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开局血崩的无限 > 第四百一十二章宇智波五五开
    宇智波一族瞬身止水的离奇死亡,在木叶村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宇智波止水,这个有着最强宇智波称号的男人。竟然在战场上都没有战死的他,竟然在自己所在的村子里不明不白的死去。

    最可怕的是,他不但死了,而且双目被挖。

    这就是说,有人为了止水的写轮眼而杀了他。一时间闹的整个木叶村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连身为木叶警卫部的一员,止水这样的强者都死在村子,甚至连呼救都来不及。那么在这木叶村中还有什么安全的地方可言?

    自危的不止是木叶村的普通村民,宇智波一族的族人更是如此。族中的每一个人神经都崩的紧紧的。

    在他们的眼中,看谁都觉得像杀害止水的犯人。以往宇智波族人都会一致对外,而现在他们连身边的族人都开始怀疑。

    首当其冲的便是在止水死亡前几天,与他见过面的宇智波鼬。

    有些疯狂的宇智波族人已经不管鼬是不是族人的儿子,也不管他到底是谁的弟子。

    在族长家中与宇智波鼬大闹一场,鼬一口咬定他不知道止水的。

    其实隐约间他大概知道原因,团藏...止水最后见过的人是团藏。可他不能说,现在族人的情绪如此激动,一不小心就会酿成灾祸。

    宇智波将与木叶彻底决裂,没有一丝回转的余地。木叶不可能为此交出团藏,宇智波也会可能因此而放弃。

    这不是鼬希望看到的,他曾拜访过自己的老师...杰尔夫告诉他与他所想相同的答案,不能说。

    看着愚昧的族人,看着逐渐腐朽的家族。鼬的眼中露出深深的厌恶与厌倦。

    他不喜欢这里的一切。除了争斗就是争斗为的是权力,与木叶高层斗与自己的族人斗,明争暗斗,这其中还包括了他的父亲,宇智波富岳。

    腐朽的家族,需要浴火方能重生。这一句话一直在鼬的脑海中不断的回响。腐朽、重生、腐朽、重生。鼬的眼神越发的坚定,他越发确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然而事件并没有到此结束,没过多久那些神经兮兮的宇智波族人,将战火转移到了其他宇智波族人的身上。

    而其他受到战火波及的族人正是效忠杰尔夫的那一拨人。每时每刻宇智波一族的腹地中都不断的响起争吵声。

    之所以会变成这副模样,其中多多少少有富岳在暗中推波助澜的作用。他希望借此削弱杰尔夫对宇智波的影响力。

    遗憾的是并没有成功,事情并没有如同富岳预料中的那样发展。反而让这件事的知情者,宇智波鼬对自己父亲的成见更深了一分。

    针锋相对的斗争。

    最终,宇智波一族分裂...整个宇智波一族分成了两个派系。

    以宇智波族长宇智波富岳为首的激进派,与以杰尔夫为尊的武斗派。

    没错,武斗派。因为战斗力高的那一帮子宇智波族人都站在杰尔夫那边。

    当初跟随杰尔夫讨伐云忍村的那二三十宇智波族人,其中有近二十人达到了三勾玉。

    剩余之人最差也是两勾玉。正是因为这样强大的阵容,吸引不少不甘寂寞的年轻一派宇智波族人加入。

    每一个能达到三勾玉写轮眼的宇智波族人,最差都是上忍级别,三勾玉写轮眼能够带来多少便利。

    催眠、复制、洞察,这三个是基础能力。还能在一定程度免疫幻术。

    若是有一两手自己的绝活,那么成就甚至能达到精英上忍。

    精英上忍,别看火影后期影级不如狗,五影遍地走。可在秽土转生之前,每一个精英上忍都是忍村的宝贵资源。

    有不少小忍村精英上忍就担当一村之影。

    外挂一族的名头,可不是开玩笑的。如若不然,为什么几大忍村那么垂涎于写轮眼、白眼。血继家族开外挂就是那么不讲道理。

    别看激进派人多,因为里面大多包含了一些安于现状没有开眼的宇智波平民。他们不懂派系斗争,他们只是盲目的跟随族长的脚步。

    整个激进派一共算下来也才十多双三勾玉。

    一个家族有三十多个上忍,再加上三双万花筒,这也难怪富岳的野心会迅速膨胀起来。

    可惜现在分裂了,而且要是武斗派与激进派之间发生战争,在富岳眼中两边都是五五开。

    一旦那样,宇智波就真的废了。

    武斗派搬离了原本宇智波一族所在的腹地,选择距离杰尔夫府邸不远处的民房居住。

    这是杰尔夫亲自从三代那里拿到的批阅条。

    对于这件事,木叶其他的家族倒是没有怎么表态。

    第一,这不关他们的事。第二,宇智波一族变相削弱对于其他家族的发展是有好处的。第三,这不关他们的事。

    就连团藏也十分乐得看到这样得事,这样更方便他逐一击破,他难得的没有从中作梗。

    宇智波鼬则留在老宅,一方面是因为那里有他的家人。另一方面,这是富岳的命令。

    富岳已经向他严令禁止再与杰尔夫联系。

    夜里,激进派老宅中。

    “哥哥,你看你看,我又拿到了第一。鸣人那个笨蛋只拿到第二,他的分身术简直就是吊车尾。”

    小佐助拿着在忍者学校获得的成绩单,一脸笑意的高举到鼬的面前。一脸快来夸我的表情。

    鼬忍俊不禁的笑了笑,摸了摸佐助的头“嗯,佐助真棒。不愧是我的弟弟。”

    “别摸我的头,老摸头会长不高的。”佐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然后转过头一脸期盼的看着鼬。

    “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再去杰尔夫大人家里啊?好久没有和笨蛋鸣人一起修炼了。”

    刚说完便发现自己话语中的毛病,连忙解释“我可不是在想他哟,我只是好久没见到君麻吕哥哥了。嗯,就是这样。”

    呵呵,看着在自己身边叽叽喳喳个不停的佐助,鼬脸上难得露出一丝溺爱的笑容。

    这两兄弟人前人后简直判若两人。平时都是扑克脸,只有在值得信任的人面前才会露出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