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世叔 > 杀鸡儆猴
    姜清婉是头一次见孟姨娘,路上又听姚氏念叨过好几次,心中难免会有好奇,所以这会儿就目光细细的打量她。

    标标准准的鹅蛋脸,眉眼生的很好。特别是一双杏眸,隐着一层水雾般,看着就会让人心生怜惜。

    不过到底是三十岁的人了,想必也是个操心的,眼角也有几条细纹。

    看到姜老太太和姚氏,她忙走过来屈膝行礼,柔声的说道:“妾身见过老太太,太太。”

    姚氏看她一眼,没有说话。姜老太太倒是顾忌到底在人前,还是叫她起来。

    孟姨娘谢过了。又目光看着姜清婉,温和的说道:“这位就是三姑娘罢?一直听老爷提起您,今儿才头一次见您。生的当真跟个玉人儿一般。”

    就从瑞香手里拿过一只长方盒子递过来,微笑着说道:“这是姨娘的一点心意。”

    很精美的匣子,盒面上有用螺钿嵌的兰花蝴蝶图案。里面装的东西肯定也很贵重。

    姜清婉可不认为孟姨娘这是真的喜欢她才会给她这份礼。也许是要做给姜天佑看的,也试探一番姜老太太和姚氏的态度,同时也想要告诉府里其他的人。就算老太太和太太来了,我也照样是这府里的主子。

    不管她心里打着的到底是什么目的,但她也实在太将自己当一回事了。

    一个妾而已,哪怕是个贵妾,到底是有多大自信,竟然敢给嫡女见面礼?

    这若是以前的姜清婉,只怕就要立时打翻她手里的盒子,到时姜天佑肯定第一个不依,会跳出来骂她。但是现在,姜清婉只微笑着,不说话。自然也不会伸手来接。

    若姚氏是个强硬的,其实这会儿就是当着府里所有丫鬟婆子的面给自己立威的时候,但是很显然姚氏不是。

    姜清婉看得出来姚氏也是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面色都有些发白。也只能指望老太太了。

    好在老太太很给力。嘲讽的哼笑了一声,然后稳稳的说着:“婉姐儿的外祖母只生了她娘一个,她哪里来的姨娘?而且婉姐儿现在是回自己的家,她是正正经经的主子,只有她赏赐下人的份,哪里有下人赏赐她的份?”

    一句话说的孟姨娘的面色微变。

    如同姜清婉所猜测的那样,她之所以送这份礼,确实是存了那三个心思。但没有想到姜老太太竟然这样的不给她面子,当着一众丫鬟婆子的面就明晃晃的打她的脸,说她只是个下人。

    虽然妾室确实算不得是主子,但说是下人也确实有点过分了。更何况这些年她掌着中馈,这府里的人都将她当成太太一样来看待的。

    她就忙做了诚惶诚恐的样子出来,歉意的说道:“妾身没有这个意思。妾身就是看到三姑娘心里高兴,所以这才,是妾身思虑不周,请老太太责罚。”

    说着,就跟受了惊吓和委屈一样,对老太太和姜清婉屈膝行礼。不过心里在冷冷的想着,这个老太太,果然还是跟以前那样的不待见她。

    不过没有关系,她有姜天佑可以依靠。而且,永昌伯府现在唯一的男丁也是她所出。老太太毕竟年纪大了,六十多岁的人了,还能活几年?这个伯府迟早都会是她说了算。

    姜老太太鼻中冷笑一声。

    她以前是家里的庶女,上头有一个厉害的嫡母,什么都要自己去争。孟姨娘这样的把戏,只能说是她玩剩下的。

    不过儿子喜欢她,而且当年孟姨娘的兄长也确实是为救姜天佑死的,这份恩情老太太心里还是记得的。所以只要孟姨娘不是太过分,她都不会去管。

    但必要的敲打还是要的。不然还真的将自己当成这永昌伯府里的女主人了,连她都不放在眼里。

    姜老太太就深深的看她一眼,然后不紧不慢的说道:“这人哪,不论什么时候,自己处在什么位子都要认清楚。这样才会守本分,明白哪些事该做,哪些事不该做。”

    孟姨娘就觉得如同一个耳光重重的打在脸上一样,火辣辣的痛。

    虽然胸口气闷,但面上却还要温顺的说道:“老太太教训的是,妾身受教了。”

    说完,目光看了姜天佑一眼。很柔弱很无措的样子。

    看的姜天佑心里一软,就想要开口替她在老太太面前说几句好话。但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姜清玉在气愤愤的说道:“我姨娘也是好心的要给她东西,她不要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搞的我姨娘好像要害她一样?就值得这样重的说我姨娘?真是不识好人心。”

    姜清婉刚刚就已经看到姜清玉了。

    这一路上她套了锦屏和姚氏的话,知道姜天佑现在一共有四女一子。其中姜清玉是孟姨娘所出,也是姜天佑最喜欢的女儿。

    石榴红色的褙子,领口的月季花竟然是用金线绣的。头上簪的也都是赤金镶各色宝石的簪子,看起来很华贵。

    好像恨不能将自己所有的好东西都穿戴在身上,告诉旁人她是个高贵的人一样。

    姜清婉移开眼。

    姜老太太那样好面子,又很看重尊卑的一个人,可现在被一个庶出的孙女儿这样当众顶撞

    这个姜清玉今儿只怕讨不了什么好去。

    孟姨娘这时候就有些急了。没想到自己这个女儿竟然是这样沉不气的。这不是将刀柄递到了老太太手里去,等着她处置吗?

    这可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忙转过身呵斥姜清玉:“你怎能这样跟你祖母说话?快跪下对你祖母请罪,求你祖母原谅你。”

    姜清玉心里瞧不上姜老太太,总觉得不过是乡下来的一个老妇人罢了。就不肯跪,头还别到了一边去,面上看着很不屑的样子。

    姜天佑也急了。心里也有点生气。

    他虽然很喜欢姜清玉,但这毕竟是自己的母亲,好几年没见,今日才刚过来,姜清玉就当着一众下人的面这样的顶撞她

    他知道母亲是个爱面子的人,肯定受不了被自己的孙女儿这样当众顶撞的事。

    带了怒气的看了一眼姜清玉,也开始为她担心起来。不知道母亲待会儿会怎么罚她。就想要开口替她说几句好话,求个情。

    不过还没有开口来得及说话,就见姜老太太做了个叫他不要说话的手势。

    然后她冷冷淡淡的看了姜清玉一眼,说道:“一大帮子人都杵在门口做什么?没的家丑都叫外人看了去,我可丢不起这张老脸。”

    姜天佑忙说道:“母亲,早先几日兰心就叫人将上房都打扫干净,也什么都准备妥当了。您连日奔波,儿子现在就扶您过去歇息。”

    兰心是孟姨娘的闺名。姜天佑这样说,也是想要在老太太面前替孟姨娘讨个好。但很显然老太太并不领这个情,看都没有看孟姨娘一眼。也不要姜天佑扶着她,反而叫姜清婉:“婉姐儿,你过来,扶着我。”

    这就相当于告诉旁人自己在她心里是很重要的,这样的机会姜清婉自然不会错过。应了一声,走上前两步扶着老太太。

    姜天佑一面走,一面对孟姨娘做了个手势,是要她叫姜清玉现在回去的意思。他不想待会儿姜清玉再气着老太太,也不想老太太罚她,所以现在就叫她离开才是最好的。等过个一两天老太太气消了,再叫她过来给老太太磕头赔罪。

    不提防姜老太太看到了,就冷声的说道:“我就算再是个乡下来的老婆子,有的人心里瞧不上我,可我做祖母的,今儿头一日上京,做孙女儿的难道不该过来给我磕个头?还要等我给她磕头去不成?”

    姜老太太说话从来不饶人的。更何况刚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姜清玉顶撞,这件事无论怎么样也糊弄不过去。

    姜天佑不敢违抗,面上还得陪着笑:“母亲这说的是什么话?她小孩子家,不懂事,气着您了。待会儿儿子叫她给您磕头认错。”

    姜老太太看他一眼,不说话,由姜清婉扶着继续往前面走。

    孟姨娘知道老太太在姜天佑心里的位置,所以给她住的地方自然是伯府里面最好的院落。

    是个叫松鹤堂的地方。有穿堂,有厅房,正房大院两边都是抄手游廊连着的厢房。正面是五间上房,左右各两间耳房。院子里有两棵银杏树。正是暮春的时候,满枝头都是绿色的银杏叶子。

    有丫鬟在前面带路,姜清婉扶着姜老太太走进明间,在罗汉榻上坐了,然后垂手站在她身边,看着很乖巧温顺的样子。

    姜天佑、姚氏、孟姨娘等人都走了进来,丫鬟仆妇都站在院子里。

    正好是个杀鸡儆猴,给自己立威的时候。不然被一个庶出的孙女当面顶撞都不说几句话,做点什么事,不都要欺她是乡下来的老婆子。往后她在这伯府里面还有什么威信?只怕连下人心里都会瞧不上她。

    于是姜老太太就沉下脸来看着姜清玉,冷声的说道:“跪下。”

    姜清玉自小被娇宠着长大,虽是庶女,但一应待遇都是比着嫡女来的,心里也将自己当做嫡女,反倒瞧不上同样是庶出的姜清萱和姜清云。现在姜老太太叫她跪,她如何肯跪?目光只看着姜天佑和孟姨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