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开局血崩的无限 > 第三百零五章痛并快乐着
    素娜微微的喘息着,呼吸急促且沉闷,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表情看上去非常难受痛苦。

    同时脸上时不时浮现出一抹不自然的潮红色,身上微微有些发热,这真是高烧的症状。

    杰尔夫再次伸手摸了摸素娜的额头,滚烫滚烫的。

    这烧有些快的离谱啊,还是说她之前就已经有感冒的倾向了?杰尔夫来不及多想,慌慌张张的拿出一块毛巾随手施展了一个魔咒将毛巾浸湿,接着擦拭了下素娜额头的汗水,有些焦急。

    不能在这里耽搁...得找到感冒药才行,时间太长可能会把脑子给烧坏的。

    然而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海洋,从哪里去弄感冒药呢?

    对了,想到了什么,只见杰尔夫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堆瓶瓶罐罐,开始翻找起来。

    杰尔夫空间戒指中的确有许多的药剂,可那大部分都是补充体力、补充魔力还有治疗伤势的,就算是缺胳膊断腿的情况,杰尔夫都能从中给你找到接骨药剂。

    只需要短短一个晚上的时间,骨头就能完全长好。

    可这治疗感冒的...这还真不见得有。以杰尔夫现在的体质而言,感冒什么的根本没这个可能。

    所以你说,杰尔夫带那玩意做什么?

    至于现代的药品,效果和哈利波特的魔药一比就是渣渣。杰尔夫压根就没想过带那些东西。

    “找到了...”杰尔夫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白色的瓶子,里面装着一小半绿油油的不明液体。

    这是很久之前赫敏生病的时候,自己从庞弗雷夫人哪里拿到的对治疗感冒有奇效的药剂。

    唔,庞弗雷夫人出产效果自然是好的,就是这个味道嘛...就算是赫敏都不肯喝,最后还是杰尔夫各自威逼利诱才让她喝下一小瓶的。

    找到感冒药自然是好事,可杰尔夫现在拿着药剂,看着昏迷中的素娜再次犯难了。

    药是找到了,可是应该怎么让素娜喝下这就是个问题了。

    素娜现在可是处于昏迷阶段,这么难喝的药,虽然这么说有点对不起庞弗雷夫人,可这玩意真的超难以下咽。

    味道比复方汤剂还要难喝,复方汤剂的味道...疯眼汉穆迪曾经说过像精灵尿的味道。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精灵尿的味道的,总之很难喝就对了。

    这玩意比那还难喝...

    要是好喝一点就好了,可弗雷夫人就是这样一个严谨的医生。她才不会在乎什么药剂味道好坏,对于一个医生来说,疗效才是最重要的。

    就算素娜醒着都不见得肯喝,更何况是在昏迷中?强行灌入口中肯定是不行的,一不小心可能会呛入气管里面。

    怎么才能喂她喝下这感冒药剂呢?杰尔夫皱着眉头摇晃着口中的玻璃瓶。看着素娜难受的表情,杰尔夫着实不忍。

    看着素娜粉嫩的喘息着的小嘴,杰尔夫灵光一闪。莫非要...嘴对嘴?

    杰尔夫舔了舔嘴唇那颗闷骚的心有些意动,和妹子KIS什么的杰尔夫真不会嫌多,可万一素娜醒了怎么和她解释?

    嗯,这是特殊情况,是迫不得已的。嗯嗯,这都是为了素娜的身体着相。

    唔...就在杰尔夫自我安慰的时候,素娜痛苦的呢喃了一声,额头的汗水不断的渗透出来。

    都什么时候了,自己还在这里矫情个屁。

    想毕杰尔夫也不在纠结,掏出魔药仰头便朝自己口中倒去。

    呕,这玩意真不是一般的难喝。

    舌尖上的味蕾触及到绿**药,杰尔夫脸都绿了,差点没直接吐出来。

    怪不得当初赫敏打死都不肯喝这玩意,真是比屎还难以下咽啊。

    为了赶紧处理掉口中弥漫着的可怕味道,也为了素娜的感冒能够早点康复。杰尔夫扶起素娜的额头,食指轻轻的托住素娜的下巴,大拇指向下拨动,素娜的诱人的小嘴便打开一条缝隙。

    透过微张的小嘴,杰尔夫能够轻易的看到里面粉嫩的小香舌。等不及仔细端详,杰尔夫立马就把自己的嘴唇凑了上去。

    为了防止药剂从边缘漏出来,杰尔夫的嘴唇与素娜的唇瓣紧密的贴在了一起,四篇唇瓣相连接,只留下紧密相连的一条缝隙。

    好软,这是杰尔夫的第一反应。与小壮那紧实火辣的唇瓣相比,素娜的嘴唇要柔软的多。

    就像棉花糖一样,恨不得立马将其吞下。

    还不等杰尔夫细细的体会素娜美妙的双唇,口中那药剂难闻的味道再次浮现。透过棉花糖一般的双唇,杰尔夫的舌头便触碰到素娜一排排珍珠一般的牙齿,用力一顶,便轻易的撬开。

    舌头推着药剂顺利的划入对方的口中。

    “唔...”药剂的气味着实难闻的霸道,难喝的药剂不断的刺激着味蕾,给人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触,饶是昏迷中的素娜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杰尔夫清晰的看到素娜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口中的小香舌条件反射般的将药剂朝着相反的方向推回去。

    刺鼻难闻的霸道药剂再次回到自己的口中,杰尔夫脸色再一次变的难看起来。回去一定要带上感冒药剂,而且一定要带上味道好的那种。

    原本应该香YAN享受的一幕,杰尔夫此时却痛苦无比。

    杰尔夫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药剂,仅剩下这一瓶,当然不会让素娜“得逞”。舌头再一次探出,将素娜小香舌连同药剂再次推回入素娜的口中。

    为了防止小香舌再次捣乱,杰尔夫自己的舌头用力的将素娜的小香舌主动纠缠在一起,以免药剂又推回来。

    滑滑腻腻的感触好舒服,至于是什么味道就感觉不出来了,口腔内只充斥着那药剂残留的“余香”...还不等杰尔夫暗爽多久,舌尖便传来一阵刺痛,一抹腥甜。

    原来在杰尔夫阻止素娜舌头捣乱的同时,素娜极其困难的将药剂吞咽了下去,结果条件反射般的闭上了牙齿。

    狠狠的咬在杰尔夫的舌头上。

    好痛,好在昏迷中素娜的力气不大,杰尔夫才幸免断舍之难。

    现在的他痛并快乐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