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五六二章 一步登天(四)
    现在整个京师的人都知道皇帝拿陈志宁没办法,一道圣旨让他闭门思过,不过是保全自己的颜面罢了。

    现在陈志宁显然有急事,连敷衍都懒得,直接抗命出门去了。

    将这个报告给皇帝,皇帝有没有实力惩罚他,丢面子的是皇帝。

    到时候,陈志宁未必有什么事情,皇帝反而会迁怒于上报的人也就是他们。

    “罢了。”老太监说了一句:“各归各位,咱们什么都没看见。”

    “是。”

    ……

    陈志宁在一处闹市找到正逛得兴高采烈的龙七七和天歌圣女。

    龙七七来到京师之前,都不知道原来这世界上,女人使用的各种东西,竟然能够如此的美丽精致,她每天都一大早就把天歌圣女拽起来,乐此不疲的满大街乱窜。

    今天,才只是半天时间,她已经花了数万枚三阶灵玉了。

    看到陈志宁脸色不虞,龙七七笑嘻嘻的调侃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对付不了的敌人,你求我呀,求我姐姐就帮你踩死他。”

    陈志宁看了她一眼,了解到现在是那位“大姐”性格的头颅当政。

    他指着一家饭店:“边吃边说。”

    一桌子菜,陈志宁吃了两口就停下,龙七七胃口极好,整个饭店也就能给她塞个牙缝。她一边不停的吃,一边问道:“到底什么事情?”

    “毒蛟内丹。”陈志宁低声说道:“我父母中了这种毒,你了解吗?”

    陈志宁没有和父母吹牛,他的确有办法解毒,可是他需要多种灵药,而目前他手中灵药不足。所以他第一反应,是来询问一下和毒蛟算是同宗的七首魔龙。

    龙七七正在消灭一盘糖醋鱼,显然是觉得用筷子太麻烦,她伸出纤纤墨玉指,轻轻拎起了鱼尾巴,然后原本的樱桃小口用力长大,嗷呜一口将整只鱼吞了下去。

    她舔了舔嘴唇,回味着酸甜鲜香的味道,不经意的点点头:“了解啊,那种低级的垃圾,除了会用毒这种卑劣的手段之外,当真是一无是处。不过就算是用毒,也是很失败的……”

    她眨眨大眼睛,诧异地看着陈志宁:“你该不会是对这种低级的毒药束手无策吧?你可不要让姐姐失望,姐姐很看好你的。”

    陈志宁恼怒道:“我当然可以解毒,但是灵药稀缺,你要是有办法最好。”

    龙七七鼻孔中轻轻一哼,高傲说道:“我当然有办法,你求我呀,求我我就帮你。”

    陈志宁耷拉着肩膀,有气无力的哼唧着说道:“我求求您了,好大姐,快快出手吧。”

    “嘻”龙七七一笑,拍了拍玉手道:“好没有诚意,不过也罢了,谁让我是你大姐呢。”

    陈志宁深知这头母暴龙随时可能改变性格,连忙道:“大姐,咱们快回去吧,救人如救火呀。你需要做些什么准备,我去张罗。”

    “不用,走吧。”

    龙七七跟着陈志宁回家,外面监视的修士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还好出去的时间不长,他要是真的在京师游荡一圈,让很多人看见,他们这些负责监视的也不好交代。

    陈雲鹏和秋玉如夫妇对于龙七七、天歌圣女一群姑娘不太待见。儿子出去一趟就领了一群女孩回来以前秋玉如是担心他内宅人少,现在确实有些操心人太多将来麻烦。

    龙七七则是大大咧咧的往两人面前一站,转头问陈志宁:“看就是他们吗?”

    陈志宁一头冷汗,你连我爹妈都不记得?好歹你住在我家里,吃我们的用我们的。

    他赶忙点头:“是的,接下来怎么办?”

    龙七七把手拍拍胸脯:“包在姐姐身上,我们就这么办。”

    她忽然把身躯一晃,虚空生影,恍然之间似乎有一头庞然大物出现,它生有七首,强大的力量笼罩四方,让陈雲鹏夫妻隐隐有些念头停滞,思维湮灭的感觉。

    陈志宁摇头不已,他看到七颗龙首明显又争执了一番,好在最终还是由其中一颗龙首,张口朝父母隔空一吸,一丝丝的黑气从两人身上飘散出来,落入了它的口中。

    这头巨兽还很享受似地,吞下去之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短暂的“治疗”之后,一切虚影消失,周围恢复如常。

    陈雲鹏和秋玉如明显感觉到,灵魂一阵轻松,以他们的修为,自然明白这是某种重大隐患消除之后的超脱感觉,顿时对龙七七刮目相看。

    两人携手上前,躬身一拜:“多谢阁下施以援手,救命之恩我夫妇绝不敢忘。”

    偏生此时,龙七七性格一变,温柔乖巧的微微一笑,颇有几分大家闺秀的风范:“两位不必多礼,这几日多有叨扰,能为你们略尽绵薄之力,我也很欣慰。”

    在这么一瞬间,秋玉如甚至生出来“她比宋清薇更适合当大妇”的心思来。

    要是让龙七七知道他俩心中所想,即便是现在主政的性格温柔乖巧,恐怕也会拂袖而去,临走的时候尾巴一扫抹平了陈府。

    父母不了解龙七七,但陈志宁很清楚这头母龙到底是什么德行,生怕她忽然冒出个奇葩性格来,连忙拉着她走了。

    ……

    傍晚的时候,陈云鹏“心血来潮”,叫来儿子吩咐一声,便和妻子、众多护卫一同出了京师,往城外的庄园而去。

    陈志宁明里当然是在家中“禁足”,但暗中已经悄然而出,跟在父亲车队后面,也到了城外。

    这一次,他直接将龙七七赶去了大黑山,把海灵女她们扔进了天南一角,一旦有危险,说什么也要逼龙七七出手。

    龙七七身躯此时当政的乃是一个跳脱的性格,对于陈志宁又把她“关”进了大黑山小洞天十分不满,正在跳脚吵叫耍闹,忽然一件东西凌空降落下来,正是青铜战兽。

    她立刻觉得这就是自己“新玩具”,两眼放光,别的什么都不顾了。

    青铜战兽虽然拥有天境战力,但毕竟境界只是九阶,在天南一角只要不真正出手就不会造成空间崩坏。到了大黑山中,更是没有问题。

    ……

    庄园内有一片桃林。桃树已经生长了二百年,古老苍虬,却仍旧生机勃勃。

    陈雲鹏盘膝坐在桃林之中,身下甚至没有一只蒲团,就那样和土壤紧密的接触着。秋玉如站在不远处,满眼牵挂的看着丈夫,双手收在胸前,紧攥着一片衣角。

    所有的护卫修士都在庄园的外围,连一座大阵都没有布置。这个时候,正是需要深切的感悟天地的时候,任何阻隔和羁绊都要摒弃掉。

    陈雲鹏抬首仰望苍穹,今天的夜空格外迷人,星光璀璨,偶尔有流星划过黑色绸缎一般的夜空,留下转瞬而逝的美丽。

    他的思绪飘扬飞荡,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了自己的这一生。

    先祖的功绩被人埋没,整个凡间界甚至没有几个人知道他为这个世界做出的巨大贡献,而知道的人却三缄其口,更是不敢说出来。

    年少的时候机缘被夺,不得不和妻子一起远走他乡,在边陲穷困之地忍辱负重,等待重新的崛起!

    然而岁月蹉跎,他几乎已经绝望,看到重复荣光,为先祖报仇雪恨,为自己讨得公道的任何希望……

    失望绝望,却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儿子浪子回头,妻子一直在一旁默默支持。他自己也是自强不息,终于从一个小小的县城,冲破了层层阻碍,进入了郡城,而后一步步走进了京师!

    当年那些将他们赶走的人,现在却不得不重新接受京师中还有一个陈家的现实。

    面对皇室、面对圣者堂,多么强大的敌人,可是一家三口并肩战斗,从来没有半点退缩!

    他清晰的感觉到,从启東县开始,他们一家人,就像是破茧而出的蝴蝶。那只厚厚的蛹茧,就是那些敌人给他们设置的重重障碍。

    他更加清楚的感受到,想要冲破这些障碍有多困难。

    而今天晚上,他还在冲破障碍,只要过去了,就真的破茧成蝶,以后会有广阔的天空任他翱翔!

    “就是现在了……”他心中自言自语一声,转头一望,生死相伴的爱人就在不远处,她的身边,泥土中钻出来一个身影,正是他那个“猴儿”孩子。

    他不由得一笑,觉得人生完整,现在是要让这个完整的人生,更加拔高的时刻了。

    轰……

    你真仿佛来自洪荒缘故的轰鸣声,从他体内爆发出来,冲破天境的战斗,开始了!

    ……

    京师中,所有有资格暗中关注陈家的人,都已经知道陈雲鹏今晚出城,毫无疑问要开始冲击天境。

    但他能否成功,仍旧未知。天境稀少,有无数绝融境巅峰的大修,都是不断冲击却不断失败。

    支持陈家的人,暗中期盼陈雲鹏能够成功,但事实上他们都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心理准备。

    敌视陈家的人,更是盼望陈雲鹏立刻失败。他们虽然有些担心陈雲鹏会成功,但仍旧镇定,第一次冲击就能成功的几率非常低,道无涯、空九天等这些太炎著名天境,几乎都是数次冲击之后才成功的,甚至还有些,十几次才成功。

    当然更多的人永远也没有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