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五六六章 退位(二)
    临歌散人不愿意和圣者堂联手,想出了这么一招缓兵之计。

    但陈志宁同样投鼠忌器,他担心真的逼急了,帝隐脉和皇室放弃独立性,去和圣者堂联手,那样的话陈家就真的被逼入了绝境。

    所以他考虑了一番,并没有马上拒绝:“我要回去和父母商量一下。”

    玉角公主气的脸色铁青,一边的珅太子也是一脸苦笑。

    尽管已经做好了“妥协”的准备,可是身为皇室成员,当然理所应当的认为“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陈家身为臣子,应该对皇室效忠,可是现在他这态度,已经是公然承认:小爷之前的确想过要造反了!

    玉角公主气呼呼的站起身来,放下一枚联讯玉符:“好,你们只有一天时间。想好了通知我们。”

    陈志宁点点头。

    两人走后,垒石老人道:“皇室统治太炎数万年,关键时候能屈能伸。”

    陈志宁叹了口气,除了顾忌皇室和圣者堂联手之外,他其实还有另外一重顾忌,对垒石老人自然不需要隐瞒:“他们担心太炎内忧外患,但实际上我也不可能真的在这个时候发难,太炎此时一旦乱起来,就会被外敌抓住机会,到时候苦的是太炎的百姓。”

    垒石老人笑道:“我明白你的心思,哈哈哈,可惜临歌散人以己度人,所以他绝不会相信你心中真的如此想。”

    陈志宁一笑:“这样也好。”

    垒石老人问道:“对于帝隐脉的提议,我建议你们接受。帝隐脉在争取时间,你们同样需要进一步壮大自己的实力。”

    他笑了笑道:“临歌散人以为他需要时间处理外患,然后再来对付你。但他们不明白,你的实力膨胀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帝隐脉,拖得越久,对你越有利!”

    陈志宁咧嘴笑了:“还是您老人家看的准。”

    皇室和帝隐脉,一直在犯一个错误:拖延。

    从他进入京师,时间就站在他的一边,越往后拖,他的实力越强大。偏生仍旧自大的皇室和帝隐脉同样仍旧意识不到这一点。

    他谢过了垒石老人,离开之后回到家里,跟父母商量了一下这件事情。

    秋玉如虽然有了自己的想法,但这种大事还是要听丈夫的,因此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陈雲鹏。

    陈雲鹏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点头道:“答应他们。”

    他又另外一层考虑:“趁着这段时间,抓紧让你娘也突破为天境,到时候咱们一家三口就算是顶不住皇室和帝隐脉的压力,但是都是天境,咱们要走他们也拦不住。

    实在不行,却通天古国,或者是妖族那边,太炎人拿咱们没办法!等过上几十年,你提升为资深天境,咱们一家三口再杀回来!”

    陈志宁点头,父亲的考虑更加长远稳妥,未虑胜先虑败:“好,那我答应他们。”

    ……

    看上去不可思议,但计划一旦开始实施却显得“风平浪静”。

    皇帝在后宫中咆哮大怒,差点拆了一座大殿,皇后也是如此,各种恶毒的诅咒乱丢,不光是诅咒陈志宁,也咒骂“兔死狗烹”的帝隐脉,更骂自己儿子狼心狗肺。

    珅太子一直跪在外面,但是皇帝两口子不愿意见他。

    最后,临歌散人亲自出面,这才将两人压制下来。

    三天后,皇帝发出退位诏书,朝堂上下早已经得到了消息,知道是帝隐脉插手,以强大的修行实力,压制了皇室,也让京师内蠢蠢欲动的各大世家不敢越界。

    而后,珅太子继位,大赦天下,随后颁布了各种诏令,似乎太炎即将迎来一片歌舞升平的盛世。

    这些诏令之中的各种政策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现在还不清楚,但至少有一点,珅太子的确和陈志宁关系很好,皇室和陈家终于有了一个缓冲,彼此不再那么剑拔张。

    表面上安定之后,皇室和帝隐脉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天山前线上,于是你来我往和千机王国杀的不亦乐乎,互有胜负。

    陈家方面,陈雲鹏将生意逐渐交给手下的各大管事,他专心巩固天境,而秋玉如闭关,努力冲击天境。

    陈志宁现在手握大笔资源,给了亲娘不少,绝对够她提升到绝融境巅峰,而后冲击天境,就不是简单的堆积资源就能成功的了。

    陈志宁也终于松了口气,有时间研究那件东西。

    他从前朝皇城的那座宝库中找到的敬神台。

    这座敬神台上雕刻着古老的神,陈志宁研究了好几天,暗中查阅了不少古老典籍,甚至向冷八极请教了一番,但仍旧不知道这些神对应的古神到底是哪一位。

    最后,他还是决定尝试激活这座敬神台如果没有敖天那一次的经验,陈志宁肯定会认为古神都已经陨落,不会花费这么长的时间去研究一座敬神台。

    他会很随意的尝试激活,因为那根本不会有什么回应。所以也不用准备什么祭。

    但是现在,他很小心的准备好了祭,然后在碧水湾小洞天中,激活了这座敬神台。

    敬神台上,那一枚枚古老神秘的神闪烁起来,但是陈志宁的莽气过后,神迅速的熄灭了,没有一点回应。

    甚至不像是傲天的敬神台那样,还有暗淡的光芒不停地闪烁。

    陈志宁又尝试了四次,那些神每一次都飞快的熄灭了。他终于确认,这座敬神台对应的那一位古神是真正的陨落了。

    “恐怕敖天只是个例,从万古界的那一场千年大战来看,仙人们下手绝情,古神一族是真的被彻底覆灭了。”

    他退出了碧水湾小洞天,着手去忙其他的事情了。

    ……

    远在千万里之外,妖族领地之中,妖族圣地万仞山云摩顶上,有一位苍老的妖族忽然睁开眼来,诧异的自言自语:“是谁在试图唤醒兽神?”

    “嗯?是哪一座敬神台?”

    他感应了片刻,忽然诧异无比:“竟然是那一座!王朝更替之战,它竟然保留了下来,被人发现了吗?”

    他左右为难:“要不要禀报兽神?”

    他犹豫再三,还是道:“事关重大,还是要禀报祂,请冕下自己做决定。”

    他站起身来,穿过了层层神秘之地的封锁,来到了万仞山空间意义上的“最深处”。这里一切幽暗,在他前方似乎极为遥远、又似乎近在咫尺的地方,有一团暗红色的火焰正在燃烧着。

    火焰一层一层,不断朝外扩散,到了七尺之外光芒就消失不见,而火焰的核心又有新的“焰层”诞生出来,生生不息。

    感应到了老者的靠近,那火焰之中传来一阵特殊的波动,不需要语言,直接传入老者脑海中。

    老者全身剧烈抖动了一阵子,紧绷的好像整个身躯都要碎裂了,而后终于渐渐舒缓下来。可以看到,火焰之中伸出九根特殊的火丝,直接钻进了老者头上的九处大穴,思维连接。

    一瞬间,老者和沉睡中的兽神的交流已经全部完成。

    兽神知道了老者要禀报的事情,而老者也得到了兽神的指示,弹指一挥间,九道火丝又收了回去,但是老者就好像脱力了一般瘫在地上,很久很久手指都无法动弹一下。

    足足一个时辰,他终于恢复了一丝力气,爬起来慢慢退了出去。

    “神圣!”老者再一次出现在其他的妖族面前,所有妖族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和兽神再次接触,老者身上那种因为接近神明而产生的神圣感觉更加明显了。

    大贤者正是因此,才能够压服五大妖圣,成为妖族精神上的领袖。

    大贤者站在众人面前,下达了一道诏令:“与人族的沟通要密切起来……”

    五大妖圣对这句话各有理解,到了他们这个层次,更加明白大贤者到底依靠的是什么。而他们已经多次从忠实执行大贤者的命令之中得到了好处,所以各有准备不提。

    今后一段时间,妖族和人族之间的交流会越来越多。

    ……

    一晃半年,天山前线上,两国你来我往杀的不亦乐乎,千机王国凭借强大的机关法宝,越来越咄咄逼人,太炎方面酝酿着一场大反击,否则早晚被千机王国这么耗死。

    得益于现在稳定的后方,太炎积蓄力量十分顺利。

    而在京师,珅帝在处置和陈家关系上小心翼翼,基本上陈志宁有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而陈志宁则忽然变成了“好臣子”一般,绝不会提什么让皇帝为难的要求。

    没有了皇室这一块压在头上的巨石,陈家开始盘算着准备给陈志宁完婚了。

    陈志宁和宋清薇、朝芸儿的事情整个京师几乎人尽皆知,之前是因为皇室明显有赐婚的意图,两家尽量暗中往来,就连陈志宁和两女见面也要小心翼翼。

    现在这一切不成问题,陈雲鹏巩固了境界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和朝东流、宋志野商量儿女们的婚事。

    原本这件事情进展的十分顺利,但忽然这一天,珅帝将朝东流、宋志野、陈志宁,和岳先生、晋伯言、应公韦等人全部召进了宫中。

    这些人都是朝中和陈志宁关系亲近的一派,陈志宁不由得怀疑珅帝是不是想要趁此机会,将自己这一方的人物一网打尽?

    他暗中戒备,进入皇宫之后,珅帝第一句话就让朝东流呆立当场:“葬丘异动,朕有意重开葬丘,派人进去探索,诸卿以为如何?”

    陈志宁不动声色,看看老师和宋志野,两人神情复杂,多有感慨,但更多的则是不甘心。

    他又暗中看了一眼珅帝,揣测起来,这件事情背后会不会有什么隐秘?为什么这个时候忽然葬丘有消息传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