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世叔 > 敬畏之心
    姜老太太的年纪毕竟在这里,又连日奔波,确实累了。现在该立的威信已经立了,一众孙儿孙女也都见过了,就想要歇息。

    孟姨娘是个很有眼色的人,见老太太面上神色淡淡的,就抱着姜长宁开口作辞,请老太太歇息。还说已经办好了接风洗尘的酒席,等老太太歇息好了,就可以同自己的孙儿孙女共享天伦之乐。

    不得不说,孟姨娘做事确实很精细,姜清婉觉得在这一点上姚氏只怕是比不上的。

    等出了松鹤堂的院门,姜天佑同姚氏说了两句话,叫她好好歇息着,然后抬脚就走了。

    虽然是夫妻,但好几年没见,姜天佑觉得对着她的时候就很不自在,压根不知道要说什么话。还是到外面同门客闲聊的好。

    姚氏看着他渐渐走远的背影,心里觉得很难过。

    原本以为夫妻几年不见,肯定有很多别后的话要说。但没有想到他抬脚就走了,留着自己面对这些人。

    虽然都是妾室和庶出的子女,面上看着也都很恭敬的叫她太太,但谁知道她们心里怎么看她?说不定就在等着看她的笑话呢。而且她以前也从来没有和妾室相处过,都不晓得该怎么做,怎么说。

    不由的就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姜清婉在旁边瞧见,心中暗叹了一口气。

    只怕这些人现在都在心里忖度姚氏是个什么样的人,看往后到底要不要对她存了敬畏之心,该怎么同她相处。

    人总是这样,一步一步的往后试探对方的底线,然后就会渐渐的肆无忌惮起来。

    但自己现在和姚氏是一体的,若她们几个心里轻视姚氏,如何还能对她敬畏?

    于是姜清婉想了想,就开口叫孟姨娘:“孟姨娘。”

    孟姨娘心里正在想着,这些年没见姚氏,也不知道她有没有什么长进。性子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的软弱。就特意的不说话,只抱了姜长宁在怀里,做了低头哄他的样子。眼角余光却一直在注意姚氏,看她会怎么应付这些人。

    看到她涨红的脸和手足无措的样子,孟姨娘心里立时就有几分轻视起来。

    空占了一个太太的位子,但看来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只怕连个丫鬟都管教不住,不足为患。以后想要摆布她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时猛然的就听到有人在叫她。

    她心中微怔,抬头循声望过去,就见是姜清婉在叫她。

    十四岁大的少女,梳着分肖髻。已经是暮春的时候了,还穿着一件粉色绣玉兰花的夹衣。看起来好像很怕冷的样子。

    分明是个年纪不大的姑娘,面上看着却沉稳的很。望着她的目光也是沉静的。

    孟姨娘心中微凛,就笑问道:“三姑娘,您有什么事?”

    母亲都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人,女儿能有多少见识?而且这位三姑娘是在甘州乡下长大的,听说就跟个野孩子一样。书不读,女红也不学,什么都不会,实在不用太重视。

    这般想着,就将心里刚刚的那点子惊讶都放下了。目不转睛的望着姜清婉,倒要看她会说些什么话。

    旁边的人也都在看着姜清婉。

    刚刚在姜老太太那里,这位三姑娘可是基本没有开口说话的。只安静的坐着,就好像屋里的一件摆设一般。但是现在她竟然主动开口叫孟姨娘,而且声音听起来还很沉稳。

    也不知道她叫孟姨娘做什么。

    众人心里不由的都好奇起来。就连姚氏也看了过来。

    就见姜清婉对孟姨娘点了点头,声音不紧不慢的:“刚刚听父亲说,祖母和我们居住的院子都是孟姨娘叫人收拾的?现在我和母亲乏了,要歇息一会儿,孟姨娘这就带我们过去罢。”

    言辞淡淡的,面上竟然一点怯意都没有。

    众人心中暗自诧异。孟姨娘心中也忍不住的心惊。

    这看着哪里像是一个才刚刚从乡下过来,什么都不懂的野孩子?通身的做派分明就跟个大家闺秀一样,落落大方,不惊不惧的。

    孟姨娘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姜清玉却先不高兴起来。

    其实自打知道姜老太太要来她就没有高兴过。刚刚又被姜老太太当众罚跪了好一会儿,她心里就越发的不高兴起来。觉得很丢面子。

    现在她急于要扳回面子,而且心里对姜清婉也确实的很轻视的。就扬着下巴,面色很不好的说道:“你累了,要去你自己的院子歇息,不会随便叫个丫鬟给你带路?竟然叫我姨娘给你带路?她很忙的,还要去议事厅见执事媳妇,听她们回事,没有空。”

    姜清婉看着她,只觉好笑。

    她一个嫡女,叫一个妾室给自己带路,听起来还好像她多不懂规矩一样。不懂规矩的是这位二姑娘。

    看来她和姚氏没有过来之前,这个孟姨娘和姜清玉都将自己当成这府里的太太和嫡出的姑娘了。难怪刚刚孙姨娘和周姨娘面对孟姨娘的时候态度都很恭敬,姜清玉对着姜清萱和姜清云的时候态度都不屑的很。

    姚氏不想头一天过来就同人争吵,怕招人闲话。就拉住姜清婉的手,轻声的叫她:“婉姐儿。”

    姜清婉却是不怕的。

    在宫里的时候她见过很多不得宠的妃嫔被宫女內监欺凌,活的比狗都不如。她心里很清楚,姜天佑对她们母女两个的感情原就一般,她和姚氏若是再表现的软弱些,那就算她们占着正室太太和府里唯一嫡出姑娘的名头,往后不定过的就会是什么样的日子。

    既然老天爷给她机会再活一次,她就想要好好的活着。而且这一路上姚氏对她很好,她也是真心的想要维护姚氏。

    所以她不介意好好的跟姜清玉说一说嫡庶之间的差别。

    孟姨娘以前没有教会姜清玉这些东西,没有关系,现在她可以代替孟姨娘来教。

    不过孟姨娘是个聪明的,看见势头不好,连忙就笑道:“是妾身的疏忽。看见宁哥儿哭了就忙着哄他,忘了请太太和四姑娘去歇息的事。”

    现在她们还在松鹤堂院门口,若被姜老太太知道姜清玉说的这番话,少不得的又要责罚她。

    老爷心里是很看重孝道的,她不能让姜清玉再惹得姜天佑不高兴。

    就将怀里的姜长宁递给旁边的奶娘抱了。又叫瑞香将姜清玉拉回去,自己则是面上带着笑,轻声细语的请姚氏和姜清婉往前走。

    表面上看着再恭顺不过,不过心里也暗自的心惊。

    姚氏是个不足为虑的,但这个三姑娘,倒是人小鬼大。只怕往后还要多留心。

    姚氏毕竟是正室太太,她没有发话,孙姨娘姜清萱等人也不敢立刻就回去,便大家簇拥着姚氏和姜清婉先一起往留香园来。

    永昌伯府原是前朝一个官员的住宅,后来被当今的皇帝赐给姜天佑居住。地方虽然不是很大,难得里面佳木葱茏,风景很不错。当真是每一步行来都有花有树可看。

    一路到了留香园,是个两进的院落。里面自然早就收拾的妥妥帖帖的了。

    姚氏进了明间,目光四处看着。

    她和姜老太太住在甘州乡下的时候,虽然住了五六间屋子,村子里的人都很羡慕,但是如何能跟现在这样的华屋比?只觉得眼花缭乱,越发的手足无措起来。都不晓得该站还是该坐的好。

    姜清婉见了,就扶着她在正面的罗汉床上坐下来。

    是一张花梨木雕万字纹的罗汉床。上面铺了青缎坐垫,中间放着一张花梨木炕桌。

    姚氏也不知道要不要叫孟姨娘等人坐,目光竟然去看姜清婉。

    好像心里很依赖她一样。

    姜清婉见状也是无话可说了。不过想着姚氏以往毕竟没有经历过这些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也是可以理解的。看来待会儿还是要跟她说一说如何拿捏妾室的那些事。

    就同孟姨娘等人说了一会子闲话,然后就说乏了,要歇息,叫她们先回去。

    孟姨娘等人就都告退了。等她们走了,姜清婉就让锦屏将这留香园里的丫鬟婆子都叫进来。

    锦屏应了一声是,出去叫了众人进来。都跪在明间的地上,磕头说见过太太,三姑娘。

    有两个大丫鬟,分别叫彩霞,彩云。另外还有好几个次一等的丫鬟和粗使的洒扫婆子。

    姚氏现在手上没有钱,想要打赏这些人也是不能的。倒是从甘州带了好些诸如红枣之类的特产过来,但若给这些丫鬟婆子,反倒极有可能让她们在背地里说太太小气,所以索性暂且什么东西都不给。

    姜清婉就勉励这些人要对太太忠心,用心仔细的做事,太太自然不会亏待你们。敲打了一番之后,就叫她们起来,出去做事。

    见她们都出去了,又叫锦屏去门口守着,姜清婉这才坐在罗汉床上跟姚氏说话。

    “婉婉,”姚氏叫她,声音轻轻的,面上还有苦笑,“你是不是觉得母亲很没用?”

    她虽然性子柔弱,但人不傻。可看着孟姨娘她们身上穿的都是绸缎衣裳,头上戴的都是珠翠首饰,她自己今儿早上原也是精心打扮了一番的,但跟她们一对比,还没有她们身边的大丫鬟穿戴的好。

    由不得的就觉得心里自卑起来。

    姜清婉笑着安慰她:“没有。母亲,您已经做的很好了。往后您会做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