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开局血崩的无限 > 第四百零四章赏金猎人角都
    咚咚,沉重的身体与地面接触发出沉闷声响,男子高大的体型在这地底酒吧中也十分显眼。

    酒吧内大部分的人虽然都喝着手中的美酒,但都纷纷将目光转向新来的男子。

    不怀好意的眼神在男子的身上不断扫过。

    然而这些不怀好意者在看到男子手中提着的灰布包时,瞳孔一凝,收回目光,继续喝酒、打闹起来。

    “啪”男子将布包放在一个木质柜台上,坐在柜台内的是一位衣着暴露的女性,她麻利的将布袋解开。熟练的程度,明显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布袋里面赫然是一颗鲜血淋淋的人头。

    坐台小姐完全无视这不知道要让多少女性尖叫的血腥一幕,竟然还拿起头颅仔细辨认。

    因为这是她的工作。

    没错,这里是黑市。另外一种叫法,这里是赏金猎人、流浪忍者的聚集地。是通过黑市散布的悬赏赚取佣金的地方。

    “这位大人,已经确认完毕。这是您的佣金,一共一千万两。”坐台小姐毕恭毕敬的将一封厚厚的信封,双手递交到男子的面前。

    在对方接过信封后,冲男子抛了个暗示性的媚眼,非常自然的将肩上仅剩的吊带拉下,露出浑圆的胸脯,手指在对方的手背后面画了几个圈。

    能够完成超过一千万两的悬赏,至少也是上忍程度。

    一个上忍程度的流浪忍者,在整个黑市都是非常稀有的。

    强者,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受尊敬的存在。

    如果对方有兴趣,坐台小姐不介意和对方发生一些**的深入交流。

    若是能得到强者的垂青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即使不能,退而求次能得到一点点强者植入自己体内的“种子”。自己在组织的地位中也能提升不小。

    那是来自强者的基因。

    黑市就是这样一个混乱、糜烂鱼龙混杂的地方。这里讲究的是拳头大的丛林法则。

    男子完全无视了坐台小姐的殷勤,对方火爆的身材丝毫不能提起性趣,显然也没有深入交流的意向。

    接过信封的第一时间竟然是将里面的钞票拿出来数了一遍。

    一双散发着幽幽绿光的小眼睛在坐台小姐背后的悬赏单上打量一番,随手扯掉一张便悠然离去。

    只留下酒吧中男人的调笑声和女人的怒骂声。

    “金钱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靠的东西。”

    男子小声嘀咕道。

    悉悉索索的声音从一旁的树林中传出,几个行踪诡异流浪忍者相互对视一眼,拿出武器悄悄的朝男子逼近。

    他们是从之前黑市一路跟过来的。

    作死的人,这个世界上从来不少。

    就在几人以为自己要得逞的时候,一条条黑色的触手从男子的身体中暴起飞出,毫无阻碍的刺入了几名流浪忍者的心脏。

    “劣等的心脏...连让我用一次的资格都没有。”男子说完,黑色的触手就将掏出的心脏甩到了一边,十分嫌弃。

    啪啪啪...一阵掌声响起。

    空气一阵扭曲,杰尔夫的身影渐渐浮现出来。

    “出手干净利落,不愧是和初代火影交过手的男人,泷忍村的角都。”

    “不过有一点我需要纠正,钱这种东西...是世界上最不可靠的。”

    角都一双绿豆眼注视着杰尔夫,没有理会对方的话反问道“跟踪我?”

    话音刚落,无数条黑色的触手朝杰尔夫卷去。一言不合便开打,而且还是发问之后。这莫非是传说中的话聊战术?

    杰尔夫可不是那几个流浪忍者,角都的触手虽多,可却奈何不了他。脚尖在地上轻点,便躲过了触手的攻击范围。

    一击不中,角都见杰尔夫任然没有战斗也意思也便罢手。

    “我见过你的画像,木叶的暴君凯撒。你在黑市的悬赏可是价值九千万两。”

    角都一脸贪婪的说道,看着杰尔夫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座金山。

    “大名鼎鼎的木叶暴君来找我有何贵干?”

    角都不是战斗疯子,虽然他爱钱,但也很会审视度量,评估双方的实力差距。这也是为什么,身为叛忍的他在杀死不少五大国忍者换取赏金还能逍遥的缘故。

    影级的实力,再加上不会主动招惹对不起的人物,这就是他能活这么多年依旧逍遥在外的原因。

    “角都先生,这么些年漂泊在外想必你已经很累了吧?”

    杰尔夫看着披着一身灰色大衣的角都缓缓说道,此时角都并未穿着晓组织中那标志性的红云底黑袍,这说明角都还未加入晓。

    “嗯?你是想拿老夫的这颗人头?”

    角都微微一顿,全身肌肉紧绷起来,绿豆般大小的眼睛露出危险的光芒。这么多年来,这种明目张胆要杀自己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杰尔夫见角都想差了,连忙否认。

    “不不不,我并无此意。我的意思是,角都先生漂泊在外这么些年,很多事情已经看开了吧。有没有想过待在第一地方?”

    杰尔夫没有再拐弯抹角,略带委婉的道。

    “你们木叶想招揽我?”角都满脸诧异道。

    “不,不是木叶...”杰尔夫果断的摇了摇头。

    没有哪一个忍村会收留其他忍村的s级叛忍。

    固然是因为s级叛忍的危险程度,其次,这是忍界默认的规矩,身为忍者最看重的就是忠诚。

    无论对方有什么苦衷,但叛忍就是叛忍。叛忍能背叛第一次,就能背叛第二次。

    有哪个忍村没几个叛徒?要是大家相互收留对方村的叛忍,忍界早就乱套了。

    杰尔夫没有为角都打破这个规矩的打算。区区一个角都,还不值得。

    “不是木叶...”角都闻言沉默数秒,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杰尔夫“莫非是你?”

    “正是。怎么样,有兴趣么?”

    角都原本是打算回复一句没有兴趣,按照他原本的秉性也的确会这么回复。他所在意的只有钱,除了金钱以外终日如一具行尸走肉。

    没有理想,没有追求...

    不知怎的,看着杰尔夫的眼睛角都瞬间回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情,那颗许久不曾跳动的心脏今日难得的涌入一股热流,竟然鬼使神差的回了一句

    “有趣,拿出你的本事。我很想知道这几年新冒头的小辈有什么能耐。打败我,我就同意。”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