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开局血崩的无限 > 第一百九十六章位面者减一
    一只手臂高高的飞起,掉落在一旁的草地中。

    凉风已经远离了刚才的位置,只见他脸色苍白靠在一颗大树上,他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右肩,原本应该是右手的位置此时却已经空空荡荡。

    汗水从他的额头不断的滑落,现在的凉风眼中露出的已经不是愤怒而是怨恨,盯着西索一脸的怨毒。

    眼神要是能够杀死人,恐怕西索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好在由于符咒的缘故,及时制住了那不断喷涌的鲜血,但却也流失了不少的血液。

    地上、草丛中以及凉风靠着的那颗大树上还有他的身上不少地方染上了一层妖艳的鲜红。

    西索再一次出现在杰尔夫眼前时,已经换了一副造型。原先那朝后梳着的波浪发型,此时已经根根立起,颜色也从原本的绿色变成了焦炭一般的黑色。

    衣服已经变得破破烂烂,说句衣衫褴褛一点也不为过,同时身上弥漫着一股烤肉的香气。

    裸露出来的肌肤已经是血肉模糊一片,杰尔夫甚至能够看到那血肉中有不少地方已经碳化了。

    肩膀、脖子乃至整个上半身的各处没有一处是完好无损的。

    纵使使用了“坚”作为防御,但凉风的那张符咒也不是凡品,庞大的雷电之力,透过“坚”的包裹,使得西索依旧受了不小的伤势。

    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一点也不为过。

    “这是可惜呢,反应真快...出乎了我的意料,原本以为你会被我切成~两~半~呢。”西索看着那只断臂,一脸惋惜的说道,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

    同时转过身,看着那不知道是体内的力量消耗过度,还是流血过多的凉风舔了舔那干涩的唇瓣邪魅一笑。

    “那么第二场继续吧...希望你能够继续给我带来惊喜。”

    别看西索看起来凄惨无比,又是烧伤又是什么的,其实大部分只不过是一些皮外伤罢了,对于西索整体而言影响不了他太多的战斗力。

    而凉风那边就不一样了,其他地方没有受伤,可光是断掉的手臂就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

    若是左撇子也就罢了,影响的程度还比较低。可凉风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右撇子,他的战斗力至少下降了五成以上。

    “已经输了...”杰尔夫在心中下了定论。若是刚才凉风没有选择那张符咒作为底牌,而是拿出之前杀掉合成兽的武士刀。

    和西索之间也不是没有可能拼上一拼的。

    至少杰尔夫在那拔刀术上感受到了一丝惊艳一丝危险,可惜他选择了符咒作为后手。

    更没有想到西索居然选择硬碰而不是避退。

    连番的选择错误造就了现在不利的局面,总的来说都是他咎由自取的结果。

    若是换一个选择,也许整个结局都会变得不一样。

    看着西索逐渐逼近,杰尔夫冷眼旁观着,没有一丝出手的意思。他不是慈善家,也没有义务去救谁。

    就凭他们两人同为位面者?

    抱歉,这不是让他出手的理由。

    桃千杀也是位面者,当初不是还要杀掉自己么?

    也许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杰尔夫会出手,但很明显,现在不是。

    “嗡...”那奇怪的嗡鸣声再一次响起。

    之前杰尔夫见识过的那把紫色的武士刀,终于再一次出现在凉风的手上。

    “好强烈的念...”杰尔夫眼神一凝,有些惊异的看着那把武士刀。

    这念的源头不是来自于凉风,而是源于那把武士刀!

    念是从那武士刀上面散发出来的。

    怪不得,杰尔夫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难怪杰尔夫以为凉风学会了“发”却依旧不会“坚”和“凝”;

    难怪杰尔夫觉得凉风的念能力基础奇差无比,但却能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一丝丝的念;

    难怪他的战斗一直在使用阴阳术和式神;

    难怪凉风在西索选择硬抗他后手那一击的时候,他会愣神。

    若是这念压根就不是凉风所拥有的,这样一切都能解释通了。

    凉风压根就没有学会“念”...杰尔夫所感受到的念还有凉风一刀斩断合成兽所展现出来的力量,一切都是因为这把武士刀。

    而凉风本人压根就不了解念,所以他才会做出这一系列错误的判断。

    情报啊,情报...果然作为位面者来说,知晓各个世界的情报才是最主要的。

    你看,这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么。

    “真是了不起的念...可惜啊,他并不属于你。”西索左右两只手一撮,双手各自出现一把扑克牌。

    在近距离的接触下,像西索这种级别的高手自然能够辨认念的源头来自哪里。

    只见西索居高临下的看着凉风,语气开始变的冷淡起来,脸上也不复之前的嬉皮笑脸而是一脸的厌恶。

    “你就只有这点本事么?如果是这样,我已经快玩腻了呢。”

    “刚刚那些力量虽然神奇,不过...真!的!好!无!聊!”

    犹如实质般的杀气从西索的身上弥漫开...

    血花四溅...

    ...

    “给...”长条状的东西朝杰尔夫飞来,速度不快,被杰尔夫顺势一把接住。

    那是之前凉风所使用的太刀。

    刚才还在想什么从西索那里弄过来,没想到西索居然给了自己。

    “你...很想要吧~嗯哼~”

    西索朝杰尔夫一阵挤眉弄眼。杰尔夫强忍着一身鸡皮疙瘩装作没看见...

    杰尔夫捂着自己的额头,一阵头大。

    看着这把武士刀的份上没有直接出手。

    所以我才说这货的危险性大过席巴。

    是吧?阿席八。

    “刚才的游戏让我有些倦了,所以我们的战斗改在下~次~吧~”西索说完亲了一口自己的手掌,然后朝杰尔夫的位置摊开闭上一只眼睛,轻轻的一吹。

    画面太美我不忍直视...

    要战就战,不战滚蛋。

    西索的伤势不足以影响战局是对于凉风而言,但是杰尔夫不一样。

    和对方明显不是一个等级的,就西索的性格如果与杰尔夫之间一战的话,他一定会养足精神。

    “那我先走了...”杰尔夫说完也不等西索回话,直接一个幻影移形消失在了西索的面前。

    在杰尔夫消失后西索心神放松的一瞬间,草丛中突然暴起一个矮小人影,西索还为来得及反应,人影手中拿着一根长条形的东西朝西索的位置一挥。

    一根细长的鱼钩穿过层层障碍后挂住了西索胸前的牌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