,却知道自己无法反抗。他们夫妻相当于被软禁在了这里。

    他很清楚自己完蛋了,即便是帝隐脉最终消灭了陈家,他也不可能重登大宝。

    他的儿子性格软弱,并不适合当皇帝可是帝隐脉哪怕是废了珅帝,也不会再让他登基了。一旦他*对曾经废掉自己的帝隐脉怀恨在心怎么办?

    太上皇怀恨在心却有些无奈,每日晒太阳空想自己忽然修为大增,成了飞升强者,压制陈家和帝隐脉,皇者归来……

    一阵脚步声,有一名苗条的美人出现在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