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开局血崩的无限 > 第四百五十五章木叶天才何其多?
    三代呵呵的笑着,并没有因为杰尔夫的喧宾夺主而感到生气,反而十分乐得见到这种情况。

    大蛇丸伪装成的音忍带队上忍,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瞟了一眼三代。

    “猿飞老师...你真的老了...若是二十年,不...十年前的你都不会这般。”

    比赛在杰尔夫的宣告下继续进行,但鸣人此时却已经对奥摩伊提不起什么兴趣。最终以奥摩伊认输,鸣人晋级草草结束。

    下一场“日向宁次vs阿茨伊!”

    又是木叶忍者与云忍的战斗么?而且又是你的弟子,一个鸣人已经这么强大了,据说你的这名弟子比鸣人还要强。

    这次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真是太有趣了。大蛇丸一脸兴奋的舔着嘴唇。

    连续两场木叶与云忍的比赛,要说没什么联系众人是不太信的。可硬要说一定有什么联系,却又不见得。

    也许真的是小概率的巧合呢?

    “正合我意!”宁次抱着双手嘴角上扬。

    云忍,多年前在日向家劫走雏田大小姐这笔总账,可得好好和你们说道说道。

    一个胸前长着硕大双峰,约二十岁左右金发碧眼大波妹走到萨姆伊身前,每走一步两颗球都会引起一阵汹涌的澎湃。

    波涛胸涌这个词用在这个大波妹身上在合适不过了。

    “小心些,萨姆伊。这个日向家的小鬼也是那个人的徒弟。”

    萨姆伊,云忍村带队上忍之一。同时也是萨姆伊的亲姐姐。

    “姐姐放心吧,奥摩伊的仇就交给我。我会让这些木叶忍者见识到我们云忍的毅力!”

    就是因为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我才让你小心啊。萨姆伊对自己这个热血笨蛋的弟弟有些头疼。

    这家伙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难道他没有看到奥摩伊惨败的下场么?单凭那个白眼小鬼给他的感觉,危险性更在刚上那个叫做鸣人家伙之上。

    同时萨姆伊的心里也涌出一股苦涩,为什么同样是五大忍村之一,木叶的天才就如同雨后春笋一个接一个的冒出?

    上天真是不公平。

    上天当然是不公平的,所谓给你关闭一扇门就会给你打开一扇窗户的说法,只是可笑的自我安慰。

    有些人天生下来就比别人有优势。

    天生下来悟性就比别人高,天生下来就比别人学得快。

    我们把这种人叫做天才。

    而火影世界对于忍者这种职业也有一种人天生就有优势。

    火影世界把这种人叫做血迹限界者。

    日向宁次,两者兼具。

    国字脸,左肩上刻着一个火红色“热”字的少年来到赛场。阿茨伊,云忍村下忍中的精英,最具潜力的下忍,参上。

    另一边一身白色长衫,除了发色之外全身皆白的宁次缓缓上场。

    “喜欢背后使些小手段的云忍,终于舍得正面出手了?”

    眼神、语气,无一例外充斥着不屑与轻蔑。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阿茨伊嘴上虽然说的轻松,可看到宁次时却不敢大意,缓缓的抽出身后的长刀。

    只有握住刀才能给他内心带来宽慰。

    “不知道?哈哈哈...”宁次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

    多说无益,唯有一战。

    “云流*火炎斩”面对宁次,阿茨伊打算先下手为强。

    双手持刀,一把普通的长刀阿茨伊以一种双手剑的方式施展。一股灼热的烈焰顺着阿茨伊的查克拉将长刀包裹。

    火焰刀!

    刀术虽然也属于体术流的一种,可并不是说使用体术期间就不能夹杂着忍术。雷影的雷遁雷之铠也是体术+忍术的结合。

    体术+忍术这种组合之所以很少见的原因,是因为五行遁术不好附着在*上罢了。

    “回天!”宁次的回天比雏田能够影响的范围大了一倍不止。

    宁次很早以前就能够自由运用回天。

    虽然回天这招号称绝对防御的体术,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绝对防御。有5°的死角的缺陷,同时以绝对的力量压下时回天是无法招架的。

    但阿茨伊明显不在此列。

    自然他引以为傲的刀术被瞬间弹开了。

    这还没完。宁次释放回天挡下阿茨伊的刀术,立刻欺身而上。短距离的近战,可是连体术达人雷影都对日向一族的忍者畏惧三分。

    日向一族虽然不能使用忍术,可短兵相接时他们是体术忍者的绝对克星。火影世界中的体术达人只修*,不修内脏。

    他们的内脏如同普通人一样脆弱。

    而日向一族的柔拳可以直接攻击内脏。

    阿茨伊面对的宁次更是日向一族年轻一辈的佼佼者。

    所以他没有一丝希望。

    短短数个交手后,阿茨伊身上手腕上密密麻麻出现无数红点。

    那是日向一族最基本的进攻手段。

    点穴!

    “查克拉...使不出来...”手中的长刀插在地上,阿茨伊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此时的他连抬起眼皮的力气都没有。

    反观宁次,不但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甚至连衣角都没有脏。

    “刚才被鸣人完虐,那个叫做萨姆伊的废物不是都说了么。你都知道当年杰尔夫大人,带着二十人杀上你们云忍村,全村上下包括雷影本人都被打败。这个被你们当作耻辱对吧?”

    居高临下宁次扬着下巴对着阿茨伊,开口。充满了讥讽。

    “可你知道是杰尔夫大人为什么这么做么?你知道为什么鸣人那么生气么?”

    “当年你们云忍以和平为由来木叶缔结盟约,可是背地里却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居然趁夜,潜入我们日向一族腹地,绑架我们的族人。打算密谋夺取我们日向一族的白眼。”

    “结果被杰尔夫大人识破,终止了这场阴谋,并且带人杀上云忍村为我的族人讨回一个公道。这就是你们云忍所谓的屈辱?还以一副被害人的形象自居?喜欢背后耍手段,一群卑鄙小人尔。”

    “这笔账我先来讨回一点利息。”

    宁次说着抬起了双手,摆出一个奇特的动作“现在你站在我的领域内。你没有一丝希望...”

    “八卦,六十四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