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开局血崩的无限 > 第四百三十一章所谓分班,所谓团队 1
    “恭喜大家能够从忍者学校毕业,下面我开始分组,请念道名字的人请到相应的教室等待。”

    伊鲁卡站在讲台上元气满满的说道。

    鸣人终究还是顺利毕业了,没有什么盗取封印之书。多重影分身毕竟也属于分身的一种。

    “...”

    “第七班,佐助、鸣人...还有小樱。”

    “...”

    “伊鲁卡老师!”所有通过毕业考试的学生们全部分组完毕后,鸣人将自己的手举的高高的。

    “什么事啊,鸣人?”看着全年级第二学生的举手,伊鲁卡笑着问道。对于每一个老师而言,没有哪个是不喜欢成绩好的学生。

    “其实也没什么?我想请问下这个分组是怎么划分的啊?还有我们的带队老师是谁?嘿嘿。”

    鸣人笑着问道,并且露出他那上下两排洁白的牙齿。

    “你问这个啊,当然是三代目大人咯。至于带队老师是谁也是三代目大人安排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伊鲁卡说着双手一摊,然后右手指向鸣人

    “还有你这小子见到带队老师以后可给我老实一点。那些大人可不像我这么好糊弄。”

    “哦...”当鸣人听到三代二字的时候,阳光般微笑的表情微僵,转瞬即逝。这个小细节在座的同学都没有发现,唯有坐在鸣人身边的佐助捕捉到。

    “放心好了,伊鲁卡老师,我可不会给你丢脸的。”

    “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这个小子,佐助你帮我看好他。”

    “谁要这臭屁佐助看好我啊,伊鲁卡老师你这是对我的不信任。”

    ...

    “怎么说呢,我对你们的第一印象,蛮讨厌的。”

    在所有分组的小队都被带队忍者带走许久之后,一个戴着面罩,懒精无神的家伙出现在三人的面前。

    木叶第一技师,复制忍者卡卡西参上。

    “哼。”佐助没有说话,只是冷哼一声瞅了对方一眼。

    小樱则是惴惴不安的打量着自己等人的带队忍者。

    “啊,终于出现了。”唯有鸣人阳光的冲着对方一笑,看着鸣人阳光般的微笑卡卡西微微一愣,似乎和记忆中的某个人影重合在一起。

    像,真像,性格和笑起来的样子都完全一样。老师...这就是您的儿子么?

    然而对方的下一句话就将卡卡西的幻想击得粉碎。

    “我对你的印象,也蛮讨厌的。迟到的死鱼眼。”

    “...”

    我收回刚才的话,老师,他和您一点也不像。

    “明天早上六点,木叶34号训练场,不要吃早饭,会吐的。”

    在简短的介绍后,卡卡西便以一个漂亮的瞬身术消失在三人的面前。

    “唉、唉、唉...老师真是的,这么快就走掉了。”小樱双手叉腰一脸遗憾的说道,接着看向自己身边的佐助脸上泛起一丝红晕。

    “佐助...要不要...我们一起。”

    然而正在犯花痴的她并没有注意到,佐助和鸣人的注意力根本不在她的身上。

    “鸣人呐,你怎么看?”佐助酷酷的一挑眉毛,别过脑袋对鸣人道。

    鸣人依旧保持着微笑,只是这原本阳光般的微笑,此时却有一种让人心底发寒的感觉。

    “这就是精英上忍?感觉...不怎么样。不及君麻吕大哥的一半强。这种等级的家伙,真的有资格教我们?”

    “总之他有没有资格教我们,明天早上就知道了。希望他能够给我们带来惊喜。对了佐助,小心一点,他遮住的那只眼睛。那家伙全身上下都是破绽,唯有那只眼睛给我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哼,你的感知还是那么敏锐。”佐助轻笑,冰冷的面瘫表情中难得露出微笑。

    一旁的小樱虽然没听清两人的对话,却看到佐助那一抹微笑,竟然看呆了,胸口犹如小鹿乱撞般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

    “那是,多亏了九喇嘛。”

    “明天恐怕得露点真功夫才行。杰尔夫大哥不是说过,狮子博兔亦用全力。可别在阴沟里翻船哟。”

    “白痴鸣人明天可不要拖我后退哟。”

    “臭屁佐助你才是。”

    两人对视一眼,纷纷露出只有对方才会懂的笑容。

    第二天凌晨,整个木叶村被白色的雾气笼罩。卡卡西手持鲜花来到慰灵碑前。

    “带土,我又来看你了。昨天我看到了老师的弟子...”

    犹如一个啰嗦的大妈,絮絮叨叨的说着,等回过神时已经快要到中午了。

    “抱歉,我迷失在人生的道路上。”

    卡卡西嘴上说着道歉,脸上却毫无歉意的出现在34号训练场上。

    “我这里有两个铃铛,你们的任务就是从我手中将这两个铃铛抢走。失败的人退回忍者学校,并且被绑在柱子上没有饭吃。”

    “你们最好抱着杀掉我的信念,否则你们是完成不了任务的。”

    一边说着,卡卡西从自己的忍具包中拿出了一本书。亲热天堂。

    “呐,臭屁佐助,我们好像被小瞧了。你说,该怎么办才好?”

    鸣人依旧在笑着,只是那笑容的背后隐藏着无尽的寒意。

    “让他付出代价。”

    佐助的回答更是直接,语气中是纯粹的冰冷。

    话音落下,便以一个超乎想象的速度超卡卡西袭去。

    34号训练场附近的树林中,两个身穿白衣的男子并排而站,冷眼旁观着一切。

    “君麻吕,你觉得那家伙如何?”杰尔夫问道,这时场上的佐助已经率先朝卡卡西发动攻击。

    佐助是他一手教导出来的,配合上他的写轮眼比起一年前的小李和宁次只强不弱。

    “白牙大人的儿子?真给白牙大人丢脸。好弱的体术。”君麻吕毫不留情的批判,现在的他的确有这个资本这么说。

    木叶之中,除了杰尔夫以外没有人能够稳胜他。包括老迈的三代与团藏。

    “这样的人也配称为精英上忍?感觉和凯前辈的实力差太远了。”

    “哈哈哈,别这么说。卡卡西那小子可是五岁从忍者学校毕业,六岁晋级中忍,十二岁担任上忍。一手白牙刀术无人能及。”

    杰尔夫说着,看着卡卡西的眼神变得十分诡异。

    “只是...在某次任务之后,在获得某个友人的遗物后,这小子就颓废了。虚度了十二年的光阴,如今的他仅仅比十二年前强一丁点。”

    “您是说写轮眼?舍弃自身的,而去追求所谓强大的力量?本末倒置的行为。”君麻吕依旧语气平淡,面无表情在那平淡的语气下压抑着满腔的怒火。

    “如果有机会,请大人允许我亲手教训他一次。就用我手中的利剑。我要让他知道,自身的东西远比别人的更好。”

    骨刃在阳光下反射出白色的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