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世叔 > 出行遇贼
    次日一大早锦屏就掀开青色的帐子,叫姜清婉起床。

    约莫是卯正时分,外面天还没有大亮。

    锦屏昨晚是在屋子里打地铺睡的,这会儿她的被褥枕头都已经折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一边,等着待会儿拿到马车里面去。

    姜清婉醒过来的时候还有些怔怔的,一时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

    直至锦屏拿了衣裙过来服侍她穿上,又叫她坐在椅中给她梳发髻,她看着铜镜里面小少女的脸,才慢慢的回过神来。

    锦屏给她梳了个双平髻,打开首饰匣正要给她挑选今天要戴的首饰时,姚氏推门走了进来。

    锦屏对姚氏屈膝行了礼,说了一声太太早。姚氏对她点了点头,吩咐着:“你去将姑娘的被褥枕头都收拾好,待会儿就拿到马车里去。”

    姚氏虽然出身不高,但姜老太太以前可是大户人家出身,很多事都很讲究。这出远门是肯定要带着自己的被褥枕头的,不用客栈里的那些东西,嫌不干净。

    锦屏应了一声,走到床边去叠姜清婉的被褥枕头,然后双手抱到楼下去。马车早就套好了,在外面等候着。

    姜清婉正在看面前打开的首饰匣。

    是一只式样简单的朱漆长方盒子,里面放着几件银首饰和几朵绢花之类。

    对于一个伯府的嫡女来说,这些首饰实在是很寒酸了。上辈子她做姑娘的时候可是有七八只很大的首饰匣。金的,银的,玉的,玛瑙的,什么样的首饰没有?就是后来她嫁给崔季陵了,崔家贫穷,但崔季陵也给她买了好几件首饰,都比眼前的这些要好。

    姚氏这时走过来,伸手从首饰匣里面拿了一只蝴蝶发簪在她的发髻上比划了一下,觉得不是很好,就又放了回去,拿了一只珍珠簪子。

    这支珍珠簪子估计有些年头了,表面都有些发黄。姚氏就轻声的叹道:“说出去人家都要不信的。你父亲好歹是个伯爷,唯一的嫡女竟然连件好首饰都没有。这些年他也让人捎了钱回来家用,但都被你祖母拿去了,我也不晓得到底有多少钱,也从来没有一个子儿到我手里。你祖母也是,都不肯给你”

    房门是开着的,姜老太太就住在隔壁,若是被她或者桃叶给听到了,那肯定是一场大事。

    姜清婉就打断她的话:“母亲,我不计较这些。”

    话一说出口,自己就先有些楞住了。

    她刚刚下意识的就叫姚氏为母亲了

    姚氏倒没有很惊讶的样子。也是,就算以前的姜清婉多不愿意同她亲近,但母亲也肯定是要叫的。

    “往常就是你太调皮了,书不肯念,女红也不肯学,镇日的跟着村里的那帮子小孩爬树掏鸟窝,下河摸鱼虾,淘气的哪里像个姑娘家?你祖母就是因着这些事才不喜欢你。现在我们要上京了,可不比以前。你往后要收敛自己的性子,好生的听你祖母的话,这样你祖母才会喜欢你。”

    姚氏虽然性子软弱,但心里也明白,这些年姜天佑才见过姜清婉几次,心里对这个女儿能有多深的感情?孟姨娘的那两个孩子才是一直跟在他身边长大的。自己又是个没用的,若姜清婉再不得姜老太太的喜欢,到了京城日子肯定不好过。

    姜清婉也明白她的意思,就点了点头:“母亲,我明白。”

    第一声母亲叫出口,后面好像就不是那么难开口了。而且她也想着,以前的那个姜清婉早就已经死了,现在她是姚氏的女儿。

    这样就能对那个人的事再不关心了。

    “这样我就放心了。”

    姚氏欣慰的点了点头,在首饰匣里面挑了两朵粉色的绢花给她戴在发髻上。

    两个人出门去隔壁姜老太太的屋里。桃叶刚服侍她梳了一个圆髻,现在正拿了一支镶宝石的蝙蝠簪子给她戴上。

    姚氏和姜清婉对她屈膝行礼,问了安。姜老太太转过身看着姜清婉,见她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血色,但精神看着比昨儿好,就问她:“今儿你觉得如何?可还难受?”

    姜清婉明白,姜老太太这是打定了主意今儿就要赶路的,不然也不会让她们起的这样的早。若这会儿再说自己不舒服,姜老太太也不会为了她再在这里多住两天,反倒还要嫌弃她没有眼力见儿。让她难做,落一个对自己孙女儿不好的名声。

    于是她就回道:“谢祖母挂念。我已经大好了。”

    以前可从来没有见过她有这样温顺乖巧说话的时候,姜老太太心里觉得奇怪,难免就多看了她一眼。

    病了好几天,整个人瘦了不少,下巴都尖了。不过眉眼还是一样的,右脸颊靠近耳朵那里有半颗芝麻粒大的小黑痣,不注意看不出来。

    相貌还是一样的,性子看着却沉静了不少。

    不过她喜欢沉静温顺的孩子。

    她就笑道:“以前你再没有这样跟我说话的时候,病了一场,看着倒是沉稳了许多。”

    虽然这几天姜清婉才见过姜老太太几面,也没有说上几句话,但她看得出来这位老太太是个强势的人。而大凡强势的人都喜欢乖巧听话的孩子。想必以前的姜清婉就是太淘气了,所以才不得老太太的喜欢。

    “孙女得这次大病,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心里想通很多事。以往都是我不懂事,让祖母和母亲操心了。往后我必定洗心改过,凡事都听祖母的话。”

    她上辈子经过了那些事,无论如何是再做不出小清婉以前那些活泼的样子来,倒不如趁着这次生病的机会对姜老太太说一番这样的话,让老太太以为她转了性。还能讨了老太太的喜欢。

    姜老太太听了果然很高兴,点头笑道:“若你果真能这样想,那你这几天的罪就算没有白受。”

    顿了顿,又说道:“等到了京里,我让你父亲请人教你读书女红,你用心的学。往后祖母肯定会留心给你找个好婆家。”

    以前姜老太太哪里这样和颜悦色的跟姜清婉说过话?多是呵斥她不长进,没规矩。但现在竟然说往后要给她找个好婆家

    姚氏心中大喜,忙叫姜清婉谢过祖母。自己随后也开口对姜老太太道谢,还走过去接了桃叶手中拿的一支碧玉簪子戴在老太太的发髻上,轻声细语的跟老太太说话。

    锦屏这时提了食盒上来。是仆妇准备的早饭。桃叶忙走过去帮忙。

    一时饭菜都摆好了,姚氏扶着姜老太太在桌旁椅中坐下,拿筷子亲自给老太太布菜。

    老太太叫姜清婉也坐。等她们几个人吃完早饭,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了。

    饭菜虽然是粗使仆妇借店家的锅灶烧的,但一应器具都是自家带过来的。锦屏和桃叶忙着收拾碗筷,拿到下面的厨房去给仆妇洗。又将姜老太太等人的东西都搬到下面的马车里面去,这才上楼来请姜老太太和姚氏等人下去。

    姚氏不放心姜清婉,就叫锦屏扶着她,自己则搀扶着姜老太太。

    等到了客栈外面,姜清婉就看到门前停了四辆大马车,后面还跟了十来个腰挎朴刀,一身劲装打扮的人。应该是新昌伯知道自己的老母亲要进京,沿途又不太平,这才特地的遣了侍卫过来一路护送。

    姜老太太坐了第一辆马车,姚氏和姜清婉坐了第二辆马车。第三辆马车坐的是下人,第四辆马车是用来拉行李的。看着倒也是浩浩荡荡的。

    姚氏虽然一片慈母之心,很想跟姜清婉多说几句话,但对姜清婉而言,这般两个人单独相处很长时间还是会觉得很尴尬,找不到什么话来跟姚氏说。好在她大病初愈,精神不好,很快的便倚着软和的大迎枕神思困倦起来。

    迷迷糊糊中,察觉到有人往她的身上盖了一件厚实的衣服,她便继续睡了过去。

    中间车队停了一次,众人下车休息。姜清婉听到一个侍卫在跟姜老太太说已经到了太原府郊外了。还说前面有一段路四面都是山林,林子里面有匪类出没,要趁着现在还是白天的时候赶紧过去,不等天黑就要投宿的。

    姜老太太听了,就叫大家都上车继续赶路。午饭都没有下车吃,而是各人在车里吃带的一些干粮。

    姜清婉原就觉得口中无味,又坐了这半日的车,没什么胃口。就只吃了半块茯苓糕,喝了几口茶,然后又倚在迎枕上恍恍惚惚的打着瞌睡。

    也不晓得是行了多少路,猛然的就听到一声长长的响声。跟着一阵马蹄声,地动山摇般,路面都在震动。

    姜清婉惊醒过来,一眼就看到姚氏面如土色,整个人都在发抖。望着她就颤声的说道:“不好了!我们遇到强盗了。”