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开局血崩的无限 > 第三百六十七章笼中鸟
    只是一个宇智波一族的小鬼,进去就进去吧。天籁小说Ww万一要是因为这次的事情吹了,长老会一定会吵翻天。

    “鼬,还不谢谢日足大人。”杰尔夫冲与他一起来的宇智波小鬼一阵挤眉弄眼。

    鼬闻言十分乖巧的朝日足一鞠躬“谢谢日足大人。”

    “无妨...无妨。”日足有些尴尬的笑笑。

    没错,这个小男孩正是年仅七岁的宇智波鼬,他是宇智波富岳那厮强行塞给杰尔夫的。

    理由是为了培养宇智波一族优秀的下一代。他也不怕杰尔夫把自己的孩子给养残了。以杰尔夫的腹黑程度来说,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可能。

    想象一下吧,鸣人一样性格的鼬。

    唔,等等...鸣人性格的鼬?!那佐助...噫...netbsp;  根据一段时间的接触,杰尔夫对其的评价总的来说,宇智波鼬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孩子。非常听话,非常懂事。

    抛开年龄太小,无法判断忍术上天赋。

    单单就论忍具而言,宇智波鼬天生具有一种异于常人的天赋。

    其忍具的水平已经可以完虐一般意义上的中忍。这也难怪,年仅七岁的他已经能够从忍者学校毕业了。

    可是...鼬做事上有些太过于刻板了。这种情况说的好听点是少年老成,说的不好听就是食古不化。

    还有一点...或许连鼬自己也没有觉。他固执的程度乎常人。杰尔夫已经算是一个固执己见的人了,鼬的固执程度比杰尔夫更甚三分。

    一旦他认准一件事,他就是彻底贯彻的进行到底。

    相比起一般的小孩鼬优秀足以掩盖这些,他是一个有着自己想法的孩子。很独特...

    中间略过一些小插曲,杰尔夫与日向一族这次的洽谈十分的愉快。进行的也十分顺利。两者都收获了各自所需要的东西。

    “杰尔夫先生...”双方气氛正浓的时候,日向日足朝杰尔夫微微一鞠躬,像是做了一个极大的决定。

    “能否请您也做小女的老师,并且指导小女忍术上的修行?”

    “啥?”杰尔夫一脸懵逼,这次他是真的懵逼了。

    富岳让杰尔夫知道鼬来能用富岳知道杰尔夫部分实力,足以教导鼬来解释。可日足这一出是...几个意思?

    杰尔夫出手的次数少的可怜,除了九尾之战的时候出手,剩下的出手时机要么是在大名府的时候,要么...就是在木叶对付根的时候。

    杰尔夫很想凑过去问一句,你真不怕我把你女儿给养残了?

    比如抽烟、喝酒、打架、纹身、说脏话但我还是个好女孩?

    要知道,杰尔夫刚才见过日足的女儿小雏田。还只是一个在牙牙学语的小豆丁。

    不过下一刻杰尔夫就有些明悟了。

    他在日足的脸上看到了挣扎。

    这不是日足的意愿...那么,会是谁的意思呢?答案还用明说么?

    日向长老会,大概是担心我会偏向宇智波一族,担心现在承诺的事情会变卦。

    杰尔夫现在的身份与能力可是木叶的香饽饽,没有谁会与钱过不去。况且杰尔夫现在又没有加入什么家族,算是个自由人士,任谁都想将其绑上战车。

    培养雏田?这个主意不错。可以考虑。

    接着杰尔夫第一个想到了鸣人,不如趁早撮合撮合这俩小两口?

    现在鸣人还处于三代的监视之下,自己最近在木叶闹的有够大的,木叶能够容忍自己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自己能够为木叶带来实在的好处。

    而鸣人...他的身体里面可是九尾,做得太过容易引起反弹,目下最好还是不要轻易触及三代这根神经的好。

    不过迟早鸣人的监护权自己会拿回来的。无论是对于答应四代的承诺,还是今后计划的实施...

    想到这里,杰尔夫朝日足笑了点了点头。

    “日向大人,承蒙您这么看得起在下。这件差事,本人就接下来了。”到时候,可不要后悔哟。

    你们日向一族的体术我可是垂涎很久很久了。

    别人没有白眼,无法学习那些秘术。但这对我,根本不算是个问题。

    日足闻言如获大赦,心头一宽,总算是完成长老会的任务。可一想到自己女儿的未来,不由得心头一紧,好歹是协同四代降服九尾的男人,应该不至于太差吧。

    那纠结的表情看得杰尔夫都同情他,连自己女儿的未来都要拿出来做筹码,这种族长当的真心太窝囊了。

    从日向一族聚集地出来,杰尔夫便带着鼬朝宇智波一族所在的位置走去。

    “鼬...你怎么看?”

    杰尔夫没头没脑的突然问了一句。

    鼬一愣,以为杰尔夫是在考较他,想了想便说道。

    “老师,您是说那位日足大人的做法么?我觉得...”

    话未说完,便被打断。

    “不,我是问你你觉得日向一族的气氛如何?相比宇智波一族。”

    鼬思考了好一会,有些不确定的开口。

    “日向的确当得起一个豪门家族,气势恢宏,一点也不比宇智波一族差。可是...在那里我总感觉他们族人与族人之间,关系有些微妙。具体是什么,我说不上来。”

    “那是恨...”杰尔夫脸上的笑容隐去,语气冰冷。

    “如果你从小就被设下封印,你的生死只在别人一念之间。你所做的决定,你所说的话,都有可能成为别人动封印的缘由。你当如何?”

    “怎么可能?这个年代,怎么可能还会有这种残忍的制度?”

    鼬有些难以接受。宇智波一族根本就没有宗家分家的概念,只要是开眼的族人,他们都会当做一家人对待。

    宇智波一族虽然对外高傲,可对家人还是很友善的。

    “宗家与分家...呵呵,这只是宗家为了避免被越自欺欺人的表现。”

    “不思进取...日渐腐朽,而那名曰笼中鸟的封印术,这就是腐朽的证明。笼中鸟,笼中鸟...这鸟既是被设下封印的分家,也是生活在过去的宗家。”

    “鼬...如果一个家族已经腐朽到无法挽回,不可救药的地步,那就毁灭他吧。有一句话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意思只有毁灭后才能带来新生,破而后立。”

    鼬听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