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世叔 > 恩怨纠葛
    碧梧院是孟姨娘给姜清婉准备的居所。

    两扇绿漆院门,黑底匾额上写着碧梧院三个金字。院门前一棵遮阴蔽日的绿杨柳。

    丫鬟惠香在前面推开两扇院门,就看到里面有粗使的丫鬟和婆子在打扫庭院房屋。

    孟姨娘带着姜清玉走进去,打扫的丫鬟和婆子都过来对她们两个人行礼。孟姨娘叫她们继续做事,然后问她的大丫鬟瑞香:“这里打扫的怎么样了?一应要用的东西可都添置好了?”

    这几天收拾打扫老太太她们三个人住的屋子,孟姨娘一直让瑞香在旁边看着。

    瑞香就回道:“老太太和太太住的地方昨儿都已经收拾妥当了。四姑娘这里里外也都打扫干净了,屋子里的帘幔这些也都挂了起来,窗纱也是新糊过的。不过要摆放的器具还没有定好。”

    孟姨娘点了点头。她要让姜老太太、姚氏她们过来挑不到她的半点错处,以免有机会在姜天佑跟前说她不好。

    转过头看姜清玉正站在抄手游廊上扯海棠树上的花苞,孟姨娘就叫她过来。

    姜清玉走过来问道:“姨娘,什么事?”

    孟姨娘看了看天色,然后对她说道:“这个时辰你父亲也该散值回来了,你去前面等着。若看到他,就将他拉到这里来。记住,不要说是我要你拉他过来的。”

    “为什么?”姜清玉不明白,就问道。

    孟姨娘没有说话,一旁的瑞香就很有眼色的笑着解释:“老爷一过来,看到咱们姨奶奶这么为三姑娘的事上心,都亲自看着丫鬟婆子打扫房屋,摆放器具,老爷心里肯定会觉得咱们姨奶奶很贤惠,是真心实意的欢迎老太太她们过来。但若是姑娘您跟老爷说是姨奶奶叫他过来的,若老爷是个多心的,怕就要以为咱们姨奶奶这是要故意做给他看的呢。”

    其实就是要故意做给姜天佑看的,好在他心里给自己博一个贤惠,真心对姜老太太和姚氏她们好的名声。

    姜清玉这才恍然大悟,带着自己的丫鬟转过身往外就走。

    孟姨娘却不放心,吩咐瑞香:“你是个做事沉稳细心的。跟着二姑娘,免得她待会儿在老爷面前说错话。”

    瑞香应了一声是,抬脚就去追赶。

    孟姨娘看着姜清玉的背影,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这个女儿总是让她操心,她说的话也总不听。若是以往倒还罢了,有老爷宠着,由得她在府里胡作非为,旁人也不敢说什么。就是到外面去应酬,旁人也只会赞她一句性子活泼直爽,有乃父之风。但现在老太太和太太都要过来了

    姜老太太和姚氏她都见过的。当年她兄长为救姜天佑死了,姜天佑将她带回老家很住了一段日子。因为是恩人之妹,姜老太太和姚氏对她都很好。特别是姚氏,待她就如同亲妹妹一样。

    后来她怀上玉姐儿的时候,姜天佑也将她带回去过。是想要禀明姜老太太,给她一个平妻的名分。但没有想到挑的时机不好,姚氏的儿子偏偏得病了,还死了,姜老太太心里就很不高兴,不肯让她做平妻。再然后姜天佑带她回来,也只给了她一个贵妾的名分。

    不过好在姜老太太和姚氏一直都住在甘州乡下,她跟在姜天佑身边。后来到京城了,住在这伯府里面。大家彼此不见面,两头为大,到底是平妻还是贵妾的事她也不去计较了。但没有想到她们现在会过来。

    其实过来也没有什么不好。她心里总归还是想要做太太的。但以前姚氏一直在甘州,说是替老爷在老太太面前尽孝,这样她就没有法子让姜天佑休弃姚氏。不过现在姚氏过来了,她总会想到法子,让老爷厌恶姚氏,然后休了她。

    但老太太是个厉害的人,而且心里好像对她还很有意见

    她是能忍的,不会叫老太太挑到她的一点错处,但玉姐儿肯定就不行。自己又要管府里的事,又要照看宁哥儿,难免就会顾及不到她。若到时叫老太太抓到了玉姐儿错处,坏了她的事可就不好了。

    看来应该遣个沉稳的人跟在玉姐儿身边,时常提点她不要说错话,做错事。瑞香是自己信得过的人,为人也沉稳细致,可以叫她过去伺候玉姐儿。

    孟姨娘心里做了这个决定,就叫惠香:“你去将我屋里那本登记公中物件的册子拿过来。”

    惠香也是她身边的大丫鬟。做事虽然没有瑞香机灵,但好好的调、教一番也能用。

    惠香应了一声是,转过身出院门,两盏茶左右的功夫就将登记册子拿了过来,双手捧着,恭恭敬敬的递给孟姨娘。

    孟姨娘接过来,翻开看上面记的东西,想着到底要拿些什么物件摆放在这碧梧院里面,好教老爷一看到就会说她温婉贤淑,会办事。

    姜清玉到前院的时候姜天佑还没有散值回来。

    她看了看前面的仪门。外面只有两个小厮在守着,其他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她觉得很无聊,就转过头很不高兴的对瑞香说道:“姨娘叫你跟着我做什么?我都这么大的人了,她还怕我不会说话?”

    她开春的时候刚满十五岁,论起年纪来都可以相看婆家了。不过瑞香觉得这位二姑娘的脑子是跟不上年纪的。

    但这样欺上的话她如何敢说出来?面上反倒要笑着说道:“二姑娘这样聪明的人,做什么事不妥帖?姨奶奶对您放心的很。姨奶奶是看奴婢不会说话做事,才叫奴婢跟在您身边多学一学。”

    这顶高帽子戴的姜清玉很高兴,立刻就眉开眼笑起来:“你这话说的很对,我也觉得自己挺聪明的。”

    瑞香面上带着笑意的附和她。眼角余光看到姜天佑带着几个护卫从仪门那里走进来,忙小声的告诉姜清玉:“二姑娘,老爷回来了。”

    姜清玉转过头一看,果然看到姜天佑。抬脚欢快的跑过去,站在他面前,笑着叫道:“父亲。”

    她眉眼生的英气,有几分像姜天佑。几个儿女中,也就她相貌生的有几分像自己,性子也像,都是直来直去,不会拐弯抹角,所以姜天佑很喜欢她。

    “你怎么在这里?”姜天佑叫身后的护卫退下,然后问姜清玉,“等我回来?”

    这点情商姜清玉还是有的,就笑着说道:“是啊。今儿一整天我都没有看到父亲,心里怪想的。估摸着您这个时辰也该回来了,我就特地的站在这里等您回来。”

    对着她喜欢的人,她还是很会说话的。不过对着她不喜欢的人,那说出来的可都是嘲讽不屑的话。

    姜天佑听了很高兴。觉得自己的女儿又娇俏又孝顺,脸上都是笑容:“好,好,平日我没有白疼你。”

    又问她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但凡说出来,他没有不给的。

    姜清玉想了想,一时半刻儿的也想不出来现在该要什么。心里又记挂着姨娘刚刚吩咐她的话,就说道:“等我想到要什么了再跟您说吧,现在咱们先去找姨娘。”

    说着,拉了姜天佑的手往后就走。

    瑞香站在一旁暗中叹气。

    这个二姑娘,到底还是竹筒里跑老鼠—直来直去,把姨奶奶特地交代的话忘了个干干净净。而且眼见就要捅娄子了。

    她忙站出来笑道:“老爷,二姑娘,姨奶奶现在不在宜春苑。”

    姜清玉心想你这说的不是屁话么?姨娘不是在碧梧院里?

    正要张口说话,姜天佑已经先行一步问了出来:“姨奶奶在哪里?”

    等的就是姜天佑问这句话。

    瑞香心中一松,面上的笑容看着又深了两分:“回老爷,姨奶奶现在碧梧院里呢。碧梧院是给四姑娘住的院子,姨奶奶担心丫鬟婆子们收拾的不妥帖,上午在议事厅里打发掉回话的执事媳妇们,回去匆忙的吃了几口饭,也没有休息,立时就赶到碧梧院去,亲自看着丫鬟婆子们收拾。”

    实则孟姨娘刚刚才去碧梧院。不过做丫鬟的,总是要替自己主子说好话的。哄的主子高兴了,自己也能落到不少实惠。

    姜天佑一面在心里感叹孟姨娘是真心的对姜老太太她们好,一面又心疼孟姨娘这样的操劳。就拉姜清玉:“我们就去碧梧院里面看看你姨娘。”

    等他们到了碧梧院,就见孟姨娘正在叫丫鬟将一只紫檀底座,雕芙蓉花鸟的碧玉圆盘放到博古架上去。

    听外面的丫鬟说老爷和二姑娘来了,她忙转过身,就看到姜天佑已经抬脚跨过门槛,走进屋里来。

    姜天佑四十岁出头的年纪,虽然是个武将,有的时候脾气不大好,但确实生的剑眉星目,气质硬朗。这会儿龙行虎步的走进来,很有几分气贯长虹的感觉。

    孟姨娘对他屈膝行了礼,面上笑的温婉:“老爷,您回来了?”

    姜天佑握住她的手,看着她,目光关切:“刚刚听丫鬟说你午饭都没有好好吃,就过来忙这里的事?母亲她们还有两三天才到,你不用这样着急。自己的身子才是最要紧的。”

    又问她累不累。

    明明是一个武将硬汉,但是竟然会说这样体贴人的话,孟姨娘只觉得心里暖和和的。

    当年她也是真心的心悦姜天佑,所以明明比她大了十多岁,还是她的义兄,她也是毫不犹豫的就躺到了他的床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