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开局血崩的无限 > 第三十六章精英巫师的入侵者
    “达达尼昂之前你说过的吧,到这里以后我可以鹃的享受杀戮的快感。”一个高个子,眼角边上留着一道长长疤痕的魁梧巫师冲着自己面前这次行动的领头之人说道。

    “随你的便,汉塞尔...但是这个幸族的族长你不要动。我们还得将他带回去给米可尼尔斯那家伙交差呢。”被称作达达尼昂的巫师整个人披着一件红色古怪的巫师袍,声音异常的沙哑分不出性别。

    “嘿嘿,不过我可以用钻心剜骨好好的疼爱他的吧?反正米可尼尔斯只要求留他一条命。像这样的幸族根本就没有多少人嘛,还不够我好好玩耍玩耍,听说这个垃圾家族的族长还聘请那些脏兮兮的泥巴种作为护卫,真实有够让人恶心的』如干脆我把他的四肢扯掉好了,孝子的惨叫声什么的我最喜欢了。”汉塞尔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说道。

    “...”达达尼昂早就对汉塞尔的恶趣味习以为常了,然而剩下的几个巫师听到汉塞尔的话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虽然同为精英级别的巫师,但是实际上两者的战斗力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他们只是作为依靠特拉弗斯家族资源成长起来的巫师,更多的作用只是作学问和撑场面的存在,并不擅长战斗方面。

    而达达尼昂和汉塞尔是专门处理特拉弗斯家族一些见不得光事情的精英巫师。他们手上的人命可是有不少的。

    一个是学院派一个是战争派。虽然讲道理上两者的实力相差无几,但是经验上和心理上的差距使他们一旦打起来。达达尼昂和汉塞尔两人就足以吊打剩下的三人了。

    米可尼尔斯是为了以防万一这才让他们三人跟随达达尼昂和汉塞尔的。

    “没想到这个幸族还真是会选地方,这里的环境比起米可尼尔斯那老家伙选的位置好的多。”汉塞尔一边打量着冯·海因菲尔特卿庄园四周的环境一边说道。

    “哼,别看冯·海因菲尔特卿只是一个最近才崛起的幸族,但是他们家族的历史比起我们家族都要悠久。而且这个幸族械,几乎不差钱,自然比起米可尼尔斯那个吝啬的家伙会享受了。”达达尼昂的话算是回应了汉塞尔。

    “历史?那种东西有用么?就连原神圣二十八家族现在又剩下多少?”汉塞尔不屑的说道,随后他的双眼散发着炽热的贪念。“至于那些钱财,今晚以后不都是我们的了么?”

    “好了,还是先办正事要紧。你们几个赶快去把那个绣长找出来。这个庄园实在是有些太大了,看来得分头行动才行。”达达尼昂伸出一双如同枯木般的双手,指了指剩下与他们一同而来的几个巫师吩咐道。

    参加此次行动的自然不可能只有五个精英巫师,还有几个有点实力的成年巫师陪同。

    他们此时所在的位置已经是冯·海因菲尔特卿庄园内部的草坪了,当然他们并不是走正门进来的,而是赤果果毫不遮掩的入侵。这是对自己实力的一种自信。

    至于庄园门外的警戒魔法之类的东西,对于达达尼昂和汉塞尔都不算什么问题。这其中也有杰尔夫的故意为之,毕竟瓮中捉鳖可要简单上许多。

    “是。”被达达尼昂点中的几个巫师战战兢兢的应声道,他们可是知道家族中的这两个精英巫师一项残暴嗜血,他们可是不折不扣的黑巫师,反抗他们甚至在执行任务中多一句嘴都有可能被他们当驰磨致死。

    “真是奇怪啊,就算这个家族再怎么小。我们如此正大光明的入侵,他们也应该有所察觉了才对吧。”将手下的巫师们全部派遣出去之后,达达尼昂有些奇怪的说道。“为何到现在还没有进行反抗?”

    这一次的任务进行的有些顺利过分了。如此轻而易举的入侵,对方竟然到现在都没有发现?这一点都不像能够将米可尼尔斯那个老家伙都逼迫到那种程度的巫师的手笔。虽然不爽自己家的这个家主,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有一套,达达尼昂对于米可尼尔斯的能力还是认可的,不然早就萨代之了。

    “你就是太胆小了...”和达达尼昂的谨慎不同,汉塞尔就显得大大咧咧了许多。此时的他一只手正拍在草坪中间竖立的一个奇怪雕像上,那是一个类似于恶魔又或者是石像鬼的奇怪生物。反正以汉塞尔那贫乏的知识面来说没有认出这是个什么玩意。“也许那个小鬼早就发现了我们,只是害怕的躲在床底下瑟瑟发抖而已。”

    “汉塞尔,我再说一遍,这不是胆小。这只是谨慎,你这家伙迟早会被你自己的这种态度给害死的。”达达尼昂不满的瞪了对方一眼。

    “哼...想要杀死本大爷的人很多,可惜至今没有一个人成功过。因为他们都被本大爷扭断了四肢,嘿嘿嘿。”汉塞尔一边说着一边发出一阵杠铃般的笑声。“不过,这里是不是有些太过安静了。而且那几个家族巫师怎么去了那么久的时间?找个小鬼也用这么多的事情,真是没用的废物。”

    确实有些安静的过分了,因为整个庄园内除了他们两人的对话外竟然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包括了夜晚的虫鸣声。

    距离那些四散而去寻找杰尔夫位置的巫师已经过去了三十分钟了。

    安静...时间...

    糟糕,我就知道这个幸族没有那么简单。

    达达尼昂听到汉塞尔的话后脸色大变。“不好,这是个陷阱!”

    此时一阵诡异的魔力波动徐徐升起。

    达达尼昂的呼喊还是晚了一步,一只长满了鳞片的利爪此时已经洞穿了汉塞尔的胸口。

    那个利爪的主人正是之前汉塞尔拍着的那个奇怪雕像。

    汉塞尔能够看到那利桩上抓着一个红色的还在不断跳动着的物体。

    原来,我的心脏并不是黑色的。

    利爪紧紧用力一握,汉塞尔的心脏向外四处飞溅变成了无数块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