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开局血崩的无限 > 第四百五十四章这里我说了算
    “刀术?你这种软绵绵的刀也配叫刀术?和我曾经见过的那一位相比,你的刀术差远了。』天籁小说Ww『W.⒉”

    “虽然我学艺不精,可对付你也足够了。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刀术!”

    鸣人将苦无横放在身前,整个人气势一变。

    “那个姿势!”砂忍的带队上忍瞪大了双眼紧盯着鸣人,冷汗直冒像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个手持短刀的白男子出现在马基的脑海之中,随后他使劲的摇了摇头。“不可能...那个人早就死了。”

    口气怎么听怎么像是在自我安慰。

    可是那个姿势,实在是太像了。

    看着摆出迎战姿势的鸣人,一种不详的预感笼上马基的心头。

    一刀,仅仅是一刀。鸣人以手中的苦无为刀,面对使出一堆眼花缭乱招式的奥摩伊,只挥出一刀。

    简简单单的一刀。

    毫无丝毫花俏。

    啪,奥摩伊手中的长刀被瞬间挑飞,直直的插在地面。奥摩伊本人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到底生了什么,茫然不知。

    “那个刀术...”大蛇丸瞳孔一缩,想到了某个男人。那个在他们三忍风头最紧时期都要避其锋芒的男人。

    “你居然把他...有趣,真是有趣。”湿漉漉的舌头忍不住伸出来在唇边舔了一圈。

    “可惜鸣人天生不是使刀的料,到目前为止也只学会这么一招。”杰尔夫语气略带遗憾。

    当苦无触碰到奥摩伊的脖子,颈部传来冰冷的凉意才让奥摩伊清醒过来。

    我竟然输...了?可怎么败的?

    奥摩伊无法接受自己莫名其妙的失败。

    一定是木叶忍者用了卑鄙的手段!

    怒急攻心的奥摩伊想要拿回长刀给对方一个狠狠的教训。然而颈部传来的微痛以及血液的腥味,让他冷静了下来。

    鸣人冷冷的看着他,表情似乎在嘲弄。手中的苦无轻微一按,细嫩的颈部便压出一条细微的血痕。

    “看来你没人认清形势,需要我让你冷静一下?”鸣人居高临下看着奥摩伊眼中尽是鄙夷“我刚才想起来了,你口中说的所谓屈辱。”

    “你若是不提那个还好...你居然有脸说?”

    “明明是你们云忍先使用卑鄙的手段,我们木叶为了和平找上你们云忍试图结盟,而你们却在背后搞些小动作。现在却说的大义凛然,见过不要脸的,却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鸣人的语气中带着难以抑制的怒意,那森然毫不掩饰的杀意使得周围的人都纷纷侧目。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前一秒还好好的鸣人,下一秒突然暴怒。

    是刚才那个云忍说了什么?

    人有逆鳞,鸣人的逆鳞在杰尔夫、雏田身上,当然还有与他羁绊身后的佐助。前者是将他拯救与水火之中的救世主,他敬重他崇拜,是如同自己父辈一般敬仰的存在。

    而后者...更是在自己孤独,自己寂寞,自己觉得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默默陪伴自己的女孩。他漩涡鸣人之所以能从杰尔夫的魔鬼训练中坚持下来,多亏了那个在暗中一直为自己加油打气的雏田。

    他知道,他都知道。因为九尾的感知,更在白眼之上。

    现在对方两样都侮辱...没有当场杀掉他,已经是鸣人极大的仁慈。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个白痴鸣人如此生气。”佐助哼一声,接着转过身看着身后的木叶众小强“我说,以后遇到云忍的时候不要手下留情。”

    “别一副老大哥的口气。这个不用你说,我们也会去做。我早就看那些云忍不爽了...哼,我们日向家和他们还有一笔账没有算清。”宁次抱着双手,侧身看着场下,白色的瞳孔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我们没有...”奥摩伊试图辩解,然而迎接他的是响亮的一巴掌。

    “你闭嘴,嘿嘿。如果不是杰尔夫大哥实力过人,恐怕那件事我们只能打断牙齿往肚子里咽。而且作为战败一方,你们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狂吠。”

    越说越气,照着奥摩伊的脸颊就是一拳,右脸高高的肿起。

    “混蛋,够了吧!”

    “你们木叶的人想要干什么?”

    作为裁判的月光疾风还未表示,鸣人的这一举动引起了云忍强烈的反应。纷纷叫嚣着要求立刻停止这场比赛,并且判鸣人失去参赛权。

    月光疾风看了看赛场又看了看三代,不知道该如何判决。云忍村可不是那些小村子,若是他偏袒一方说不得会让人诟病。

    月光疾风的迟疑却让云忍一方更加嚣张,他们理所应当的认为这是木叶服软了。

    情绪激动下,就连作为云忍的带队上忍也站了起来,朝三代出抗议。

    然而迎接他的一道冰冷的目光,让他好不容易提起的气势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去不复还。

    整个人都萎了。

    这时他才想起,站在三代身边的男人,可是当年带着二十几个人就单挑整个云忍村,杀的云忍村上下胆寒木叶的暴君凯撒。

    对方杀过的上忍比他杀过的下忍还多。

    而且...这里还是木叶的地盘。

    “比赛还没有结束,吵什么吵?身为忍者少不了会遇到被俘虏的情况。为了获取对方口中的情报,敌人的手段往往无所不用其极。你们云忍的器量只有这么一点么?还是说云忍村就是这么教你们的?”

    杰尔夫只是一个眼神就让那群叫嚣不断的小忍者们冷静下来,犹如寒冬三月北风呼啸,一盆冰水倒下,全身上下都是透心的凉。

    甚至一些胆子小的忍者,脚下已经开始打着摆子了。

    “有一点,我希望你们记住。”杰尔夫冷冷的扫视了一圈,所有忍者在他目光所触及下纷纷底头,不敢与之对视。就连那些忍村的带队上忍也不例外。

    杰尔夫的气场实在是太强了。

    “这里是木叶,就算你是龙也得给我盘着,你是虎也得给我卧着。在这一亩三分田,我说了算。”

    “你们的同伴没有认输,我宣布比赛依旧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