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世叔 > 遇到故人
    一共四辆大马车,看着也算华丽,难怪会被强盗盯上。只不过后面跟着十来个劲装打扮的侍卫,他们走的还是官道,那些强盗竟然不怕?确实够胆大包天的。

    姜清婉以前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心里也害怕。但见姚氏都已经吓的面无人色了,还是想要强装镇定的安慰她。

    不过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被姚氏拉扯到了她身后去。力道很大,姜清婉的手腕都有些发痛。

    就见姚氏虽然一脸惊恐,但还是坚定的对她说道:“待会儿你就一直躲在我身后不要出来。放心,母亲会一直护着你,不会让那些人伤你一下的。”

    竟是要用自己的身子来保护她。

    姜清婉心中感动,手腕上的痛都感觉不到了。轻声的说道:“母亲放心,咱们有侍卫的。那些强盗都是半路出家的野路子,哪里敌得过咱们家的侍卫呢。”

    听到她这样安慰的话,姚氏心中略定。就伸手将旁边的车窗帘子掀开一条缝往外面看。姜清婉也看了一眼。

    就见那十几个侍卫腰间的朴刀都已经出鞘了,映着日光,刀刃雪亮。他们团团的围成一圈,将四辆马车护在中间。每一个人的脸上看着都很严肃,目光望着前面从山林里奔出来的强盗。

    黑压压的,也不晓得到底有多少人。

    约莫是侍卫长的那个人这时候站了出来,大声的对前方的强盗喊道:“这是京城永昌伯府的马车,前方的魑魅魍魉休要放肆,快快退下。若不然,叫你们有来无去。”

    一听是京城永昌伯府的马车,好些强盗都怕了,站在原地没有继续往前走。

    不过有个形容粗犷,将手里的大刀扛在肩背上的人闻言笑道:“京城永昌伯?京城离着咱们这里十万八千里远,就是老子抢了他家的马车,有本事叫他带人过来打老子啊。”

    说着,手里的大刀一挥,就叫众人:“放心大胆的过去抢!杀一个人老子赏他十两银子。”

    银子当前,这些人就跟吃了熊心豹子胆一样,大喊着就继续往前面冲。

    姚氏看的心惊胆战的,捏着马车帘子的手都在发抖。转过头哭丧着一张脸跟姜清婉说话:“这,这么多的强盗?”

    这下子肯定是躲不过去了。

    姜清婉一颗心也沉了下去。不过她没有说话,依然看着外面的战况。

    好不容易死而复生一回,她不想立刻又死了。

    伯府里的侍卫虽然勇猛,但强盗毕竟太多,且个个都是亡命之徒,有好几个侍卫已经受伤倒了下去。那些强盗步步紧逼,眼看就要冲过来。

    姚氏忍不住,终于害怕的失声哭了起来。姜清婉来不及安慰她,看到她头上戴着一支银簪子,就抬手拔了下来紧紧的握在手掌心里面。

    若待会儿外面的那些侍卫真的抵挡不住,由着那些强盗过来掳走她们,到时能痛痛快快的死都是一件奢侈的事。

    也不晓得这一次她若死了,老天爷会不会再让她活一次?

    只怕是不会的了。

    姜清婉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目光依旧望着车窗外面。

    又有几个侍卫倒了下去。那些强盗越发的猖狂了。已经有几个人冲到第三辆马车跟前去掀开车帘子,然后回过头兴奋的对强盗头子喊道:“老大,有女人。”

    他们的老大一面挥舞着手里的大刀跟侍卫长对阵,一面喊道:“去看看其他的几辆马车里面有什么。”

    手下应了一声,望着第二辆马车就跑了过来。

    眼看他的手就要摸到马车帘子了,姚氏只吓的尖叫了起来。姜清婉也面色发白,将手里握着的银簪子抬高起来对着自己的脖颈。

    这时候就听到尖锐的破空之声。也不晓得是哪里来的一枝羽箭,一下子就贯穿了这个人的头。

    从左边的太阳穴进,右边太阳穴能看到突出来的三棱状箭头。上面沾染了好些红白之物。

    姚氏双眼一翻就晕了过去。姜清婉也吓的不轻,胸前里的一颗心都仿似不会跳动了一般,怔怔的看着那个人双目大睁着,直挺挺的往旁边倒了下去。

    随后破空之声不断,不停的有盗贼倒了下去。还有几个人策马奔来,翻身下马加入战局。一看就知道他们武艺很高强,个个都能以一当十。

    战况立时扭转。

    侍卫长精神一震,忙招呼自己的兄弟继续杀强盗。那些强盗见势不妙,唿哨一声,且战且退,呈鸟散装,很快的就躲到了重重的山林里面去。

    侍卫长也没有要趁胜追击的意思,而是见好就收,叫其他的侍卫都回来。

    然后他一面遣人过去跟姜老太太她们保平安,一面抱手对着那几个人真诚行礼:“多谢几位搭救。请问几位高姓大名?我回去一定告诉我们伯爷。伯爷一定会对几位心存感激的。”

    又说了马车里面坐的是京城永昌伯的家人。

    就见有个穿着青绢箭衣,右脸颊上有一道疤的人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道:“知道你们是永昌伯府的人。若你们不是永昌伯府的人,我家侯爷也不会让我们出手相助。”

    姜老太太这时正被桃叶扶着下马车,听这个人说一口流利的官话,还带着京城口音,就问道:“敢问恩公,你们是京城来的?”

    而且他口中还说他家侯爷。看来来头不小。

    一面目光打量着这个人。见他二十七八岁的年纪,生的相貌周正。可惜就是右脸颊上有一道狰狞的疤痕,看着就让人觉得他煞气很重。不过看他的样子,其实是个很爱笑的。

    那个人看到姜老太太,还抱拳对她行了礼,叫了一声老太太。姜老太太摸不清他的底细,而且这个人刚刚才救了他们,不敢受他的礼,忙侧身避过。还要对他行礼。

    这个人笑着侧身避过了:“老太太客气了。”

    姜老太太一面让桃叶叫姚氏和姜清婉下来谢过恩公,一面还在问这个人的姓名。

    是想要报答他的意思。

    这个人就笑了笑:“鄙姓周,名辉,伯爷是认得在下的。刚刚是我家侯爷看到有强盗在惊扰老太太,所以才要我过来相助。”

    姜老太太自然要问他家大人是谁。就听周辉笑道:“我家侯爷是靖宁候。您回去跟伯爷一说他就知道了。”

    姜老太太还要问话,就看到有个人策马跑了过来,翻身下马,对周辉很恭敬的行了个礼,然后说道:“侯爷叫您现在就回去。”

    姜清婉这时也扶着姚氏下了马车,听到姜老太太和周辉的对话,心中也在疑惑靖宁候是谁。

    周辉已经在跟姜老太太作辞了。看到姚氏和姜清婉,就对她们两个抱了抱拳,这就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他翻身上马,拨转马头望着来路就疾驰而去。跟随他一起来的那几个人也都纷纷的翻身上马疾驰。

    姜老太太她们都看着这几个人远去,然后惊讶的发现前路的尽头竟然还有好几个人。

    旁的人身下骑坐的马匹毛发都是杂色的,独有正中间的那个人,骑着一匹通体黑色毛发的马。日光斜射其上,缎子一样的闪着光。

    马上的人好像正在听旁边的人说话。身子微侧着,不过腰背还是挺的笔直,青竹一般。他左手边的人手里拿着弓箭,估计刚刚的那几箭也是他射的。

    姜老太太她们都在猜测这个人就是周辉口中说的靖宁候,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道谢。

    不过这个靖宁候既然本人都没有亲自过来,而是让周辉过来,看来也是不大想见她们的。或许也是不屑见她们。若这会儿她们过去反倒不好。

    最后崔老太太还是没有过去,只叫了侍卫长过来询问靖宁候是谁。

    她这些年一直住在甘州乡下,对京城里的事也不怎么关心,所以并不知道靖宁候是什么人。不过既然封了个侯爵,肯定是很厉害的。

    姚氏这时惊魂初定,感觉自己是捡了一条命回来,心里对那个靖宁候很感激。就想着,等到了京城,可要去结交结交这位靖宁候家的女眷。

    一回头,却看到姜清婉面色发白,目光紧紧的盯着前面。上齿也紧紧的咬着下唇,唇上有猩红的血迹沁了出来。

    姚氏吓了一大跳,忙去拉她的手。

    手冷冰冰的,还在发抖。

    姚氏心中越发的惊慌起来,忙问道:“婉婉,你这是怎么了?可不要吓母亲啊。”

    叫了好几声婉婉,才见姜清婉转过头来看她。目光中有悲伤难过,有怨恨纠结,还有旁的许多她看不懂的东西。

    “我没有事。”她的声音轻轻的,好像整个人都没有力气一样。

    刚刚那个人,坐在最中间马上的那个人,虽然隔的远,她看不清楚他的相貌,但是在一起生活了好几年,仅凭着身形她就能一眼认出来那是谁。

    他是崔季陵。那个曾经大雨中在她家门前跪了三日三夜求娶她,承诺说会一辈子对她好,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的人。可后来他却跟她最好的闺中密友有了孩子,还将她作为贡女进献给前朝的那个老皇帝。

    她是绝对不会认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