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开局血崩的无限 > 第二百四十八章狙杀伏地魔
    天空中的杰尔夫将右手的魔杖抛到左手,右手向前伸出然后用力的一挥?21做了一个自认为非常帅气的姿势。网

    “出来吧!我信赖的部下们!”

    “吼a多!”怪兽一样的兽吼声随之响起,与杰尔夫遥相辉映。

    地面不断的颤抖着,细小的石子不断的在地面跳动着,食死徒们的左方,一只一人多高的紫色独角率先出现在里德尔等人的视野面前。

    接着是尼多王那高耸入云的身体,里德尔等人在他的面前和老鼠一样没什么区别。一只巨大眼睛斜视着他们,一股股让人胆战心惊的气息从上面蔓延出来,光是身高的体型就足以带给食死徒们无尽的压力。

    里德尔曾经在密室控制的那条蛇怪,和尼多王比起来就如同一只稍大一点的长虫。

    食死徒们也不是好相与的,当即一道道魔咒如同不要命一般的释放出来。一股紫色的光团将尼多王包裹在其中,食死徒们的魔咒打在尼多王的身上不痛不痒,连连吃瘪,连一丝伤痕都没有留下。

    “怪兽!怪兽啊!”食死徒这边显然已经有些承受不租股压力,当场崩溃。

    完全不听里德尔的命令,扭头直径朝暂时无人的右方跑去,头也不回。

    里德尔显然不能在这个时候影响手下的士气,举起魔杖正准备朝那个逃跑的食死徒施法。

    噗...

    似乎有一阵清风飘过...

    如同烟花一样的鲜血绽放开来,接着一个圆溜溜的东西滚到了食死徒们的面前。

    人头!刚才那个逃走的食死徒不知道何时已经人头分尸了。

    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四周的草地...

    什么东西?右边有东西。

    食死徒们大惊失色。

    未知的事物永远是人类最害怕的。

    那是大嘴蝠...大嘴蝠无法像尼多王那样硬憾魔咒,但他可以凭借无人能及的度轻易将敌人杀死。

    翅刀配合上电光一闪,如同隐藏在暗处的刺客,随时等待着将对手一击毙命的时机。

    后方有凯西率领的魔丰成社大军,左方是尼多王一骑当千,右边是诡异的杀手大嘴蝠,在食死徒们的上方则是杰尔夫亲自压阵。

    “将军!”

    天空中的杰尔夫脸上洋溢着自信的微笑,胜利就在眼前。

    “完了...死定了...”

    食死徒们疯狂归疯狂并不代表他们所有人都不惧生死,恐慌的情绪在他们之中弥漫开来。

    以前这样的感情只有他们带给别人,现在...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不9有一线生机...”里德尔抬起头,凝视着前方的邓布利多。

    没错,左、右、上、后都不能走。

    那么只能向前。

    凤凰社虽然难搞,可作为十几年的老对头,敲是最好突破的地方。

    心机好深的杏...里德尔深深的看了一眼上方的杰尔夫。

    他是在逼我和邓布利多以及凤凰社对上。

    自己明知道他的目的,却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场。这份耻辱,只要今天能够成功逃脱,我会加倍奉还的。

    我会率领我的大军踏平你的家族!我要把你的灵魂挖出来,钉死在铺满厉火咒的石柱上,把你的灵魂燃烧殆尽。

    “我可爱的仆人们,给我向前冲!”

    听到里德尔的话后,食死徒们眼前一亮。的确,相比起左、右、后方未知的威胁和陷阱,与凤凰社对上才是唯一的生机。

    只要突围就有一线生机。

    凤凰社的那些孬种们...洗干净脖子吧!

    里德尔自以为看破了杰尔夫的计策,让他的食死徒与凤凰社对上好消耗彼此的实力,这样他的魔丰成社才好做大。嗯,表面上是这样没错,其实不然...

    现在的凤凰社早已经名存实亡...只剩下的除了一群顽固分子外就是一些胆小鬼,杰尔夫不认为他们能够消磨多少食死徒。

    他的目的是为了降低里德尔的警惕心。

    无论里德尔最后疡哪条路,他今天都必死无疑。

    化作黑烟的食死徒们对上了天空中邓布利多率领的凤凰社。

    邓布利多也收起了其他的心思拿出了老人杖...

    ........

    鲜血...火焰...残肢...被摧毁的建筑...破损的巫师袍与折断的魔杖...随处可见...

    这里原本是三强争霸赛的第三场场地,如今却成了人间炼狱。

    一具比普通巫蔬大许多的尸体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她的双眼瞪得大大的,临死前似乎看到了什么极度恐怖的画面,那是布斯巴顿魔法学校校长马克西姆女士。

    她是一位法吝强拥有巨人血统的巫师,身体是撕扯的四分五裂,伤口上厩被利齿咬过的痕迹。

    小巴蒂克劳奇,复方汤剂的时间过了,他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但却也只剩下半个身子...

    卡卡洛夫,德姆斯特朗的校长,此时已经变作一具焦炭,谁也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不过他这也算是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黑巫师了。

    等等...

    观看者三强争霸赛的数百位成年巫师被屠戮殆尽。

    只有一个人影站在那满是残和火焰的中心,原本她身上洁白的长袍由于鲜血被染成了红色,散着血液独有的腥臭味。

    克蕾曼丝波西。

    现在的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金女孩的模样了,树木般粗糙的皮肤,长满了长毛的一双大手,浑浊的灰色独眼。

    木乃伊一样被绷带缠绕着的脑袋。

    就像一个僵尸一样浑身散着死气充斥着不详...

    距离这第三场迷宫不远处的一块石墙后面。

    “快,离开这里!”

    一个虚弱的声音小声说道,在他的周围响起许许多多小声啜泣的声音。

    卢平教授,他的半只手臂已经消失了,脸上的皮肤也缺了老大一块,能够看到深深地颅骨。

    脸色苍白的和白纸一样。

    如果不是魔药神奇的治疗效果,光是流失的鲜血就足以让他溺死。

    他的周围都是一些来看热闹,由于站位过于靠后,而幸免于难的霍格沃茨学生。

    数百位成年巫师,顷刻之间就被那个怪物给杀死了。

    魔咒在它的面前就像孝子的玩具水枪一样,没有丝毫作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