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世叔 > 辛秘过往
    姜老太太一张脸全都沉了下来。看着姜天佑,冷声的说道:“就算你想要将所有的罪责都揽到自己身上,那也不是这样一个揽法。你在外面做事,天天吃辛受苦的,养着这样一大家子,原就够劳心劳力的了,难道家里的事情也要你来管?那还要女眷做什么?”

    这一番话就将孟姨娘骂了进去。

    姜天佑忙说好话:“母亲您是知道兰心的,她其实是个做事很仔细妥帖的人。您看您现在住的这松鹤堂,就是她看着丫鬟婆子收拾出来的。里面所有的陈设,甚至帐幔的颜色,每一样也都是她精心挑选出来的。早先还叫人给您做了一柜子的衣裳,打了许多首饰,足见她做事的精细了。不过她既要掌中馈,还要管着玉姐儿宁哥儿,确实是很辛苦的,难免就会有管教不到的时候。而且玉姐儿这孩子,也确实任性不听教,兰心说了她很多次,她总是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姜老太太看了姚氏一眼。

    若姚氏是个能干的,她这会儿肯定会趁机要孟姨娘将掌中馈的权利交出来,让姚氏管家。但只可惜姚氏是个不中用的,账本不会看,性子也好糊弄,让她管这样大的一个伯府是肯定不行的。

    自己也肯定不会去管。管家是个很累人的活,她都已经六十多岁的人了,也想图个清静安稳。只想每天吃吃喝喝,闲时和一众孙儿孙女说笑玩乐,不想每天去处理那些琐碎烦人的事。

    只好还让孟姨娘来管家了。反正她也管了这么多年了,而且这松鹤堂里面都收拾的很好,足见她做事也是个细心的,也有能力。

    心中虽然打定了这样的主意,面上却不显,也没有半句对孟姨娘的夸奖,反而依然沉着脸说道:“不管怎么说,她没有管教好自己的孩子,那就是她没有做好。玉姐儿现在都已经十五岁了,马上就要说人家,这也不会,那也不会,性子还倔强,不听话,能说到什么好亲事?”

    这样当着姜清婉,姜清萱等人的面直接说自己这样那样不好,姜清玉只觉得心里又是气,又是羞,想要发脾气,就见姜天佑瞪了她一眼,她就呐呐的不敢说话了。

    心里是委屈的。父亲以前从来都很宠她,可是祖母来了,他就容不得自己在祖母面前放肆。

    不过姜天佑心里还是体贴姜清玉的,也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她受委屈,就对姜清萱等人说道:“天色也晚了,你们都先回去歇息。”

    又看了姜清玉一眼:“你也回去。”

    姜清玉早就想回去了,闻言立刻就起身站起来要走。却被姜天佑叫住,语气也有点不大高兴起来:“怎么不跟你祖母行礼作辞?没有规矩。”

    姜清玉只好转过身来,不情不愿的对姜老太太屈膝行礼,说道:“祖母,孙女告退。”

    姜老太太冷眼看她,嘴巴翘着,很不高兴的样子。行礼的姿势也不对。

    不过她也没有说话,只对她点了点头,就算是她知道了的意思。

    随后姜清萱和姜清云也都对姜老太太行礼作辞,姜老太太也都对她们点了点头,看着她们带着丫鬟走了。

    姜天佑看到姜清婉没有走,就问她:“你怎么还不走?”

    他好几年没有见到姜老太太,也想和她单独说说话。但没有想到姜清婉竟然是个这样没有眼色的,还没有走。

    姜清婉还没有说话,姜老太太就先道:“婉姐儿往后就跟我住在这松鹤堂里。碧梧院那里,先给她留着,等她大些再去住。”

    姜天佑听了,心里就觉得很震惊。

    这可足见母亲心里有多喜欢姜清婉了。但他明明记得以前几次回去,母亲都很不喜欢姜清婉,跟他提起她的时候语气也都是不耐烦的样子,但是现在

    姜天佑看着姜清婉。

    烛光下的姜清婉看着面色温润白皙,泛着柔光,就如同是一件上好的白瓷器。面上的神情看着也很沉静平和,说是个世家大族出来的女儿都是有人信的。

    她对着姜老太太和姜天佑屈膝行礼,轻声细语的说要回房。

    姜老太太允了,叫了两个丫头送她回西厢房。姚氏也拜辞离开,剩下姜老太太和姜天佑坐在明间说话。

    姜老太太和姜天佑说了府里姑娘教养的事。

    “我以前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过来的,但今儿我冷眼瞧着,玉姐儿固然是倔强任性,该有的教养一点都没有,就是萱姐儿和云姐儿,看着也小家子气,上不得大台面。要知道女孩儿可都是家里的娇客。往后给她们寻个有权势的好亲家,对你的仕途也有助力。你现在毕竟是个伯爷,比不得以前在甘州乡下的时候。府里也要有个规矩,这样才能世代传家。”

    姜天佑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节。主要是他太娇惯着姜清玉了,什么事都由着她的性子来。哪怕她逃学不读书,他听了也只是呵呵一笑,从来不去管教她。还觉得她这样的性子好。至于姜清萱和姜清云,他是很少在意的。

    这些年他被孟姨娘笼络的心里也确实只有他们母子女三个人,旁的人都不怎么放在心上。

    不过现在听姜老太太这样一说,他就觉得深以为然。

    他也明白母亲以前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后来也是因为祖父丢了官职的缘故,这才一家人回到了甘州老家。但他知道母亲在调养女孩儿的事上很有经验。他的亲妹妹,姜老太太的亲生女儿,现在就是宫里的惠妃,生了两位公主。

    于是他就说道:“总归是儿子以前不懂得这些事,所以才耽误了她们。不过好在现在母亲来了,有您调、教她们,她们肯定都会有出息的。”

    姜老太太喜欢听这样的话,面上带了笑容。问了姜天佑府里有没有教念书认字的女先生,教女工的绣娘,知道有女先生,不过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众人都不怎么用心学,且还没有教女红的绣娘,她就皱着眉头说道:“这如何使得?虽然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但大户人家的女眷都要掌中馈的,不认得字怎么成?这念书的事情一定要立个规矩。再有,要请个绣娘回来教她们女红。这妇工可是顶顶要紧的。”

    姜天佑应承了下来,说明儿就叫人去请。

    姜老太太想了想,又说道:“明儿你让人往宫里递个牌子罢。我也好些年没看到秀儿了,心里很想念她。这次过来我还给她带了红枣和牛肉干,她以前最喜欢吃了。”

    秀儿就是姜惠妃。她闺名姜蕴秀。

    姜天佑也应了。又听到姜老太太在说着:“等见了秀儿,我同她说一说,看能不能请个宫里的教养嬷嬷来教一教咱们家的这几位姑娘礼仪上的事。”

    若由宫里的教养嬷嬷来教姜家的女孩儿那可是再好也没有的了。传了出去,旁人不但要艳羡,肯定也想聘娶这样的一个儿媳妇回去。而且肯定都是高门大户的人家。

    姜天佑满心欢喜,心里越发的信服起姜老太太来。

    母子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闲话,姜老太太就提到了来的时候在太原府郊外遇到强盗的事:“那个时候若不是得那位大都督出手相助,只怕母亲那个时候已经死了,如何还能见到你?明日你叫人备一份厚礼,过两日我亲自登门,去见见那位大都督家里的女眷,重重的谢一谢她们。”

    姜老太太心里打的主意其实很好。

    崔季陵救了她们,于情于理她确实都该亲自登门去谢一谢的。不过最重要的,她还是想借着这件事和崔家攀攀关系。

    那可是大都督,管着天下的兵马,手中是很有实权的。还是靖宁候。而且姜天佑现在所在的京卫指挥使司是直接归大都督府辖制的。崔季陵可以说是姜天佑的顶头上司了,肯定要同他搞好关系,对往后姜天佑的官职升迁都有帮助。

    姜天佑却不明白姜老太太的这份苦心。反倒听到是崔季陵出手救了她们之后,脸上先是震惊的神情,后来就是愁苦的神情。

    他心里既感激崔季陵救了姜老太太等人,但是欠了崔季陵一份这样大的人情,他还是很不乐意的。

    往后再见了崔季陵,该怎么样对待他?还要对他说感谢的话。

    只要想一想那个场景他就觉得受不了。

    他就同姜老太太说道:“母亲,不瞒你说,这个崔季陵,其实我是很看不惯他的。想必你已经见过他了吧?长的白白净净的,又清瘦,哪里有武将的样子。他先前只是宁王府里的长史。也就只能算是个宁王府里的管家,替宁王处理一些和朝廷有关的琐碎事,日日拿笔杆子的一个清瘦文人罢了。他的妹妹是宁王第三个儿子的妾室。”

    说到这里,他声音压低了一些:“您也知道,现在的这位爷原是庶出,还不得王爷的喜欢。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个崔季陵竟然投笔从戎,统兵打仗的时候次次身先士卒,就跟不要命了一般。倒是很打了好几次大胜仗。后来王爷仙去了,他竟然用了手段杀了世子,扶持现在的这位爷做了宁王。后来的事想必您都知道了,这位爷攻下京城,做了皇上,发妻也死了,就扶了崔季陵的妹妹做皇后。崔季陵竟然就做了大都督,还封了靖宁候的爵位。但其实我们这些武将心里都不大瞧得上他的,觉得他只是个小白脸。也就是皇上偏信他,才会让他做了大都督。若不然,他算得什么?都未必打得过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