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世叔 > 如此宠溺
    姜老太太没想到姜清婉竟然会主动的提出要跟她一起住。以前在甘州的时候,她可是从来都躲着她的。

    做祖母的总是喜欢自己孙女的。姜老太太以前也想要好好的教导姜清婉,但这个孩子太淘气任性了,野的跟个脱缰的马儿一样,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但是现在,她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看着很乖巧温顺的样子,还撒着娇说要跟她一起住,要她教她念书认字。

    如何教人不喜欢她?而且年纪大的人也喜欢热闹,肯定想要身边天天有孙儿孙女陪伴着。

    姜老太太立时就高兴的说道:“祖母怎么会忘了自己说过的话?就怕你住在祖母这里,到时又厌烦祖母这里规矩多,天天拘着你。”

    “我巴不得祖母天天拘着我才好。”姜清婉面上带着微微的笑意,“我以前也实在是太淘气了些,不懂得祖母拘着我其实是我为好,心里还不高兴,觉得祖母不疼我。现在我倒要求着祖母多拘着我,多疼我些才好。”

    说的姜老太太一张脸上满是笑容,就叫姜清婉到她身边来坐。

    姜清婉谢过了,起身走过去坐到罗汉床上。

    姚氏看到她这样得老太太喜欢,心里也高兴,觉得自己的腰杆子都要挺的直一点。屋里的其他人听到这些话,自然也明白这位三姑娘是很得老太太看重的。而且也听说了今儿下午在松鹤堂院门口发生的事,心里不由的就收起了对这位三姑娘的轻视,转而恭敬起来。

    姜清婉能感觉得屋子里的下人看她目光的变化,也能感觉到她那位庶出的长姐目光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她就抬起头,正好对上了姜清萱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去的目光。然后对她微微一笑,表达了自己的善意。

    姜清萱先是一怔,过后也对她微微一笑,还点了点头。

    夕阳落山,余晖散尽,外面的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

    丫鬟拿了火折子,将屋里桌上放着的灯烛都点亮了。顶槅上的宫灯和廊檐下的灯笼也都点亮了,看起来到处都烛火煌煌的样子,很明亮。

    孙姨娘同姜清云也过来了,正在同老太太和姚氏说话。

    这时就听到外面有丫鬟进来通报,说是老爷,孟姨奶奶,二姑娘和五少爷他们过来了。

    明间的槅扇门开着,院子里也点着灯笼,姜清婉就看到孟姨娘怀里抱着姜长宁,正同姜天佑一起缓步走过来。姜清玉站在姜天佑身边,好像正在跟他说什么话,姜天佑脸上一脸温和的笑意。

    姜老太太看着自己的儿子。

    她很明白自己的儿子其实是个很暴躁的脾气,难得面上还会有这样温和的时候。可见在他心里确实是很喜欢孟姨娘和她这一对儿女的。

    做母亲的,看到自己的儿子高兴,自然也会高兴。所以对于孟姨娘

    罢了,就当是一个物件。既然讨自己的儿子喜欢,只要她不要太过分,便也由得她了。毕竟当年若没有她的兄长,姜天佑早就死了。她白发人送黑发人,哪里还会有今天这样儿孙满堂,得享天伦的时候?

    心里原本对孟姨娘的厌恶不由的就消散了一些。

    姜清婉也看到了姜天佑孟姨娘他们一起言笑晏晏走过来的样子。只觉得他们四个是一家人,而她们在座的这些人都是外人。

    有姜天佑这样的宠爱,难怪孟姨娘和姜清玉会觉得自己是这府里的太太和嫡女。

    转过头去看孙姨娘周姨娘,姜清萱和姜清云她们,见她们面上的神情都淡淡的,想必这些年她们都已经习惯了姜天佑和孟姨娘恩爱的样子。不过姚氏肯定是不高兴的,面色发白,捏着手帕的手也紧紧的攥了起来。

    她才是姜天佑的发妻,是该同他并肩站在一起的人。但是现在,她的位子却被孟姨娘给占了。

    而且若没有孟姨娘,她的平哥儿也不会死。那她现在也是有哥儿傍身的人,还是嫡长子

    姚氏的手越发的攥紧了,上齿也咬着下唇,看的姜清婉心里很难过。

    也不知道怎么,她忽然就想到了崔季陵。

    想必他现在也是和孙映萱这样言笑晏晏的站在一起说话。是不是旁边还站着他们的孩子?而她这个发妻都已经死了六年,骨头都不知道丢到了哪里去。还有她那个没有来得及到这世上走一遭的孩子

    心中一阵钝痛。姜清婉拿了炕桌上的盖碗,低头喝了一口里面的茶水。

    先前听丫鬟说,这是上好的瓜片茶。不过现在喝在口中是尝不出一丝甘甜的,满满的都是苦涩味。

    姜天佑和孟姨娘他们已经走进了屋里来,正在对姜老太太行礼。

    姜老太太对孟姨娘的态度比先前好了一些,慈爱的叫他们起来。然后就叫丫鬟放桌摆饭。

    是接风洗尘的宴席,也是一大家的人头一次这样团团圆圆的坐在一起吃饭,菜式肯定是很丰盛的。

    姜老太太看着自己的儿子,还有一众孙儿孙女,到底是年纪大的人,所求的也不过是这样的天伦之乐。所以面上一贯的威严看着也淡化了许多,反倒满是笑容的样子。还抱了姜长宁坐在她腿上,叫丫鬟夹燕窝碗里的肉圆子放到她面前的小碟子里面来,亲自夹碎了喂给他吃。

    孟姨娘在旁边看着,眼神中都是压制不住的自豪和骄傲。就看了姚氏一眼。

    姜老太太是个重规矩的人,妾室是不能坐着跟主子一起吃饭的,所以她和孙姨娘,周姨娘都站在一旁伺候。姚氏倒坐在姜天佑身边。不过吃饭的时候不能说话,所以也没有法子和姜天佑攀话。就拿筷子夹了一块松子鸡,还是只鸡腿,放到他面前的小碟子里面。不过姜天佑没有吃,甚至连碰都没有碰。姚氏的脸上就有了落寞的神色。

    孟姨娘见了,眼中的笑意越发的深了两分。

    姜天佑这两年正嫌自己体型宽大,不复年轻时候的英姿,所以晚膳的时候就不食荤腥,只吃素菜,这些姚氏如何会知道?到底也只是占着一个太太的名分罢了,但实际上姜天佑的心可都是在她这里的。

    而且她相信,这个太太的位子也迟早会是她的。

    心中不由的就信心满满起来。

    等姜老太太等人用完了晚膳,丫鬟过来收拾了碗筷下去,孟姨娘等人这才下去自行吃饭。

    姜老太太坐着和姜天佑,姚氏,还有孙儿孙女说话,看着倒也和乐融融。

    不过姜清玉不耐烦跟这些人一起说话。她心里瞧不上姜老太太等人,也瞧不上姜清萱和姜清云,平常也不跟她们一起玩。看着坐在姜老太太身边的姜清婉,她心里就更加的不高兴了。

    她是嫡女也罢了,而且现在很显然姜老太太在一众孙女中对她也是最好的。这可实在是太让人生气了。

    姜清玉是个不会掩饰自己情绪的人,喜怒都摆在脸面上,旁人如何会不知?姜老太太冷眼瞧见了,便问她:“女诫你可抄了?不但要抄,还要会背。两天后我要考你。”

    姜清玉瞪大了双眼。

    她不喜欢念书认字,只好玩乐,所以虽然父亲给她们请了女先生教她们姐妹几个念书认字,但她也很少去,到现在认得的字也不多,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全,更何况女诫了?原本是想着回去叫丫鬟代她抄写的,但没有想到老太太竟然说还要考她会不会背的事

    由不得的就不高兴起来,一张脸也垮了下来,使性子说道:“我不会抄,也不会背。”

    姜老太太面上有些变了颜色,问她:“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老太太是很不喜欢有人顶撞她的。所以她不喜欢以前的姜清婉,而很喜欢现在的姜清婉。就是因为现在的姜清婉乖巧温顺,听她的话。正是她心里最想要的那种孙女。

    自然姜清婉也是摸准了她的心思,故意在她面前做了这样的样子出来。其实她原本是个活泼娇气,性子也犟的人。不过后来经过了那些事,性子多多少少的都会改变一些。

    姜天佑见老太太生气,赶忙的打圆场:“母亲,这件事都怪儿子。都是儿子平日公务繁忙,没有时间管教她,才任由她逃学。她到现在识得的字也不多,母亲叫她抄写女诫,还要背,只怕她暂且确实是做不到的。”

    姜老太太听了,气极反笑了起来。

    姜天佑明知道姜清玉认得的字不多,抄写女诫是不可能的事,那今儿白天她说要罚姜清玉抄写二十遍女诫的时候他不说话,可见就是默认了同意姜清玉叫丫鬟代抄的事。

    竟然宠溺姜清玉到了这个地步!而且这个姜清玉在她面前态度还是这样的任性。若再不管教,往后不定的就会是个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