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开局血崩的无限 > 第四百五十八章嘴边的肉
    可惜要是杰尔夫站在这里,他一定会毫不留情狠狠的嘲笑团藏一番。

    如同带土说的那样,植入写轮眼,植入了初代细胞的团藏...已经废了。

    自以为植入写轮眼能够使用究极幻术将死亡转移,原本就是老牌影级的团藏再获得数条生命后,觉得自己已经能和杰尔夫扳扳手腕。

    殊不知万事万物皆有一定的度。

    没有人可以打破这条铁一样的定律。

    团藏他只看到表面的现象,只看到了止水之眼给他带来的强大力量。其实这强大力量的背后只是虚幻。

    对付对付一般级别的忍者还勉强凑合,团藏的实力配合上止水之眼能够做到轻易秒杀之。掌控别人的生死,只在团藏的一念之间。

    看似无可匹敌,甚至比杰尔夫还强一筹。但团藏真正的实力真的是这样么?

    初代的细胞无时无刻不侵蚀着他的身体,身上那数双写轮眼每一只都不断摄取团藏身体里的查克拉。

    若是平时倒也还好,一旦发生高强度的战斗。做不到一招秒杀,久攻不下的时候。那就是团藏的末日。

    只需要短短十几分钟,甚至几分钟就能拖垮他的身体。

    仅仅一只写轮眼就能拖垮一个卡卡西,团藏...他能比卡卡西强出多少?殊不见连带土这种完美植入初代细胞的存在,都不会瞎弄一堆写轮眼在身上。

    团藏现在属于虚幻般的强大,犹如泡影。一戳就破。

    可惜他现在依旧看清本质,只看到表面。沉浸在虚幻的强大中,这是带土给他下的套。

    他转了进去,再也没有出来。

    等到他幡然醒悟的时候,大概就是他的死期吧。

    火之国大名府,此时的大名府已经不再是几年前的模样。

    更加气派非凡,十几米高的高大城墙,全部都由最坚固的花岗石构建,宏伟的建筑。说它是火影世界第一城,一点也不为过。

    (这里的大名府,指的是一座城。大名府府邸,指的才是城主的大宅)

    火之国的国力,在杰尔夫的帮助下翻了几番。那么作为大名所待的城市自然要更加不凡。满城之中都是健壮的士兵,那鼓鼓的肌肉与鲜亮的盔甲。

    无疑体现了这些士兵恐怖的战斗力。虽然他们和忍者相比,即使是下忍相比依旧很弱。但,蚁多咬死象。

    十几万悍兵齐齐出手,一般影级都得掂量掂量,这是杀都得杀到手软的事实。若是这些士兵手中配合一些诸如起爆符之类不需要查克拉的武器,那所能发挥的威力还是非常恐怖的。

    杰尔夫平时很少来这里走动。

    距离上一次来,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平时过来也大都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毕竟在杰尔夫看来,他与火之国大名卑弥呼之间的关系只是相互利用。

    虽然某人并不这么认为。

    “杰尔夫大人,亲身有礼了。”大名府府邸中,卑弥呼拿着扇子,轻捂着小嘴。依旧是那副雍容华贵的模样。

    只是眼神中看向杰尔夫的时候,两旁脸颊绯红的都快滴出水。与以往不容,现在卑弥呼的身上有一种杰尔夫说不出的妩媚。

    “我说过,你不用叫我大人。你我平辈而论,在人前我还得叫你一声大人才行。”

    不得不说这些年,卑弥呼已经从一个颇为弱气的少女,变成一位气场极强的女王。浑身散发着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魅力。

    这么多年,培养出来的气势与她本身的人格魅力。

    至今,卑弥呼她已经二十余岁。换做一般人家的女子,早就应该出嫁。

    无数名臣将士心甘情愿拜倒在她的脚下,俯首称臣。无数年轻俊杰,只要她招一招手,便是一大把一大把的出现。任君挑选。

    可她至今依旧单身。至于原因?众说纷纭。有人说她是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男人配的上她。有人说...

    只要她身边的亲卫军队长鹤明白,她之所以未婚是因为心里装着一个人。

    一个曾经救她们与水火之中的大英雄。

    “杰尔夫大人这话说的真是无情,真叫妾身伤心。”说着手中的折扇一收,一双大眼水汪汪的看着杰尔夫,泪水在眼眶不断的打转,随时有落下的可能。

    “咳咳...”杰尔夫有些尴尬,干咳了几声。心里直道,真是个尤物,引得自己某个小兄弟蠢蠢欲动。

    凹凸有致的身材,雪白的肌肤精致的五官再配上天生自带的紫色眼影,一双火红的双眸。以及秀丽的长发。

    最重要的是那让人惊叹的水蛇腰。若是这腰放在贫乳身上还好,可卑弥呼的身材却是上凸下翘,勾勒出一道完美的曲线。不禁让人浮想联翩,引人入胜。

    如果说以前杰尔夫遇到的妹子,赫敏、小壮、素娜这些都属于青涩的苹果,那么卑弥呼的形象就是完全成熟的果实,别有一番风情。

    很难想象第一次见面时,卑弥呼那并不出众的容貌以及平板样的身材,居然会长成现在这副祸国殃民的样子。

    真该说一声女大十八变么?所以说,每一个未成年的妹子都是一个潜力股。不知道什么时候,丑小鸭就会变成白天鹅。

    “杰尔夫大人,您来了。”这个时候还是小鹤开口解围,缓解了杰尔夫的尴尬,端上两杯清茶递到卑弥呼与杰尔夫面前。

    杰尔夫不习惯和浓茶,这点小鹤还是清楚的。

    “妾身在您面前真的这么可怕么?”卑弥呼哀怨的眼神看着杰尔夫。

    那眼神怎么看怎么觉得杰尔夫像是个抛妻弃子的禽兽。

    “妾身不够美么?还是说妾身不够优秀?”卑弥呼难得站起身,走到杰尔夫的身边。

    右手搭在杰尔夫另一边的肩膀上,虽说是穿着宫装可距离如此近,宽松的宫装下若隐若现露出一片雪白,凑到杰尔夫耳边,口中喷着热气弄的杰尔夫耳朵痒痒的。

    当然他的心里更痒。

    显然,卑弥呼并不打算放过杰尔夫。

    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卑弥呼与以往不一样,似乎有些太主动了。

    杰尔夫的定力原本就不怎么好,再加上体内黑暗种子负面情绪的催发与某个诅咒的作用,这么多年该吃“素”已经很难得了。

    现在肉送到嘴边,吃是不吃?找本站搜索"CM"或输入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