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世叔 > 到达伯府
    姜天佑上一次回甘州还是三年前的事,所以姜老太太也有三年没见到他了。

    姜老太太就生了一儿一女,心里是挂念这唯一的儿子的。这会儿听侍卫长说姜天佑在外面,忙叫桃叶扶她下车。

    果然就看到姜天佑从旁边供路人休息的亭子里面快步走出来,双膝一软就在她面前跪了下来。

    “母亲,“姜天佑叫了一声,然后趴下去重重的磕了一个头,”儿子不孝,这些年一直没能在您跟前服侍您。

    姜天佑虽然是个粗人,但对姜老太太还是很孝顺的。

    姜老太太鼻子开始发酸,弯腰伸手扶着姜天佑起来,眼含泪光的说道:“好几年没看到你了,快让为娘好好的看看你。”

    目光仔细的看他,还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然后说道:“好像比上次我见你的时候瘦了些。”

    姜清婉这时正被锦屏扶着下马车,目光看过来,就见姜天佑生的身材魁梧,壮实的跟头牛一样。就这样老太太还要说他瘦了?

    她很无语的转过身去扶姚氏。

    刚刚知道姜天佑就在外面的时候,姚氏瞬间就坐直了身子。一直不停的问姜清婉和锦屏,她的发髻有没有乱,脸上的脂粉有没有掉?还低头扯了好几回衣襟,就怕上面有褶皱。

    看得出来她心里很紧张。

    姜清婉和锦屏安抚了她好几次,她这才渐渐的没有那么紧张。不过到底还是叫锦屏先扶着姜清婉下马车。

    这会儿姜清婉握着姚氏的手,都能感觉到她在发抖。

    姜清婉心里叹了一口气。

    也不晓得那个孟姨娘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既然能让姜天佑专宠她这么多年,一个妾室,还能掌中馈,手段只怕也是了得的。姚氏这样的人,肯定不是她的对手。

    只怕她们娘儿两个往后在永昌伯府的日子不会很好过。

    心里这般想着,但还是握着姚氏的手,两个人一起往前走。

    姜老太太和姜天佑母子两个还拉着手在说话,彼此眼中好像都有泪光。

    姚氏看着几年没见的丈夫,就想要立时过去说话,却被姜清婉给拉住了。

    看现在他们母子两人的样子,旁人很难插话的。姜老太太又是个强势的人,肯定不喜欢有人打断他们现在这样母子重逢,彼此正激动的时刻。

    一直等到姜老太太和姜天佑将别后的离情都诉说的差不多了,姜清婉才和姚氏上前去见礼。

    刚刚在一旁听了一会,姜清婉也约莫知道姜天佑是个什么样的人。

    锦屏一直抱着蒲团站在一旁。这会儿见姜清婉转头看了她一眼,她赶忙过去将蒲团放在地上。

    姜清婉就在蒲团上跪了下去,对着姜天佑磕了三个头,然后轻声细语的说道:“清婉见过父亲。父亲万安。”

    少女身子伏着,看不到她的样子,只能看到她乌黑的头发和纤细的背。

    姜天佑很震惊。

    他记得他三年前回甘州请母亲来京城的时候,他坐在正堂和母亲说话,姜清婉手里拎着用柳树枝串起来的两条鱼。裤脚挽到了小腿上面,脚上没有穿鞋,都是泥巴。

    母亲当时让她叫父亲,小姑娘看他一眼,然后头扭到一边去,下巴扬着,很倔强的说道:“这个人不是我爹。我没有爹。”

    说着,转过身就飞快的跑走了,后来他在的那几天她也一直没有开口叫过他父亲。

    印象中还是那个倔强不懂礼貌的小姑娘,但现在她看着竟然这样的温婉知礼仪。

    简直就是个大家闺秀的教养。

    姜天佑就转过头问姜老太太:“母亲,这是 ,是婉姐儿?”

    面上很惊讶的样子。

    他不敢相信这会是姜清婉。

    姜老太太目光带笑的看了姜清婉一眼,然后对姜天佑说道:“是婉姐儿没有错。”

    又告诉他路上发生的事:“婉姐儿在路上落过一次水。醒来之后她告诉我,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想通了很多事,往后再不淘气任性了。我先时还不信,只以为她在哄骗我。后来我一路上冷眼看着,见她性子倒确实是沉静了下来。还要我教她认字。现在你看看,言语行动间是不是很像个大家姑娘的做派了?”

    看得出来姜老太太现在对姜清婉很满意。自然也与姜清婉这一路上刻意与她亲近分不开。不然也不至于自己明明认字,还要姜老太太教她。就是要告诉姜老太太,她是真的要洗心改过,做一个听话乖巧的孩子。

    现在看来,她做的这些事都没有白费。姜老太太最近对她改观很大,明显比她刚醒过来的时候要亲密得多。

    姜天佑这才相信面前这个人真的是他女儿。就叫姜清婉起来,仔细看她相貌。五官都很精致,肤色也白净。下巴尖尖俏俏的,看着就让人心生怜爱。

    原来的姜清婉就是因为天天在外面疯跑的缘故,所以晒的肤色都黑了。前段时间一直赶路,都在马车厢里面,没有晒到太阳,肤色就渐渐的白皙了起来。

    姜天佑是个粗人,常年在外,也没有见过这个女儿几次。仅有的几次,对她的印象也不大好,现在姜清婉站在他面前,他竟然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话。

    只点了点头,叫了一声婉姐儿就罢了。

    目光又看到站在姜清婉身边的姚氏,一时就有些发怔起来。

    他最近一次见姚氏还是三年前。依然还是在他面前哭着抱怨平哥儿的死,还有孟姨娘的事,他很不耐烦,这几年但凡想起她来就觉得她是个怨妇,眉眼间都是哀怨。

    但现在一看,一身淡蓝色的衣裙,面上脂粉薄施,看起来很温婉的样子。

    不过她原本就是个温婉秀丽的人,若不然当初自己也不会一眼看中她,厚着脸皮一直去找她

    想起以前两个人美好恩爱的时光,又想着这些年确实一直是姚氏代他在母亲跟前尽孝,于是心里原本对姚氏的那些不耐烦消了一些。姜天佑的神情温和起来,点了点头,说道:“这些年辛苦你了。”

    顿了顿,又叫了一声:“阿莲。”

    姚氏闺名一个莲字。以前刚成亲的时候姜天佑就一直叫她阿莲,后来因为孟姨娘的事两个人争吵了几次,姜天佑就渐渐的对她不耐烦起来,再也没有叫过她阿莲。

    姚氏鼻子忽然就发酸起来。只觉得有他这一句话,再多的辛苦也算不得什么了。

    怕旁人看到她眼圈红了,忙垂了头,还要做了笑的样子出来说道:“我不辛苦。侍奉婆母原就是我的本分,应该的。”

    彼此说了几句话,姜天佑就扶着姜老太太上马车,吩咐车夫赶车进京。

    姚氏以前没有来过京城,心中难免好奇,就将车窗帘子掀开小半边,看外面的行人和街景。

    她以前住在乡下,甘州城里都很少去,这会儿看京城,只觉街边店铺林立,路上的行人走路都比家乡的人要来的昂首挺胸一些。

    姚氏称奇,叫姜清婉也看。姜清婉没有看。

    上辈子她也是这样坐在马车里面来的京城。不过是以贡女的身份来的。外面有几个骑马的人紧紧的跟随着,就是怕她会逃跑。

    那会儿她被他们强迫着喝了堕胎药下去,身子骨还没有好透,心里面也很难过,一天到晚都恹恹的,都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同行的另外一名贡女掀开车窗帘子看外面,觉得很热闹,就叫她看,她也没有看一眼。

    没想到现在她又到京城来了。不过好在上辈子的事都已经过去了,她死后重生,现在是永昌伯府的嫡女。以往的那些事,那些人,就当是一场梦,跟她再没有什么关联了。

    姜天佑在前面领路。穿过青石板大街,拐进一条胡同里面。就看到三间朱漆兽环大门,门口两个大狮子。正门上面有一张蓝底金边大匾。上面四个大金字,永昌伯府。

    看着很堂皇庄重的样子。

    姜天佑叫车夫停车,翻身下马,过来亲自扶姜老太太下马车。姜清婉和姚氏等人也从马车上下来,走进了大门里面。

    早有人通报了进去,于是等过了仪门,就看到垂花门前站了一众女眷。

    是孟姨娘领着一众姨娘庶女,还有丫鬟婆子过来迎接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