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五六七章 迷梦大泽(一)
    当年葬丘灯灭,朝东流率领的朝廷修士损失惨重,直接导致朝东流从朝堂中黯然引退。时隔多年,这处神秘之地却又忽然被人提起来,并且珅帝还要再次探索葬丘!

    陈志宁沉吟着,没有着急发表意见。

    朝东流的神情有些意动,显然对于那一处地方仍旧心有不甘,而且再次探索葬丘,就有机会弥补当年的过失。

    陈志宁暗中观察,发现不仅是朝东流,宋志野也同样如此。看来那处地方已经成了朝东流和宋志野这些人心中的一个执念。

    珅帝看看众人,继续说道:“前一次探索……出了意外,并不能怪朝卿,当时让你背了黑锅,这不公平。而正好这次,葬丘异动,朕想爱卿应该会想要这第二次机会。”

    朝东流认真的考虑了一下,问道:“葬丘内……有什么异动?”

    “负责看守葬丘的官员报告,七天前葬丘七星眼打开了一个,从里面飞出来一群冥蝠,不过你们不用担心,数量不多,他们追杀数百里,已经全部斩杀,没有造成什么损害。”

    朝东流和宋志野这两位经历过上一次葬丘探索的人吃惊:“七星眼自动打开?而且冥蝠居然自己飞出来了?!”

    “是的。”珅帝点头:“如果两位爱卿愿意去,就回去准备一下。”他有些无奈的摊开手,道:“朝廷现在抽调不出多少人手,所以这一次朝爱卿为首,广为招募人手力量,最后葬丘中的收获,也按照各自的贡献分配,朕只比你们多拿三成。”

    也就是说,皇帝白得三成好处,其余的七成你们分配。

    这相对于以往只要是朝廷出面,皇帝最少拿走七成已经好太多了。晋伯言和应公韦等人也是暗暗点头,觉得事情大有可为。

    “多谢陛下信任。”朝东流当即做下了决定:“既然如此老臣就去准备了。”

    珅帝点点头:“好,朕静候佳音!天山前线到了关键时刻,若是爱卿们能够在葬丘中找到让我太炎实力大增的宝物,就是我朝的大功臣!”

    众人躬身退出。

    出了皇城,所有人无一例外的聚集在朝东流家中商议。

    朝东流看了看陈志宁,老脸上有些愁苦,对宋志野说道:“你先跟他讲一讲当年的事情。”

    陈志宁已经听到他们说了很多次“葬丘灯灭”事件,但这件事情经过和内情他的确一无所知。

    宋志野点点头,道:“葬丘位于我太炎西北古焰山之中,古焰山周围的万死地、太虎连丘和迷梦大泽都是太炎境内最著名蛮荒,凶禽成群遮天蔽日,凶兽强大,九阶并立如林。

    从迷梦大泽之中流过的怒涛古河也是最著名的几条凶河之一,由北而南,最后注入冥海杀域之中。

    河中的巨兽庞大,甚至经常会有冥海中的巨兽逆流而上,在怒涛古河中产卵。”

    陈志宁点点头,古焰山周围,乃是太炎王朝最著名的一片绝境,他早有耳闻,只是没想到,葬丘竟然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古焰山在这些凶险的蛮荒包围之中,自然也是无比危险,整个古焰山,几乎都被九阶瓜分,每一片土地,都是一头九阶的领地。

    甚至,在古焰山的深处,还有很多超九阶,而那些超九阶的领地乃是古焰山最核心的一片区域,当中空间结构复杂,不是天境,一旦进入其中,根本不用超九阶出手,自己就会迷失在其中。”

    他喝了一口茶水,继续说道:“葬丘是一片特殊的地带,可能是一片古老的墓葬群,也可能是掩埋在一片巨大的丘陵下的远古遗迹,也可能……是仙人遗迹。”

    陈志宁吃惊,宋志野点点头:“没错,其实一开始,我们就怀疑,那里是仙人们在很久远年代之前,遗留在这个世界的一片建筑。

    周围的禁制等级极高,想要进入其中无比困难,而且进去之后处处凶险,机关、阵法遍地都是,每走一步都非常艰险。”

    他眼中流露出一股痛苦之色,顿了一顿才道:“但那里的入口处,掩埋了半截巨大的石碑,石碑上刻着一部道典。”

    陈志宁神情一动,问道:“关于莽气的修炼道典?”

    葬丘之中可能埋藏着莽气道典的事情已经不是秘密,葬丘灯灭事件背后,是莽气和灵气之争,也就是绵延了数万年的书院系和宗门系的争斗。

    朝东流最后黯然隐退,也是宗门系的力量暗中逼迫的结果。

    “不错。”宋志野点点头,在场众人虽然有人不是书院系出身,但也是世家,在朝中占据要职,其实都是书院系的人物。他们更希望增强朝廷对天下修士的掌控力。

    所以,宋志野很坦然的说道:“当年‘万代石表’出土之后,凡间界才知道除了灵气之外,还有莽气的存在,修炼莽气也能够飞升仙界。

    不过这之后十几万年的时间,莽气修炼的各种功法,全都是从那一尊万代石表上的古老功法衍生出来的。

    虽然等级很高,但种类单一,所以书院系的真实实力,总是弱于宗门系,如果不是有各大王朝支持,早已经被宗门系排挤的人才凋零了。”

    “而葬丘入口处那半截石碑上面,刻着另外一部明显不亚于万代石表的莽气道典。可惜只有半部,根本无法修炼。

    不过这半截石碑也就预示着葬丘内很可能会有完整的莽气修炼道典,我们大为振奋,做足了准备之后,决定进入探索。”

    他脸上多了一丝苦涩:“当时,由朝老大人带队,集中了三位天境,二十一位绝境,一位九阶大阵师,三位八阶大阵师,两位八阶大丹师,一位八阶大器师,雄心勃勃奔向葬丘。

    而后,大阵师们打开了葬丘的一处入口——就是七星眼之一,葬丘一共有七个入口,呈北斗七星状分布。

    进去之后果然处处凶险,绝境当场死了四位,还有一位天境受了轻伤。我们也就越发谨慎起来。最后在大家的一起努力下,发现葬丘之中虽然处处凶险,但是其中却有一条特殊的‘生路’。

    这条生路上,分布着一盏接一盏魂灯,只要不断找到下一盏魂灯,将之点亮,沿着这些魂灯的指引,就能够安全的朝前探索。

    我们发现了这一点之后大为振奋,一路下去,果然发现了一枚奇特的九窍妖骨,当时激动无比,因为那东西十分神秘,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处,但显然乃是远古年代,一位大妖圣的遗骨。

    可是万万没想到,继续向前,忽然所有的魂灯一起熄灭……而后整支队伍在不断袭来的各种危险之中不断损失,绝境大修、天境强者、大阵师、大器师、大丹师一个个死去,最终能够逃出来的,只有我和朝老大人……”

    陈志宁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损失惨重!

    这一次探索,以朝东流为主,毫无疑问这支队伍中的主要力量都是朝东流身边势力的人。如此重大的损失之后,难怪他会被破对出朝堂——根本没有力量再和政敌对抗了。

    朝东流悠长一叹:“大致的事情经过你已经了解了,葬丘之中无比凶险。当年三位天境都陨落其中,所以诸位如果不愿意加入,老夫也不会责怪你们。”

    陈志宁毫不犹豫道:“老师要去我就去。”

    众人相互看了看,晋伯言率先开口道:“老大人这么多年,恐怕对当年的事件多有反思,不知是否有些新的发现?”

    朝东流点了点头:“不错,当年临阵慌乱,而且变故发生的太快,根本来不及多想。后来不断反思,有些地方已经想明白了。”

    他看着大家,说道:“如果还能聚集起上次探索的力量,老夫有四成把握可以成功。就算是不能完全探索葬丘,但至少能够将一些珍贵的道典带出来。”

    晋伯言等人一笑,抚掌道:“值得一拼。而且咱们这一次的实力,肯定比上一次强。”

    他们一起指向陈志宁。

    陈志宁一个人,就已经比得上上一次整个队伍的实力了。朝东流哑然失笑,他有些灯下黑了,印象中仍旧把陈志宁当成自己的学生,却恍然发现,他已经强大到足以成为自己最大的倚仗。

    “那好,诸位回去尽量招募人手。”他略一沉吟道:“这一次,贵精不贵多,人少了反而方便行动。”

    “老大人放心,我等明白。”众人答应一声,各自散去。

    陈志宁留了下来,等众人散去,朝东流脸色凝重,对陈志宁说道:“帝隐脉忍不住了呀,将我们全都调出京师,他们想干什么?”

    陈志宁刚才想了半天,也觉得这是一招调虎离山,不知道珅帝是不知情还是也参与其中。

    如果珅帝也有份儿……他心中黯然,不愿再去想这些。

    “老师,咱们应该怎么应对?”

    朝东流拈须沉吟:“咱们都走了,尤其是你走了,京师内就只有你父亲一位普通天境坐镇,很不稳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