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开局血崩的无限 > 第一百九十四章三缺一
    “我愿意将牌号给你,那么你是否能放过我一码?”面对杰尔夫的步步逼近与实力间的差距,凉风选择了投降。

    将牌号交出去只不过是被扣除3分罢了,只要自己能够夺取需要的号码牌,并且再收集到三个考生的牌号一样也能过关。

    反正以自己的实力再解决三个考生不是难事。

    势必人强,自己的底牌已经出了大半,对方却一点损伤都没有。

    再打下去,自己失败已是必然的结局。

    倒不如所幸放弃...

    纵使凉风迷失在被誉为天才的光环之中,但并不代表他无法分清场面上的局势。

    “明智的选择...我说过,我并不是在针对谁,我只不过是在遵照这个游戏的规则而已。”杰尔夫睁着眼睛瞎说着。

    “只要将牌号给我,我就放你离开。”

    “希望你能够遵守自己说的。”凉风深深的看了杰尔夫一眼,从兜里掏出了那枚标记着364数字的牌号。

    “给你...”

    不敢与杰尔夫接触,而是扔了过去。号牌停留在半空中,漂浮到杰尔夫的眼前。

    确认这是真正的牌号无误,杰尔夫朝凉风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可以离开。

    至此,凉风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他并不相信杰尔夫会真正放过自己,他并不相信杰尔夫或者说他不相信任何人,从刚才开始他的神经都一直紧紧的绷着,一直注视着杰尔夫的一举一动。

    哪怕杰尔夫有一丁点反悔的趋势,他立刻会展开攻击。

    确定了杰尔夫真的只是为了牌号,凉风头也不回的朝树林跑去。

    他一点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杰尔夫给他的压力太大了。

    虽说从头到尾杰尔夫没有释放哪怕是一丁点的气势,但未知的事物才是最让人恐惧的,不是么?

    这个耻辱,我迟早会还回来的,凉风暗恨道。

    “撕拉。”凉风突然右脚一痛,脚下步伐纷乱。身体朝外一倾,倒了下去。好在凉风反应够快,立刻朝边上以一个极其不雅的“驴打滚”姿势滚到了一边。“血...”凉风的右脚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阴阳术*治愈之触”凉风的反应非常快,立马从怀中掏出一张符咒贴在自己伤口处,瞬间制住了伤势。

    愤恨的扶着一旁的大树站了起来,怒视着杰尔夫。“这是什么意思?”

    杰尔夫也不解释,而是站在原地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从宽大的巫师袍中掏出了一张沾染着丝丝鲜血的扑克牌。

    拿着扑克牌的手指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非常明显的伤口。

    凉风可以确定在和自己交手的时候并没有那个伤口。

    杰尔夫看出了凉风的疑惑,朝他身旁的一指,顺着杰尔夫所指的方向看去赫然也是一张扑克牌,那张扑克牌镶入地面一半以上。

    “你是用这个偷袭我的么?”凉风开口讥讽道,然,话刚一出口自己就意识到不对。

    杰尔夫要真的想偷袭自己,用那阻挡自己式神的奇怪力量不是更好?为什么要使用扑克牌这种杀伤力不怎么样的暗器?

    等等...

    扑克牌?!

    凉风猛的想到什么,双手立马朝自己的口袋中伸去,无数黄色、白色的符纸飞舞的环绕在自己的身旁。

    这场猎人考试中,最让凉风自己警惕的对手是杰尔夫。

    但最让他忌惮的对手...却是使用这扑克牌为武器的家伙。

    自称魔术师的西索。

    看到凉风的动作,杰尔夫也点了点头,对方终于理解自己的意思了。

    自己两人右边树林里面,那么明显充满攻击性的念居然没有发现么?

    之前在他身上感觉到念的迹象,原以为他已经学会念了。

    但是从现在看来,似乎又没有学会...但他之前使用的那把武士道却又明显是具现系念能力者独有的念能力。

    搞不懂是什么情况...

    阴阳术、式神、半吊子念能力还有那半月斩的力量。

    这个凉风简直就是一个弱化版曾经的自己啊。

    也许这就是所有位面者的通病吧,看到什么好东西都想加到自己的身上。

    好在这些力量并不是对立的,否则...碰...都不用主神动手。

    “哟~~瞧瞧我发现了些什么呢~两枚多么可口的果实啊...我就说自己今天的运势比较好嘛,简单的在树林里面转转就发现了这么多好~东~西~呢~”

    树林的深处西索一边说着,身体一边非常不自然的颤抖着。

    那可不是害怕的瑟瑟发抖...而是极度兴奋的压抑着什么。

    “美味的果实啊,光是这芬芳的香气...就这已经快让我迫不及待了呢。我的身体在渴求着...就要等不及了...”

    西索说着说着便自high了起来,右手捂在脸上,指尖的缝隙中露出两只橙黄色的瞳孔盯着杰尔夫与凉风。

    满是期待。

    猎食者看待食物的那种期待。

    这时西索左手食指的位置朝手心处猛的一拉,若不是波导之力具有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注视着西索的一举一动的能力,可能杰尔夫都不会发现西索的这个小动作。

    别看西索身上下散发着强大的念,甚至用凝望过去黑压压的一片都是西索身上带着恶意的念。

    此时他展现出来的战斗力并没有超乎杰尔夫的想象。

    青铜普通级别...

    比梧桐、门淇等人要强,却也在杰尔夫的承受范围内。

    可是西索最让杰尔夫忌惮的不是他的力量,而是他那和正常人不一样的思维方式和高超的头脑战。

    所谓头脑战指的就是西索在战斗中惯用的布局能力。

    他能够解决不少实力不在他之下、略微在他之下的高手正是凭借这点。

    杰尔夫对西索的整体评价非常高,甚至还在伊尔迷与席巴之上。

    “啪!”

    一声乐弦断裂的声音响起,西索嘴角微扁,随后脸上的狂热越发的明显。

    “不愧是...被我看中的...男♂人啊。”

    西索高亢的叫着,声音丝丝发颤。

    一张扑克牌从凉风的后方,毫无阻碍的突破了他那符纸构建的防御网,划过他的腰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