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开局血崩的无限 > 第三百九十五章我叫漩涡鸣人,是个怪物
    小鸣人吃力的拖着浑身疼痛的身体,走进了木叶西面的一个小木屋。天籁小说Ww

    闻到木屋中飘来的香味,狠狠的咽了咽口水。快步走到前方的一个柜台。

    “叔叔,我饿...”小鸣人看着站在柜台里面身穿绿色马甲的忍者,小声的说道。

    对方脸上原本挂着的微笑在看到说话的对象是小鸣人的时候,脸色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度之快,让人叹为观止。

    川剧变脸都没他那么迅。

    眉头大皱的看着小鸣人,眼中尽是抑制不住的厌恶。就像看到什么极其恶心的东西。

    “怎么是你?”

    这个小怪物怎么还没有死,真是讨厌,如果不是三代我...

    “谁是你的叔叔?你这个怪物。”

    “对...对不起。”小鸣人一缩,十分害怕。可腹中的饥饿促使他看着对方再次开口“可是...叔,我是说,我饿。”

    说道一半,想到什么立马改口道。

    “哼哼,你这个吃人的怪物也会饿么?”那名忍者一脸凶相。

    “对...对不起。”小鸣人再次开口,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

    “那你说,我是一个怪物,我该死,不应该出现在大人您的面前。说十遍,我就给你吃的。”

    那名忍者在身后搜索了一会,手中提着一个餐盒对小鸣人说道。

    小鸣人此时全部的注意力都被那餐盒所吸引。

    “快...说!”那名忍者一脸不耐的拍着桌子,吓的小鸣人一哆嗦。

    “我是一个怪物,我该死...”

    “我是一个怪物...”

    “我该死...”

    ...

    小鸣人不太懂这句话的意思,可为了吃的,为了不饿肚子,所以照着对方的话念了出来。

    那名忍者听的哈哈大笑,最后将手中的餐盒,朝桌子上一派。

    “拿走拿走,这是你的东西,你这个小怪物。赶快离开这里,别让我再看到你了。”

    小鸣人如获至宝的拿起餐盒,转过身礼貌的朝对方道了声谢。急急忙忙一瘸一拐的朝门外跑去。

    “哈哈...怪物只配吃馊饭。”小鸣人离开木屋的时候,隐约听到里面传来一句。

    当小鸣人走出那个小木屋,回头看着木屋上方,一个招牌上面写着木叶救助站,五个明晃晃的大字衬托着鸣人的背影,这时显得那么的刺眼。

    走到一旁的小树林中,小鸣人就蹲在地上一脸迫不及待的将手中的餐盒打开。

    一股股很重很重酸酸的味道立刻弥漫开来,和小鸣人身上的味道有些相似。

    这股味道的来源正是小鸣人手中的餐盒。

    饭已经馊了,正常人无论如何都不会选择吃这玩意。说不好会闹肚子,黏稠状的米饭上还散落着一些土黄色的颗粒。

    那绝对不是什么配菜,而是...沙子。掺了沙子并且已经馊的盒饭。

    小鸣人像是习惯了这一切,却毫不在乎的端起餐盒,狼吞虎咽的大口大口吃了起来。边吃还边露出一脸满足的笑容,就像在吃什么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

    与饥肠辘辘,忍受着胃液在腹中翻腾。有东西能够填饱肚子小鸣人已经很知足了。饥饿到极限时,小鸣人连草地上的草根都吃过。那味道,绝对比面前这馊饭更让人难以接受。

    将手中盒饭中的最后一个米粒咽下,小鸣人舔了舔干干净净已经和刷过了一样的饭盒。摸了摸肚子,感觉有些意犹未尽。

    无奈食物已经吃完,站起来拍了拍身子,朝之前来时的路走去。

    “我看到他了,那个怪物。”

    然而还没等他走多久,一个让小鸣人十分害怕的声音响起。

    许许多多拿着钢叉、锄头的村民们快步跑了过来,将幼小的鸣人围在里面。

    小鸣人想要逃走,可惜育不良幼小的他体力尚不如同龄人,如何能从这些大人手中逃脱。

    湛蓝色的瞳孔中满是惊恐。

    张皇失措,只见他们每个人都用同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那种眼神小鸣人以前看不懂,只是内心深处有一种感觉告诉自己,对方不喜欢他。现在大概明白一些,那是厌恶的眼神。

    是自己做错什么了么?小鸣人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讨厌自己?

    “你们看啊,就是这个怪物,刚才我的孩子遇到他了。差点被他吃掉。你们看看都流血了。”一个粗狂的男子拉着刚才的雀斑男孩,指着他的额头处的伤口道。

    上面有一个小小的擦伤,一点点的血迹渗出。其实那只不过是雀斑男孩逃跑的时候一不小心摔的。

    然而周围的村民显然不这么认为,他们会理所当然的将其归咎在小鸣人的身上。

    一个人要是厌恶另一个人,无论对方做什么,都会将错误强行安置在他身上。

    “可是三代大人...”村民们小声的嘀嘀咕咕。

    正巧一块石头砸在幼小的鸣人身上,鲜血迸溅。

    “好疼...好疼...”小鸣人捂着额头上的伤口,泪水涌上眼眶。可他强忍着泪水没有落下,他知道,若是哭出来,人们会更兴奋。

    众人像是受到了什么鼓舞,石头一块接一块的砸来。

    “你们看呐,那个小怪物的血居然也是红色的。”

    毒打、欺辱、针对,这些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小鸣人每天都在接受这些。

    小鸣人的眼神渐渐开始变的麻木。他不懂,为什么别人有爸爸妈妈,而自己没有,他也不懂为什么别人要骂他小怪物。我更不懂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讨厌他。

    幼小的他什么都不明白。

    也许真像大叔们说的那样,我真的是个怪物。

    这时已经眼红的一个村民对着小鸣人的脑袋高高的举起了锄头。

    要死了么?小鸣人神情恍惚。幼小的他也不太懂什么是死亡。他只知道,也许死亡之后就不用在面对这些。

    也许我死了才是最好的事。

    “嗯?”没有预想中的疼痛,等待了许多也不见动静。小鸣人悄悄的睁开一只眼睛。

    看到的确是一个高大的白色身影挡在他的前面,为他挡下了这致命的一击。

    白色的长袍顺着风,飘荡在空中,这一幕,深深的烙印在鸣人幼小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