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开局血崩的无限 > 第二章只有低保的1000分
    饥荒是由《闪克》制造组Klei制造发行的一款动作冒险类求生游戏,《饥荒》的背景讲述的是关于一名科学家被恶魔传送到了一个神秘的世界,玩家将在这个异世界生存并逃出这个异世界。

    饥荒最终目的就是活下去,活的狼狈或滋润都没关系,只要活的天数越长,最后的分数就越高。

    以上出自饥荒游戏官方的解释。

    但是如果你出现在现实版的饥荒世界你会怎么做?要知道饥荒世界里面有许许多多奇奇怪怪的生物,里面更是有许多强力的&gt;

    如果是现实世界,一个正常的人类可能连他们的一巴掌就承受不住。最主要的是,现实版的饥荒世界你不可能像游戏那样点科技树,甚至连一个小火堆要升起来都是无比的困难。

    最起码你不可能像饥荒世界那样,拿着树枝和稻草在手上这么一撮就弄出一个火把。

    换而言之,对于一个正常的人类来说饥荒世界可以算得上是一个不择不扣的高危世界了。

    很不幸,青年的第一个世界便是如此高危险的世界。对于一个没有火机连正常生火都困难的人来说,每一天都是那么的艰难。

    “轰”“轰”“轰”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一颗巨大的树,正在深林之中来回走动着。是的,你没有看错。一颗巨大的树,长着一双粗壮木头脚的大树。

    树人雷夫,饥荒世界里面经常见到的一个BOSS,对于微操水平高一点的玩家来说。

    树人雷夫就是送资源的存在。当然那只是在游戏里,要是正常人类在面对一个近十米高的怪物还能放风筝并且不被对方击中那他就是高手了。

    赌五毛,被这样一个怪物拍一巴掌还能活蹦乱跳的也绝对是个怪物,普通人被拍上一巴掌不死也半个残废。最主要的游戏之中树人的移动速度和攻击速度简直捉鸡。但是在现实,至少正常人类很难躲过这怪物的攻击。

    一个浑身上下漆黑一片,同时还散发着一股子怪味的人形生物紧紧蜷缩在一块巨石之下,同时还抱着一堆不知道哪里弄来的干草极力的掩盖着自己的身体。但是从人形生物微微发抖的身体可以看出,他在害怕着。

    等到巨大的轰鸣声远去很久以后,人形生物才试探着探出脑袋打探起来。在确定真的没有危险以后,人形生物一把将盖在身上的干草掀开。用油腻漆黑挂在身上的布条擦了擦脸露出了一双明亮的双眼,只是双眼之下却显示出了一条长长的疤痕,这条疤痕一直延伸到嘴角可以说是完全的破相了。

    没错和乞丐一样甚至比乞丐模样还要惨的人形生物正是之前的青年。之前那并不保暖的衣服已经变成了布条一样的存在,裤子上期中一个裤腿已经不见了。至于那双拖鞋也早已被一堆姑且称之为鞋子的干草所取代。

    29半天了,青年已经在这个世界整整待了29半天了,只要再过2个小时就能回去了。从一开始还算富态有着稍许肚皮的健康青年已经变成了面色蜡黄,饿的虽不至于皮包骨头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

    青年已经有很久没吃过东西了,记得上一次吃到的食物还是不知道从哪里捡到的半条发臭的鱼。如果是刚来到这个世界或许青年还对这玩意不感冒,就算要吃可能也要烤熟了再吃。但那时的青年哪里还顾得了这些了,饿的发慌的青年别说是发臭的鱼就是连草根也不是没有吃过。

    虽然味道是那么糟糕,但是至少能让他活下去。

    好在青年以前在高中时期为了减肥也体验过一次高强度的耐饿,拼着一股子执念硬是减了30斤下去。

    不过和这次相比那次减肥之旅就显得有些小儿科了。但是好歹青年也熬过来了,只是长期得不到食物补充,体力已经变得非常差了。

    如果不是有30天就能结束这个信念支撑着,或许早就死在不知道哪个地方了。

    如果自己选择的是YES,那么自己一定会寻找能够帮助自己的东西,不说其他的,火机、刀、背包、食物这些之类的,自己一定会去买。只是这个世界不存在那么多的如果。说到底终究是自作孽。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在被噩梦惊醒之时,青年都这样想过。哪怕是多带一个火机,青年也敢保证能活的好一些。

    青年挣扎的用左手扶着岩石的边缘艰难的站起来,只是刚站起来便感到一股莫名的眩晕。紧接着青年又再次摊倒了下去。头晕眼花,说的就是青年现在的样子。至于你问青年的右手?空空荡荡的右侧,以及那已经变得暗红渗透出一些发臭白色浓水的伤口还有那被撕咬过痕迹表明了一切。那是在几天之前碰到的一只猎狗(饥荒世界特产的怪物),幸好当时又碰到一直巨型蜘蛛,两者打了起来。

    青年才侥幸从猎狗手下逃走,但是即便如此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不过在没有药品之类东西的情况下,青年很不辛被感染了。饥荒世界危机重重,夜里的梦魇怪物,沼泽地的触手怪物,杀人蜂,那些可怕的猪人、蜘蛛、猎狗。对于青年来说统统都是致命的。甚至于,即使是喝口水补充一下水分都是危机重重,饥荒世界四面都是海洋。

    唯一有水源的地方,仅仅只是那些为数不多的小池塘。但是小池塘周围可是有很多青蛙的存在,青蛙在正常世界来看不过是食物的补充,即使是有毒的青蛙只要不去招惹危害也不打。但是饥荒直接的青蛙简直是比猎狗还要恐怖的存在,即使在游戏里,一般的猎狗也打不过青蛙。青蛙是一种很强力的生物,不仅仅速度极快而且攻击力还极高。

    青年舔了舔已经变得发硬开裂的双唇,苍白的发紫。因为青年也已经很久没有补充水分了。啃食一些草根和树叶虽然能补充一点点水分,但是和人体正常所需的水分比较还是有些差距。不过还剩几十分钟了,只要再坚持几十分钟就能回去了。青年坚持着,这是青年心里唯一支撑着这具身体的信念。

    不过好在刚才的那个树人,起码在等待的这段时间不用担心有其他的生物袭击自己了。树人虽然只是饥荒世界里面的一个小BOSS,但这也是BOSS。在它的势力范围内,只要不伤害树木不主动出现在它的面前还是比较安全的。

    青年靠躺在那块巨大的岩石下面,一边计算着时间。现在的这几十分钟对于青年而言,简直比以前的几个小时甚至几十个小时还要来的难熬。因为青年的身体确实快坚持不足了。

    “撑住,只有十几分钟了。不能闭上眼睛,坚持住,不能再这最后的一点时间里倒下。”虽然青年努力的撑着,但是意识却慢慢的模糊了起来。

    “饥荒生存游戏完成,回归主神世界,新手奖励第一次免费修复身体。任务完成:生存30天,其他奖励:无。获得基础任务积分:1000点。主神对该位面者30天做评价。评价:E,潜力:极低。”在恍惚之间青年好像听到一个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这或许就是主神?

    “活下来了。”这是青年在失去意识以后的最后一个念头——

    “完善的蛛丝发射器,由蜘蛛侠彼得帕克所制作。原著漫画以及电影超凡蜘蛛侠中蜘蛛侠所使用的道具,所需积分:800点。蛛丝粘合剂:50点一罐(可使用:100次)。”

    “战斗力测试器,最先是由龙珠位面兹夫尔人所研发的一款测试战斗能力的仪器,并集合通信、上网、查询、追踪等各项能力,后赛亚人占领贝吉塔行星掠夺了兹夫尔人的科技,在投靠宇宙帝王弗利萨作为祭品贡献了出去。由弗利萨军团逐步完善并增强了可测试的范围。所需积分:500点”

    “美国队长的盾牌,是由埃德曼合金宇宙最强金属加地球最强金属涅槃钢作成的合金,盾牌是可以吸收所有能量和冲击,还可以反弹,是金属特性,所以反射吸收都会发光。所需积分:1500点,D级剧情线。”

    “埃德曼合金,漫威世界中最坚固的合金。所需积分:50点/500克。”

    “卡密钢,龙珠位面最坚固的金属,就连Z神剑也没有他坚固。所需积分:克。”

    “Z神剑(界王神剑),传说中只要能够拔出此剑的人就能成为宇宙最强,毁坏后会有惊喜哟。目前状态:缺货。”

    “蜘蛛侠血统,提升敏捷、抗打击能力以及少许力量,动态视力,所需积分:2000点C级剧情线。”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成品在主神这边兑换价格远远大于购买材料自己合成价格。”站在一个巨大光球下面做思考状的男子,正是之前的青年。

    青年醒来以后是出现在一个类似于培养舱的治疗室,口中待着面罩,发现自身完全恢复就连已经损失的一条手臂现在也完好无损时,除了喜悦之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到和无限恐怖描述的一模一样的主神面前证实自己的猜想。

    当然由于自身只获得那可怜的1000点,所以青年基本忽略了那十分馋人的血统类兑换。不过在看过蜘蛛侠血统兑换以后青年得到了一些结论。

    “主神,蜘蛛侠血统兑换以后是否会获得蜘蛛感应?血族血统兑换是否能获得血族传承知识和传承能力?比如血族十三氏的能力?”青年向主神询问道。

    “兑换蜘蛛侠血统无蜘蛛感应,只增强敏捷,抗打击能力,动态视力以及力量。血族血统兑换同样只增强基本属性以及生命力,但可以在阳光下自己活动,因为剔除血族病毒所以没有血族一般初拥、发展血奴的能力。”电子合成音冷漠的回答道。

    “获得在阳光底下活动的能力?那么同样在夜晚下活动加成的能力就没有了吧。这样的血族兑换虽然说是完美优化了,但是也可以说是万金油的劣质品。虽然前期能增强些许,但是到了后期那些血族大贵族基本都能无视太阳之类的东西,这样的优化就谈不上什么好的了。还有蜘蛛侠血统的猜想和我心中所想的差不多,同样是大幅度减弱了,要知道漫威世界对蜘蛛侠的评价可是非常高的,潜力巨大,特别是蜘蛛感应这个隐藏能力。主神世界的血统兑换简直就像剔除各种附属能力、弱点的万金油。甚至可以说是无明显弱点的弱化版兑换。这种兑换有利有弊啊。”青年捏着下巴,默默的思考起来。

    在饥荒世界的30天简直让青年的心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有好有坏吧,但是唯一肯定的就是青年可以更好的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既然需要了解的已经知道了,那么就看看我最终决定的那个兑换是否有吧。”青年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盯着主神。就算是1000点,也并不是不能变强。

    “主神,我要查看”

    “可以兑换。”听到主神肯定的回答,这一刻青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